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侵佔全國90%資產,百姓窮到吃土慘死…這個國家宛如地獄

大家對「窮到要吃土」這句話並不陌生,全民將它作為自嘲自己入不敷出的最形象的描述,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國家海地,這句話從不是一句調侃的比喻,而是實實在在的人間慘劇。

沒錯,海地這個國家的老百姓,真的窮到在吃土。

 

乍一看,塵土飛揚的院子就像是一家生意興隆的陶瓷廠,婦女們將黏土和水攪拌在一起,細膩的泥漿用手碾成數百個小盤子,平攤在地上晾曬。

工藝粗糙,成品不均勻並不會影響它的銷售,因為這些「小盤子」並不是盛放食物的容器,它們本身就是食物,當地人稱之為Bonbon Tè(泥餅)。

泥餅由泥土、鹽和少量黃油混合攪拌成「面糊」,壓成餅狀在陽光下晾幹就成了可以飽腹的食物。

像這樣大規模的「烹飪」是為了拿到市場上去賣,每個大約5美分,出售這些泥餅也成了海地某些地區有些人們主要的生活來源,也是很多家庭的主食,因為這是可以用最便宜的方式填飽肚子的唯一方法。

作為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海地全國70%的財產都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超過80%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每天生活費不足2美元,而集市上兩杯大米就要60美分,簡直負擔不起。

因此,在這最差的情況下,吃土成了老百姓充饑的唯一辦法,就連孕婦和兒童都將它當做營養的攝入來源,因為來自山區的土料讓他們相信裡面含有身體所需的維生素和鈣。

但土就是土,即便在裡面摻多少蔬菜和調料都不會給他們帶來任何營養,相反土裡大量的細菌和寄生蟲讓長期服用的人營養不良,染上疾病。連成年人都如此,幾個月大的嬰兒更不用說,體重甚至比剛出生的時候還要輕。

2010年後,海地吃土現象已經十分普遍,一日三餐都吃這些泥餅讓海地人的卡路裡攝入量全美洲倒數第一,有25%~40%的五歲以下兒童長期營養不良,貧血影響59%的6個月至5歲的海地兒童,食用泥餅導致的腹瀉更是讓五歲以下的兒童有五分之一喪生。

可還能有什麼辦法,就像他們自己說的那樣:吃,將來會死;不吃,現在就餓死。

 

一個國家能窮到這種程度也屬實突破了人們的想象,在查閱資料時,筆者更是發現海地目前的困境真不是某些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概括來講就是,要甚麼甚麼沒有,樣樣都不行:

糧食基本依賴進口,國內耕地因為長期的殖民統治早就被破壞,就連發展最基本需要的基礎建設都搖搖欲墜,政府黨派都忙著內鬥。

社會治安也亂得一塌糊塗,政府不作為,群眾每隔一段時間都要上街遊行。

30多個幫派為了爭奪地盤經常在首都發生火拚,甚至放火燒政府大樓,人們窮到吃土不說,整個國家只有39%的人家裡有電,每天通電3小時。絕大多數人家裡沒有廁所,街道上污水橫流都是人們的大小便……

與海地共享一處島嶼的多米尼加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僅僅隔著一條邊境線,多米尼加都發展得十分穩定和富足,雖然也經歷過殖民統治和暴政動蕩,但多米尼加早已在脫貧致富的道路上開始深耕,還在2018年被《孤獨星球》雜誌評選為「世界十大最佳旅行國家」。

圖源:孤獨星球。

兩國情況天差地別,也讓海地為何成為如今這一地步的原因讓人更加好奇。

海地位於加勒比海北部的海地島。

這個島卻被兩個國家一分為二:海地和多米尼加。

左:海地,右:多米尼加。

一個小島卻被分為兩個國家,這種情況大家是不是很眼熟,感覺就像朝鮮和韓國一樣。原因也和造成朝韓雙方目前局面類似,都離不開西方政權的幹擾和殖民統治。

這一切還得從哥倫布航海發現新大陸說起。鑒於時間跨度長達500多年,筆者就用一段話向大家精簡介紹。

總而言之就是,1492年哥倫布最初的航海計劃是把船往印度開的,結果誤打誤撞到了海地島。當時島上的居民都是未開化的原住民,從被哥倫布發現那天起,這裡就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

