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為六塊腹肌抽脂打禁藥,把自己活活虐死

為了擁有外界眼中「男子漢氣概」的六塊腹肌,越來越多人開始一窩蜂湧向健身房極端健身,更誇張的是,還有人為了節省時間不惜走捷徑進行「腹肌整形」,甚至注射藥物直至喪命……

生活在英國南威爾士的Kyle是一名建築工,除了上班,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健身房度過,不光如此,工作中的Kyle還會找最重最累的活兒幹,絕不放過任何一個鍛煉的機會。

步步為營的規劃也讓他得到了應有的回報,在twitter上,Kyle曬出的照片能看到線條分明的緊實肌肉,絕對擔得起#健身網紅#的標簽。

即便這樣的訓練效果,Kyle還是對自己十分不滿意,在他眼中,自己目前的狀態「很不合格」,因為大家還是只能看到四塊腹肌,剩下兩塊還很不明顯,甚至根本看不到……

「當我照鏡子看到自己的身體時,我對一切都感到不滿意!」

因此,Kyle也給自己安排了越來越多的訓練項目,除了每天在工地上班外還要堅持去健身房瘋狂有氧運動,訓練過程都要用保鮮膜將腹肌和大腿緊緊包住,他說這樣可以讓他排出更多水分。

直到渾身出滿大汗,Kyle才會離開健身房,不過這時他做的並不是回家休息,而是開車趕往第二個地方——桑拿房。

在這裡,Kyle要做的不是洗澡放鬆,而是要實施給自己設計的第二項訓練:他要在82°的桑拿房裡,冒著中暑、脫水的風險,繼續裹上保鮮膜開始舉鐵運動。

「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出更多的汗。因為我的肚子還是平的,這裡水分太多了,離標準意義上的六塊腹肌還差得很遠,所以我必須瘋狂脫水。」

在他看來,這樣強度的訓練要堅持到30歲,身體才能達到自己認為足夠好的狀態。

不光如此,在飲食上,Kyle也對自己有著嚴格要求,從18歲決定健身開始,每一頓都對熱量有著嚴格控制,經常用一袋140卡路裡的牛肉幹解決一餐。

這毅力,誰看了不得說句:是個狠人!

更狠的還在後面,到了晚上,Kyle又跟記者介紹了他一直在兼職的工作,就在大家以為他又要展示其他「懲罰」自己的運動時,Kyle把記者領到了一間酒吧!

原來,白天工地搬磚的Kyle還在晚上兼職脫衣舞男,看著為了台下女士們手中的鈔票拚命舞動的他,瞬間也明白了對身材如此極端的原因:站在被消費被凝視的位置,為了吸引更多手握鈔票的女士,能有這麼嚴重的身材焦慮不足為奇。

除了像Kyle這樣的極端訓練外,一些人為了快速得到六塊腹肌,想到了更加瘋狂的辦法——腹肌整形。

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每年都有很多來自英國的男患者慕名來到這裡的一家私人醫院,進行腹肌整形手術,Lee就是其中之一。

儘管每周都去六七次健身房,但為了自己的腹肌能夠更加清晰,Lee還是決定花3500英鎊做這項手術。

從小和摔跤運動員一起長大的他,周圍都是擁有六塊腹肌的人,在他眼中,被社會認可的理想型男人就應該這樣。

雖然在決定做手術之前,自己也每天泡在健身房,但從長遠上看,「日積月累地鍛煉」就意味著要付出更多的時間成本,倒不如直接花錢做整形手術,多出來的時間可以更好地陪伴家人。

在他看來,這就像女人隆鼻隆胸一樣普遍,腹肌整形就是他最好的外貌投資,你只需要往手術台一躺,就能獲得六塊永久性腹肌,這錢花的不要太值。

手術前。

和其他手術一樣,兩個半小時的腹肌整形也有相應的手術風險。首先,這項手術不是誰都能做,達到接診的第一要求就是患者要有極低的體脂才能進行手術計劃,所以,任何想做這項手術的人,都必須在術前鍛煉至少半年。

手術過程中大夫會用超聲波儀器將腹部脂肪打碎吸出,這樣肌肉就會更加清晰,患者只要在術後穿一個月緊身衣進行固定恢復就可以。

儘管大夫要求術後一段時間最好臥床休息,但急於求成的Lee還是在休養期間就去了健身房,他覺得這樣才能給不自信的自己帶來一些安慰。

手術後。

和Lee一樣選擇通過手術達到自信目的的還有32歲的整形網紅Rodrigo(已於2020年變性),在填充了六塊假腹肌後,他還往胸肌、肩部、二頭肌、三頭肌等進行了假體填充,為了保持身材苗條,甚至花費2.8萬英鎊取出了自己的四根肋骨。

