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絕美公主好慘!下嫁媽寶男王子,婚後被小姑子花瓶砸頭,丈夫瘋狂出軌?

埃及公主法絲亞·福阿德有多美?

她不是明星,卻有勝似明星的長相和氣質。

她的美貌曾驚艷世界,人們經常拿她和荷里活傳奇人物費雯麗進行比較。

法絲亞,

費雯麗,也認為她與艷絕一時的」wifi之母「海蒂·拉瑪不相上下。

法絲亞,

海蒂·拉瑪,上過雜誌封面,是攝影師眼中的「維納斯」。

是無限魅力的代名詞。

是當時世界上最著名的美人之一,有著超乎尋常的美麗。

她不只有美麗,法絲亞作為埃及公主,地位、金錢、名望一樣不缺。可她的前半生依然飽受痛苦,被逼嫁了個媽寶男王子,受盡婆家欺負,不得不悲慘逃回娘家避難,轟動一時。美貌財富都不缺的公主何以至於此地?今天就來八一八。

全家合力送她嫁給媽寶男?

法絲亞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生於1921年的她,父親是埃及國王福阿德一世,母親是貴族之女娜茲妮。從小就養尊處優,保姆、仆人全都圍著她轉。也正是因為這樣嬌生慣養,養成了她天真單純的性格。她生性害羞、不諳世事,是別人口中「 被過度保護的、用玻璃紙包裝成禮物的小女孩」。

小時候,法絲亞的日子過得順風順水,受到的教育當然也是最好的,父母安排她到瑞士名校讀書,除了母語阿拉伯語之外,她的英語和法語也全都說得很流利。她喜歡社交和時尚,穿著比較西化也不需要戴面紗,在歐洲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完全不知道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

當法絲亞從學校回埃及後,還以為能在家裡享有同樣的自由,但事實很快就告訴她這是白日做夢。17歲那年,她的父母為她四處搜羅符合王室條件的丈夫,最終他們把目標鎖定在了伊朗國王的兒子,也是王位繼承人的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身上。

但這並不是王子和公主從此幸福快樂生活在一起的童話愛情故事,那時候的法絲亞也不過就是國家之間政治交易中的一枚小小棋子罷了。當時的伊朗王朝是新建立起來的,他們一家原本出生貧苦,後來通過軍事政變推翻舊王朝,革命成功。為了鞏固新興王朝的勢力,巴列維他家急切想要和其他國家聯姻,借用外在力量穩固政權,法絲亞就是他們眼中合適的婚姻工具。

當伊朗國王到埃及提親的時候,埃及國王已經不再是法絲亞的父親,而是她的哥哥法魯克。據說法魯克對伊朗送來的提親禮物毫無興趣,畢竟那時候的埃及國力還比較強勁,肯定是看不上小國的,所以他也不願意把自己的妹妹嫁到窮地方。但是,國王的顧問則有不同看法。他勸法魯克同意這門親事,因為與伊朗的聯姻很有可能會提高埃及在伊斯蘭世界中的地位。為此,這個顧問還把國王的其他妹妹安排嫁到了伊拉克和約旦,這些都是後話了。

一來二去,法魯克也被顧問說服,決定將法絲亞嫁到伊朗,哪怕妹妹和未來丈夫只見過一次面。至於法絲亞,她的想法從來就不重要,即使是自己的婚姻大事她也沒法做主,就算想反抗也沒用,只好默默接受自己當和親公主的命運。

1939年3月15日,法絲亞和巴列維先是在埃及辦了場婚禮,結婚當天,法魯克帶著這對新夫婦參觀了埃及的著名景點,盡享宮廷奢華之旅。只不過一邊是穿著簡單軍裝的伊朗王儲巴列維,一邊是身著昂貴西裝的埃及國王法魯克,這差異未免太明顯了,所以他們之間的對比在當時備受關注,老百姓也都知道公主是下嫁出去的。

婚禮結束之後,法絲亞和母親一起乘火車前往伊朗,但是宇宙似乎在試圖暗示她們什麼事情,火車在路上碰到了無數技術難題,走走停停好多次,知道的以為是公主出嫁,不知道還以為是出去露營。一路顛簸之後,法絲亞終於來到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道上布滿了喜慶的條幅,歡迎這位未來王后的到來。

接著,等待這對新婚夫婦的便是第二場婚禮。雖然婚宴氣氛熱鬧、儀式盛大,餐桌上的美食也應有盡有,但對於從小就生活在豪華宮殿,吃慣大餐的法絲亞來說,這些跟娘家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都不算什麼。

而且從法絲亞進入伊朗宮殿的第一刻起,她就很沒有安全感,因為新婚丈夫巴列維的家庭對她來說,不僅僅是古怪,更是徹頭徹尾的可怕。她的公公,也就是當時的伊朗國王,是一個蠻橫霸道、喜歡使用暴力的君主,法絲亞非常不喜歡他。

公公

巴列維的妹妹和母親也對從埃及來的法絲亞並不友好,尤其是婆婆塔吉·奧爾-莫盧克。她對自己兒子的保護欲異常強烈,好像法絲亞嫁進他們家是來跟她搶兒子的一樣,把她當成了「情敵」,這也看不慣,那也看不慣,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婆婆

