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演員因性侵罪名入獄,如今卻被無罪釋放,無數美國女性憤怒了!

 

三年前,81歲的美國資深喜劇演員比爾·考斯比(Bill Cosby)因吸毒性侵被定罪,入獄服刑,一時轟動全美。

考斯比是美國家喻戶曉的喜劇巨匠,因為其睿智親和的形象還成為美國人民心目中的「天才老爹」。

然而2015年底,作為#Metoo運動的一部分,他被爆出背地裡居然是個連環性侵犯!當時共有60餘名受害者站了出來,公開指控科斯比。

但各種指控卻因證據不足或錯過法律追溯期而無效,最終只有其中一起發生在2004年的他下藥性侵了天普大學籃球隊員工安德裡亞·康斯坦德的性侵案,成功把其送進監獄。

而他當年的定罪,也讓他成為了第一個因為Metoo運動被定罪的知名人士。

2018年當他被判決性侵有罪時,法庭外情緒激動的受害者相擁而泣,她們總算是等來了這一天的正義。

然而沒想到伸張正義的3年後,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竟然推翻了比爾·考斯比的性侵犯定罪,並表示因為他的正當程序權利受到侵犯,所以一切有罪判決都將取消。

在上周三,考斯比被釋放出獄,重獲自由。在和媒體見面時,他還舉起了勝利的手勢。

考斯比獲釋當天,在他位於賓夕法尼亞州的家外,粉絲舉牌對他表示支持。

在7月4日星期日,亞特蘭大的粉絲們還為他舉辦了一場「歡迎比爾·考斯比回歸」的派對。

但在他家門口也集聚了一群抗議者,他們控訴司法漏洞,並且紛紛替受害者感到不公。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被定罪的性侵犯居然被釋放出來了?

這個驚人的反轉裁決讓曾經轟動全美的考斯比性侵案,再次掀起全民爭議。

這裡不得不提當年成功將考斯比定罪的性侵案。

在2004年,就職於考斯比母校天普大學的受害者安德裡亞·康斯坦德受到考斯比的邀請而去到他的家中。

當時考斯比稱要和康斯坦德商討工作,然而沒想到她遭到考斯比下藥迷暈,等她醒來時發現考斯比正在用手指性侵她。

當年康斯坦德提出起訴,但因為證據不足而被檢方撤回,最終雙方達成了民事和解,案情才告一段落。

在2015年因為有越來越多受害者出面作證自己遭到了考斯比下藥性侵,康斯坦德一案又被檢方拿了出來重新起訴考斯比。

被判誘罪入獄的考斯比一直否認其罪行,聲稱自己是清白的並上訴至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

在那裡考斯比的案件竟然因為當年檢察官布魯斯·卡斯特 (Bruce Castor)的一個錯誤而被意外推翻了,他最終獲得無罪釋放。

根據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的說法,考斯比之所以可以被撤銷有罪判決,是因為他們認為康斯坦德案的判決有違司法的程序正義。

當年康斯坦德提出訴訟時,檢察官和考斯比達成了一個不對他發起刑事訴訟的協議,所以考斯比才做出了「承認下藥性侵」的證詞。

法官認為,證詞是當時在不起訴協議下的被告陳訴,因此在程序正義上對考斯比並不合理,所以不能作為定罪的關鍵。

當年這起案件本來就因為證據不足而一度被判無效,後來才找到了多名受害者出面作證。

但嚴格來說,其他被害者的經歷和證詞都沒法證明考斯比對康斯坦德的性侵。

因為不當的司法程序導致為數不多的證據——考斯比承認性侵的證詞不能被採用,這簡直和當年辛普森殺妻案如出一轍。

在1994年美式橄欖球運動員辛普森(O.J. Simpson)涉嫌謀殺其妻子和另一男子的案件中,由於警方的極大重大失誤導致有力證據的失效,辛普森當場被判無罪釋放,戲劇性反轉也讓該案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有關程序正義最有代表性的案件。

