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現48度可怕高溫!北俄羅斯建築逐漸倒塌,北極動物面臨滅絕,一切無法回頭…

近些天,夏季的高溫天氣紛紛襲擊了多國。

加拿大和美國西部遭受極致高溫,加拿大西部一城市還創下近50°C的北緯地帶高溫紀錄,令人目瞪口呆!

更令人驚訝的是,在人口沒有那麼密集的極高緯度北極地區,最近幾天的溫度值居然絲毫不比我們低維度的地區溫度低,在北極圈內俄羅斯的Verkhojansk小鎮,當地居民記錄到了48°C的地表最高溫度值!!

地表48°C,北極圈內,對,這真的不是在印度…

在6月20日這個夏日第一天,北極環境氣候監測站就檢測到了西伯利亞各地區地表溫度異常,普遍超過35°C,另一個名叫Govorovo的小鎮也測出超43°C的地表溫度,而在Verkhojansk鎮,48°C的溫度值徹底讓科學家們傻眼了。

今年從四五月份以來,極地科學家們對北極圈內超常的30多度高溫持續流行就十分驚訝,對於有大量積雪保護免受太陽照射升溫的極地春季來說,這個氣溫往年只會在夏季才會出現。

多年生活在極圈內的科學家都紛紛覺得這個溫度不可思議,丹麥氣象研究所氣候科學家Ruth Mottram表示。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在說我們會遇到更多極端情況,比如強烈的熱浪。這有點像預測成真,而且比我們想象的要快。」

遠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超級計算中心的氣候科學家Ivana Cvijanovic也表示。

「看到這個現象真的很奇怪,在整個西伯利亞它真的能熱這麼久?一月,二月,三月,四月。這種模式真的太引人注目了。」

然而沒想到,初夏第一日這個數字級就又上一層,甚至有破5的衝動…

北極圈內多個觀測點和西伯利亞Verkhojansk小鎮為首的地區發現了相似的反常高溫。

芬蘭最北端的氣象站(北緯70.1度)錄得29.3°C的罕見高溫。

挪威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的氣溫創下了 21.7 攝氏度的歷史新高。

加拿大位於極圈內的育空地區(yukon)也創下自己經年來的高溫紀錄。

在每年都在報道高溫天氣的北極地區,任何突如其來的熱浪會因為這些額外的溫暖發生雙重熱量反應,這會直接導致極端高溫更加極端,平均溫暖度也相應疊加。

而讓人最擔心的,是這些創紀錄高溫,乃至Verkhojansk鎮子的48°C地表強烈高溫,都只是發生在入夏最初。

今年的仲夏,不知道這些地方要見證怎樣的「奇跡」呢…

西伯利亞和極圈內多地的異常高溫看起來已經越來越突破大家想象的極限,而這都要「歸功」於北極地區氣候受到的」放大效應(Arctic amplification)」影響。

由於北極地區主要靠透明不吸收光的冰蓋保持涼爽和寒冷天氣,近年來越來越明顯的氣候變暖加速了這些冰域的融化,很多原本被冰層覆蓋的地方逐漸在溫暖氣候中露出「真實面目」,而人類也是史無前例地見證了這些過去永久冰封的地區,居然——開出了漫山遍野的鮮花…

陽光,溫度,水源,這些塵封無數年的種子就這樣在這些自由之地蓬勃生長。

但對於北極的氣溫來講,這件事簡直就是火上澆油。

比起被冰層覆蓋,裸露的地表、長出其它植物的地面都會吸收太陽光數倍的熱量,顏色就代表著吸熱,過去千萬年來北極地區鮮少變化,無比規律的自然規律就這樣,像是上了單程高速列車一樣,出發了就沒有回頭之路。

融冰後的疊加效應讓北極變暖的速度變成地球其他地區的兩倍多,僅僅在過去10年以來,科學家就觀測到北極高地區域的平均氣溫升高了大約 0.75°C。

這個數字看起來還很輕微,但其實過去一百年來這裡的氣溫才升高了不到3°C而已,如果按照過去十年的速度,那麼達到過去百年的「成就」人們只需要再等待40年,比過去北極更加穩定的氣候系統下足足縮短了一倍!

俄羅斯氣象研究所也觀測到俄羅斯的北極海岸部分地區平穩氣溫從1998年以來上升了近5°C,這個數字已經遠超人類氣候圓桌會議達成的《巴黎協定》中將氣溫升高控制在3°C的最壞打算…

(目前北極地區的冬季平均氣溫已經超過了巴黎氣候協議中規定的 2°C閾值)

(如今美國阿拉斯加最北端當地人已經不能用凍土層裡的冰窖儲存鯨肉了)

所以,北極的氣溫危機,如今是真的形成了多米諾骨牌效應,在連連造成讓人越來越意想不到的化學反應。

西伯利亞地表都快50°C了,北極圈內的生命世界會發生怎樣的適應與變化呢?

