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就被歧視。印度“賤民”逃到外國,也躲不過種姓制度的壓迫

最近,印度演員Chetan Kumar上了印度和西方媒體的新聞,原因是他發了一條twitter帖子,結果被印度警局找了三次。

Kumar寫的內容很簡單:「婆羅門教——連同資本主義和父權製——已經滲透到當今社會的各個方面。為了消除婆羅門教的罪惡,我們必須反對現有的社會-經濟-政治-語言-地區的權力結構。社會利益必須高於個人利益。」

婆羅門教是古印度的宗教,現在印度國教,印度教,就是脫胎於它。它崇拜三大主神,以種姓制度為核心教義,認為人生下來就應該幹他的種姓所幹的事。

印度人被分為四大種姓,第一等是婆羅門,生來就是神職人員,享受特權;第二等剎帝利,是婆羅門的信徒,掌管軍隊和政治,第三等吠舍,是普通百姓,從事商業,第四等首陀羅,是被征服的土著民族,給上面的人當傭人或工匠。在這四大種姓外,印度還有一個種姓,叫「達利特」,也被稱為「賤民」。他們被高等種姓的人視為污穢的人,只能從事掃廁所、剝動物皮等「不潔」工作,是不能接觸的人。

(達利特人的學校)

達利特作為印度社會的底層,人口數量其實很多,佔印度13億人口的27%。因為經濟和受教育程度等原因,他們不在主流社會,很難被聽到聲音。Kumar雖然不是達利特人,但他很同情他們的遭遇。雖然在1950年,印度政府已經把「種姓歧視」列為非法,但是現實社會仍然把達利特人視為低等人,而婆羅門是天生貴族。

想要達利特人解救出來,破除婆羅門教思想是必要的,但是Kumar沒想到,他的帖子一發,就被他所在的卡納塔克邦婆羅門發展委員會投訴。這個委員會是一個政府機構,專門維護出生於婆羅門種姓的印度人的特權。他們認為婆羅門教義毫無問題,反而指責Kumar是「傷害宗教信仰」,「損害民族融合」。接到委員會的投訴後,警察局審問了Kumar好幾個小時,問他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因為Kumar毫不認錯,有了兩次案件記錄。

在社交媒體上,Kumar收到大量攻擊,甚至是死亡威脅。有激進分子要求把他驅逐出境,不滿就別當印度人。一名勞工部長譴責Kumar是想「扼殺巴薩瓦和佛陀的思想」,屬於嚴重違憲,要求政府加大懲罰。Kumar倒沒在怕,他在班加羅爾民事法庭起訴了這個部長,要求賠償1盧比並公開道歉。

「我們有責任反對婆羅門教和它衍生出的所有不平等。」Kumar在上周六的聲明中說,「在印度,你生來就有種姓,但你可以選擇你支持和反對的東西。」因為一條twitter,事情鬧得這麼大,似乎有些難以想象。但是在印度,婆羅門教和達利特人是非常敏感的話題,有太多人在社會歧視中掙扎、死去。

(被警察圍住的達利特抗議者)

雖然明面上不再把達利特人當作「不可接觸之人」,但在印度很多地區,達利特人觸碰其他種姓的人的物品,會遭受毆打。2020年,卡納塔克邦的一名達利特男子因為碰到了高種姓男子的踏板車,被13名暴徒用棍棒和腳輪番毆打。

在半小時內,施暴者的數量很快增加到50人,眼看著年輕男子要被打死了,他的父親哀求人們停手,結果他和女兒也遭到毆打,甚至差點被燒死。達利特人和其他種姓人談戀愛,也是不允許的。2018年,25歲的Pranay Kumar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砍死,他的妻子指控是父親雇殺手殺死了他,因為她是高種姓,而丈夫是達利特人。

父親承認罪行,在案件審理期間自殺,他的葬禮在當地電視台上現場直播,人們歌頌他的「父愛」,指責女兒是個冷漠無情的人。社會對達利特的憎惡,從現實世界傳到網絡上,雖然能上網的達利特不多,但高種姓人天天在網上盯著他們,嘲笑、騷擾、人肉,甚至是謀殺。2020年9月,達利特律師Devji Masheshwari因為在社交網站上批評婆羅門教,被一群種姓制度擁護者盯上,網暴了一個多月。

他們找到律師的住址,在他周五回家時跟隨在後面,之後9個人趕上去把他亂刀捅死。這樣的憎惡和受教育程度關係不大,因為種姓歧視也能發生在高等學府中。2013年,高級材料研究中心的博士生Madari Venkatesh自殺身亡,原因是他入學快3年後,也沒有被分配到導師來指導研究。

Madari Venkatesh是達利特人,一直在積極尋找老師,雖然化學學院有6名老師能夠教他,但沒有人願意來,他們不想有一個達利特學生。2014年,頂級學府印度理工學院的學生Aniket Ambhore在宿舍跳樓身亡,在他死前一個月,他和父母一直被校領導勸說,讓他退學做別的工作。