出獄後的考斯比不但在出獄時比出了勝利手勢,還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佈自己終於獲得了正義和清白。

「我從來沒改變過自己的立場,我始終堅持自己的清白。感謝我的粉絲,感謝法院!」

雖然考斯比如今獲得了法律上的「正義」,但卻不能洗脫他身上性侵犯的污名。

當年公開指出自己遭到考斯比性騷擾或者性侵的女性不計其數,甚至還有圈中的大牌演員、模特都站出來作證。

2014年11月17日,前女演員和記者瓊·塔西絲(Joan Tarshis)在接受CNN電視台的採訪中,表示自己在19歲時被考斯比強暴了2次。

塔西絲表示,自己的母親是考斯比的超級粉絲,而當年有女演員抱負的她也非常仰慕考斯比。

所以在考斯比對她提出了工作邀請後還非常興奮,沒想到考斯比在她的飲料裡下藥,然後性侵了她。

和她有著相同經歷的還有前超模珍妮絲·迪金森。

迪金森聲稱,在1982年,考斯比邀請她去看他的演出,並稱會對她的歌唱事業提供建議和幫助。

在兩人吃完晚餐回到房間後,考斯比給了她「酒和藥丸」稱可以幫助她放鬆。

「結果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發現我沒有穿睡衣,而且我記得在我昏倒之前,我被這個男人性侵過。」

一名調酒師貝克·金妮也在法庭上作證指出,在1982年她在內華達州雷諾市的一家酒吧擔任調酒師時,考斯比對她進行下藥並性侵了她,當年她只有24 歲。

還有在1975年,在芝加哥的威廉明娜經紀公司(Wilhelmina Agency)擔任模特兒塔特,通過共同朋友認識了考斯比。

有一天他打電話來,問她能否來機場接他。當考斯比上車後又問塔特是否能順道帶他去花花公子大廈,他說當時他住在那裡。

到了那裡之後,他邀請塔特進去喝杯酒再走。

「我進去的時候,還以為那裡還有其他人在場。但那裡一個人也沒有,接著他給我倒了一杯酒或冰茶之類的東西。接著我就失去意識了。」

而等她醒來後,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另一個房間,考斯比還一絲不掛地躺在她旁邊。

在2015年,《CUT》雜誌還找來了35位曾遭到考斯比性侵的受害者,讓她們講出自己的故事,35位受害者的合照看起來還是相當震撼。

沒想到當年的有罪裁決居然被推翻了,對於那些尋求正義的受害者來說,該裁決就好像一記狠狠的耳光。

其中三名受害者代表律師麗莎·布魯姆表示,她認為對於所有指控其性侵的女性來說,這可能是「非常艱難的一天」。

其中一名受害者維多利亞·瓦倫蒂諾就在聲明中表示對於本次的判決感到憤怒不已::

「我很憤怒!震驚!氣到我的胃都打結了。我們為提升女性權益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被一個法律漏洞推翻了。我們的街道上現在有一個連環強姦犯。」

代表其他原告的女性律師奧爾雷德(Gloria Allred)則表示:「我尤其替那些在他的刑事案件中勇敢作證的人們感到難過。」

康斯坦德和她的律師表示,賓州最高法院撤銷對科斯比定罪的決定令人相當失望。

「今天關於比爾‧考斯比的決定不僅令人失望,更令人擔憂,因為它可能會阻礙了其他想為性侵幸存者尋求正義的人們、或者可能會迫使幸存者們在提起刑事訴訟或民事訴訟之間做出選擇。」

從法律上看考斯比是無罪的,但今天他獲得的自由,對於他的受害者以及其他同樣曾遭到性侵的受害者來說,都是難以接受的。

而且他出獄後的勝利手勢,更像是對受害者的挑釁。法律雖然無法將其定罪,但這也無法證明他的清白。

一個被60多名受害者指控的性侵犯,如今卻被無罪釋放。

這到底是美國法律上維護程序正義的又一公平之舉,還是法律漏洞導致的不公?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