那就是,野火更加燒不盡了、永凍土也快融得沒法再快了、北極熊的物種威脅也在加速變大了…

西伯利亞這片廣袤而又人跡罕至的針葉林森林裡,每年的「鬼火(ghost fire)」都在不定時與定時上演,而伴隨著周邊地表氣溫再升高,碰上平流層輸送而來的熱浪大晴天,再配合大氣的」高壓鍋」鎖死原理,緊緊把熱量鎖定在這片已經高溫的大地上空。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相信大家都能猜到了。

橙煙滾滾的無盡森林,火星四起的動物樂土,不知從何而起,也不知什麼時候會停…

「高溫天氣會導致西伯利亞野火數量上發生更多,同時強度上也更強。」

永凍土在融化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這些儲存著甲烷這種「超級溫室氣體」的凍土層是北極圈陸地的廣泛組成部分,過去氣溫穩定北極氣候系統還未被打亂之時,人類在永凍土層上安家、修路、繁衍生息。

然而,如今北極地區整體氣溫升高後,這些土壤開始變回正常土壤,巨量的甲烷氣體從中逸出,直接進入大氣層。

「這些甲烷氣體伴隨著全球氣候循環系統去到其它低緯度地區,無疑會給地球,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災難!」

強勁的溫室氣體甲烷,也成了北極升溫的另一個好幫手。

甲烷影響目前人類還沒有直觀感受,但另外的永凍土融化危機,俄羅斯已經切切實實感受到了。

今年俄羅斯的自然資源部宣佈啟動一個新的永久凍土國家監測系統,為甚麼呢?

永凍土融化,嚴重影響了城市的「地基」,影響了各個民生基本設施的正常運轉。

俄羅斯在這個問題上受的影響非比尋常。

俄羅斯自然資源部長兩個月前曾在一場會議中分享了讓人震驚的一組數據。

俄羅斯北方目前40%的建築物目前正在經歷建築結構變形,而當地23%的城市技術系統故障根本原因都是永凍土融化變形引起,而多達29%的石油天然氣生產設施已經無法再運行。

「公路和鐵路的建設正在變得越來越困難。」

部長預計,到30年後,俄羅斯退化的地面將會造成國家580億歐元的巨額損失。

「這相當於俄羅斯聯邦預算總額的25%左右。」

這個驚人的損失簡直顛覆人的三觀,想象一下祖先建立起來的村莊、小鎮和城市,就因為一個地基融化變得不複存在,這個憂慮,一定是幾十年前的俄羅斯人從未預料到的…

而據數據顯示,過去四十年來,每年俄羅斯永久凍土帶的邊界都在向北移動至少30公里,而因此俄羅斯每年有多達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垮塌滑入北冰洋,然後消失…

俄羅斯冰凍圈研究所所長Dmitry Drozdev悲觀表示,雖然已經得知了事實,但永凍土融化過程是「不可逆轉」、」無法阻止」的…

除了城市的消失顛覆危機,過去幾年來,極圈內也的確發生過非自然的雪崩、山體滑坡。

2015年,挪威Longyearbyen城城郊的10座房屋遭突如其來的雪崩摧毀,導致2人遇害。

甚至挪威著名的「世界末日種子庫」都在2016年曾因為永久凍土融化導致水滲入,最後需要高達2330萬美元的維修金。

沒想到,號稱能抵禦一切末日災難的末日種子庫,分分鐘就敗倒在了自家隔壁的永凍土面前…

但連戰爭、天災都打不進去的種子庫都遭遇了這麼嚴重的永凍土融化危機,其它地區又有多艱辛呢。

最「難」的地區之一,可能就是那些附近架有原油鑽井平台和運輸管道的地方。

永凍土一變形,設施或管道失去支撐隨時扭斷,而無法計量的原油隨時有著湧入地面、湖泊的危險。

去年震驚世界的北極圈泰米爾半島泄漏的2萬噸柴油事故原因就被懷疑為食一個主要儲油罐下方的地面退化。

而遭殃的,只有湖泊裡的生物和荒原上已經面臨氣候升溫後食物銳減現狀的中大型捕獵動物。

同時,永凍土裡不僅甲烷要逸出,土壤結構要垮台,蟄伏在其中的千年病菌,也在蠢蠢欲動欲歸人間。

目前,炭疽病(Anthrax)已經成了威脅北極圈內生物物種的一種重要永凍土病菌。

而同時,已經早早被宣佈物種命運很可能在不遠將來面臨終結的北極熊群體,如今也是在斯瓦爾巴群島和俄羅斯極圈地帶被「預告」了死亡。

氣溫升高,可用來捕獵的大小適宜浮冰越來越罕見,這些毛茸茸的極地獵手將很難在這嚴苛的現實下繁衍生息,活下去…

而種種極地反常高溫、氣候銳變的背後,科學家們都越來越相信。

「如果沒有人為因素,這種狀況可能每10萬年才發生一次!」

人類的影響,在這片冰原已經深不可測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