日本10歲女孩被禽獸父親性虐待,8年後報警逃離魔爪!400萬人看哭了…

對於年幼的孩子來說,父母就是全部的天和地,是世上唯一可以庇護他們的港灣。當父母不愛孩子,甚至暴力虐待時,孩子會陷入悲慘無助的絕境。但是,家庭暴力往往具有隱蔽性,如果當事人不主動求助,外人很難了解和提供幫助。

在家庭暴力中,還有一種更為隱蔽的犯罪,就是性虐待。尤其是大人針對孩子的性虐待,簡直喪心病狂天理難容啊!但這樣的事情,往往就發生在我們現實生活中。

Mitsu是個很敏感的孩子。八歲時,她母親家的親戚去世了,全家人都趕去守夜。Mitsu看著父親笨拙地與親戚寒暄,感覺他很孤單。父親在家一向是強勢的,在人前卻是截然不同的卑微。

到了吃飯的時候,父親還在會場外面。母親喊父親去吃飯,父親沒有答話,母親自己去了。Mitsu呆在父親身邊,父親問:「你為什麼不去吃飯?」她回答說:」我在這裡。爸爸怕陌生人,我陪著你。」

這是多麼溫馨的場景啊!一個懂事的女兒,一個木訥的父親,小小的女兒試圖安撫父親的孤單。但如果知道父親的心思,這個場景就變得異常詭異和恐怖。

(圖文無關)

Mitsu十歲時,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強吻了!她在家裡呆著,父親突然從身後撲過來,強吻了她。小小的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父親只是不停對她說:「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後來,她被叫到父親的房間,父親以玩遊戲的名義觸碰她的身體。父親說,從Mitsu上幼兒園開始,他就以戀愛的視覺看待她,因為她是唯一能夠懂得他的人。

Mitsu不敢反抗。一來是對父親天然的崇拜,二來父親平日對家人動輒打罵,她覺得如果抵抗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她只有順從。

Mitsu認為父親患有依戀障礙症。父親小時候是在家暴中長大,他無法享受正常的家人關係,結婚後對家人有異常強烈的控制欲。

父親不讓母親與外人交流,以獨佔的形式證明家人是屬於他的。他也擔心女兒不再屬於他,總是對Mitsu說:「你是真正能理解我內心的人,我很早就愛上了你。」並強迫女兒說喜歡他,愛他,永遠不會離開他。

Mitsu的父親有個單獨的房間,最初母親能夠自由出入。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母親一旦進去,父親就會勃然大怒,動輒打罵,宣稱這個房間是他的,任何人未經允許都不能進入。但他經常叫Mitsu進去,尤其是喝了酒之後。Mitsu並不理解這一切意味著什麼,只是害怕周末,害怕進入父親的房間,害怕父親抱著她……

父親對Mitsu做的一切,最初都是拚命瞞著母親的。出於一種羞恥或害怕,Mitsu也從不敢跟母親提及。

有一次放學後,Mitsu又被父親叫到房間,卻看到母親在床上坐著,她覺得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厭惡的氣息。父親說:「我把一切都告訴你母親了,包括之前對你做的一切……」

Mitsu的腦袋嗡嗡的,她完全不懂父親在做什麼。而母親一番歇斯底裡的哭鬧後昏睡過去,之後再沒有提及這件事。很久之後,Mitsu才知道母親被這個秘密衝擊過度,失憶了很長時間。

Mitsu上初中時,有段時間很叛逆。她意識到了自己家庭的異常,當父親再要抱她時,她厲聲拒絕:「不要碰我!」父親痛苦地說:「你是不喜歡我了嗎?你討厭我嗎?」邊說邊用拳頭狠狠砸牆。看著父親痛苦的樣子,Mitsu覺得自己做錯了。那一刻,她是真的擔心父親,她向父親道歉並試圖安慰他:」我錯了,對不起,你只是害怕寂寞啊……」

