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獵捕輕生女性、分屍九人後和屍體同住…這個惡魔終判死刑!

 

照片裡這個戴著黑框眼鏡,穿著灰色T恤,看起來很普通的一個男人叫做白石隆浩,他最近在日本以「搶劫、強制性交、殺人」等罪名被判了死刑。

日本雖然有死刑制度但是真正被處決的人並不多,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說法,去年只有3個。

而讓白石與死刑連上關係的原因,正是他駭人聽聞的罪行——在兩個月內肢解九人。他在twitter上自稱能幫人自殺,引誘想死的年輕人到自己的公寓來,給她們下藥,對她們實施性侵,然後殺害她們,防止她們報警。

坊間稱他為,twitter殺手。

 

2017年10月份,23歲的女生田村愛子突然失蹤,家裡人找不到,朋友沒消息,也沒有任何離家出走的跡象,一個大活人就這樣人間蒸發了。

沒有辦法,田村的哥哥只好黑了她的twitter希望能找到線索,沒想到他發現妹妹在失蹤前發佈了一條「想要自殺」的推文。

哥哥感覺不妙,趕緊檢查田村的私信,果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原來妹妹一直跟一個自稱「可以幫人自殺」的網友保持聯繫,網名叫「上吊師」。現在這個號已經沒了。

點開這個賬號看,他的置頂twitter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無論是學校還是職場,霸淩都永無休止。

每天都要待著的地方,如果像霸淩這樣,和周圍的人處理不好關係,慢慢就會被逼上絕路。

雖然很多沒有被報道出來,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因自殺未遂而痛苦的人,肯定還有很多很多。

我想成為這些人的助力。

假裝很關心那些「自殺潛在者」,實則是在鼓勵他們去死。

連簡介裡都好像是在吹噓他對「上吊」了如指掌,想要傳授別人上吊知識,讓難受的人不要有包袱,隨時給他發私信。

發現後,哥哥馬上聯繫警察。警方搜尋一番後,鎖定嫌疑人白石隆浩。調查人員找出另一名曾與白石有過接觸的女子,她同意給警察幫忙,請白石隆浩在一個警方監視的火車站碰面。

真的是熱心網友想要安撫痛苦的靈魂嗎?還是有人在網上釣魚騙受害女生回家強姦?都不是。

這世上還存在著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惡。

10月底,警察跟蹤白石隆浩來到他的公寓,問起了田村的下落。

警察都找到家裡來,問被你殺死的人去哪裡了,一般來說,凶手怎麼應該也有點慌張心虛吧?可白石不是這樣的。

面對警察的提問,他面不改色,毫不猶豫地轉過身指著走廊裡的一個箱子說:「她在這。」

人 在 箱 子 裡

白石家平面圖。

簡單一句話已經讓人感到不寒而慄,但更可怕的還在後面。警察打開白石所指的箱子後發現裡面滿是貓砂,而埋在貓砂底下的,就是受害者冷冰冰的人頭。其中一個就是田村愛子的。

警方在勘查犯罪現場的時候,一共找到了3個冷藏箱和5個大收納箱。僅僅佔地13.5平方米的小公寓裡,就藏著9顆人頭,以及240塊不知道是哪個部位的人骨。還有另外一個空箱子,白石隆浩說:是給第10個人準備的。

白石當即被逮捕。這起惡劣、慘無人道的案子震驚了日本,媒體把白石家稱為「恐怖之屋」,誰也沒想到這樣的惡魔居然真實存在。

 

在某些鄰居眼裡,白石隆浩是個「開朗、善良、有禮貌的人」。另一位年輕時就認識白石隆浩的人表示,他是一個「安靜的孩子,能與鄰居們相處得來」。

上學時候的白石在同學們眼裡也不是一個凶狠的惡霸,反而是個老實人。他不會逃課,作業也認真,但成績不是很出色。

然而就是看上去這麼溫和的一個普通人,竟然做出如此殘酷之事。

殺人那年,白石才27歲,在超市幹過活,在東京紅燈區給三陪公司做過招聘,也就是這份本質是在賣淫的工作讓他學習到「利用女人的不安全感」這項所謂的「技能」,還學會說好聽的甜言蜜語,讓她們聽命於他。