法絲亞的小姑子們也隨母親,看她很不順眼。再加上法絲亞不會說波斯語,和丈夫巴列維勉強可以用法語交流,但與他的家人們就難以溝通,更加劇了情況的嚴重性。

即使法絲亞已經很努力在新家中保持禮貌和冷靜,但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沒法和天天對她冷嘲熱諷的家庭打交道。不久後,這場醞釀已久的恩怨便逐漸衍變成了暴力。有一天,法絲亞和小姑子吵了起來,鬧得很大。對方氣急敗壞,直接抄起手邊的花瓶,對準法絲亞的頭上就是一砸,一家人的關係可以說是壞到極致,和平相處的可能性極小。儘管如此,這一切與法絲亞真正的問題相比,顯得微不足道。

如果說法絲亞在嫁人之前,對她的「白馬王子」巴列維還有點期待的話,那這個期待,在她嫁人的幾個月後就碎成一地。她在婆家受盡欺負,甚至腦袋還被砸了花瓶,而本應該支持、照顧她的丈夫卻總是選擇站在他母親和妹妹這一邊,替她們說話,全然不顧自己新婚老婆的感受,只把她晾在一邊……是媽寶男沒錯了。

如果只是以媽媽為中心也就算了,然而這個巴列維連最基本的道德也沒有,居然結婚僅僅1年後就和別人亂搞婚外情,還和情婦高調開車出街,毫不掩飾,臉都不要了。要知道,法絲亞嫁進伊朗的時候才18歲,還是少女。而且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女,她前面十幾年不能說有多受寵愛,但至少過得還算開心。誰能想到,這一切在她結婚之後就全都變了。

一國王后為離婚出逃皇家?

在那個時代,無論男人女人都不會輕易離婚,更別說需要維持體面的皇家了。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法絲亞才過著不喜歡的日子,一忍再忍。她在伊朗生活得像個隱士,經常拒絕參加官方活動,即使巴列維求她出面,她也很少會答應。

女兒沙赫納茨的出生或許給法絲亞的生活帶來了一點陽光。

但她的生活仍不見起色。畢竟,生下女兒的1940年,也是巴列維被發現出軌的那一年。

1941年,巴列維正式成為伊朗國王,法絲亞也順理成章變成伊朗王后,在這之後,王位繼承人的事也被提上議程。在伊朗,只有兒子才能繼位,所以法絲亞肯定還要再生個二胎三胎什麼的。可她的狀態奇差,肯定是不願意再生的。

她在伊朗度日如年,雖然吃穿不是問題,但精神上的痛苦給她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從1944年開始,她就一直去找精神專家治療抑鬱症,她說她的婚姻是沒有愛的,非常想回到埃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埃及王室也聽說了法絲亞的病狀,擔心她的家人便派使者去看望她。使者看到的令人心碎,法絲亞已經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她的肩胛骨 “像營養不良的魚的鰭一樣突出”。

從盡享世界歡樂的公主到遭婆家嫌棄又抑鬱成疾的王后,法絲亞承受了太多太多。但她的丈夫仍然對她不滿意,曾在回憶錄《Mission for My Country》中寫道,他與公主整個婚姻「唯一幸福的光芒」就是他們女兒的出生。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變本加厲。法絲亞再也撐不下去,1945年5月,也就是他們結婚的第6年,她以想念埃及國際化大都市的氛圍為借口去了娘家,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過伊朗。

一國王后突然逃跑那還了得,這不給王室丟臉嗎?所以本來對她關心很少的巴列維突然轉變態度,開始為自己的錯誤懺悔,多次懇求她回伊朗,希望能夠和解。但法絲亞絕不可能跳回火坑,並堅定要求離婚,歲月讓她從一個天真的小女孩變成了一位意誌堅強的女人,她終於要為自己的幸福而戰。巴列維這時候又出現了,他告訴英國大使,他的母親「可能是王后回歸的主要障礙」。emmmmm原來他當媽寶男也不太合格啊,把所有鍋都甩在媽媽身上。

離婚案來來回回拉扯長達3年,到了1948年,法絲亞才終於離婚成功。為了這一天,她不得不接受伊朗王室的殘忍條件:放棄對女兒沙赫納茨的監護權。這對每一個母親來說,無疑都是非常心痛的,但法絲亞別無他法。她只有在規定的探視時間內,才能看看女兒。

在這之後,法絲亞回歸埃及王室,遇見了真愛伊斯梅爾。他出身貴族,是軍隊的總司,而且長得高大帥氣,又是劍橋大學畢業生,很快就俘獲法絲亞的心。1949 年 3 月 28 日,法絲亞再次步入婚禮殿堂,和伊斯梅爾低調舉行結婚。

這一次,法絲亞是為愛結婚,兩人婚後很快生下一雙兒女,快樂生活。到了探視時間,她也風雨無阻回到伊朗看望女兒沙赫納茨,生活似乎平靜了不少。沙赫納茨繼承了媽媽的美貌基因,越長越漂亮。

直到1952年,埃及政變,君主製被推翻。她離開王宮,搬到私人別墅和家人們待在一起。雖然那時候的埃及民眾很討厭封建殘餘,但法絲亞不同,大家都覺得這位前公主「嫻靜、沉穩、有教養」,深受百姓愛戴。其他王室成員都逃離海外,只有她留在埃及。

此後,她大部分時間都過著平和的生活,沒有離婚風暴纏著她,不再擔驚受怕,和伊斯梅爾相伴到老。法絲亞最終活到了91歲,她的葬禮很安靜,幾乎沒有什麼報紙報道。或許,這正是她想要的,不是伊朗王后,不是埃及公主,她想要的,只是她自己。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