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哈里攜手為戴安娜雕像揭幕… 網友罵翻:這是什麼廢物!

前天是戴安娜王妃60歲生日,

好幾天前就有不少粉絲趕到肯辛頓宮前,自發進行紀念。

前天,已經宣傳了好久的戴安娜雕像,終於在肯辛頓宮的下沉花園正式揭幕了。 雕像是由威廉和哈里委托藝術家創作的,昨天兄弟二人暫時放下隔閡,一起為母親的雕塑揭幕。

肯辛頓宮是戴安娜的故居,下沉花園曾是戴妃最喜歡的地點之一, 她以前早上慢跑回來,經常在這裡停下跟園丁聊幾句,誇誇他們種的花漂亮,再講個笑話, 為她立像,沒有比這更適合的地方了。

威廉和哈里跟肯辛頓宮的團隊合作,重新改造了花園, 請了園藝設計師Pip Morrison設計,由慈善機構Historic Royal Palaces的園藝團隊進行改造。

(威廉哈里和設計師Pip Morrison)

花園裡種植了50個品種、4000多株花卉, 包括戴安娜最喜歡的勿忘我100株,還有300株鬱金香、500株薰衣草、200株玫瑰、100株大麗花和50株甜豌豆,還鋪了400多米草坪。

一個多星期前雕像就已經搬進花園,為了防止民眾或狗仔偷拍,工作人員在雕像外罩了一隻木板箱, 昨天早上,才用起重機將箱子撤去,外面只蒙著一塊綠布,等待揭幕。

昨天下午兩點,在布置一新的花園裡,威廉和哈里共同為戴安娜雕像揭幕。 兩人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各拉住一根繩子,

拉下雕像上蒙著的綠布,

並站在跟前欣賞一番,

哈里還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座戴安娜雕像是以1.25倍真人的比例、運用傳統「失蠟」工藝製作的青銅雕像,黑色中透出藍綠色,風格比較復古。 雕像選擇了戴安娜中年時的形象,「更加自信」,以體現她的」溫暖、優雅和活力」, 雕像中她身穿裇衫和鉛筆裙,係寬腰帶,領口微微敞開。

靈感貌似來自1993年戴安娜跟兩個兒子拍攝的官方聖誕照,照片中她穿著幾乎相同的衣服。

戴妃穿過不止一次類似的搭配。

雕像戴安娜的兩隻手分別搭在身邊的一男一女兩個孩子肩上,身後還有另一個男孩,其中兩個孩子沒穿鞋。 他們就是普通孩子,並不是威廉和哈里,據說是為了「讓戴妃的作品更具普世性和世代性」。

雕像周圍是各種花朵,

面前是一座水池。

雕像前的石頭甬道上刻了一段詩,摘自哲學家Albert Schweitzer的詩歌《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 詩人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007年戴安娜逝世20周年紀念儀式上,就朗誦過這首詩。 地上寫道, 「這些是衡量價值的單位。 把她當作一位不問出身的女人。 不是她身處何位嗎? 還是她有沒有心? 或者她如何扮演上帝賦予她的角色?」,

儀式結束後,幾百名遊客也迫不及待,排隊參觀了雕像。

威廉和哈里兩人也發表了一篇聯合聲明。 「今天,在我們的母親60歲生日之際,我們仍記得她的愛、力量和品格- 這些品質使她成為世界上向善的力量,讓無數人更好的生活。 每一天,我們都希望她仍然和我們在一起,期待這座雕像能作為她生平和遺誌的永恒代表。 感謝Ian Rank-Broadley、Pip Morrison和他們的團隊出色完成工作,感謝幫助實現這一目標的朋友和捐助者,以及世界上所有對我們的母親記憶猶新的人。」,

聲明中提到的Ian Rank-Broadley是戴妃雕像的作者,他69歲,是英國著名的雕塑家。

他最為人熟知的作品很多人都見過,就是英國硬幣上的伊麗莎白二世肖像,1998年之後流通的硬幣上都有。

另一代表作是他為英國武裝部隊紀念館設計的一座雕像紀念碑,展現了戰爭的悲壯。

他還創作過不少古典人物和男性裸體雕像。

2017年12月10日,威廉和哈里的委托Ian創作一座戴安娜的雕像,安放於肯辛頓宮。 當時兩位王子說:「Ian是一位極具天賦的雕塑家,他將為我們的媽媽創作一件永恒的作品。」, 「我們期待為這座雕塑揭幕,這將使所有餐館肯辛頓宮的人都能記住並懷念她的生平和遺誌。」, 創作過程中,威廉和哈里給Ian描述了媽媽戴安娜的形象,還講了一些她私下樣子,說戴妃有趣,還喜歡開玩笑。 Ian對於能創造戴妃雕像感到榮幸, 「我們想捕捉她的溫暖和人性化,同時展示她對幾代人的影響。」, 「我希望人們能愉快地參觀雕像和下沉花園,並花點兒時間記住戴妃。」, 最初計劃雕像會在2019年完工並揭幕, 因為王室近年風波不斷,雕像揭幕推遲了三年,昨天才在英國人的萬眾期待中揭幕。

