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變男”變性人曝光日常生活:切乳房、結婚、改戶口…你想知道的一個不落!

隨著人們觀念的逐漸開放,在網絡上有越來越多的LGBT人士選擇對自己的經歷開誠布公,以此幫助到更多的人,今天筆者想講的故事,是一對「女變男」變性人搭檔破除偏見,勇敢做自己的故事。

照片中的兩人左邊的名叫英翔,右邊的名叫奏太,雖然他們看起來就像普通的男孩子,但他們出生時都是女孩,分別在20多歲的時候完成了變性手術,性別轉換很順利,一直患有性別認知障礙的他們因為成功變成男性,性格也因此自信了很多,

當奏太因為考慮要不要做性別轉換手術而苦惱時遇到了英翔,之後兩人成了好朋友,從大阪一起來東京闖蕩,關係好的他們合租了房子,為了解決一部分生活費做起了Youtube主,一開始只是當兼職做著,後來轉型成全職Youtube主。

英翔外表是酷酷的野性男子,人也開朗健談,而奏太剛好是冷靜溫柔的類型,能幫英翔圓場,再加上英翔曾經有搞笑藝人的經驗,倆人可謂是默契十足,Youtube的粉絲數蹭蹭直漲,頻道不僅有了自己的工作人員,兩人還有線下活動、握手會等,甚至還推出了電話連麥的服務。

兩人的頻道キットチャンネル

他們所屬的前公司是UUUM,這家公司旗下有很多超紅Youtube主,比如hajime社長、大胃王木下(已離開)、燙嘴小姐姐大鬆繪美(已離開,現在是自由身)等。

他們的頻道裡有時還會出現其他的變性人朋友,頻道裡的所有人都真實也很溫柔,有不少粉絲被他們擁抱自己的那份直率打動,特別是聽他們講話,真的有那種和朋友聊天的感覺,想必應該治愈了很多為性別認知障礙而苦惱的觀眾。就這樣,人緣爆棚的他們成了超紅的YoutubeLGBT組合,粉絲30多萬,頻道總播放數超2億次,在競爭激烈的Youtube,這成績算是不錯了。

當指代自己時,他們會用一個特殊的稱號:元女子,也就是原來是女孩子的人。

英翔出生於黑龍江,0歲被母親帶到日本,在日本長大,是中日混血,9歲時父母離婚,他原本的名字是英子,20歲左右和朋友一起到泰國完成變性手術。奏太是日本人,原本叫做果奈,23歲完成變性手術。

兩人的性取向都是女孩子,他們在個人戶籍上都已經變更性別為男,但家庭戶籍更改不了,理論上,這兩人可以和女性結婚,但如果想生孩子,因為生理原因只能找朋友借精生子。變性人能夠更改戶籍也就是這十年的事情,換作之前,想都不敢想。

因為乳腺已經被切除,所以就算他們光著上半身,也很難發現他們是變性人。除了體格沒有男性那麼有肌肉感,其他的和普通男性沒什麼區別。

內褲穿的也是男士內褲。

他們也會長胡子,根據個人體質不同,有的人胡子會長得比較慢,像是奏太,他的胡子三四天刮一次就可以了,一個星期不刮的效果如下,其實還有點帥?

也是看了他們的分享之後,筆者才知道,原來變性手術沒有我們想的那麼貴,如果想變性,首先需要日本的醫院出具性別認知障礙證明,然後可以在日本或者泰國進行變性手術,變性手術可以上下一次性做完,也可以分幾次做完,如果多做幾次比較貴,一次性做完比較便宜。

英翔當時到泰國手術的費用總共是70萬日元,包含酒店、翻譯、還有機票。到泰國,泰國的醫院還會再次檢查性別障礙,並對身體狀況做全面評估。手術後和普通手術一樣,插尿管,還有給病人上止痛棒,做一套手術需要很大的勇氣。

如果變性前胸特別大,還要加錢。奏太因為胸大(沒錯,E杯也可以變平胸),而泰國手術又不太關心傷口美觀與否,他仔細考慮後決定在日本接受手術,雖然比較貴,但整體效果比較好,一共花費了130萬日元。

接受手術後的英翔雖然胸已經平了,但看照片感覺還是很像女生,這是因為接受手術並不是變性的終點,持續打男性荷爾蒙才是!

因為打男性荷爾蒙,他們的聲音、外表會逐漸男性化,快要到30歲的英翔,自曝自己已經打了180根男性荷爾蒙。這種荷爾蒙效果十分強勁,打一根月經就不來了,兩根聲音會變粗,三四根的時候食欲會像男性那樣變得十分驚人,永遠都吃不飽,同時,會每天都想為愛鼓掌(意味深長的笑容.jpg)。

不過荷爾蒙的效果也並不絕對,像是奏太在變性手術後還會來月經,因為沒辦法去女生的廁所,他只能把衛生巾用手紙包了又包扔進廁所的垃圾桶裡。

沒錯,就算是元女子,平時去的也是男廁所,像是男性溫泉什麼的,他們也完全可以進去,真的沒什麼違和感,也不會遭受異樣的眼光!

可能因為原來是女孩的緣故,他們兩人對男女性的苦衷都非常感同身受,也經常在頻道內呼籲兩方要相互理解。像是女性的生理期、懷孕,男性的荷爾蒙衝動,他們都在各種場合普及過。還曾經做過生理痛的視頻,告訴觀眾女孩子痛經起來可以痛到什麼地步。

在筆者看來,身為男孩的他們並沒有否定之前的自己,而是一直在尋求合適的生存方式,英翔的身世十分坎坷,9歲父母離婚,他小學有三年都在親戚家借住,中學好不容易可以跟父親一起住,父親卻長年虐待他,甚至指著地上的蟑螂說,你連蟑螂都不如,你怎麼不早點死。

中學三年級的時候,英翔覺得在這樣下去就要被打死了,申請了警察保護,之後一直在福利機構生活。

奏太雖然平穩地長大,但他對自己的性別認知一直有障礙,一直生活在大阪的他,因為想做變性手術來到東京,龐大的城市、陌生的人,人生地不熟的他聽著Aqua Timez的《決意の朝》,決心在東京「活的更像自己」。

換言之,不管是男是女,他們只選擇了更適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和很多人預想的不同,英翔和奏太並不是以自己是變性人為賣點宣傳頻道,雖然他們在每個視頻裡都強調自己是元女子,但像旅遊、大胃王、一日變回女性、快問快答等企劃和別的Youtube主沒什麼區別。他們的粉絲當中,有為改變性別苦惱的人,但更多地是因為真心喜歡這兩個人陽光、輕鬆的談話氛圍,主動被吸引的粉絲。

非常遺憾的是,因為英翔涉嫌暴力行為被逮捕(拘留幾天後釋放),目前英翔和奏太已經分道揚鑣,分別開設了各自的頻道,曾經輝煌的キットチャンネル也以悲傷的方式畫上了句號。這件事在當時非常轟動,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一查。

就在上個月,英翔借頻道宣佈自己會休息一段時間,變相停止了頻道。不過隨後他又上傳了短視頻,不知道究竟遇到了什麼。

如果原來按照既定的路線走,キットチャンネル應該會獲得更大的成功,只是誰都沒想到,當年那麼有趣那麼默契的搭檔,卻沒能走到最後,看到這樣的結局,筆者真的替這對組合和曾經被他們幫助過的性別認同障礙人士,感到深深的惋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