後來法國也看上了這個島,但當時西班牙為了開拓其他殖民地實在無暇分身和他們打仗,於是就把海地島西部的三分之一(後來的海地)割讓給了法國,東部(後來的多米尼加)依舊歸自己。這也就成了海地和多米尼加兩國最開始的雛形。

上方多米尼亞,下方海地。

西班牙和法國不同的殖民方式,也給海地和多米尼加留下了不同的建國基礎和文化影響。

從1697年起,法國便開始了對海地長達兩個多世紀的殖民,直到1804年海地建國獨立。

成為法屬殖民地的兩百多年裡,海地經歷了徹頭徹尾的大換血。

原住民在此期間被殺戮滅絕,為了大力發展種植園經濟,數十萬西非奴隸被帶到那裡幫助種植生產糖、咖啡、棉花和可可,殖民統治讓海地成為了法國最富有的殖民地,歐洲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均由這裡提供,被稱為「安德烈斯的閃亮明珠」。

雖然法國在海地駐紮的兩百多年帶來了不少壓迫和剝削,但這段時期也成了海地發展最穩定的階段。

 

殖民期有多輝煌,建國後就有多慘烈,百廢待興的土地卻沒有一個真正帶領人民走向富強的領導人。從1804年海地真正獨立建國後,這個國家就持續兩個多世紀的混亂和動蕩,可以說海地如今這個局面全都是人為因素造成的。

1804年到1957年,海地的領導人就像時刻準備出道的練習生一樣,一茬接一茬,一百多年的時間裡更換了49個,最長在位時間十餘年,最短的只有36天。

海地總統部分名單。

他們每一個無不打著反對獨裁的旗幟,卻在上位之後變成新的獨裁,中間甚至還有人實行過君主製,出了幾個皇帝,而這些領導人基本沒有善終,不是被推翻就是被暗殺。

除了長期的內鬥,還有來自美國和法國的外患。

1825年法國讓海地賠償他們在殖民期間為當地種植園投入的成本,共1.5億金法郎(後來降到9000萬金法郎)。侵略者向被剝削的人要賠償,這操作在今天看來真是可笑至極,但當時的海地國小民窮,無論政治經濟都在國際上被孤立,別無選擇只能接受。

法國當時的年預算都只有不到2000萬金法郎,這筆巨款說白了就是敲詐,海地花了122年,直到1947年才還清,足足壓迫了六代人。

美國那邊,因為海地的獨立對自己手下的殖民國產生重大影響,美國更是超過50年沒有承認過海地這個國家,在國際各方面進行封鎖。

到了1915年,美國趁海地陷入無政府狀態時直接出兵佔領,扶植親美總統,甚至派出海軍陸戰隊接管了海地的海軍軍事,讓海地的海軍接受美軍的訓練。總之,海地總統的當選不是由人民決定的,而是由美國決定的。

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海地士兵。

直到1957年,François·Duvalier(簡稱:老杜)打著推翻獨裁的口號上台,正式開啟了杜瓦利埃家族長達30年代完全獨裁統治。

老杜。

如果說前一百多年的海地像一輛倒退的列車,那杜瓦利埃父子則親手將這趟列車開往了更深更黑暗的地獄漩渦中,是他們將國庫甚至是來自國際對海地的救濟款全部私吞蛀空,最多時貪污了海地全國近90%的財產。

因為海地人均信仰巫毒教,生病難受從不去醫院,認為喝草藥外加念咒就能好,實際上,很多人都被這一極端固執的信仰耽誤了病情。

舉行巫毒教儀式的海地人。

老杜從醫學院畢業後就走遍各地農村出診,痊愈率極高,很多農民都親切地稱他為「Papa Doc爸爸醫生」,認為他就是巫毒教的代言人,用魔力將自己治好的……而事實上,老杜只是給他們打了幾針青黴素。

