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塌樓第10天,活埋144人全遇難?龜速救援又遇颶風!

今天已經是邁阿密高層公寓轟然倒塌的第10天,只有死亡人數在緩慢上升,失蹤者生還幾率已經無限接近於零。

截至周六上午,救援隊又發現了幾名遇難者遺體,讓死亡人數上升到22名,仍有至少126人失蹤。成為美國現代最嚴重的建築倒塌災難之一。

救援工作進展緩慢的同時,幾個更嚴峻的問題正擺在他們眼前:

大樓的其他部分隨時可能倒塌,急需拆除;

複雜的鋼筋混凝土廢墟和即將到來的颶風令一切停滯;

以及如何才能開口告訴幸存者們——奇跡不會發生了…

親眼看著呼救的人被掩埋

儘管倒塌原因仍在調查中,但工程師團隊和華盛頓大學的專家在看過了現場錄像和圖片資料後,一致認為塌陷是從公寓樓下的遊泳池開始的。

據《邁阿密先驅報》報道,在坍塌發生的36小時前,還有一名承包商去參觀了大樓遊泳池。

他留下的資料顯示,停車場到處都是積水,鋼筋被腐蝕,混凝土板也有裂縫。這片區域與遊泳池的甲板區域接近,形成了整個大樓地基最脆弱的兩個地方。

水流進混凝土裂縫後引發鋼筋生鏽膨脹,增大裂縫面積。

整理一下坍塌時間表可以更好地還原當天災難的經過:

淩晨1:15 有住戶觀察到泳池的甲板漏了一個洞。

淩晨1:18 泳池旁邊的車庫天花板開始漏水。

淩晨1:25公寓的主樓從底部坍塌。

隨後,主樓旁邊的側樓坍塌,最後是東翼大樓坍塌。

整個事故時間只有短短十幾分鐘,而大樓的坍塌更是在不到20秒的時間內。

12 層樓裡的55 套公寓變成了一堆燃燒的混凝土和扭曲的鋼材,留下無數人被困在裡面。這棟公寓絕大多數的住戶是退休老人和有孩子的家庭,有泳池,靠近大海,這裡曾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家。

「能在海灘邊上有個家,是我媽媽畢生的夢想」,巴勃羅的母親在10年前終於攢錢完成了自己的夢想。

但現在她和巴勃羅的祖母全都在事故中失蹤。每個活下來的人都說,那天的經歷比災難片,還要恐怖一萬倍。

珍妮特與丈夫和兩個孩子不久前來到邁阿密度假,借用了公公婆婆在這裡11樓的公寓。事故發生當天的淩晨1:20她正在酣睡。

房間突然像駛過火車一樣震動,被嚇醒的夫妻倆看到牆壁在顫抖,吊燈在天花板上瘋狂地晃發出刺耳的聲音。孩子們在客廳驚慌失措,大叫著「發生了什麼」。

珍妮特和每個住在佛羅裡達州的人第一反應是一樣的:是不是颶風來了?

據悉,當天的幸存者都聽到了一聲巨響,但他們都以為是雷聲。夏天正好是佛州暴風雨和颶風頻發的時節,大家只是以為這次的風暴格外大。

但珍妮特覺得不對勁,因為一聲更大的巨響傳來,整個地板開始晃動。

她跑進客廳路過陽台時,發現已經有很多鄰居在陽台上呼救或焦急地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樓下已經出現了救援隊的身影,珍妮特可以聽到他們對著樓上的人大喊:「立刻出來!」。

崩塌聲,爆裂聲,還有混雜著求救和指揮的聲音下。一家四口反應過來大事不好,向公寓外的樓梯奔跑。她往左看心涼了半截,公寓的一側像被削掉了。

11層的屋頂也開始向下傾斜,公寓的牆突然被壓出了兩個大洞。11層離地面很遠,夫妻倆帶著孩子瘋狂地跑,丈夫大聲叫喊著樓層號,以免錯過正確的出口。

珍妮特一邊跑一邊感覺到身後的世界在消失,她告訴記者,她根本沒指望一家人能活著出來。

珍妮特也一樣,當時大樓的出口已經封死。一家人下到地下車庫穿行在碎片之間,最後在遊泳池甲板下找到了一個坍塌的缺口爬上去。當珍妮特剛剛爬到路面,四面八方都是求救尖叫的聲音,仿佛人間地獄。

珍妮特隔壁樓的胡安在逃跑時,看到了更絕望的景象。很多人的家門已被塌下來的東西封死,一些人家只有腿腳不便的老人。他們走到陽台上用手電發出求救信號,但是沒有任何人能幫助他們。

胡安不行,樓下的救援隊也不行。活下來的人親眼看著向他們求救的人被埋在瓦礫下。

10 分鐘內另一組消防車就到了,但大樓完全坍塌只用了20秒。當他們趕到現場,一切都沒了。「大樓不見了,電梯沒了,什麼都不剩了,就像9/11時的世貿大廈那樣。」

(雖然附近消防車到得快,但真正能在大型救援起作用的人員和設備用了16個小時才到齊,很耽誤救援時間)

淩晨2點時,所有逃出來的人還沒辦法消化發生的事,每個人都在與親人打電話,活著的人利用自己知道的信息拚湊起了事情的起始。他們站在更安全的沙灘上,怔怔地回望突然不見的家園廢墟。

那時候,大家還充滿信心,自己的家人一定能被救出來。10天後,幾乎沒有人再這麼想。

毫無希望但不能停下救援

救援開始前三天,大家滿懷希望。但這次的建築物是分層倒塌的,廢墟結構非常複雜和危險,到處都是可能塌陷的地道。如果不注意,可能又會像世貿大廈撞毀時一樣,造成救援人員大量傷亡的二次慘劇。

