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主婦拋夫棄子與一對年輕男女同居,一個月後被發現慘死車內,這時失蹤10年的哥哥突然現身…

第一章 千裡迢迢的屍體

2019年的10月,福岡太宰府市警方接到報案在一家網咖的停車場裡發現了一名女性的屍體。經調查,死者是時年36歲的主婦高畑瑠美。被發現時,死者全身被木質刀具等毆打得面目全非,連前來認領的家屬都無法面對。

太宰府警方通過運送屍體的車輛迅速鎖定了3名嫌疑人:當地無業青年山本美幸、岸颯、原暴力組織成員田中政樹。三人分別被指控犯下傷害致死罪和屍體遺棄罪,卻均遭三人否認。

而隨著太宰府警方證據搜集工作的展開,這起事件卻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死者高畑瑠美原本在佐賀縣的家中擁有丈夫與兩個孩子的情況下,卻搬來福岡縣與嫌疑人山本和岸颯兩人同居。

曾是丈夫口中可靠的妻子和孩子眼裡溫柔的媽媽,為什麼拋夫棄子,千裡迢迢跑到福岡與兩名男女過起了同居生活?

據丈夫高畑裕回憶,三人中的女子山本美幸第一次出現在自己家時,自稱是瑠美10年前因為欠債而失蹤的哥哥亮太的債主。

雖然哥哥跑路了,但是作為親屬的妹妹需要代替償還這筆借款。夫妻兩人曾經也被這件事搞得焦頭爛額。然而之後,警方卻發現了令人大感意外的瑠美與山本的照片。

照片拍攝於瑠美被害事件發生半年前,和嫌疑人山本並肩坐在一起喝酒,身邊還有類似牛郎的男性。

第二章 離家的主婦

本應該躲著被追債的瑠美,不知怎麼的就和山本站在同一陣線,轉而成了向家人要錢的一方。在瑠美與山本等人同居的住所還發現她遺留的字條,是瑠美向家人要債的筆記。

「前幾天,我在信息裡說了要借錢的事。其實花了很多錢,要我趕快還錢。被說要還30萬日元,希望你準備一下。」

上面一字一句地寫著向母親開口要錢時的要求,口吻好似使用說明用的操作指南一般。

母親回想起瑠美第一次向自己要錢的理由,遭遇交通事故需要支付400萬日元左右的和解金。之後從責任書到對方姓名地址也被證實,都是偽造的。

之後,瑠美開始無理由缺勤曠工2個月,人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無精打采,時常接到山本打來的電話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家人因為瑠美日漸怪異的行為向佐賀警方谘詢,卻被告知是家人內部的問題,警方無法幹涉。

不久後,瑠美徹底從家中出走,去向不明。

直到被害案發前兩個月,妹妹終於找到了山本福岡的住所,發現了正準備開車的姐姐瑠美。可是不管妹妹怎麼呼喊,瑠美也像一個沒有感情的木頭人一樣,雙眼空洞、毫無反應,仿佛喪失了任何思考能力。

於此同時,向瑠美丈夫索要借款的行為也在逐步升級。山本的車時常在丈夫的家和公司之間徘徊,暴力成員田中也經常打來威脅電話,一打就是幾個小時。

就這樣兩個月後,從福岡傳來了瑠美被害的消息。

第三章 失蹤10年的哥哥出現了

而就在瑠美被害後不久,那個傳說中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瑠美哥哥亮太出現了。原本因為借債的關係,亮太也被懷疑與瑠美的死有關。

10年未曾露面的哥哥亮太帶來了自己消失的往事,也揭開了以山本為首的被告的種種罪行,原來10年前亮太是「被失蹤」。當時剛畢業不久進入社會的亮太在一間居酒屋工作時,偶遇了曾是高中舊識的山本,兩人相談甚歡並成為好友。

然而僅僅一年之後,山本美幸就開始遊說亮太為向自己借錢的同事做擔保人。

起初亮太以沒錢為由拒絕,卻架不住山本的鼓動和誘導,最終答應並寫下了借條。然而同事失蹤了,最開始的50萬日元借款也被山本以各種理由變得越來越多。

即使亮太日夜工作,依然無法償還滾雪球一般的債務。並且還遭到了自稱是山本哥哥的暴力組織成員田中政樹的脅迫,田中時不時出現在亮太工作的店裡撒潑打砸,甚至欺侮店員。每當這時山本美幸就會出現製止「哥哥」 的行為,並安慰亮太和其他店員,稱會一直照顧他。

