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主婦嫁到三代賭博家庭,自己也染癮想自殺?!戒賭後翻身成320萬賭徒救星!

在日本,賭博在刑法上是明令禁止的。但是,根據一些特殊法,政府組織的公營賭博是合法的,比如賭馬、單車賽、快艇賽等,它們能為地方財政帶來巨大收入。

另外,還有些賭博處於灰色地帶,比如小鋼珠、老虎機等。日本小鋼珠店非常多,它們事實上就是賭博,只是鑽了法律的空子。

根據法律規定,賭博必須涉及到錢。比如,如果直接用現金換小鋼珠,然後用贏取的小鋼珠再來換錢,那就是賭博。

但是,日本小鋼珠店普遍用「三店法」來規避風險。也就是說客戶先到彈珠店用現金換小鋼珠,然後贏得小鋼珠換獎品,最後再拿著獎品到交換所換現金。這樣就成了遊戲,而不是賭博。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就是賭博,但政府對此不再過問,畢竟這也是一大筆收入。

根據日本《2020年休閒產業白皮書》,彈珠機也就是小鋼珠的市場規模佔到了27.7%,約為20萬億日元!

政府的默認與縱容,使得日本很多人癡迷賭博。他們最初只是當做業餘遊戲來玩,但漸漸就沉迷進去無法自拔,就像今天故事主人公田中紀子。

田中紀子在大學前從未接觸過賭博,直到她遇到一個男生田中啟治。他們是在兼職工作中認識的,啟治來自名校早稻田大學,人長得又高又酷,紀子對他一見鍾情。

紀子約啟治出去玩兒,啟治拒絕了,因為他賭癮很大。他明確告訴紀子:「我對和女生約會沒興趣,只對賭博感興趣。」

但紀子沒有放棄,而是默默跟著他,甚至他賭博時也跟著。時間久了,啟治就忍不住教她賭博,帶她玩快艇賭博賽,賭馬,還教她玩小鋼珠。兩人默認了情侶關係,同時紀子也癡迷上賭博。

三十多歲時,兩人決定結婚。結婚地點選在美國加斯維加斯,世界四大賭城之一。他們聽說那裡有個24小時開放的教堂,決定去教堂舉辦婚禮。

但事實上,兩人抵達加斯維加斯後直奔賭場,完全沉浸在賭博當中,經常一賭就是一整天,根本走不出賭場。就這樣過了幾天,兩人偶爾會聊到結婚的事情,但誰都無法分心去教堂。

最後,兩人確實在賭城結了婚,卻連結婚宣言都沒有說,算是以賭場賭博作為神聖婚姻的開始。

結婚之後,紀子發現老公家三代人都是賭徒,啟治的祖父、父親都熱衷賭博。在這樣的家庭裡,沒人認為賭博上癮是有問題的。

紀子起初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她覺得賭博只是愛好,不會影響到生活。她和啟治各自找了工作,除了上班,其他時間都在賭博。

她將所有工資都用到賭博上,偶爾贏了想要贏更多,輸的時候更是迫切要贏過來。她無法關注賭博外的任何事,經常徹夜通宵賭博後,早上直接去公司上班。她穿同一件衣服上班和睡覺,甚至洗臉洗頭髮也都是在公司。

紀子丈夫的狀態和她差不多,甚至更糟。因為很早就癡迷賭博,啟治其實欠了不少賭債。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靠賭博把錢贏回來。

他每天要想的事情,就是怎麼弄到錢賭博,最近有什麼賭賽,應該押誰贏……除此之外的事情都不感興趣,但他知道自己很痛苦,有時會捫心自問:「我到底在做什麼呀?為什麼要給身邊的人添麻煩?」

他內心是清醒的,感受不到賭博的樂趣,只是停不下來。

後來,他們有了兩個孩子。紀子在辭職照顧孩子時,突然意識到他們的生活已經糟到不能再糟:家裡負債累累,有房貸要還,孩子的日常開銷都不能保證,丈夫還醉心賭博無暇顧及家庭。

她哭了!她是真的很喜歡丈夫,但眼前的情況夫妻是無法做下去了,孩子也照顧不了,賭債更是無奈……走投無路之下,她想過自殺。可是終是有些不忍,她去看了心理醫生。

醫生說,紀子是患上了重度賭博依存症,必須要進行心理幹預和戒賭。

後來,紀子參加了名為「12步計劃」的戒賭項目,她拉著老公啟治一起戒賭。「12步計劃」不是以停止賭博依賴症為目的,而是以改變生活方式為目標,讓賭徒過上會愛人也被人愛的的生活。

戒毒過程大致是先承認自己有賭癮,回顧之前賭博經歷,然後找方法彌補犯下的錯,比如向借錢或者帶去麻煩的人道歉,並重新找到自己的生活目標。

紀子和啟治婚後15年都是在賭博中度過的,一旦想要脫身,才發現自己錯過了太多。幸好他們都沒有放棄,和其他有依賴症的人一起討論交流,最終恢復正常狀態。

啟治辭了按部就班的上班工作,開始自己創業,還加入了災後重建的公益團體。紀子為他感到自豪。

紀子成了一名社會活動家,想要推廣戒賭的「12步計劃」。她將自己的經歷寫成書,並到處做演講。2014年,她成立了「賭癮問題關注協會」,自己擔任理事,想以此幫助賭徒和家人走出困境。

去協會尋求幫助的人,有賭徒,也有賭徒的家人。曾經有個男人A沉迷賭博,妻子幫他還幾次債務後,向紀子尋求幫助。紀子和協會的人很努力想要幫助他,但他始終不願接受自己有賭癮的事實。

有天,A給自己的妻子和母親各發了一條短信:「抱歉我無法成為一個好丈夫/兒子。」然後自殺身亡……

原本紀子和A約好次日見面,不知道為何突發變故。紀子非常自責,痛哭不止,她太理解他的痛苦了,卻無法幫他走出。這樣的事情後來又發生過3次,在她拚命想幫他們的時候,他們選擇放棄一切。這讓她心痛不已。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局調查,日本約有3.6%的成年人有賭博依存症,總人數大約有320萬。並不是所有賭徒都能脫身,因為日本人都有「不麻煩別人」的思想,他們很難主動向外人求助。

紀子認為這一切都與政府、經濟都有關係,也需要有官方程序來幫助上癮的人。他們迷戀賭博固然行為可惡,但其實也是一群可憐人,需要獲得幫助才能恢復正常生活。

紀子不止一次對賭博依存症者說:「世界每個角落都有同伴,我們可以守望相助,解除賭癮,找到生活下去的理由……」

紀子和啟治至今還在償還早年欠下的賭債,但他們不再沉迷賭博,不再到處借款,也不再過看不到希望的無法維持的生活。

他們開始擁有各自的人生,也懂得享受生活。他們換了一輛車,啟治很興奮,總想找理由帶妻子出去兜兜風,當然也要看妻子的時間安排。

從婚禮都沒時間參加的賭徒夫婦,到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紀子最明白他們經歷了什麼。過了這麼多年,經歷許多不幸,她依然深愛著丈夫。

很多人去聽紀子的演講,有人是為了尋找戒賭方法,更多的人是為了從她的經歷中獲取重新開始人生的勇氣。無論多麼糟糕的生活,只要下定決心踏出改變的第一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