(印度理工學院)

勸退不是罕見的事,但是印度理工學院勸退的學生絕大多數是達利特人,並不是按照成績來決定的,這讓努力學習的Aniket Ambhore感到絕望。達利特學生因為歧視和排擠而輟學、自殺,實在是常見不過。早在2007年,印度中央政府為了調查醫學研究所的歧視案件,成立調查委員會,發現有一半的達利特學生被歧視過。

(學生們舉行抗議活動)

這個現象到現在沒有絲毫好轉,2017年,一名27歲的達利特大學生自殺,他的朋友也在一年前自殺死亡,原因都是因為遭受同學和老師的無視。

這個月初,印度理工學院的一名教授因為被自己的同事們歧視,忍無可忍,選擇辭職。

一旦身為達利特,似乎無論取得多高的成就,從事何種光鮮的職業,都能被人歧視。2019年,立法委員會成員、前部長、現任議員和卡納塔克邦的達利特領導人A. Narayanaswmy要去班加羅爾附近的一個村子裡做工作,結果被村民們拒絕了,不讓他進去,因為他「不乾淨」。

這周四,A. Narayanaswmy剛剛當上聯邦政府的社會正義與賦權部部長,再次去這個村子做工作,還是被攔下了。村民們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進入村子,因為祖祖輩輩都不讓達利特人進去,他們會玷污村裡的寺廟。種姓制度在印度實行了3000年,已經深入骨血了,甚至換個國家也無法擺脫。

一個化名叫瑪雅的計算機科學家在2002年來到美國工作後,18年來,她一直在忍受印度移民的歧視。

大部分印度移民是婆羅門人,在矽谷的大公司中已經建立了自己的派係,他們召員工時希望召高種姓的印度人。因為害怕被拒絕工作,瑪雅只好隱藏身份,用假名找工作,她還要時刻提防被人發現。印度人不會當面問別人的種姓,那樣顯得過於歧視,但他們會用很多別的手段來確認身份。

比如,他們會問「你是素食主義者?」(婆羅門食素),如果對方說是,他們會繼續問是天生吃素,還是自己選擇吃素,父母吃不吃素。還有一個辦法,是他們假裝無意地輕拍對方的背部,看看那人是否戴著朱諾,這是印度高種姓中常戴的神聖白線。更誇張一點,高種姓印度人會搜索對方的社交賬號,查看他的宗教觀點和日常飲食,確認他是不是「人上人」。

去年,一名達利特男子對思科公司和他的兩名同事提起訴訟,指控他們種姓歧視。媒體報道後,短短幾周,來自谷歌、臉書、微軟、蘋果、奈飛等數十家大型互聯網公司的250餘名達利特員工指控他們的同事和上級種姓歧視,引起了矽谷的注意。

一旦遇上婆羅門上司,達利特員工需要耗費更長時間才能升職,他們的意見常不被采納,開會也被無視。「同事之間有著強烈的社交隔離。」瑪雅說,「一旦知道你是達利特人,他們不會和你一起吃午飯,不會對你微笑,不會和你進行長時間對話。如果我用真名,連面試都拿不到。」

情況這麼糟糕,達利特人不是沒有抗爭過。印度政府有專門的法律來處理人們對達利特人的罪行,但根據政府數據,只有不到一半的案子能上法庭,定罪率也只有15%。雖然有法律進行威懾,但針對達利特人的犯罪活動增長速度極快。2018年,印度犯罪記錄局發佈報告,列出42793起仇恨犯罪,在過去10年,它增長了66%。

保護力度如此弱,在2018年,印度最高法院還淡化了《暴行法》,引入「保障措施」來保護被指控的人。法院甚至暗示,達利特人把仇恨犯罪作為武器,用來搞敲詐。沒多久,達利特人宣佈全國大罷工,他們封鎖了鐵路和高速公路,在多個邦和警方發生衝突。

這是達利特第一次成功在全國範圍內罷工,雖然沒有得到任何政黨的支持,但是已經足夠震撼最高法院,法院在2019年把法律改了回去。這對達利特人來說是不小的勝利,人民黨也迅速回應,他們將在未來的選舉中,爭取得到更多達利特人的選票。因為思科公司的歧視案件,加利福尼亞州政府也對思科發起訴訟,這是美國政府第一次起訴種性歧視。

twitter和臉書公司也在最近,將」禁止種姓歧視」加入反仇恨言論條款中,如果有高種姓人侮辱達利特人,他們的帖子能更被刪除。

(twitterCEO曾舉過反婆羅門教和反父權製的牌子)

聯合國對種姓問題也有更多重視。最近,因為一段嘲諷低種姓官員的視頻在網上傳播,印度明星Randeep Hooda的聯合國野生遷徙動物保護大使的職務被撤銷。

未來,有過種姓歧視記錄的人也將拿不到聯合國的職位。被歧視千年,想要改變,確實很難。沒有誰生下來比別人更高貴,希望有更多人知道這一點……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