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盜獵隊長,竟是盜獵分子臥底。這場無間道,犀牛成了犧牲品…

2016年7月,南非克羅格國家公園,反盜獵巡邏隊隊員Lucky Ndlovu衝進警方的辦公室,一把抓住他那戴著手銬的頂頭上司,憤怒地咆哮道:

「Landela,你怎麼可以這樣做?!你背叛了你的天職,你的誓言,背叛了我們所有人!」

這位名叫Landela的人,是反盜獵巡邏隊的隊長,令盜獵分子聞風喪膽的英雄人物。

可誰能想到,被警方逮捕的他,另一個身份卻是:

潛伏在巡邏隊多年的盜獵分子,盜獵集團安插巡邏隊的臥底!

Landela

這位臥底的反盜獵巡邏隊的隊長,利用職位便利,為盜獵分子提供便利,製造了多起槍殺犀牛,掠走牛角的案件。

隨著他的被捕,多年來存在於克羅格國家公園的,巡邏隊與盜獵集團之間的「無間道」,最終浮出了水面…

一切,要從十多年前說起。

自從克羅格國家公園的反盜獵巡邏隊獲得各方的大力支持和投入以後,盜獵瀕危犀牛的現象一度大幅度減少。

反盜獵巡邏隊不僅致力於追捕盜獵分子…

還及時追蹤犀牛,一旦發現牛角較大的成年犀牛,會第一時間給它做「牛角切除手術」,杜絕盜獵分子通過屠殺它們獲取牛角的後患。

切除牛角的犀牛。

除此之外,巡邏隊還跟警方積極合作,派人去盜獵集團臥底,在取得準確情報後,一舉搗毀了這些盜獵集團…

在巡邏隊的大力打擊下,過去的十年裡,盜獵集團也開始升級戰術,他們學開始派出臥底,「無間道」的劇情,開始在敵我之間上演。

從2009年開始,盜獵集團花大力氣,私下策反和招募反盜獵巡邏隊隊員,充當他們的臥底…

儘管巡邏隊早就有規定,不對外人透露自己的職業,家庭等信息,也不準隨便去酒吧!

但難免會有一些不守規矩的人,而盜獵集團策反巡邏隊員,正是從泡吧開始…

一些巡邏隊員去了酒吧,意外被一些盜獵集團的人盯上,這些人策反的手段無外乎威逼和利誘。

如果知道這名隊員的底細,便會用類似這樣的話來威脅:

「我們知道你妻子在哪裡工作,你孩子在哪裡上學,你父母住哪裡…」

幾番套話下來,如果不肯就範,又開始利誘:

「你在巡邏隊一天只掙20美元,怎麼能讓家人過得好呢?幫我們弄犀牛角和象牙,保證你賺10倍…」

如果還不肯就範,那盜獵集團基本上就會考慮幹掉這名隊員了…

這樣的背景下,反盜獵巡邏隊隊長Rodney Landela,不知從什麼時候被秘密策反,成為了盜獵集團的臥底…

Landela潛伏得很好,他很快憑借優秀的表現不斷立功升職,在巡邏隊效力了十五年後,他成功晉升為克魯格國家巡邏隊隊長,掌管五個大區和上百名巡邏隊員。

Landela是克魯格國家公園第一個做到這個位置的黑人,毫不誇張地說,眾多瀕危動物的安危,都係於他一人之手。

然而,自從Landela當上老大之後,巡邏隊裡的某些老隊員開始逐漸感覺到,有些事情不對勁了:

最近兩年,盜獵分子的成功率似乎越來越高,也越來越難抓捕了。

這並不奇怪,因為內鬼上司Landela幾乎將巡邏隊的所有情報都出賣給了盜獵集團:

巡邏隊員的部署信息,瀕危犀牛的位置,哪些犀牛已被切除角,哪些巡邏車有大口徑武器…

通常來說,某天盜獵集團殺了犀牛,割了牛角,Landela會臨時撤回那個地區的隊員,以方便盜獵分子全身而退。

就這樣,憑著Landela這個潛伏在巡邏隊高層的內鬼,盜獵集團一次次成功屠殺瀕危犀牛,割走牛角。

在Landela為虎作倀下,瀕危犀牛的數量逐年減少。

統計數據看得人觸目驚心,今年二月,克羅格國家公園出台的報告顯示:

過去的十年間,犀牛數量從2010年的10000頭,銳減到今年的4000頭。這些死去的犀牛中,70%死於盜獵分子的槍下!

