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船難,涉及兩場謀殺,4000萬美元遺產,22歲富家子為爭遺產這麼狠?!

2016年9月25日,一個晴朗的日子,貨船「東方幸運號」(Orient Lucky)在大海上航行,向著波士頓駛去。開到馬薩葡萄園島以南100海裡的位置時,船員們眯著眼睛,在藍色的海面上看到一個奇怪的東西。

那是一個紅色的救生艇,一個男人舉著紅色旗子瘋狂揮手,接著跳進大海向東方幸運號遊來。

船長趙衡東(音譯)見狀,趕緊讓船員們用繩子吊著救生圈,扔給男子。

接著,在眾人的齊心下,把他拉到甲板上。

在這裡看到一個落難者實在很稀奇,畢竟這裡離海岸實在太遠了,看男子的樣子也不像是遠行貨船的船員。等男子換好衣服,在休息室一邊喝湯一邊講述經歷時,人們發現事情比他們想得還離奇。

他說他叫內森·卡曼(Nathan Carman),今年22歲,是康涅狄格州的居民。

7天前,他和母親去布洛克峽谷的海域釣魚,途中漁船意外進水,他趕緊抓住救生筏逃生,轉頭髮現母親不見人影。「我和媽媽,就我們兩個人,在布洛克峽谷釣魚,我聽到發動機艙裡傳來奇怪的聲音。」卡曼在錄音中說。」我看到很多很多水,發現‘水痘號’(船名)快沉沒了,突然,整艘船都掉了下去。我趕忙爬上救生筏,瘋狂吹著口哨,大喊呼喊媽媽,但怎麼都找不到她。」

「我在大海上獨自一個人漂了7天。」趙衡東找人給他做了健康檢查,發現他的健康狀況非常正常,沒有脫水,也沒有過度饑餓。他們聯繫上美國海岸警衛隊的搜救指揮官,上岸後,內森的「海上漂流記」引起媒體的狂熱,人們讚歎他能活下來是」一個奇跡」。

但海岸警衛隊調查後,發現事情背後似乎隱藏著謎團。搜救小隊曾花了5天時間,在62000平方英裡的海域上尋找卡曼和他的母親,搜索範圍有康涅狄格州的兩倍大。根據卡曼和東方幸運號相遇的位置,搜救小隊應該能在附近看到卡曼,可事實是,當時的海面上空無一人。

在卡曼被東方幸運號救上來兩天前,搜救小隊曾告訴卡曼家的親戚,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母子倆應該已經死了。但卡曼的姨媽們卻語出驚人。「是他把她殺了,一定是。就像三年前,他殺死了他的外祖父。」

內森·卡曼出生於1994年,在康涅狄格州的米德爾敦市長大。他是琳達·卡曼和克蘭克·卡曼的獨子,在5歲那年,被診斷有阿斯伯格症,很難和同齡的孩子們相處。父母試圖讓他參加籃球、棒球之類的集體活動,但他從未投入其中。雖然個頭很高,有一米八幾,但他在學校裡經常被欺負,同學們嘲笑他是怪胎。

在卡曼10歲時,父母離婚了,他和母親琳達一起生活。琳達是新英格蘭著名房地產開放商約翰·查卡洛斯(John Chakalos)的女兒,她的父親是希臘移民,在美國白手起家,積累了超過4000萬美元的財富。

雖然競爭對手都說他是個冷酷無情的人,但他對自己的家人們特別好,座右銘是「沒有家人,你就一無所有」。

查卡洛斯給四個女兒每人一個信托基金,琳達當然也有。但她不怎麼會管錢,做什麼生意都破產,還因為賭博搞毀了一個信托,查卡洛斯只好再給她一個。

家人們常常開玩笑,琳達還沒有兒子卡曼聰明。這是真的,她也承認。卡曼的智力很高,和成年人相處得非常好,可以和他們談論廣而深的話題。他不喜歡學校,覺得那裡太幼稚,他熱愛科技,喜歡動手發明。

小時候,卡曼和琳達的關係不錯,是母親帶著他學會露營和釣魚,讓他愛上戶外運動。

但到初高中後,卡曼的脾氣就壞了起來,經常會因為一些小事向母親發脾氣,比如早餐的餡餅沒有烤好,就把整個盤子丟出去。在學校,他也執著於指出同學和老師的錯誤,世界觀非常黑白分明,還曾因為一個同學不認錯,拿一把刀逼著他認。

