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一個大佬:靠三級片走紅,娶小12歲嫩模,寵妻23年如一日!

電影《歲月神偷》中有一句台詞:一步難,一步佳;難一步,佳一步。

講的是生活坎坷、順逆無常,一時難過、一時好過,但無論歲月多麼詭譎,人生多麼困頓,只要不放棄,總會有雲開月明的那一天。

如今來看,這句話仿佛是主演任達華的人生寫照。

今年金鷹獎頒獎典禮,任達華憑借《澳門人家》一舉摘得「視帝」頭銜。

他也是首個拿下金鷹視帝的香港男演員。

聚光燈下,手握獎杯的任達華容光煥發。

只是這一刻的榮光對他來說,顯得太過於姍姍來遲。65載歲月,42年演員路,200多部作品,這僅僅是他第一個視帝。

就連影帝的名號,也是55歲那年才收入囊中。

一直以來,任達華在大家的心中都處於一個很尷尬的位置,雖耳熟能詳但很少提及。

然而,真正的光彩從來不會被掩蓋,努力的付出一定會得到命運的犒賞。

從配角到主演、從龍套到影帝,任達華窮盡畢生詮釋了:只要努力,人生最糟糕的結果,不過是大器晚成。

01

坊間傳聞,在香港電影圈,有兩個人是黑社會都不敢惹的,一個是成龍,一個是任達華。

成龍的原因不必多說,任達華則是因為有一個曾任港府警務處副處長的哥哥任達榮。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娛樂圈被黑社會所控制,無數大牌明星都被逼迫去陪酒、拍戲,只有任達華從來沒有牽連其中。

這不免讓外界對他的背景更多的猜測,以至於有消息稱他是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佬。

當然了,傳聞畢竟是傳聞,難免會有誇大其詞的成分。

任達華曾明確表示,有過被迫去拍不想拍的戲的經歷,還被拖欠片酬;哥哥確實是一名高級警察,只不過沒有動用這層背景的庇護。

其實不只是他哥哥,其父也是一名警察,曾在水警任職,只是在任達華11歲那年因公殉職。

父親離開後,哥哥決心繼承衣缽,成為一名警察,進入警界腳踏實地的晉升。

任達華原本也立誌追隨先父的腳步,但最終放棄了。

他不是沒有穿上警服的勇氣,而是因為太想擺脫貧窮。

父親去世之前,任達華一家五口擠在警察宿舍生活,條件十分拮據;父親去世後,更是一落千丈,全靠母親一人打零工苦苦支撐。

年幼的任達華,早早嚐到了生活的苦。他意識到,當警察是改變不了困境的,需要能賺大錢的工作。

恰逢有一天他看到一條招模特的廣告,不僅報名被成功選中,還得到了200元的報酬。

這陰差陽錯般的經歷,讓他萌生出從藝的想法:「我覺得當警察,我不如拍多點廣告。」,

於是乎,1974年,19歲的任達華以模特身份報考無線藝人培訓班,演藝之路就此拉開帷幕。

02

每一個到娛樂圈闖蕩的人,都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功名利祿加身,只是真正能如願以償的人,往往寥寥無幾。

初入娛樂圈時,任達華雖滿懷抱負,但是現實屢屢給他當頭一棒。

由於長相不夠出眾,他只能接到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要麼在武俠片中跑龍套,要麼就是一些討人厭的反派形象。

反觀他的同學周潤發,成為了香港的名片;吳孟達,是配角中的王者;就連後輩梁朝偉也一步步嶄露頭角。

那時的任達華,在群星璀璨的演藝界,猶如塵埃一般微不足道。

到了90年代,香港開始實行電影分級制度,三級片如雨後春筍一般盛行開來。

模特出身的任達華,憑借著強壯有型的身材,得到了許多導演的青睞。

為了能繼續在娛樂圈尋求到一席立足之地,他只能選擇轉戰三級片。

邱淑貞、溫碧霞、葉玉卿、舒淇……他所合作過的女星都是讓人欲罷不能的尤物。

能和具有迷人風姿的女星拍攝大尺度的影片,自然讓觀眾看得心生艷羨。

只是,外人覺得任達華能有多享受,他實際上就有多痛苦。

一是因為,拍三級片有悖於父親對他的教導「做人要正直,不可有歪念」。

二是因為,在拍戲的過程中為了盡可能減少和女演員的肢體接觸,他都會用胳膊撐在床上,長此以往下去患上了腰肌勞損。

日後回想起這段風花雪月的時光,他悠悠地說道:

「那個時候,有些電影不想拍,但是也要拍,心裡很難過。」,

誠然,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讓任達華備受折磨,但他也因紳士的作風收獲了不錯的口碑。

而且即便是三級片,也是需要演技的,觀眾希望看到的是投入情感的演繹,而非機械化的動作。

因此在這個過程中,他沒有忘記提升自己,而是用盡一切機會尋求演技的長進。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沒有年輕時的磨練,鍛煉好基本功,怎麼會讓自己演技好起來呢?」,

03

時代在發展,歲月在更替,再紅火的題材也逃不過過時的那一天。

後來三級片市場江河日下,取而代之的驚心動魄的警匪片,又讓任達華看到了新的希望。

畢竟他是警察世家出身,整個成長過程中備受身為警察的父親和哥哥熏陶,如何塑造一名警察,他再熟悉不過。

於是他在銀屏中穿上了現實中未能穿上的警服,在警匪片的熱潮中共計出演了上百次警察。

其中最突出的,也是最經典的,當屬2003年上映的《PTU》。

在這部電影中,任達華的台詞總共不超200字,因此他的表演體現在細節中。

他所飾演的何展文兼具警察的正義和黑幫的暴力,通過亦正亦邪的演繹,刻畫了角色複雜的內心世界,也反映了故事懸疑、迷惑的基調。

而且在影片的續集中,他還融入了在生活中的經歷。

比如有一段用火柴燃料塗在皮靴上,點著後再用毛巾擦拭的即興表演,就是他童年經歷的複刻:

