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澳洲40年來最嚴重鼠災,千萬老鼠入侵民宅、啃人眼球……

【預警:本文中含有大量老鼠照片及相關描述】

【預警:本文中含有大量老鼠照片及相關描述】

【預警:本文中含有大量老鼠照片及相關描述】

【非戰鬥人員請有序撤退】

【非戰鬥人員請有序撤退】

【非戰鬥人員請有序撤退】

窸窸窣窣。

窸窸窣窣。

你知道有成群結隊的東西在黑暗中行動,它們細小的爪子敲擊著你的房梁、書架甚至耳側床頭。

你知道成千上萬的老鼠就在你家中到處跑,你每次翻身,都能感覺到驚動了一些毛茸茸的生物,發出吱吱作響或者家具被啃食的聲音。

你無法清理所有的老鼠,所以空氣中隱隱約約傳來了老鼠屍體令人作嘔的腐爛腥味,混雜著糞便與尿液的刺鼻氣味。

方圓幾十裡地都是這樣,你無處逃避,只能逼迫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中閉上眼睛入睡。

熟睡中,你感覺到毛茸茸的東西爬過你的脖頸,尖細的爪子觸碰你的皮膚。

從眼球處傳來的刺痛讓你驚醒:一個皮毛油亮的碩大老鼠就站在你的臉上,啃食著你的眼球……

這不是恐怖片,而是澳大利亞東南部的現狀。

根據《太陽報》報道,一位農婦醒來發現老鼠正在啃食她的眼球……她隨後被送往醫院開始救治。

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這場前所未有的鼠患之中,數百萬、數千萬毛茸茸的大老鼠從澳大利亞布裡斯班到墨爾本各地肆虐,宛如地獄。

農民米克·哈里斯就處於這場鼠患最嚴重的的地區。

他和妻子時刻擔心著兩個小孩半夜大哭是因為在床上發現老鼠——因為妻子曾經被啃食她結婚戒指的老鼠吵醒,而他自己也沒有幸免。

「你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你的耳後,爬到你的臉頰。毛茸茸的,很癢。」

「這讓人毛骨悚然,我立刻跳下床,整夜都沒能合眼。瘋了一般尋找著,直到我用床下陷阱抓住那只老鼠。」

可這完全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事實上,所有處於鼠患中的澳大利亞人都清楚——老鼠是抓不完的。

托特納姆鎮的農場主說:

「我想盡辦法誘捕這些老鼠,每天早上都差不多要清理數千只老鼠的屍體、再重新放置新的捕鼠誘餌、設置陷阱。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

這是澳大利亞40年以來最嚴重的鼠災。

在連續幾年的極端天氣後,去年充足的雨水讓澳洲的農場主迎來了大豐收。

他們以為——在經歷了幹旱、洪水、瘟疫之後,他們終於迎來了好日子。

穀物堆滿糧倉,幹草夠兩年使用量,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軌。

而後,鼠災到來了:堆滿的糧倉成為了老鼠大量繁殖的溫床。

單純論繁殖來說,老鼠無疑是一種可怕的生物:

雌性老鼠出生後六周就可以開始繁殖,每三周就可以生下一胎5-10隻小老鼠,而老鼠媽媽甚至第二天就可以再次受孕。

 

在大多數情況下,它們受限於天敵與食物,並不能夠以理想中「兩個老鼠三個月誕下400只」的速度繁衍。

但現在的澳大利亞,這些老鼠不需要考慮天敵、不需要考慮食物……它們迅速泛濫成災。

市面上售賣的老鼠藥、捕鼠陷阱完全脫銷。

商店打出告示:「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進貨。」

幾乎每一個農場主都自製了捕鼠陷阱:這些陷阱不能說沒有效果,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陷阱都發揮了最大作用。

一位農場主製作的簡單洗潔精水牢,一夜就能殺死7000只老鼠。

但在如同蝗蟲一樣的老鼠群面前,這樣的陷阱杯水車薪。

去年的豐收成為了一種詛咒——穀物因為被老鼠糞便污染,不再能夠被人類食用,不再擁有任何經濟價值。

相反,隨著天氣變冷,老鼠越來越喜歡躲進人們的住所或者車裡尋找避寒地——而一旦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就會導致更多的經濟損失。

「老鼠會把絕緣層啃掉,屋頂的電線和供電板也被它們吃了。」

新南威爾士州納拉布裡的一座房子,就因為老鼠咀嚼電纜而起火。

奧蘭治市的機械師麥肯齊說:「老鼠咬的車越來越多,每天有四輛車因為老鼠來找我報修。」

坐墊皮套安全帶被咬得一塌糊塗已經算是幸運的,有一名客人表示他的車在十字路口刹車失靈,還有人的車幾乎起火。

在檢查中,麥肯齊發現:「老鼠在發動機罩下築了一個窩,咬破了燃油管,導致燃油到處泄漏。」

托特納姆鎮的農場主在打開機器清理穀物的時候,就看到老鼠像是下雨一樣密密麻麻地從管口倒出來。

 

根據《華盛頓時報》報道,很多農場主為了減輕損失,幹脆一把火燒掉了自己所有的作物。

 

