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老太因”房子太醜”被政府告上法庭,如今政府要給她賠12萬!

熟悉加州希爾斯伯勒(Hillsborough)地區的人都知道,這裡有一棟「骨骼清奇」的建築。

房子的結構很不規則,牆面凹凸不平,門窗大小不一, 它整體呈深橙色,但房子中央,還有一個搶眼的紫色圓頂,

草坪上,布滿了各式各樣動物植物還有動畫人物的雕塑, 在院子的一角,還寫著大大的「YABBA DABBA DOO」。

這句話是動畫《摩登原始人》(The Flintstones)主角Fred的口頭禪,用來表示開心, 在這棟房子裡,也四處可見這一動畫的相關元素, 乍一看,不禁讓人懷疑這是《摩登原始人》的主題公園。

雖然房子並非動畫片方建造的,但它的確被人們稱作「原始人之家」(The Flintstone House), 它矗立在連接舊金山和矽谷的280號州際公路旁, 由於太過「花裡胡哨」,它已然成為當地的地標性建築,吸引了不少旅客前來打卡。

然而2019年3月,「原始人之家」的房屋主人卻被當地政府告上了法庭, 背後的原因讓人哭笑不得—— 四周的鄰居覺得這棟房子實在太醜了,尤其是院子中新添的那些擺件和雕塑,簡直不堪入目…. 政府難敵民怨載道,便以「未獲得裝修許可」之名向房主提起訴訟,公開批評房主的裝修已對大家造成」公害(public nuisance)」, 還有官員表示,這棟房子已經成為當地民眾的「眼中釘」,與社區標準不符,要求房主拆除花園中的雕塑,讓房子恢復原樣。 此前的「原始人之家」,

在1976年建成時,「原始人之家」的確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它出自先鋒建築師William Nicholson之手,是當時美國數個採用新型材料的實驗性建築之一, 房子的居住面積約為250平方米,包括三間臥室和兩間浴室,以及一個可以停放兩輛車的車庫,

這棟房子的最大特點之一,就是室內所有的表面都是圓形的。

在建成初期,房子的外觀呈米白色,非常具有未來感,

2000年左右,當時的房主將外觀漆成了如今看到的深橙色,後來又不知出於何種原因,把其中一個圓頂刷成了紫色。

在此期間,房子的院子裡始終是空蕩蕩的,沒有什麼「出格」的裝飾, 所以雖然顏色紮眼,但大家往往也只是好奇,並沒出現太多反感的情緒….

直到2017年,「原始人之家」迎來了新的主人,它才慢慢變成了如今這副」熱鬧」的模樣…

房子的新買家是時年84歲的Florence Fang, 她當時斥資280萬美元將其購入,並著手開始進行改造。 Fang女士是一位華裔,中文原名是方李邦琴,在舊金山地區相當有影響力,她是美國知名僑領,也是北京大學的名譽校董。 方李邦琴,

1960年,方李邦琴隨丈夫方大川(John Fang)移居至舊金山, 一開始,他們靠著僅有的200美元,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印刷生意, 但靠著不斷拚搏,方氏家族最終建立一個龐大的媒體帝國, 2000年,方李邦琴收購《舊金山考察者報》 (San Francisco Examiner),成為美國第一個擁有主流日報的亞裔人士, 到了如今,方家人管控著一個坐擁十幾分報紙和刊物,發行量高達數百萬的龐大英文報業和出版集團。          在90年代丈夫去世後,方老太太搬到了希爾斯伯勒的一棟豪宅裡, 但隨著孩子們漸漸長大,她又動了搬家的心思,她告訴房產經紀人,自己想找到一處「舒適」且」風景獨好」的地方。 當經紀人把她帶到「原始人之家」參觀時,方老太太幾乎是一見鍾情, 當時,這棟房子已經在市場上被擱置了好幾年,始終沒有找到新的買家, 被方老太太接手後,房子仿佛有了自己的「靈魂」: 「以前,我開車經過這裡時,總想知道到底誰住在這裡。 我買下這個房子,就是因為童心未泯,它太漂亮了。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一定要住在一個方形的房子裡面,對我來講,方形是一種限制,就像在一個方形的盒子裡困住自己一樣…. 圓形大不相同,圓形是包容的,可以接受所有的想法。 我每次看著這棟房子,就在想,為什麼我們接受的教育告訴我們一定要生活在方塊裡呢?」,

本來,方老太太沒打算把房子布置得如同今天一般「熱鬧」, 她一開始是想在院子裡種些櫻桃樹,但後來發現這和房子的氣質並不匹配, 後來,她又想種植一個葡萄園,自己釀酒, 但有個朋友警告她說,最好不要這樣做,不然葡萄藤會招來很多動物。 正苦惱如何裝飾房子時,《摩登原始人》這部動畫給了方老太太靈感: 「當時,我正在看《摩登原始人》的第一集,我當時就想, Fred應該在這裡!Dino也應該在這裡!」,

方老太太說到做到, 她的院子裡不僅有Fred和Dino,還有Wilma,Barney和Betty Rubble(均為《摩登原始人》角色),以及那句巨大的「YABBA DABBA DOO」。 除了這些,草坪上還有恐龍、長頸龍、長毛象、宇航員、月球車、宇宙飛船、蘑菇等一系列元素…..