隨著時間的推移,救援速度可以用幾乎沒有進展來形容,不要說沒有找到生還者,連死者遺體都只挖出了22具。

周四,還因為惡劣天氣和地形複雜的原因中止搜救12小時。要知道每分鐘都是生存機會的流逝。救援隊十分沮喪,幸存家屬的情緒也接近崩潰。

昨天拜登慰問災區時,安慰了一名猶太小女孩,她的父親和叔叔仍處於失蹤狀態。拜登告訴小女孩要堅強。

女孩的母親告訴記者,她的丈夫是意誌非常堅定的人,所以她和女兒想,如果這裡面還能再找出一個幸存者,那一定是他:「我現在已經不這麼認為了。」

一旦超過7天,廢墟中有生還人員的可能性就會成指數下降。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所以當州長和救援人員表示他們仍然抱著有人存活的希望繼續搜索時,許多像巴勃羅一樣的失蹤者家屬已經放棄了。

他們只想找到親人的遺體,好把他們安葬。在今天更新的遇難者中,有一位年僅7歲的女孩的遺體與母親一起被發現。

令人難過的是,這對母女正是邁阿密救援隊成員阿蘭戈的妻子和女兒。他在這個部門工作了10年,進行過無數次搜救。沒想到這次接到同事的電話,卻是讓他來確認親人的遺體。

在瓦礫堆中,他的妻子和女兒抱在一起死去。(報道中沒有描述母親遺體的狀況)他和弟弟以及其他同事一起把女兒的遺體挖出來。披上了一件自己的夾克,並在運送女兒遺體的擔架上插了一面小小的美國國旗。明天本來該是一家三口一起度過的。

他們一起護送運屍擔架穿過了警察和消防員的隊伍,現場的氣氛只能用悲傷和絕望來形容。

拜登告訴失蹤者家屬,他們向上帝祈禱,讓奇跡出現。但幾乎所有的救援隊員都承認,奇跡不可能發生了,只是他們還不能停下來。

何時終止搜救一直是政府需要考慮的非常微妙的問題。必須考慮家屬滿懷希望的等待,但又不能拖太久耽誤後續的挖掘和重建。

9/11事件中,當時還是紐約市長的朱利安尼,是在世貿大廈倒塌後1個月才宣佈給失蹤人員簽發死亡證明,但事實上,一直沒有下達停止搜救的命令。

這次在10天都無法尋找到幸存者的情況下,很多失蹤人員家屬想要的只是親人的全屍。只要州長或市長下達停止搜救的命令後,救援隊就可以用大型機械對混凝土進行挖掘,遺體也會更快被發現。

但建築倒塌這件事本身就造成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州政府如果太早停止搜救,會顯得更加不負責任。

在佛州的酷暑和風暴之下,遺體每天都在被加速破壞。是選擇拖著逃避現實,還是盡快讓失蹤人員家屬安心。只能等他們快做決定了,因為眼前馬上就要有更可怕的事發生。

隱瞞坍塌風險,出事後才被疏散

佛州是美國颶風災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夏季正是颶風多發期。氣象局監測到,本周末颶風艾爾莎將會從加勒比轉向佛州,於周日晚引發強風和雷暴。

因為這次倒塌的尚普蘭塔南還有一部分沒有完全倒塌,但很可能因為颶風來襲發生二次破壞。因此邁阿密政府周五緊急決定,對沒有坍塌的建築進行拆除。

本來進展緩慢的救援任務可能很快隨著颶風艾爾莎的到來而惡化。更成問題的是,這棟40年老公寓的塌陷引起了邁阿密,甚至全國沿海城市高層公寓居民的恐慌。

州政府開始臨時檢查全州老舊高層公寓的安全,當地像尚普蘭塔南一樣的舊公寓不少,在海邊有地表坍塌危險的更不少。誰知道不幸會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距離坍塌公寓5英裡外的另一處海濱公寓大樓「Crestview tower」,300多名居民因為「安全隱患」被緊急要求撤離。

其實1月的時候就工程師就告知政府,這棟樓有「嚴重的混凝土和電氣結構問題,無法繼續入住」。但直到隔壁公寓的坍塌慘劇後,官員才下令疏散Crestview公寓全部居民。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尚普蘭塔南的慘劇,Crestview的安全問題也根本不會被重視,就算尚普蘭塔南不塌,Crestview也可能會塌。

而這些居民直到被疏散都不知道自己住的小區曾被定義為高危建築。

「警察攔住我們,讓我們把所有東西都搬出來,我問發生了什麼,他們說,你只管趕緊離開就行。」

Crestview的居民訴說著他們的憤怒,因為他們幾個月來一直住在一棟可能殺死所有人的建築裡,卻一直被蒙在鼓裡。

一整棟樓的生命在尚普蘭塔南消失了,活下來的人們有些十分內疚,他們自責無法拯救在他們身後呼救的人。

但事實告訴我們,尚普蘭塔南根本不是美國唯一有嚴重安全問題的公寓。甚至有像Crestview一樣,早就被警告,但從未被重視的地方。

Crestview tower

那麼最該感到自責和愧疚的,難道不是抱有僥幸心理的公寓建造者管理者和知情不管的政府官員嗎?

幸存的珍妮特這幾天一直無法入睡,她還停留在那天的恐懼中:」為什麼人們睡在自以為安全的房子裡會出現這樣的事……真是難以置信。現在我走進任何建築物內,都會恐懼地想:這裡真得安全嗎?」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