詭異的現象也引起了巡邏隊裡一些正直老隊員的警覺,尤其是開頭提到的那位Lucky Ndlovu,這位效力了25年,將保護瀕危動物,打擊盜獵分子作為畢生信仰的老隊員。

Lucky Ndlovu

2016年7月26日,因為Landela臨時更改部署命令,Ndlovu覺得蹊蹺,他抗命不遵,執意前往最初安排的巡邏地點。

車還沒開到指定地點,Ndlovu卻聽到一陣槍聲,他趕緊驅車趕過去,到了現場後他發現,一頭白犀牛身上中彈,倒在了血泊中,犀牛屍體的不遠處,兩個人正跳上一輛皮卡逃跑。

Ndlovu見狀,立刻用對講機通知附近的巡邏隊員過來增援,堵住逃跑的盜獵分子。

皮卡在前面全速逃跑,Ndlovu和隊友在後面奮力追,就在這時,斜刺裡殺出的一輛巡邏車最終截斷了盜獵分子的去路。

當巡邏隊員們下車,舉起槍對準兩名盜獵分子時,Ndlovu和所有人都驚呆了:

其中一人正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反盜獵巡邏隊隊長Landela。

而另一人,也被人認了出來,是克魯格國家公園獸醫技術站的站長Kenneth Muchocho。

短暫的驚訝之後,Ndlovu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甚至輕信了Landela第一時間給出的解釋:

說是他們兩人開槍誤傷了犀牛…

然而,當隨後趕來的警方的直升機抵達現場,Landela跳上Ndlovu的車之後的一系列舉動,讓他堅信了自己一開始的判斷:

Landela指揮隊員們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還悄悄調整了Ndlovu車載無線電的頻率,讓他和其他隊員難以順利溝通,似乎在掩護正在趕來的「同夥」撤退…

這些小細節都被Ndlovu看在眼裡。回到駐地後,Ndlovu立刻召集同事們,通報了一切,告訴大家:

「頂頭上司Landela,和技術站的站長Muchocho,是潛伏在巡邏隊裡的盜獵分子!」

之後,Ndlovu領著幾個同事,親手上門逮捕了Landela,將他押送警局。

在警局裡,Ndlovu一度抑製不住心中的悲憤,對Landela吼出了本文開頭那幾句。

一位巡邏隊的老大,一位獸醫技術站老大,竟然雙雙背叛組織,親身參與到盜獵分子的隊伍裡!

警方隨即展開調查和取證,最終證實了Ndlovu的猜測,在證據面前,Landela承認了自己替盜獵集團臥底,潛伏在反盜獵巡邏隊裡,為盜獵集團提供情報,參與盜獵的犯罪事實。

而對Landela的審理,因為各種原因一再推遲,去年又被疫情耽誤,直到今年重新開庭,媒體終於得到了最新消息:

Landela很可能面臨90年有期徒刑的嚴厲判決。

而關於他背後的盜獵集團,他何時,以何種方式被策成為了盜獵集團的臥底,法庭暫時沒有公佈相關細節。

Landela的案子引發了一系列反應,克魯格國家公園開始大力整肅反盜獵巡邏隊,然而在Ndlovu看來,他上司的出事,暴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反盜獵巡邏隊裡的內鬼,遠不止這兩人。

據統計,從2009年到2021年,巡邏隊一共解雇了42名被懷疑跟盜獵分子合作的隊員,而Landela,不過是迄今為止抓到的最大的內鬼。

Ndlovu坦言:

」還有很多像他一樣優秀的巡邏隊員,很可能都是潛伏的內鬼。現在我看到任何人,都不敢完全信任了。盜獵與反盜獵的臥底之戰,或許才剛剛開始…」

然而令人悲哀的是,無論盜獵巡邏隊和反盜獵集團的較量誰勝誰負,最大的受害者永遠是面臨滅絕的犀牛。

如今,克羅格國家公園的犀牛依然飽受盜獵的威脅,它們的數量每天都在減少。

只是它們並不知道,下一顆射向自己的子彈,是來自盜獵者,還是曾經的保護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