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末代美艷王后!國王寵翻送天價珠寶,卻因無法生育被流放

1979年,伊朗末代王室巴列維在伊斯蘭革命中被推翻。然而多年來,巴列維王朝的歷史始終為人津津樂道。

末代國王默罕默德-禮薩·巴列維身邊的女人,更因為超高的顏值和各自的故事成為傳奇。

上周,筆者為大家介紹了巴列維的第一位王后,長相酷似《亂世佳人》費雯·麗的埃及公主法絲亞。

這周再和大家講講,傳聞裡國王一生唯一的真愛,第二任王后索拉雅。

最受寵王后

1948年,巴列維和第一任王后法絲亞婚姻破裂,宣佈離婚。因為婆婆、小姑子們的虐待和冷落,悲傷至極的法絲亞不得已留下和國王唯一的孩子沙赫納茨公主,獨自逃回了埃及。

(法絲亞王后)

離異只育有一女的國王,急需生兒子,否則王室難以為繼(穆斯林國家王位傳男不傳女)。

母後和小姑子們開始積極行動,當時正在英國的國王姐姐莎木公主,開始幫王室在倫敦的社交圈尋覓未來的王后。

(巴列維國王的姐姐莎木公主)

1950年秋天,莎木公主遇到了當時正在倫敦學習英文的索拉雅。

索拉雅那年剛滿18歲,從瑞士的私立寄宿高中畢業,年輕貌美,會說德語、法語、波斯語、阿拉伯語和英語。她是伊朗和德國的混血兒,父親是伊朗巴赫蒂亞裡貴族,母親是俄裔德國人。

雖然在伊朗伊斯法罕出生,但索拉雅出生沒多久,父親被任命為伊朗駐西德外交大使,於是就被帶到德國科隆,直到18歲成年,都沒有在伊朗生活過。再加上她隨母親信仰天主教,可以說,除了留著一半的「伊朗血」,索拉雅和伊朗的精神鏈接並不強。

(索拉雅和母親、弟弟)

這一點,成為她在王室期間,飽受公私非議和壓力的隱藏炸彈。

回到國王姐姐莎木公主和索拉雅見面的1950年的那個秋天。聚會上相識後,公主立刻邀請她去德黑蘭做客。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欣然同意,很快啟程。

抵達德黑蘭不久,索拉雅和大她13歲的國王見了面。國王對索拉雅一見鍾情,兩周後便拿著22.37克拉的大鑽戒求了婚。

索拉雅後來在回憶錄裡曾說,國王的眼睛深邃深情,她也立刻愛上了對方。

不過,也許是幸福來得太突然,索拉雅染上風寒,病了好幾周,本來想加速舉行婚禮延遲。

為了安撫未婚妻,巴列維開啟禮物攻勢,每天她醒來前,都在枕邊放上一件精美的珠寶。

(索拉雅的珠寶)

得到這樣用心的寵愛,哪個18歲的小女孩不愛得死心塌地?1951年2月12日,大病初愈的索拉雅風光嫁給了巴列維國王。

婚禮可以說極盡奢華,王室從荷蘭進口了重達1.5噸的百合花、鬱金香、康乃馨,又從羅馬邀請了馬戲團助興。

索拉雅穿著迪奧為她定製的,鑲滿珍珠和名貴羽毛的婚紗出場。

婚後,國王夫婦成為全球王室裡備受矚目的一對,新聞報道裡寫的都是他倆童話般的愛情。

巴列維把妻子的照片擺在辦公桌最顯眼的位置,充滿愛意的眼神,騙不了人。

可是,國王的第二次婚姻,依然沒躲過母親和姐姐妹妹們的不斷幹涉。

而索拉雅無法為王室生兒育女的真相公開後,這段婚姻,盛極而衰。

有王位要繼承

國王的母親塔吉王太后,十分憎惡新妻子索拉雅。

(塔吉王太后)

第一,索拉雅不是「純種」伊朗人。

第二,她不信仰伊斯蘭教,生活作風「歐洲化」,喜歡音樂、電影這些享樂的東西,和伊朗的「三從四德」不符。

第三,也是最關鍵的,索拉雅的肚子遲遲沒有動靜。

(左:塔吉王太后在巴列維和索拉雅的婚禮上)

「生不了兒子,要你何用?」塔吉王后和國王的姐姐妹妹們,私底下對索拉雅重複了對前一任王后法絲亞相似的譏諷和嘲笑。

這時,索拉雅也不過是20歲出頭的年輕妻子,面對後宮裡的爭鬥,根本招架不住,她陷入了抑鬱中。

索拉雅在家裡被婆婆和小姑子們嘲笑,社會上的伊朗宗教人士們,也對她不信教、血統不純,訪問民間時不夠親和的行為舉止十分不滿。

她裡外不是人。

好在巴列維還是愛她的,日常出行,始終護她左右,但又因為遲遲沒有子嗣誕生,國王不僅要被母親和姐姐妹妹們施壓,王室內外也步步緊逼。

索拉雅當然明白自己的處境,她曾向丈夫提議修改憲法,如果國王沒有子嗣,也可以讓他的弟弟,阿裡王子繼承王位。

但國王身邊的人強烈反對,認為這會讓伊朗社會動蕩。

這段婚姻的轉折點,最終還是來了。

1954年10月,巴列維國王的弟弟阿裡王子突然空難去世,留下年幼的獨子。王室可以扛事成年男性,只剩下巴列維了。

他想出最後的辦法:帶著索拉雅出訪美國,順便在美國看生殖專科醫生,一定要生兒子。

1954年10月到12月,夫婦倆在美國看了好幾名醫生。有的委婉地表示,索拉雅是情緒太抑鬱影響了身體,有的,直接給她判了「死刑」。

一位波士頓的醫生對夫婦說:

