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遇千年大旱災,蝗蟲瘋長,毒蛇進城,自來水都變臭了?!

(本文含有少量昆蟲與蛇類圖片,請謹慎觀看)

(本文含有少量昆蟲與蛇類圖片,請謹慎觀看)

幾天前,我們說了北美出現罕見的「熱圓頂」高溫現象,各地的最高溫度記錄頻頻被打破。但高溫只是反常氣候的一種表現形式,同時出現的還有極度幹旱。

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古氣候研究學家凱瑟琳·約翰遜(Kathleen Johnson)告訴《衛報》,美國西部正在經歷1200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

他們通過研究樹木的年輪,發現西部地區的幹旱程度突破千年紀錄。 88%的西部土地處於幹旱狀態,多地湖泊水位降至歷史低位。科學家們估計,美國西部的這場特大旱災可能持續數十年之久,一半原因是由氣候變暖造成的。過高的氣溫會改變水循環,使水分蒸發過快,大氣濕度降低,降雨和降雪量都減少。

在幹旱最嚴重的加利福尼亞州,30%的水資源來自降雪,但今年初的積雪很少,融化後流入溪流和水庫的水更少,創下歷史新低。最近,加州州長加文·紐瑟姆(Gavin Newsom)宣佈全州58個縣中,有41個進入幹旱緊急狀態。 他提議州政府投入51億美元來建設供水基礎設施。

(加文·紐瑟姆在幹涸的湖泊上宣佈這個消息)但現在說這個,實在有點晚了。 加州是美國的水果蔬菜之鄉,全美三分之二的水果和堅果來自這裡,超過三分之一的蔬菜也產自這裡。因為缺少農業供水,加州將有50萬英畝的土地將被休耕,損失過億。

農業用水不夠,居民用水也不足。 州長紐瑟姆為了支持率,拒絕在全州實行居民用水限制政策,但各地的縣政府為了可持續,開始管控居民的用水情況。其中,最狠的是馬林縣,為了降低全縣用水量的40%,縣政府在今年4月推出下面這些政策,被居民好一頓吐槽: 禁止用自來水洗車、洗車道或人行道,禁止使用房屋排水渠,禁止清洗房屋和其他建築,禁止使用裝飾性噴泉,每周草坪的灌溉次數不能超過兩次,早上9點至晚上7點,禁止戶外澆水,禁止把遊泳池加滿水,不遊泳時必須在池子上放蓋子,防止水蒸發,如果出現漏水情況,必須48小時內修複,……

雖然居民指責管得太多,但至少全縣人的關鍵用水保住了。有的地方,雖然自來水還沒有限制使用,水質卻開始令人不放心了。在加州首府薩克拉門托市,大量居民投訴從水龍頭裡流出的水不乾淨,有一股泥土般的臭味,喝起來味道也古怪。

城市水質局調查後發現,臭味是從一種叫土臭素的天然化合物裡散發出來的。 當加州的水位低且溫度高時,水裡就自然會出現土臭素,在水廠的淨化系統中無法被過濾掉。水質局官員說這種臭水並不危險,符合聯邦水質的標準,只是臭了點。 他們建議,居民可以往水裡加入檸檬後再喝。

以上種種問題,人們還能勉強應對,但下面這個就可怕了。因為極度幹旱,美國的蝗蟲開始瘋狂繁殖,形成蝗災。往年,大部分蝗蟲在蛻變為長翅膀的成蟲前就會死,但今年的環境極其幹旱,蝗蟲卵不會接觸到靠水生活的致命寄生蟲,結果存活率大大提高。

在俄勒岡州和蒙大拿州,蝗蟲聚集起來,漫山遍野地狂吃特吃。它們能飛行數英裡,吃完一塊地後,再飛到下一塊地。在美國西部的曠野上,蝗蟲蜂擁而至,密度之大像是地球表面在波動。它們一天內吃掉1000英畝的植物和糧食,從牛羊口下搶食,讓農場主們欲哭無淚。

俄勒岡的農業學家兼昆蟲學家赫爾穆·羅格(Helmuth Rogg)說:「現在全州上下,最大的有機物消耗者不是奶牛肉牛,也不是野牛,而是蝗蟲。它們從生到死一直在吃,這就是它們做的事。」據美國農業部統計,全美17個州都遭遇蝗災,價值87億美元的農業資源受到威脅。

為了減輕損失,農業部在本周開始從空中噴灑殺蟲劑,希望在小蝗蟲長成成蟲之前將其殺死。這次滅蝗行動是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大的,僅蒙大拿一個州就會有3000平方英裡的土地被駡灑殺蟲劑。 不過效果嘛,有些難以預測。

蝗蟲只有在蛻皮期對殺蟲劑脆弱,但在西部很多地方,蝗蟲的蛻皮期非常短,長成成蟲的速度很快。有科學家認為,是氣候變化加快了蝗蟲的蛻皮速度。目前的殺蟲劑對成蟲已經無效了,想讓它們消失,就只能靠蝗蟲自生自滅。

戴頓大學的昆蟲學家切斯·普拉瑟(Chelse Prather)說,當沒有食物可吃時,蝗蟲就會開始死亡。「不過,那時候它們可能已經為明年產卵了……」除了蝗災外,不斷向城市湧進的野生動物也是個大問題。」動物進城」似乎是個有趣的童話故事,但如果主角是響尾蛇就不一定了。

最近兩個月,加州響尾蛇驅除公司的老板倫·拉米雷斯(Len Ramirez)發現,生意特別好,全州都有趕蛇的需求。越來越多的響尾蛇往加州北部的市區爬去,它們趴在門廊上,盤在盆栽裡,甚至躲在孩子們的遊戲機下。最多的時候,拉米雷斯一天能驅除60多條響尾蛇。

拉米雷斯的公司是1985年成立的,以前也經歷過業務高峰期,每一次高峰期都和加州幹旱期吻合。他猜測,響尾蛇們不斷進城,不是因為自身數量增長,而是為了躲避幹旱,去充滿水資源的人類居住地生活。他的猜測是對的,加州野生動物部發現,隨著野外環境越發乾燥,缺水、缺食物,還常常有山火,大量野生動物冒險來到人類城市生活。

除了響尾蛇外,進城的還有熊、鳥、昆蟲和齧齒動物,它們知道有人類住的地方就有水。野生動物學家麗貝卡·巴爾波紮(Rebecca Barboza)告訴ABC新聞,他們從未見過城市裡有如此多熊,這些熊越來越深入人類腹地。

昆蟲學家兼傳染病專家卡梅倫·韋伯(Cameron Webb)擔心,隨著小動物和昆蟲不斷湧來,人類得病的幾率更高。最近,他們看到攜帶西尼羅河病毒的鳥頻頻出現在人類後院,這種病毒會引發致命的神經系統疾病,老人和免疫力弱者可能死亡。

城市裡蚊子的數量也在大爆發。幹旱期蚊子變多似乎反直覺,但它們是外地蚊子,郊外的水和食物太少,只能進城,結果給人類傳播更多的疾病。「水太少,一切都很乾燥,鳥只能飛來飛去尋找水和避難所。」韋伯說,」蚊子也一樣,想找到陰冷潮濕的地方生活。種種因素,導致人類和攜帶病毒的動物接觸的可能性增加。」,

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看似抽象的全球變暖,能引發「熱圓頂」高溫、極度幹旱、蝗災、動物進入城市。當年想不到的災難,現在一個個成為現實……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