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衝進肯德基潑血怒吼:吃肉是大屠殺!網友深挖才發現她是慣犯一枚

某些極端素食主義者近些年做了很多舉動,令素食這件本身人畜無害的事,逐漸變成了非常大爭議的一件事——激烈抗議,堵門不讓做生意,甚至激起吃肉者懟臉吃肉報復…

比如一個叫Tash Peterson(外號「素食肉體VganBooty」)的澳洲女孩,就是這個極端群體裡的一員,在澳大利亞」聲名鵲起」。

這幾天,Tash和幾個同伴因為大鬧了一家肯德基上了新聞。

Tash和三個女伴、一個男伴組織了這起抗議事件,而為什麼是肯德基?據Tash後來描述的,肯德基「謀殺了6個月大的雞寶寶,它們被銬住腳,在水浴池裡被電擊身亡或是直接被割喉」。

Tash認為,「世界上歷史上最長、規模最大的大屠殺正在肉類、乳製品和蛋類行業發生。」而很顯然,肯德基就是這一群」罪犯」中罪魁禍首的那幾個之一…

當天日間遭殃的肯德基門店戶外天氣晴好,Tash的男友從大夥還未走進肯德基食就全程開始記錄,一身白衣的Tash和旁邊一位脖子上掛著一個電視機的女同伴看起來非常紮眼。

一行五人徑直走進了轉角的路邊肯德基門店,而一進門Tash就打開了手中的高音喇叭電源,瞬間巨大的牛慘叫雞叫喚聲從喇叭裡循環播放起來,聲音十分刺耳尖銳。

Tash準備的瀕死動物們的慘叫「背景音」瞬間就讓整個店內靜止了,一行人非常有組織地各自去到自己的」踩點」,形成一個包圍圈,直接阻斷了下單收銀通道。

在過程中,Tash在所過之路上狂擠了大量自己帶的假雞血顏料,顏料染滿了大廳地板正中,也順帶染滿了Tash的白衣服上,看起來驚心動魄。

而食客們在巨大的震驚中目睹了接下來的一幕幕。

電視機女孩站定背向收銀台,向食客們「科普」動物受虐影像,Tash的顏料也順帶直接擠到了收銀台台面上,伴隨著現場超大聲的雞牛叫,周邊的群眾都定住了。

接下來,Tash關閉了喇叭錄音,開始用喇叭發表演說。

「非人類的動物在集中監獄中被奴役,在那裡它們遭受強姦、酷刑、虐待和殘害,然後被送到謀殺工廠,在那裡它們作為嬰兒被殘忍地殺害(毒氣室、電刑、螺栓槍和割喉),如果你不是素食主義者,你就是虐待動物者,廢除動物奴役,結束動物大屠殺。」

之前本來在收銀台旁呆住的一對老年夫婦看到Tash準備演講直接轉身走人,放棄了點餐,此時店內的零星幾位食客才從這震驚的場面中剛剛回過神。

而振奮的Tash不斷重複著以上演講詞,激烈地指控在場人群都是「虐待動物者」,期間還再次用手抹開了收銀台上的顏料造成更大傷害值。

期間,肯德基店裡的多位員工也是被震住了不敢走出收銀台。

終於,在幾分鐘後,有義憤填膺的女食客忍不住了,對著Tash憤怒地大聲表示「我們只是來這裡吃東西的!」

自己掏錢吃個東西居然「贈送」這一出,胃口全無被迫接聽這些」垃圾」信息,還要被莫名其妙控訴成凶手,這在場食客有發火的理由。

但意誌堅定不為異議所影響的Tash根本就懶得搭理食客,繼續重複自己的演講,將劇本上演完畢。

十分鐘後,兩名警察也趕來了試圖耐心勸說激進的眾人,「他們都只是在這工作而已!」

而不出所料,當天這事就上了澳媒、英媒等大眾媒體的新聞上。

Tash對這新聞報道不但沒有覺得一點不舒服,還十分開心地轉發到了社交媒體頁面。

「那一刻我可能沒有改變任何想法(儘管看著我的那群青少年顫抖得幾乎無法使用手機),但我現在已經通過媒體的關注接觸了數十萬人,也許數百萬,在國內和國際媒體文章中他們逐字引用了我口中的歷史上最大的大屠殺;人們現在要為他們參與的動物虐待和謀殺負責,如果你不是素食主義者,你就是虐待動物者。」

頗有點成就和自豪感。

而挑起噱頭吸引大眾的關注,的確也是Tash每次都做出雷同的激進抗議的原因。

去年初,Tash帶著一個比較溫和的呼籲素食行動的標語衝進了澳洲一場足球賽事草坪上,當時的女球員們震驚,比賽也被迫暫時暫停,最終以多名安保、裁判控制住Tash把她拖下場結束。

而今年疫情好轉後,Tash就帶著更加激進的道具跑去了大超市大鬧。

比如看起來讓人心疼的小羊羔死亡照,Tash將其擺在了超市羊羔肉專區,新鮮的羊羔肉和奪目的廣告牌與照片上慘遭凍死的羊羔形成巨大反差。

而之後,Tash就把照片上傳至了網絡,用激進的語言呼籲人們吃素,停止「暴行」。

「這個美麗的小寶貝在維多利亞被發現凍死了。在澳大利亞,每年有 1500 萬只羔羊被凍死,如果你不是素食主義者,你要為她的死負責,您支付新生動物被送到謀殺工廠的費用,在那裡他們在二氧化碳氣室(對豬)中窒息死亡,在水中觸電(對雞)和射擊頭部(乳製品行業的雄性出生,奶牛,肉牛 和羊),停止謀殺新生動物,成為素食主義者。」