2017年2月,他因為這份工作被逮捕,判了緩刑,從監獄出來後,沒有工作,混吃等死。殺人前,他還曾告訴父親「活著沒有意義」。

被白石分屍的9個人裡包括8名女性和1名男性。這些人是在2017年8月22日至2017年10月21日之間死亡的,也就是說,白石隆浩在兩個月內殺死9人,並將他們殘忍肢解。最小的不過15歲。

他的第一個受害者是21歲的女子三浦瑞季,他們先是在網上聊天,大約10天後就安排見面,這一見面白石就請人家女生離開家和自己一起住,還說服三浦給他匯了51萬日元左右,幫忙租了間新公寓。白石隆浩之後告訴警方,他租下這間公寓是為了襲擊她。

約好一起看公寓那天,令白石沒想到的是,三浦又帶了位她的男性朋友一起來看房,本來他是計劃在那天就開始殺人,結果第三人的出現,只好讓他取消了這個念頭,他們最後只是在一起喝酒吃飯。

幾天後,8月22日,白石正式搬進公寓,這個日子也恰好是三浦失蹤的那天。原來搬進去的第一天,白石隆浩瘋狂的連續殺人分屍計劃就開始了。

白石隆浩承認,為了不還錢,他勒死了三浦。

後來三浦那位男性友人知道她失蹤時,還找到白石對質,結果白石為了不讓事情敗露就把他一起殺了。他是白石手下唯一一位男受害者,因為他的主要狩獵對象是女性。

凶手白石隆浩和受害者們。

他說,在第一次殺人之後,其餘的事情都很容易。

嚐到殺人的滋味後沒過多久,15歲的石原紅葉也不見了。9月有4人相繼走失,10月另有2人死在在白石隆浩手下,平均下來就是1周殺1個的節奏。

白石隆浩一直都是通過twitter接觸受害者的。他有兩個賬號,在一個號上,他冒充自殺專家,假稱擅長幫助人們結束生命。在另一個賬號上,他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痛苦孤獨的人,並在網上尋找其他可以跟他一起自殺的夥伴。

被他盯上的受害女性無一例外都喜歡在twitter上發佈類似「我想死」、「想要自殺」的信息,而能說出這些話的人自然是心理狀態相當脆弱的,可能是生活不順才起了不好的念頭,在網上發泄情緒。

凶手房子。

白石隆浩正是抓住了這個心理漏洞,找到她們後,就給人留言「我能幫你」之類的話。

一旦有人上鉤,他就勸人親自見面談談。為了確保受害者不會在最後一刻退縮,白石都是約在他們家火車站的附近相見,然後一起前往他的公寓。還會花言巧語誇獎這些受害女性,讓她們對他產生好感,放鬆警惕。

白石隆浩。

殺人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在襲擊受害女性之前,白石都會先給她們喂酒、安定劑或安眠藥「使她們放鬆」,或者掐昏她們,然後強姦、搶劫,最後把繩子套在受害者的頭上,把人吊到閣樓活活勒死,確認死亡後他就把屍體拖到浴室,拿上菜刀、鋸子等工具,把人割開,血濺得到處都是。

第一次殺人的白石隆浩用了3天分解屍體,之後殺的人多了,僅用1天就能處理乾淨。為了不讓人發現,他把受害者腦袋砍掉,將骨頭剔下來放進冷藏箱和收納箱裡,其餘肉塊被當作廚餘垃圾扔掉。

腐爛的屍體會有難聞的氣味,為此白石一直開著浴室排氣扇試圖解決這個問題。鄰居們雖然偶爾會聞到他家傳出的異味,也覺得他倒垃圾的次數有點多,但也沒有太在意。他們都是後來回想到這些細節時才有著毛骨悚然的感覺。