亮太長期在這種打一鞭子給顆糖的情境下,逐漸產生了對關照自己的「大姐」 山本錯誤的信賴感。

之後不僅搬到了縣外山本介紹的工廠工作,本人的銀行存折也交由山本保管,平時的工資直接彙入賬戶,亮太只能通過討要的方式得到一萬日元左右的零花錢。

亮太這時才醒覺陷入了山本設計好的陷阱當中,但是身上沒錢附近都是山本熟悉的人,亮太求助無門,就這樣被困了10年,山本這麼做的目的也很明確,卷走亮太所有財產後,已將下一個目標鎖定在了亮太的妹妹瑠美一家身上。

主犯山本手段熟練,從二十多歲開始就以借放貸為生,通過騙取壓榨債務者獲取高昂的生活費,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過著氣派的生活。

而她慣用的手段就包括「洗腦」債務人。說到用「洗腦」的手段迫害受害者的事件,最出名的要數平成年代最凶殘的殺人案」北九州事件」(點擊查看往期文章)。

山本美幸也利用了自身女性體貼,善解人意的特質,接近男女受害人。使出的招數例如邀請對方吃飯,並以對方沒有支付餐費為由,事後要求對方「還酒錢」等名義,捏造莫須有的借款,而本人出入的大多都是俱樂部、夜總會等消費高昂的」銷金窟」,這也解釋了瑠美為何與山本有多張在娛樂場所的合照。

之後配合卡車司機田中扮演的暴力組織成員,來一出你唱紅臉我扮白臉的戲碼,安撫受害人,在每日被威脅恐嚇的環境下,日積月累的反而對她的信任越來越深。

第二種就是製作假戶籍,利用事件中的共犯岸颯,偽造成與債務人的親屬關係,為搜刮和轉移錢款提供方便。哥哥亮太就被偽造了與岸颯的親子關係。

除了亮太之外,也發現了和岸颯只有兩周婚姻關係的女性酒井美奈子,而其人3年前與山本同居後也因病身亡。

和其他人一樣,瑠美顯然是被山本日積月累洗腦後,控制了精神,變得對她言聽計從。而稍有反抗就會遭來毒打,最後的死因也是被瘋狂折磨後造成休克,被拋屍停車場。

第四章 失聲的佐賀警方

除了瑠美家人多次前往佐賀警局谘詢,丈夫裕被嫌疑人威脅的時候,也曾錄下與嫌疑人的通話錄音並想作為證據向警方報警。

可是,當地警方的回應始終都是「‘如果不付錢的話就殺了你’,因為還沒有出現不付錢後會怎麼樣,所以還不能斷定是威脅。」

還要求報案人自己在長達3小時的通話錄音中,用文字寫下對話內容,並且圈出哪些是令他們感到危險的恐嚇語句…

家人曾在6月至9月之間前往警局多達11次,希望佐賀警方能夠采取措施,最後一次相談甚至距離瑠美被害僅僅一個月。然而佐賀警方自始至終沒有任何動作。

也是因為同一份錄音,福岡警方最終以恐嚇未遂立案對山本等人提起訴訟。

事件後,調查記者突擊採訪了當時負責接待處理瑠美家人報案的佐賀警察A,面對瑠美身亡的質問A巡查默不作聲。而作為遺屬的丈夫裕,母親和妹妹等人還在等待一個回應。

許久未見家人的哥哥亮太,最後沒有選擇回家。在節目最後他十分後悔,如果不是自己借錢,錯信山本美幸,也許妹妹就不會死。然而沒有高畑瑠美,可能還會有下一個酒井美奈子,下一個受害者。可是,比起惡魔山本美幸一夥,佐賀縣警方存在失職的行為更是導致受害人最終身亡的原因之一,不懂得明確拒絕,習慣委屈求全有時也是日本民眾難解的通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