「她無法生育,永遠無法懷孩子。」

索拉雅在剩下的訪問裡終日以淚洗面,巴列維看著悲傷的寵妻也十分難受,帶著她在美國遊山玩水散心。

訪問結束回到伊朗後,得知消息的國王的母親塔吉王后,開始不斷逼兒子離婚,對索拉雅的語言暴力更加頻繁。

巴列維動搖了,向妻子提議,能不能按照伊斯蘭法,娶第二個妻子生孩子,不和她離婚。

感到屈辱的索拉雅果斷回絕,但也在之後的三年裡,往返瑞士、法國的醫院,希望能有奇跡發生。

奇跡最終還是沒有發生。

1958年2月,夫婦倆的婚姻危在旦夕,索拉雅更被國王身邊的人軟禁在家。

3月,國王的信使向索拉雅提議,讓她回德國和家人團聚,緩解抑鬱的心情。

事實上,這是王室想出的計謀。索拉雅回到德國後,3月5日,國王打電話通知妻子:

「如果你不讓我娶二老婆生孩子,就必須和我離婚。」

這當頭一棒,打得她痛苦不已,4天後,25歲的索拉雅不得不寫下同意信:

「我犧牲自己的幸福,同意離婚。」

3月21日,伊朗新年當天,巴列維通過電視和廣播,哭著宣佈了和索拉雅離婚的消息。

就此一別後,夫妻倆餘生再也沒有見過面。

被流放的悲傷眼睛

巴列維對前妻,也許是還愛,也許是出於愧疚,離婚後,他給索拉雅買了價值300萬美元的巴黎公寓,直到1979年王室被推翻前,21年的時間裡,每個月都支付她7000美元的贍養費。

就算離了婚,他還是送了索拉雅勞斯萊斯幻影汽車,奔馳汽車,寶格麗珠寶,梵克雅寶胸針,哈利·溫斯頓鑽石戒指。

一位和夫婦倆私交甚好的曾駐伊朗的英國大使說,兩人是苦命鴛鴦,索拉雅是巴列維一生唯一的真愛。

但私情和王室的興亡比起來,還是格局小了。

1959年12月21日,巴列維娶了第三任王后,也是伊朗末代王后,和索拉雅同齡的法拉赫。

(國王和法拉赫王后)

法拉赫王后在1960年、1963年、1966年和1970年為王世生下兩位王子和兩位公主。

被放逐歐洲的索拉雅,長居巴黎,成了社交圈裡的明星,屢登雜誌封面,還客串主演過多部電影。

她的神情始終帶著一股悲傷,因此也被人起了「有一雙悲傷眼睛的王后」的外號。

索拉雅後期出版過兩次回憶錄,回憶自己和巴列維的愛情以及王室生活。她在自傳《寂寞王宮》裡曾說:」沒人能比我忍受的時間更長」,講述自己在王室裡經歷的種種苦痛。

她也遇到過新的愛情,和大她6歲的意大利導演Franco Indovina公開戀愛。

但不幸的是,1972年,Franco在意大利因為空難去世。男友的死,給索拉雅造成了無法釋懷的創傷。

誰想到,7年後,巴列維王室被推翻,國王又罹患癌症。索拉雅終於寫了一封信給離婚21年的丈夫,告訴他依然自己愛他,想見最後一面。

巴列維被前妻的信感動,同意會面,甚至安排支走了守在身邊的第三任王后沙赫拉。

可是,就在索拉雅動身前往開羅想和在那裡治病的國王見面時,1980年7月27日,60歲的巴列維因病去世。兩人終究還是錯過了。

(國王葬禮)

此後二十多年,索拉雅在巴黎公寓獨居,很偶爾地參加其他貴族們安排的社交活動,平日只和親弟弟保持聯絡。

2001年10月26日,69歲的索拉雅在巴黎去世。

11月6日,她的葬禮舉行,參加悼念的有巴列維國王的雙胞胎妹妹阿什拉夫公主,同父異母的弟弟格拉姆王子,還有一些歐洲的王室成員。

索拉雅最終安葬於慕尼黑的家族墓地,和父母,還有在她去世後一周也離世的親弟弟葬在一起。

巴列維王室的末代興亡重擔,一度落在索拉雅身上時,但他們萬萬想不到,那個迫切想要男丁子嗣的王朝,會在1979年後成為歷史上小小的注解。

從被全世界羨慕,備受寵愛的年輕王后,再到歷經爭議與否定,因為無法生育而被逐出王室的落魄女人,擁有悲傷雙眼的索拉雅,這69年的人生,一晃而逝。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