「我想把過去和未來融合在一起來裝飾,我叫它‘跨越彩虹’,這就是為什麼我把一道彩虹放在那裡。」,

這棟房子成了方老太太的「幸福之地」,在裝修上,她盡情滿足了自己對童年的所有幻想, 她曾說:「只要一看到恐龍,我就會買下來」, 對於院子裡遍地的彩色蘑菇,她也表示:「原因非常簡單,蘑菇外觀色彩斑斕,內裡還十分豐富,我喜歡它們。」,

買下的時候就毫不猶豫,裝修竣工後方老太太更是對這棟房子更加喜愛, 雖然不在這裡常住,但只要有機會,她就要過來看看。 以至於當這樣一棟耗費心血的房子被所有人說「醜」,還被政府告上法庭時, 方老太太的確受到了不少傷害…. 她曾試圖與當地政府合作,以為房子添加擋土牆和包括其他結構工程在內的景觀設計獲得相應許可,但裝飾品並不在許可之內。 「我總感覺他們在玩弄我,就像貓玩老鼠一樣——先是玩我,然後開始咬我,直到我死去。 為此,我和相關人員已經交流了44次,有一次,鎮上的律師向我施壓,讓我把所有的蘑菇都塗成同一種顏色。 然而每當我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他們就又給我出了新的難題。」,

其實,這棟「礙眼」的建築在一開始落成時,就很不受當地政府的待見, 正是由於它,希爾斯伯勒才第一次設立了建築和設計審查委員會(ADRB),以確保之後該地「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房子出現」。 在ADRB執行的一份78頁住宅設計指南中明確寫道: 「許多住宅都屬於‘現代主義’這一流派,其中一些就在希爾斯伯勒。 但是,當這種風格沒能被設計或執行好時,可能會造成戲劇性的結果,並影響到這些建築所在的社區。 在希爾斯伯勒這樣一個現代主義風格並不佔主導地位的城鎮,糟糕的現代主義設計帶來的問題尤為突出。」, 這….明裡暗裡,都是在說「原始人之家」醜到影響別人的觀感…

但這麼多年來大家都忍了,偏偏到了方老太太做房主時才被起訴, 再說,她之前已經和政府人員交涉過這麼多次,都不能達到他們的要求, 這讓老太太身心俱疲,她決定不再配合改造, 轉而聘請了當地一位非常著名的律師,也邀請到房屋的建築師William Nicholson,開啟迅猛的反擊。 被起訴後一個月不到, 2019年4月,三人就召開了新聞發佈會,指責該鎮政府存在種族歧視,對普通民眾進行騷擾, 他們承諾,將對當地政府發起「非常尖銳」的反訴。

提起這場糾紛時,方老太太眼中曾噙滿了淚水, 她說:「我怎麼能不去那麼想呢?(指種族歧視),我也不想有這樣的感覺,但我沒辦法不這樣想。」, 《衛報》曾評論說,這場公開的訴訟將一個富有又年邁的中國移民與一個同樣富裕但排外的小鎮對立起來。 但隨後希爾斯伯勒市卻在新聞稿中表示,雖然「原始人之家」被告一事引起了全球網民的關注,也引起了熱烈的情緒反應和討論, 但大家都忽略了核心問題,即業主在沒有經過設計審查和預先申請建築許可的前提下,建造了大型項目。

19年,當「原始人之家」因為太醜被起訴時,的確引起了全球媒體的廣泛關注, 但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人們對於此案的熱情也逐漸減退。 直到最近,這棟「醜房子」又一次被大家關注,是因為兩年過後,訴訟終於有了結果,並且讓人有些意外—— 希爾斯伯勒政府與方李邦琴雙方選擇和解,「原始人之家」可以保持原貌,方老太太也可以繼續申請建築許可、改造房屋, 除此之外,希爾斯伯勒鎮還需要向她支付12.5萬美元的和解金, 與此同時,方家將放棄反訴。 根據相關新聞報道,雙方已經達成令彼此都滿意的友好解決方案,「原始人之家」的所有改建都可以保留下來, 此案最早於4月27日得到審判結果,但由於禁言令,沒能在第一時間公開宣佈。

此前,方老太太曾在接受採訪時說: 「我只是一個非常非常普通的退休老太太,想過平靜的生活,但有一點我和別人不同,我有各種各樣的夢想。」, 「我把小青蛙放在王冠上,再把它放在一條沉睡的美人魚之上,上面還寫著‘總有一天我的王子會來’。 對於這棟房子來講,我就是王子,我是來照顧它的。」,

這場沸沸揚揚的官司最終得以和解, 如今,已然87歲的方老太太能夠繼續合法地編織自己的夢想,將童年幻想過的世界一一複刻到這棟「原始人之家」上, 只可惜那些每天要不停路過的鄰居們,怕是還要再多忍忍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