儘管Rodrigo的手臂在術後受到了嚴重的感染,但他依舊對著鏡頭表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向記者展示自己整容前的照片時,Rodrigo一直用「難過」和「抱歉」形容原來的自己。

他一直強調:「誰不喜歡漂亮的人和事物,網上只有那些腹肌發達的男人才擁有更多的關注和點讚,很難過我沒有這些美的東西,所以我不得不讓自己經歷這一切來獲得……我花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來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2004年的Rodrigo

隨著英國健美市場的不斷發展,人們也發現了比「肌肉整形」更加高效的捷徑,即注射類固醇,藥物注射除了見效快的優勢外,價格也低,無論從投入的時間還有金錢上看,絕對性價比第一。

在過去,類固醇是只有專業運動員才會用到的藥物,如今,這在英國健身房都已經見怪不怪了,一盒類固醇只有3毫升,價格只要12.5英鎊,比蛋白粉還要便宜。

關鍵是使用後的效果真的很明顯,用針管將藥物注射到肌肉內,長期使用能讓肌肉擴大三分之二,甚至不用專門去健身房鍛煉,就能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健美身材。

老派健身達人Dave從19歲就起就開始注射類固醇,如今他已經44歲了,就像他說的,這玩意兒真的很容易上癮。

況且,類固醇的價格低、見效快的特製也誘惑了很多低齡人,在他們眼中,肌肉也可以成為不勞而獲的東西。

「在我小時候,健身運動員使用類似藥物都嚴格遵守醫囑,但如今,我見過太多二十多歲的孩子用這個玩意兒了,他們有的人甚至連健身房的門都沒進過。」

「如今社交媒體的流行,很多男性也變得越來越焦慮,看到ins上其他腹肌飽滿的男人得到大量點讚和關注,他們對自己的身體有了壓力,只能通過健身來尋找認同。」

但是藥三分毒,類固醇的副作用也很大,注射過後荷爾蒙就像過山車一樣不穩定,大計量的使用類固醇會讓體內不再主動生產睾酮,大腦在誤以為體內有太多睾丸激素的情況下也會關閉睾丸素的分泌,讓睾丸變小,性欲逐漸消失,此外還會讓血液凝固、膽固醇增加,對心血管產生不可逆的危害。

但即便如此,英國每年仍然有超過100萬人私自購買並使用類固醇,帶著注射器去健身房都已經見怪不怪,直到很多健身房不得不貼出「警告標語」:一旦在更衣室發現針頭,將采取零容忍措施。

這一禁令也是有跡可循,因為真的發生過有人在私自注射類固醇後死在健身房的慘劇。

由於體型小,身高低,Ollie Cooney從16歲起就開始注射類固醇,在他看來沒有什麼能比健身更能找到自信,但在使用四年後,正在舉重的Ollie因為藥物誘發了二次心臟病,直接倒地死亡。

類似致死致殘的案例每年時有發生,可以說英國法律也為這一藥物濫用的情況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法律規定:醫療機構或個人售賣類固醇均屬違法,但個人購買類固醇使用卻屬於合法。

這一迷惑操作也能順理成章解釋,為什麼類固醇能源源不斷出現在市場上。

像《絕命毒師》一樣,製作類固醇的「地下實驗室」在英國難以計數,穿過漆黑的森林,記者被領到一間廢棄車庫,自稱「化學家」的藥劑師就在這裡進行類固醇藥物製作。

和想象中無菌實驗室相差甚遠,裝有各種化學配置的容器也是從未清洗重複使用,如此簡陋的製藥環境絲毫不影響銷售,光是「化學家」手中固定的客源就有50多個,每天都在向他求貨。

對於不時發生的悲劇,這位「化學家」也有自己的一套解釋:」那幫人屌變小根本就不是我的責任,相反,我這是在幫他們,是我讓他們擁有了完美的身材。」

說到底,糾結賣家的無良還是法律的漏洞都沒有很大意義,在急於求成的心態下,即便沒有了類固醇,還會出現其他藥物或方法讓他們瘋狂追逐。

健身就像學習一樣沒有捷徑,日複一日地揮汗如雨是最辛苦的,但這條路也是最可靠的,這種堅持或許回報有些慢,可一旦獲得,便沒人能奪走。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