但無論如何,人們不得不習慣與老鼠共生——因為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法。

所以,人們開始將床和桌子的腿放進水桶裡,防止老鼠爬上來。

點擊下方空白查看鼠鼠 ▼

老鼠,是殺之不盡的。

推開食品儲物間的門,老鼠就像是蝗蟲一樣四散開來,甚至可能完全不怕人地停留在那裡。

高能預警*3 點擊查看 ▼

「它們在棚子裡、在屋子裡……這些老鼠摧毀了洗衣機、烘幹機和兩台冰箱。老鼠啃食沙發、咖啡機還有我女兒的床單。」

 

「我可以在牆壁裡聽到這些老鼠的聲音,到處都能聞到腐爛的味道。」

「你沒有辦法去除這種氣味,因為它們會死在你的牆壁裡面和爐子下方,這是你聞過最令人作嘔的氣味。」

「它們無所不能,接管了我們很多房屋、棚屋、車輛和拖拉機。」

「如果我現在走出門站著不動,它們就會順著我的褲子爬到褲管裡面。」

老鼠的出現,甚至影響了整個生態環境。

一位在澳大利亞的釣魚客,發現今年個頭肥大的鱈魚特別多。

「我一輩子都在這條河裡釣魚,從來沒有見過像今年這麼好的鱈魚,河裡的鱈魚數量越來越多。」

然而,這些鱈魚完全不能食用——

當他掰開一條鱈魚的嘴,裡面立刻一股惡臭撲鼻,不斷向外掉出黑乎乎黏糊糊的東西。

這些,都是沒有消化的老鼠屍體。

而後,人們開始逐漸習慣這一切。

一位農場主說:「第一次從水池裡挑出來老鼠砸在水泥地上的時候我在想:天哪,I can’t do this. 我不能這麼做/我做不到。」

但後來,她每天都要這麼做50次。

達博的女孩凱倫福克斯在走出淋浴間的時候,抬頭看到通風口上方一群老鼠正在盯著她。

燈光掃射進去的時候,星星點點的反光都是老鼠的眼睛。

但她無能為力,只能見怪不怪地走過去——因為商店的陷阱都賣光了。

 

澳大利亞政府已經宣佈,將花費5000萬美元整治鼠患。

但很多農場主都認為——這對於鼠患來講實在太少,而且已經太遲了。

事實上,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處理鼠患,就應該從去年開始防治,而非在已經全面爆發之後,再杯水車薪地殺鼠。

 

畢竟,以澳大利亞的環境,無論怎麼做……都會有各種隱患。

老鼠是250年前,英國囚犯船上帶來的偷渡客,屬於外來入侵物種。

先前美國芝加哥鼠災,他們投放了一千只野貓應對。用天敵去滅鼠理所當然——但在澳大利亞,這事兒行不通。

 

澳大利亞的生態環境十分脆弱。

大約80%的哺乳動物和45%的鳥類都屬於稀有物種,老鼠多了是很糟糕的事情,可老鼠的天敵多了,牽一發而動全身,也不可能。

2020年,澳大利亞政府剛剛下達了史上最嚴滅貓令,預備撲殺百萬只流浪野貓,以保護生態環境。

 

而其他「天敵」,也有同樣的隱患——貿然增多某一種動物,哪怕是本土原生動物,也可能會導致整個生態環境出現改變。

甚至有專家預測,這波鼠患過後,會立刻引起「蛇患」。

一些悲觀主義者認為:真正解決問題,還是得看大自然。

寄希望於暴雨洪水淹死老鼠,寄希望於冬天氣溫大幅度下降凍死老鼠,或者寄希望於……鼠口爆炸。

目前,在最先爆發鼠患的地方,老鼠的數量已經失控,而人們也已經把所有的穀物幾乎都摧毀。

於是,失去了食物來源的卻大量增長的老鼠不再能夠自給自足。

這些老鼠開始互相啃食。

「它們吃掉彼此的頭,一直吃到肺部和心臟,剩下半拉身體的時候再離開。」

「所以你仍然需要把屍體清理乾淨。」

不過,如果真的要寄希望於鼠患自然消失,恐怕澳大利亞的農業,基本上也就玩完了……

「人們已經放棄了冬季種植,新播種子沒有意義——如果春天的時候鼠患還沒有結束,那麼作物成熟也會被老鼠吃掉,我為什麼要種植它?」

心急如焚的澳大利亞政府宣佈,已經從印度購買了5000公升滅鼠藥「溴敵隆」——一種在澳大利亞全國範圍內禁止使用的劇毒農藥。

「這是我們在地球上能找到最強效的老鼠藥,能在 24 小時內殺死這些東西。」

雖然毫無疑問,這些劇毒化學物質,將會順著食物鏈擴散出去,造成更多影響……但現在這個時節,也顧不得這些了。

你可能想不到的是,這個行為卻遭到了澳大利亞動物保護組織的批評……

「這些聰明、好奇的動物只是為了生存而尋找食物。他們不應該因為人類至上的危險觀念而被剝奪這項權利。我們是否給老鼠下毒,讓它們痛苦地死去,它們無法呼吸、內部出血,需要數小時或數天才能死亡?」

即使聖母如白左,這個時候也怒了,澳大利亞副總理直接公開回應——

「鼠患當頭,這種想法愚蠢至極。」

」唯一的好老鼠,就是死老鼠。」

很難說,這些老鼠藥是否真的能夠完全控制住鼠患。

不過,有總比沒有強……

但願,鼠患能早日結束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