1957年,受到萬人擁簇的老杜在一陣歡呼聲中上台了,他也利用巫毒教洗腦人民,開始了自己的獨裁統治。

上台後,老杜不斷鏟除異己,只要不認同自己觀點的人一律革職或槍斃,在位14年殺害了近6萬多人。

為了彰顯自己親民,他還喜歡坐在轎車裡向外面撒錢。

此外,老杜還在選舉上作弊以求得連任,讓選票上只有自己的名字出現。

他還成立了特務組織Tontons Macoutes,裡面成員全都是從各地監獄或者幫派中選取,組織成員只聽令於老杜,專門幫他進行政治暗殺和掠奪國家財產。

街上閒逛的Tontons Macoutes成員。

大嘴骷髏面具是Tontons Macoutes成員的標誌裝備。

殘暴的手段連美國都看不下去,肯尼迪當選後直接縮減了政府對海地的經濟援助。就在老杜還在大罵美國時,好巧不巧肯尼迪被暗殺了。

可別忘了老杜是如何坐上總統的,他最擅長的就是借題發揮,於是在海地國內,老杜通過媒體公開講話,說肯尼迪是讓自己用巫術發功給咒死的……

到了1963年,將近50%的政府預算都讓老杜花在了總特務組織上,醫療、教育這種民生問題想都別想,全國90%的人口仍然是文盲。

一連串操作下來,老杜也不滿足於當個普通總統了,他越來越癡迷於神話自己,哪怕知道自己快要大限將至,也要強行修改憲法,把當總統的最低年齡改到18歲,這樣自己19歲的兒子Jean-Claude Duvalier(簡稱:小杜)就能成功繼位。

在全國上下都吃不飽的情況下,19歲的小杜總統一臉嬰兒肥亮相,正式成為了繼任總統。

小杜。

和他老爸相比,這位小杜總統對國家的剝削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說他老爸的政治特色是殘忍,那他就著重放在「貪」上,執政期間,小杜在全球貪污排行榜上排名第六。

圖源:2004年全球腐敗報告。

貪到什麼地步呢?老杜給他留下的特務組織在他這裡成了自己重要的斂財工具,他讓組織領導人Luckner Cambronne每月向美國販賣5噸新鮮血漿,導致大量海地人感染愛滋病死亡,同時還以3美元價格購買海地人屍體,然後再高價賣給美國生化研究室。

此外,小杜還授權自己的岳父把墨西哥低價援助的石油高價賣給南非種族隔離政權。

1986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給海地提供了2200萬美元的貸款,有2000萬直接進了小杜的私人腰包。

逃亡後被押送回海地接受審判的小杜。

還有更離譜的操作,在小杜眼裡,國家的任何東西都是可以「私有化」的,他直接派人去拆太子港附近的鐵軌,然後拉到港口船上運出去賣……

同時小杜還瘋狂襲擊反對派人士,把對方的屍體掛在公共區,誰敢收屍就一起掛。

後來,人們忍無可忍爆發了起義,小杜總統為了保住政權,不惜用小男孩的生命進行巫毒獻祭。

 

1986年,在無數次抗議中,小杜終於下台了,坐著美國提供的私人飛機跑到法國避難,臨走前還不忘開了個歡送會。

杜瓦利埃家族長達30年的統治結束了,可之後上台的領導人都有區別嗎?

每個都打著民主選舉的旗號當上總統,然後又在試圖獨裁的道路上被人哄下,除了不斷重複著「屠龍少年終惡龍」的悲劇,海地的貧窮也依舊沒有改變,甚至逐漸失去了國際社會的幫助。

2010年海地大地震,海地政府收到了來自國際各界超過10億美元的賑災款,但這筆錢大部分都不知去向,到了2016年海地遭受颶風後,已經沒人肯向他們捐款了。

最受苦的還是老百姓,聯合國曾不止一次在各方面對海地進行幫助救援,派維和部隊進駐海地、監督海地民主選舉、前前後後錢也沒少投,但海地就像一塊石頭,該政變政變、該貪腐貪腐,連救援物資都不放過,原本應當出現在貧苦群眾家裡的援助衣食全都到了黑市商人手裡高價變賣,甚至出現過有幫派當著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面去搶劫救援物資。

疫情開始後,海地經濟再度惡化,聯合國安理會在召開的「海地問題電視會議」中,直接點名海地政府不作為。但現任總統卻在現場瘋狂甩鍋,說都怪「黨派間不配合」和「聯合國救助不給力」……

2021年2月22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電視會議,討論海地局勢動蕩問題。

這麼多年來各國搭錢搭人搭物資都白費了,到頭來還被倒打一耙,連領導人都這麼不作為,底層人民還看得到希望嗎?

」總統」成了最大的投機分子,每個人心懷鬼胎去爭奪權位,海地人民身處黑暗看不到任何希望。總統們來了又走,用最大的可能貪污每一筆海地資產。

幫派火拚、政府貪污,連醫療、教育都沒有,政府各部都在利用手中職權讓自己賺得盆滿缽滿,更可悲的是,現在的海地連最後一點同情心都得不到了,普通百姓只會在貪婪的籠罩下更加永無天日。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