但是往往期待越大、失望越大,這次戴妃雕塑好像翻車了,至少沒達到藝術評論家和網友的預期。 這已經不是戴安娜雕像第一次翻車了。 2000年為了一次葬禮藝術展,石雕師Andrew Walsh製作了一座印度花崗岩的戴安娜雕像, 黑乎乎的樣子被指「長得像鬼」、」太奇怪」,於是創作者進行了修改,剝掉外面黑色的裝飾面,放在布洛克斯維奇的一座殯儀館外。

即使這樣,看著也不太像, 而且15年後,2015年媒體發現由於疏於管理,這座戴妃雕像身上已經長了青苔,一幅淒涼景象。

這次Ian創作的戴妃雕像,也被大家指出「不像戴安娜」、「不如戴安娜好看」。

藝術評論家Jonathan Jones為《衛報》撰文,稱戴妃雕像是「讓人惡心、毫無生氣、沒個性的廢物」。

《電訊報》首席藝術評論家Alastair Sooke發文表示, 「寬肩,窄臀,眯起眼睛,挑釁似地解開裇衫扣子,他的戴安娜是好鬥的,而不是充滿母性的。」,

《泰晤士報》的評論員Rachel Campbell-Johnston只給了這座雕像「兩顆星」, 「戴安娜雕像應該更好的,從美學上來講,這座雕像太可怕了。」,

不光專業人士打了低分,網友們也各種不滿意。 太要命了,我認為沒人會覺得這座雕像能表現出戴安娜的任何一面。醜得不忍直視。

由於之前的炒作,我以為它會很特別,太讓人失望了。

怪不得他創作的戴安娜那麼男性化。

毫無疑問,很快就會有人說應該把它撤走。因為它看起來太可怕了。

批準雕像的人應該去查查眼睛。

比例不對。上半身太大了,頭也太大,更糟的是臉不像戴安娜。根本就不像她。太可惜了!

不能更同意了。這就是特蕾莎·梅啊。有人給錯照片了吧。

缺乏戴安娜那種靦腆的溫暖。

手藝跟這個似的。

還有更糟的。 (網友覺得戴妃雕像讓人想起C朗家鄉的機場為他修的雕像),

不好意思,戴安娜的雕像應該穿復仇小黑裙。

我們再也無法創造美了…繪畫、雕塑和建築都沒得靈魂,沒有絲毫美感- 我們在精神上的貧瘠,都會反映到藝術中。

除了戴妃雕像本身,網友們也很關心威廉和哈里兄弟倆的關係。 其實原來計劃給雕像揭幕時,會舉行比較大型的紀念活動, 但由於兄弟鬩牆,哈里不想搞出很大動靜讓媒體狂轟亂炸,於是改變了計劃,變成了小型的「私人活動」, 昨天查爾斯沒來,威廉和哈里都沒帶家屬,凱特和三個孩子沒來,梅根跟兩個孩子都待在美國。

據說威廉和哈里在過去的18個月裡幾乎沒怎麼說過話, 現在能看到兩人一起揭幕,很多人覺得這已經是「奇跡」了。 所以很多人都好奇,這次兄弟倆一起亮相會不會尷尬。 哈里王子上周五提前從美國飛到倫敦,在Frogmore的小屋進行自我隔離,昨天在儀式前15分鐘抵達肯辛頓宮。 他跟哥哥威廉一起亮相時,表面上看氣氛還比較和諧,

兩人邊走邊聊,面帶微笑。

既然是紀念戴妃的私人儀式,肯定得邀請戴妃的娘家人, 她的大姐Sarah Spencer女爵、二姐Jane Spencer女爵和弟弟Charles Spencer伯爵(圖中從右至左)都來了。

儀式開始前,威廉哈里先跟他們打了個招呼,

互相擁抱,

一家人小小的聚了一下,聊得貌似還挺開心。

他們走過漂亮的花園,來到雕像前,才進行揭幕儀式, 據在現場的人描述,揭幕儀式「非常感人且莊嚴」,氛圍還不錯。 結束後,娘家人也走近觀賞雕像,

不過,昨天也就只有短短的揭幕儀式,之後沒有現場演講, 儀式結束後哈里禮貌性地喝了一杯,待了20分鐘就離開了,兄弟倆一共就一起待了一個多小時, 《每日郵報》評論說,兩人「並沒有推心置腹」。

也就在「紀念戴安娜」這件事上,威廉哈里才能站在一起, 他們願意暫時擱置矛盾,緩和僵持的氣氛,這已經是一個進步。 據《每日郵報》報道,兩人為了雕像揭幕的事,最近幾天一直保持聯繫, 特別是周二英格蘭隊贏了球賽,他們通了電話分享喜訊。 內部人士透露,雖然兩人還沒全面和解,但昨天已經是個積極信號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還差很遠。」, 「他們顯然已經開始交流了,特別是關於足球。」, 「兩人已經朝正確方向邁出一步了,即使只是為了向母親致敬。」,

想想也挺心酸,誰會料到這樣的結局呢?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