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消費1000萬,1日10通電話,日本癡漢大叔求愛不得將美女店長殘忍殺害…

在日本,提到單身女性的安全問題,一個詞時常出現在人們的聊天內容中,那就是——跟蹤狂。 壓抑的社會環境,狹窄蜿蜒的日係街道,二次元為中心的社會文化,為跟蹤狂的產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圖文無關

以往情節較輕的多是偷快遞、偷內衣、打電話、跟蹤回家、闖入家裡等,也足以將女孩嚇出一身冷汗。 喪心病狂點的,則如日本著名的桶川跟蹤狂殺人案件,在埼玉縣JR桶川車站外,跟蹤狂當眾刺死女大學生。 隨著社交媒體的迅速發展,眾多日本女孩為滿足自己的分享欲喜歡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line上分享自己的日常。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卻為眾多蠢蠢欲動的跟蹤狂提供了捷徑,甚至可以通過女孩自拍的瞳孔圖像,摸索出女孩的位置。 根據日本警察廳提供的數據,即使日本自2000年就實施了《跟蹤騷擾限制法》,各類跟蹤狂案件仍然屢禁不止,並在2017年刷新最高紀錄2萬3079件,而近兩年來,每年跟蹤狂案件一直居於2萬件以上。 今天我們需要聊聊的,也是一件發生在近日的跟蹤狂案件,聽完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就在6月14日,大阪市北區天滿地鐵站附近,一棟不起眼的灰白色大樓如往常一般矗立在這一片繁華地帶中。循著大樓門前密密麻麻的店鋪指南找到5樓,是一個小而溫馨的卡啦ok廳(ごまちゃん)。 誰也沒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小店裡,等待大家的是一樁殘忍的命案。

打開店門,一名女子仰面躺倒在地板上,脖子和胸口中10多刀,刀刀致命,幾乎貫穿身體。血跡沾濕了地板,無疑,死亡。

究竟是誰?當眾人顫抖著雙手揭開遮蓋死者面部的手帕,映入眼簾的熟悉面龐不禁讓人驚呼——這正是失蹤2日的店長稻田真優子(25歲)。

據悉,早在2日前的6月12日,也就是周六,一位店裡常客如往常一般來店,本應到了開店時間,店門依然緊閉。 「難道今天休息?可平時休息的時候,老板都會提前在Instagram上告知,真是奇怪呀。。。。。」客人抱著深深的疑惑,掃興而歸。 一樣納悶的還有店員兼好友的A某,本應周六工作的老板竟未出現,電話也不接,於是報警請求警方的援助。 通過大樓的監控錄像得知,稻田最後出現的畫面就是11日的傍晚,此後就沒看見走出大樓的身影。 直到3日後的14日周一,苦尋店長無果的A某來店,見店門緊鎖,與大樓管理員討得鑰匙一起進店,見到了開頭如此的光景。 緊鎖的大門,消失的凶器,年輕的女店長。 像極了偵探劇中的密室殺人案,一切仿佛是凶手的精心策劃,似是熟人所為。究竟是什麼仇需要扼殺一條美麗的生命呢?

首先讓我們將目光投向受害人稻田。說起稻田小姐,在當地小有名氣,因為與模特田中美保長得相似,特別是笑的時候相似的嘴角,被不少人誇讚為「天滿的田中美保」。

稻田真優子

說起田中美保,是日本著名婦女之友雜誌《米娜》的專屬模特。隨著《米娜》在亞洲各地的熱銷,田中美保也積累了不少粉絲,然而真正讓她出名的,是作為小栗旬的前女友。 田中美保,

話題又回到稻田小姐,除了愛豆級的美貌以外,本身也是個十分勵志的人。

高中時期便為了維持家計,早早開始了打工生涯。20歲開始便在卡啦ok店工作,夢想是擁有一家自己的店鋪。

直至去年7月從卡啦ok店辭職,今年1月,稻田的夢想終於成真,擁有了自己的一家卡啦ok店。

這家店對稻田意味著什麼?無疑十分珍貴,從她的社交媒體上,不乏有對開店前的憧憬與嚮往,展示了開店前為店鋪做的種種準備,可以說是傾注了大量的心血。

連店鋪桌椅的訂購及交納時間,也被記錄在了twitter上。一切都是蒸蒸日上,而稻田也是幹勁滿滿。 即使日本新館疫情的惡化讓店鋪一度歇業,並且政府勒令禁止提供酒類服務的不利條件下,稻田仍然沒有被打敗,不斷研究美味的料理和挑選飲料,讓顧客滿意。 如果沒有遭遇意外,稻田應該可以繼續為了夢想而打拚。 凶手是誰? 案件發酵的4日後,一名叫宮本浩誌(56歲)的普通公司職員成為了重點嫌疑人,不僅在案發當日晚從監控錄像拍攝到了他的身影,他與稻田的糾葛也讓人毛骨悚然。

宮本浩誌

原來4年前,宮本便與稻田相識,成為稻田工作店面的常客。

第一次見面,宮本便提出了交往或者結婚,遭到拒絕後更是不斷更新郵箱地址向稻田發送郵件,因此對稻田的單相思在客人中很有名。

雖然有妻子和2名女兒,宮本每日工作完就來稻田的店鋪,每個月花費30萬日元。4年來為了見稻田小姐,宮本消費額達到了1000萬日元。

作為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宮本其實並不富裕。一家4口人住在大阪的武庫川團地,「團地」就是日本的集體住宅,治安不好,房屋年齡都超過了30年,日本俗稱的貧民地帶。可以說,宮本是把幾乎所有的積蓄用在了見稻田上。 這位奇怪的客人自然對稻田帶來了很多的困擾,最直接的體現在顧客關係上。當稻田接待別的客人時,宮本表現出極強的佔有欲,當即勃然大怒,在店裡與稻田爭吵起來。

另外,一天多達10通電話,LINE等社交聯絡媒體上更是每日不間斷發消息,甚至在稻田工作時,手機也會突然響來對方的電話。

有時,稻田作為店長,最後一個離開店鋪關門時,宮本便站在不遠處,看著她收拾完以後尾隨稻田回家。

宮本的出現給稻田帶來了困擾,但為了店鋪的營業額,她只能忍氣吞聲。在自己的店剛剛起步的階段,面對新冠疫情的困擾和激烈的市場競爭,稻田只想盡可能讓自己的店鋪具有立足之地,然而仍不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如果面對稻田的困境,應該怎麼辦?

稻田店鋪附近經營酒吧的40歲大叔表示,自己的酒吧禁止服務員與顧客交換私人聯繫方式。結果,不僅培養了一批忠實客戶,也收獲了一批行為不出格的客人。

宮本浩誌斷送了一個花季少女的人生,也毀掉了一個女生背後的家庭。在科技發達的如今,技術的進步放大了人無限欲望,也催化了「惡」的多種表現形式。

面對日益複雜的社會環境,每一個人都要時刻樹立安全意識,警惕「惡」的發生。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