17歲那年,卡曼唯一的朋友,一匹叫克魯斯的寵物馬死了,他變得非常沮喪,不願和任何人說話,只用紙筆交流。琳達因為兒子的病情,多年來一直在自閉症社群裡工作,她意識到兒子病得更重了,於是強行送他去西奈山康復醫院。卡曼非常怨恨母親,覺得她剝奪了自己的自由。有天回家時,他離家出走,一路從康涅狄格跑到弗吉尼亞的蘇塞克斯縣。

幾天後,人們在一家便利店門口發現了他。他被扭送回家,雖然能和琳達在一張餐桌上吃飯,但一直保持著距離,只願意在屋外的房車裡住。和母親關係變僵的同時,是他和外祖父查卡洛斯的關係升溫。

查卡洛斯很寵愛這個外孫,他給他買手機、買車,還租了一棟公寓讓他搬出房車。每個月,卡曼能從外祖父那裡拿到5000美元的零花錢,他把錢用在昂貴的近海釣魚運動上,偶爾,他能和母親一起去劃船遊玩。2013年,卡曼開始對槍支感興趣。11月,在外祖母因癌症去世後不久,他驅車向北開了幾個小時,在新罕布什爾州的槍店裡,花2100美元買下一把半自動西格紹爾步槍。

2013年12月19日,卡曼和外祖父在一家希臘餐廳裡用餐,吃完後去外祖父的家裡逗留到晚上8點半。

幾個小時後,外祖父的頭部連中三槍,死了。第二天,人們在他的床上發現了他的屍體。

卡曼是當晚最後一個見過他的人,自然被當作嫌疑對象。警方在查卡洛斯的臥室裡沒有發現空彈殼,證明罪犯的作案手段非常仔細。子彈本身也透露不少信息,調查人員稱,這是一把點30口徑的槍,和卡曼剛買的槍相同。警方問他槍去哪裡了,他說弄丟了,他也記不清。一同丟的,還有他的筆記本電腦上一個硬盤驅動器,和車上一個GPS裝置。

卡曼的三個姨媽疑心重重,認為是他殺死了父親。但卡曼的父母說這都是胡說八道,他和外祖父的感情非常好,不可能下殺手。卡曼否認自己和外祖父謀殺案有關係,他找來一個律師調查,發現在死亡當晚,外祖父除了和他說過話外,還在電話裡和一個化名叫「Y情婦」的女人聊天。律師說,在謀生案發生幾天前,這個神秘女子曾和查卡洛斯在莫赫根太陽賭場度假,兩人開一間房。查卡洛斯給了她很多現金。

在查卡洛斯的房子裡,也擺著大量現金,可能是這些錢給他招來災禍。雖然,警方並沒有在現場發現金錢丟失。因為警方找不到物證,卡曼沒有被逮捕。查卡洛斯死後,他的遺產分為四分,交給四個女兒。琳達繼承了700萬的遺產,只有一小部分遺產是給卡曼的。這有點出乎意料,因為查卡洛斯很愛這個外孫,之前立遺囑時專門把他叫去,大家都以為他能拿到更多。

2014年10月,卡曼用那一小筆遺產,花7萬美元買下佛蒙特州郊區的一棟小白樓。

他還花了4.8萬美元,買下一艘有著40年歷史的老船,這艘船,就是「水痘號」。

「水痘號」不符合卡曼一貫的品位,它又老又舊,各個部件老是壞。剛買來一個月,」水痘號」的發動機就壞了,卡曼被困在海港,是海岸警衛隊救了他。他找保險公司索賠,更換了引擎,之後找船廠經理重新配螺旋槳。

但卡曼還是對船不滿意。2016年的夏天,他拆除了「水痘號」的兩個艙壁,理由是它們佔據了寶貴的船上空間。

但艙壁是有用的,能防止水從一個隔間流到另一個隔間,這樣一個地方進水,船還不至於沉沒。 在9月17日,他和母親琳達去釣魚的前一晚,還有人看到卡曼在修理「水痘號」。

看到他的是混凝土切割工邁克爾·約齊(Michael Lozzi),他發現卡曼靠在船舷上,用孔鋸打孔。他問這是幹什麼,卡曼回答,他在修壓浪板。壓浪板是船上重要的部件,能在船高速行駛時壓住船尾浪花,減少船的阻力,保持船身平衡。

但約齊看了半天,發現卡曼實際是把壓浪板拆了下來,在船尾打孔,然後用看著不牢靠的東西(後來證明是環氧樹脂)把孔填住。「我是懂航海的人,他哪裡是在修船,分明是在破壞船。」約齊後來在法庭上說,」這些洞在船尾,向前航行時,海水不太可能進船。但船高速航行時,海水和船尾之間的阻力,哪怕不大,都可能導致船進水。」