父親一般是晚上10點之後叫她,有時是12點,通常是喝醉酒之後,Mitsu要陪著他直到他睡著。父親經常對她說:「叫我的名字,不要叫我爸爸。生個孩子,一起養吧!」甚至要求Mitsu作為女人喜歡他,而不是女兒。

有時Mitsu會找借口:「明天要早起上學。」父親反駁說:「按你這麼說,我明天還要上班呢!」她等父親入睡後,自己悄悄離開房間,對一臉擔心的母親說」沒事的」,然後自己去洗澡。一邊洗澡一邊忍不住低聲啜泣。

Mitsu也想過向外人求助。她向自己的老師說過情況,老師的建議是以學校的名義給父親打電話,警告他不要再虐待了。Mitsu想了想,打電話一定會火上澆油,不但不解決問題,父親還會變本加厲。所以她拒絕了,她說自己能夠解決,會讓父親停下來的。後來她騙老師說虐待已經結束了,自己的生活很好。

Mitsu覺得老師可能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在那時候,社會還沒有關注家暴問題,也沒有系統的解決方案。她不怪老師,只是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主動向大人求救過。

Mitsu讀了公辦高中,但她已經不想讀書了。那時候的她得了解離症,也就是記憶、自我意識或認知功能上的崩解。

母親看出她的問題,表示理解並支持她。但父親不同意,在家裡大發雷霆:「我不想養一個不去高中的女兒!你沒有任何價值!在這個家裡,你沒有發言權,也沒有人權!」

但是Mitsu下定決心不去上學,一時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父親將她和母親、妹妹都趕出家門:「如果找不到工作,你們都不要回來!」後來,Mitsu找到了工作,一個月給家裡2萬日元錢,父親方才罷休。

找到工作後,Mitsu和父親的聯繫少了,但依然有身體接觸,父親從不認為強吻女兒有什麼不對。後來,Mitsu留了心,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拍了極少的照片,她覺得留下證據可能未來會保護自己吧!

有天,父親主動找她:「三天後,和我約會去吧?」Mitsu知道自己又要面臨地獄般的生活,她決定自殺。有個知情的朋友說:」既然死都不怕了,就去見見他吧。」她一想也有道理,就去見了。

那次見面時,朋友將NPO(兒童虐待防止協會)法人團體叫去了,Mitsu被救助機構保護起來,父親也被警方帶走了。Mitsu雖然當時感覺被朋友背叛了,但很快釋然,她終於即將迎來新生活。那年,她18歲。

雖然有照片做證據,但Mitsu拍的照片很少,而且沒有直接的錄音證明,所以Mitsu最終只能以「監護者猥褻罪」起訴父親。

父親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說:「我喝醉了,記不住了,我可以用錢來做補償……」最終,父親被判決有期徒刑1年6個月。

今年的4月19日,Mitsu在Youtube上傳了一個短視頻,講述自己這段被親生父親性虐待的經歷,至今已有416萬次觀看。看過的人都心情複雜,很難想象現實中還有這樣的家庭。

Mitsu說自己鼓足勇氣說出來,是為了讓大家對家庭性虐待有所了解。她提醒有類似遭遇的孩子們,如果遇到這樣的父母,一定要逃離,不管對方生病還是多麼可憐,都不是留下的理由。社會上很多機構會提供援助,比如兒童相談所、婦人相談所、NPO法人兒童虐待防止協會等等。

她也提醒孩子們一定要注意保存證據,不管是照片還是當事人的錄音,都可以作為證據,在法庭上最大程度地保護自己。

Mitsu現在19歲了,她還在努力康復自己。她讀書,畫漫畫,學烹飪,她發的視頻都是邊烹飪邊講述。有時她說自己生活得很好,有生活補助金,也感謝母親的付出。有時她也會說「我要活到什麼時候好呢?」看得人心疼不已!

惟願這個經歷過地獄般折磨的姑娘,能夠早日走出陰霾,堅強地生活下去!或者就像她說的,以後收養個無法在正常家庭生活的孩子,盡力給她提供棲身之所,以此彌補自己成長的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