所以說,白石隆浩和人頭、切碎的屍骨在一間狹小的屋子裡,共同相處了2個月。

除了破碎的屍體和沾滿血跡的肢解工具外,警方還從白石的公寓裡發現了多張銀行卡、醫療卡、車票以及受害者的行李。

她們心裡受傷,找不到排解的辦法,把白石當作唯一的救贖,可是卻一步步墮入圈套,再也回不來了。

白石殘殺九人的消息嚇壞了鄰居,沒想到一個虛假的外表下,他的私人生活竟然黑暗得深不見底。

 

根據法院記錄,他是在與父親大吵一架之後,決定試著通過誘惑孤獨的女人並說服她們給他錢來謀生。

白石隆浩在庭審期間說:我更容易說服那些有焦慮和其他問題的人,並操縱她們按照我的思維方式行事。

雖然這件九人命案令人髮指的已經到日本歷史罕見的水平,但給凶手定罪的過程仍然相當漫長。

首先受害者人數和證據過於龐大,從起訴到開庭審理就花了很多時間。

開庭後辯方律師稱,白石可能在謀殺案發生時精神不健全,或者他的行為能力已經很差了。但根據白石在2018年接受的5個月的精神病檢查結果表示:他的精神並不具備什麼問題。

另外,「是不是經過受害者同意才殺死的」成為這起案件最主要的一個爭論點。

因為大部分受害者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她們都曾經在twitter上發過求死的帖子。辯護律師辯稱,白石只是在征得受害人同意的情況下才選擇殺人,應該從輕處罰。

受害者是自願被殺的?說的這叫人話嗎……

白石隆浩法庭素描圖。

白石後來自己反駁了辯方,他說他試圖勒死那些受害者的時候,她們都有反抗。

「我殺死他們是出於經濟原因和為了滿足我的性欲。沒有人同意過。」

至於為甚麼自己人反駁自己人,白石說他對起訴內容沒有異議,只是希望能簡單點結束這個事件。為了滿足自己這個意願,他委托了現在這個律師。但是,庭審前整理手續時,對方卻推翻了這一想法。白石覺得律師團隊「背叛」了自己。

檢察官團隊覺得,根據白石隆浩的說法,受害者根本不可能同意被殺,但辯方反稱,受害者掙扎只是條件反射而已。

你當事人都要認罪了,你還要繼續幫他狡辯?這個律師腦子有坑吧?

而且就算是有人跪下來求你殺了她們,正常人的反應難道不應該是極力勸阻嗎?就算受害者真的同意被殺,就可以隨意殺人分屍嗎?

圖源:DNA India

在10月7日舉行的一次證人訊問會中,一名21歲受害者的母親說:「我相信我女兒盡了最大的努力活下去。」

還好,法院最後認為白石隆浩的證詞是可信的,主審法官 Naokuni Yano 裁定,9名受害者不同意被殺害,白石隆浩精神狀況良好,應對謀殺負責。

白石隆浩。

審判期間,白石隆浩向一些出庭作證的死者家屬道歉,儘管他不願與他們對視:「我很抱歉殺害了一些受害者,我與他們相處了很長時間,我想向這些家庭道歉。」

但是他的話也有著幾分挑釁的味道: 但是對於其他人,我並沒有很遺憾。無論如何,我感到抱歉只是因為我被抓了。如果我沒有被逮捕的話,我就不會後悔。

 

這些謀殺案發生後,twitter做出了改變,修改了規則,規定用戶不得「鼓勵自殺或自殘」。twitter總裁Jack Dorsey說這個案子「非常令人難過」。

但再怎麼改變也不能使白石隆浩手下的冤魂復活,他們受盡侮辱,莫名被殺,死後也得不到一具全屍。

親人們沉浸在悲痛之中,永遠也不可能原諒這個殺人魔,痛苦永遠也不會消失。

「即使現在,當我看到一個和我女兒年齡相仿的女人時,我還會把她誤認為是我的女兒。」一位受害者父親說。

」把她還給我。」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