他是對的,「水痘號」果然進水了。那天晚上,琳達和卡曼在碼頭碰面,計劃好在晴朗的夜空下出海,在黎明時釣魚,然後早上九點回家。

出海前,琳達和朋友莎倫·哈特斯坦(Sharon Hartstein)打電話,說如果中午12點她沒有聯繫上莎倫,就讓她打電話問問。之後,母子倆出海了,他們原定的釣魚地點是距離布洛克島大約12英裡的地方,但中途卡曼轉道,去了布洛克島以南90英裡的地方,也就是布洛克峽谷。

據卡曼說,在日出5個小時後,他和母親拉著魚網,在水裡拖著。突然,水衝進小船,他停止航行,大喊著讓母親收回漁網,自己去駕駛室拿起應急設備。他回憶,儘管他知道船進水了,但他沒有提醒母親,也沒有給她救生衣。因為時間太急了,他剛拿出救生筏和食物,船就沉了,救生筏自動充氣,他爬了上去,發現周圍沒有母親的影子。

海岸警衛隊調查後發現,在那段時間,卡曼沒有用駕駛室裡的雙向無線電設備發出任何求救信號,儘管之前發動機壞時,他用這個設備求助過,知道怎麼操作。他也沒有用無線電信標發射信號,這個信號能通過衛星告訴救援隊他們的位置。卡曼的急救食物也準備得出於意料得多,能足足吃30天。剛到東方幸運號上時,他告訴船員們自己在救生筏上每天吃四餐,不愁吃的。

過中午後,莎倫沒有接到琳達的電話,選擇報警,卡曼的姨媽們知道消息,直白地告訴警方,她們認為是侄子殺了琳達。卡曼的父親克蘭克不相信,因為沒有足夠證據,警方沒有以謀殺案逮捕卡曼。不過,卡曼的一個作死舉動,讓整個案子繼續查了下去。他告訴BoatUs船只保險公司,自己買的船導致了整場船難,保險公司需要付給他85000美元彌補損失。

保險公司的海事律師大衛·法雷爾(David Farrell)看了資料,發現整個案子疑點重重,懷疑他根本沒有在海上漂流七天。他找到海洋學家理查德·萊姆伯勒(Richard Limeburner)調查這個案子。萊姆伯勒是研究漂浮物如何受到風和洋流影響的專家,2009年法航447航班在大西洋墜毀時,正是靠著他的幫忙,找到了墜毀地點。

他對卡曼的故事很感興趣,先從東方幸運號入手,找到貨船遇到卡曼的時間和坐標地點,然後倒回去分析卡曼是如何漂流到那裡的。萊姆伯勒的運氣很好,他發現在卡曼漂流途中,遇到過一個亮黃色浮標。

這個浮標是美國海洋學家的研究設備,上方有一套研究級的太陽能氣象傳感器,下方有多根裝著傳感器的繩子插入海底。所有這些設施,每天24小時無間斷地收集海洋信息,包括風速、風向、表層洋流方向等。有了這些數據,萊姆伯勒能夠分析出來,卡曼說的是否是真話。

數據分析顯示,他撒謊了。根據浮標收集的信息,如果卡曼在布洛克峽谷開始漂流,那麼根據那一周的洋流方向和風向,卡曼應該往西漂,而不是往東。但卡曼實際是漂到馬薩諸塞州附近,和數據分析的完全相反。萊姆伯勒認為這只有一種解釋:卡曼實際不是從布洛克峽谷開始漂流的,而是另一個地方。

2019年8月13日,法院審判卡曼的「船難賠保案」。萊姆伯格把發現寫成64頁報告,交給了法院,認為卡曼在船難上撒謊。

馬薩諸塞醫院的急診室醫生N.哈里斯(N. Harris)也出庭,告訴法庭卡曼獲救後,他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像漂流七天的落難者。

卡曼拆掉壓浪板、艙壁的證據也被警方找到,法庭確認發生船難的原因是他「不當改裝」。不過,因為是」船難賠保案」,法庭只判保險公司不用向卡曼支付85000美元,不能判他是否犯下謀殺罪。卡曼的姨媽們咽不下這口氣,她們以謀殺琳達和查卡洛斯的罪名,起訴卡曼,同時要求法院不要把700萬美元的遺產交給他。

現在,這樁案子還在審理中,因為「賠保案」上搜集的證據很多,謀殺案的調查會輕鬆很多。卡曼本人當然是不承認兩起謀殺案的,但針對案中的疑點,他給不出合理的解釋。

一個22歲的男生會為了700萬謀殺自己的外祖父和母親嗎?不知道,但從目前看,豪門裡真的是恩怨多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