「演戲不是我的天賦,我需要用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來做,幸好我懂得觀察,我是在觀察中學習表演的。」,

這般深入人心的表演,自然不會缺少褒獎。

在第二年舉行的第9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中,任達華獲得最佳男主角獎,這是他從業30年來,獲得的第一座獎杯。

只可惜在金像獎的評選中,他遺憾敗北。

雖然和金像影帝擦肩而過,未免顯得有些遺憾,但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獲得了大眾的讚許。

往後幾年,他用更加投入的狀態和更為拚命的精神向金像影帝進發——

拍攝《文雀》,為了飾演好小偷,他特意學習了嘴含刀片,拍戲時嘴裡的刀片都是真的;

拍攝《天水圍的夜與霧》,他深入體驗居民的生活,一起聊天、吃飯;

拍攝《歲月神偷》,他專門跑去鞋鋪學做鞋,故意讓自己在做鞋時駝著背、彎著腰,只為讓表演更加真實。

他知道自己並非天才,所以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努力也許不會換來想要的結果,但不努力就永遠不會有結果。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部部戲的歷練中,他的演技變得愈發收放自如。

最終在2010年,在55歲那一年,他憑借《歲月神偷》加冕金像影帝。

摸爬滾打半生,從來沒有被正視的他,在那一刻身上終於被落日的餘暉所照耀。

從龍套到三級片,從反派到警察,在35年的時間裡,他始終在一步一個腳印前行。

雖然他走得很慢,但不曾退縮過,每一步都沉穩踏實。

《歲月神偷》裡講到:在變幻的生命裡,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歲月這個小偷,偷走了任達華的青春,但也讓他締造了大器晚成的絢麗篇章。

04

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一次次和命運抗衡……

在幾經失敗後,任達華實現了逆風翻盤,晉升為意氣風發的影帝。

但其實在他的心中,最感到驕傲的時刻並不是站在領獎台上,而是成為「琦琦的丈夫」。

不同於演藝道路的幾經曲折,任達華的感情之路走得格外順暢。

時間回到上世紀90年代,任達華還只是個忙著拍戲的愣頭青,偶然之間在雜誌上看到了琦琦的照片,忍不住怦然心動。

後來他又了解到琦琦比自己年輕12歲,是一名模特、家境優渥,在一次偶然相遇後,便發起了猛烈地追求。

當時琦琦有很多追求者,都是紈袴子弟,可以說任達華毫無優勢,結果他硬生生地靠著一腔真心和無微不至地呵護打動了琦琦的芳心。

在和琦琦交往後,他也從不幹涉對方的隱私,給足了自由和私人空間。

還特意去銀行開了一個賬戶,把自己的錢存了進去,讓琦琦可以隨便花。

「我也有錢,我為什麼要用你的?」

」你是個女孩子,你自己賺的你存著,要用用我的。」

這份無可比擬的真心,讓琦琦徹底融化了,最終他們在1997年邁入婚姻的殿堂。

結婚之後,任達華對琦琦仍是一如既往地呵護和疼愛。

每次參加活動,都會帶著琦琦一同出席,每次接受採訪,都不吝嗇表達對琦琦的愛。

拍戲間歇也要想著給老婆帶禮物、一工作完第一時間趕回家……鐵漢柔情不過如此了。

任達華甚至還給自己製定了一套「三從四得」的寵妻規則:

三從:從不讓太太煮飯、從不讓太太拖地、從不讓太太洗衣服;

四得:太太化妝要等得、太太刷卡要捨得、太太生氣要忍得、太太發脾氣要哄得。

結婚至今已有23年,身處燈紅酒綠的娛樂圈中,任達華卻從來沒有緋聞產生,他因此被奉為「好男人」的模板。

仿佛他和琦琦始終都在熱戀著,23年如一日。

任達華做出了一個男人最深情的詮釋:人間縱有百媚千紅,唯獨你是情之所鍾。

這對夫妻讓我們看到了愛情最好的樣子:願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

05

近幾年,由於接連出演《破冰行動》、《我和我的祖國》等高口碑的作品,並奉獻了精彩的表演,任達華在大眾心目中留下的烙印更深了。

在經歷了港片衰亡、眾星退隱後,那一代的香港大佬似乎只剩他一直活躍在銀屏上。

更難能可貴的是,哪怕到了65歲的年紀,他還在努力超越過去的自己。

從任達華的身上,我看到了一個人的敬畏心,那份對表演的執著,讓人為之動容。

更看到了一個人的責任心,那份對自己的要求、對妻子的感情,讓人心生佩服。

還記得在頒獎典禮上,他說出過這樣的感言:「做人最重要自強不息,才可以美夢成真。」

深以為然。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生活從來都是一波三折的,但正因此,我們才應該不屈不撓。

圓夢的過程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只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向前走,總會走到該到的地方。

天道酬勤,當你想要放棄的時候,不妨想想任達華用了35年的時間才得以圓滿。

人生總是如此:

只要不肯放棄,夢想總會被眷顧;只要足夠努力,最差的結果不過是大器晚成。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ins生活」(ID:ins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