在超市抗議中Tash上演過多種不同戲碼,除了羊羔死去的照片,有一次Tash直接拿身體當道具,將自己的上半身全裸並塗成了奶牛斑,和抗議穿著的奶牛斑紋褲子融為一體,化身為奶牛,抗議超市的牛奶乳製品區域。

「乳製品行業強姦雌性奶牛,用被強姦和電射的雄性的精液強行讓它們受孕,懷孕九個月後,母奶牛會立即從它們那裡綁架嬰兒,以便人類可以偷走她的母乳以出售乳製品,乳製品行業的雄性出生被視為廢品,所以他們只有幾天到幾周大就被送到謀殺工廠,他們的肉和身體被加工成’小牛肉’和’絨面革’產品,如果你不是素食主義者,你就是虐待動物者。」

除了超市,豬肉店也是Tash經常「光顧」的地點。

為了達到效果,Tash經常拿出「豬頭」道具配合自己的表演,有時候還用起了」人手鹵肉」道具,反諷人們消費的豬蹄鹵菜。

「這些豬肉豬蹄和人手不就是一樣的東西嗎?!」

有一次,Tash也遇到了一個暴怒的店員,當時Tash正端著一個豬頭站在一個豬肉店前用高音喇叭控訴食肉人類的種種罪行,一位身強力壯的女店員在櫃台後立刻暴怒,並身手敏捷地從櫃台後跳了出來大喊Tash滾蛋。

但女店員的震怒也並沒有嚇怕Tash,甚至都沒能讓她走遠點。

氣急的店員無可奈何地對鏡頭豎起了中指,而後忍無可忍開始搶Tash的豬頭道具。

而終於靠這招,女店員才勉強將Tash拖出了商場…

除了對吃動物肉奶蛋製品深惡痛絕,Tash甚至對任何違反動物「本來意願」的娛樂消遣、工作性質也沒有一點容忍度。

對於騎警騎馬執勤,Tash是無比鄙夷的。

甚至對於臨時路上碰到的小朋友小馬親寵活動,對著一群可愛的小孩子和小馬,Tash也直接開始「現場幹預」。

「使用它們謀取利益而其他人的樂趣是奴隸製,不被用於盈利的伴侶動物和被用於取樂/盈利的動物是有區別的。從別人的身體中獲利是不道德的,動物不是奴隸、機器、食物、物品、商品或娛樂用品!」

Tash表示從小對孩子進行這種「錯誤」」奴隸製」教育的家長應該好好反思,並慶幸自己當時采取了誇張激烈的做法,

並表示了對自己一直以來激進抗議做法的個人態度。

「如果我用一個沒那麼積極的方式反對這事,比如和活動主辦者來一場建議對話,那麼這個點就不會為人所知了,大聲地說,世界會聽到的!」

總之,從吃肉到任何性質的利用動物,Tash都結結實實抗議完了。

Tash的日常畫風也是各種吃草外加秀身材、健身過程的「勵志照」。

「自從四年前我第一次成為素食主義者以來,我已經減掉了 9 公斤的脂肪。」

她還創建了多個公益網站,「#告訴他們真相(tellthemthetruth)」「別觀看(dontwatch.org)」,還有了自己的線下團體」素食部落(vganclan)」,發行了一系列周邊Tee。

Tash的個人主頁也強調了那句演講中出現過最多的關鍵句。

「如果你不是素食主義者,你就是虐待動物者。」

還表明了自己的「使命」。

「我的使命是揭露人類在奴役非人類動物的行業中(肉蛋乳製品)發生的暴行;我呼籲廢除動物奴役和動物大屠殺。請前往Youtube觀看相關內容。」

一些素食者為Tash的「勇敢」舉動表達了支持。

「我站她,如果沒有她這麼一鬧澳大利亞剩餘人口可能知道在動物工廠發生的那些暴行嗎?」

不過也有素食者對Tash的態度不認同:

「她不代表我們素食主義群體。我長到28歲這麼大從來沒吃過肉但也從沒對我身邊吃肉的人有過一次異議,她讓我們整個素食界看起來都像瘋子一樣,我們也因為她這樣的極端分子而屢次背負罵名,相信我,我們也超級受不了她。」

去年由於Tash在西澳大利亞的一家海鮮餐廳「演講」時和食客發生衝突,全西澳州的營業場所都被法律保護讓他不得踏入…

如今的大鬧肯德基,還不知道Tash會面臨什麼後果。

對這種極端素食主義激進做法一直有意見的普通人也是對這次的鬧劇一點也不耐煩。

「對沒錯這就是人們痛恨素食主義者的原因」

「這並非合法的抗議而是恐怖主義!用武力和強迫人們來推行一些個人愚蠢的信仰」

「今晚我吃了雞,明天準備吃一份T骨牛排,後天我打算吃魚」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