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妮揚言要起訴全家之後,布蘭妮妹妹打破沉默發聲,卻引來網友們的質疑

上周布蘭妮親口痛斥父親Jamie在這13年來對她行使的「監護權」是場噩夢,被迫表演賺錢,被安排強制參加數不盡的心理輔導和測試,在家被人全天候監控,沒有踏出家門的自由等等,引起了巨大反響。

布蘭妮對父親Jamie的態度也異常鮮明,「他百分之十萬享受傷害我的每一分鐘並以此為樂,他和所有摻和了這個監護權的所有人都該被送入大牢!」

(這兩天被拍到的Jamie)

「我想和全世界分享我的故事,而不是緘默不言做了他們的好事。

布蘭妮放出狠話「如果可以想起訴全家。」

但當時布蘭妮沒有明說的是,這個全家包不包括除了父母之外的哥哥和妹妹,Bryan和Jamie Lynn。

而架不住粉絲的狂轟亂炸,布蘭妮過去非常寵愛的妹妹、現年30歲的Jamie在沉默了四天後出來表態了。

但布蘭妮妹妹這時常不到三分鐘的發言讓人甚是迷惑…

開頭Jamie說明了公眾對自己」疑慮「最多的地方。

」我過去沒有公開說過我姐姐的情況的唯一原因,是我感覺我姐姐有能力自己為自己發言,她可以向公眾表達她自己覺得有必要的事。

這不是我該說話的地方,也不是正確的事。「

接著Jamie又說了自己如今發聲的原因。

「現在她自己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說了她覺得需要說的東西,所以我感到現在我可以追隨她的腳步,說一些自己想說的東西了。」

接下來的主要時間都是Jamie在對公眾強調自己對姐姐的愛。

「我感覺從我出生那天起,我對姐姐的感情只有愛,崇拜和支持,這個事實無比清楚,這是我唯一的大姐姐,這個不變的事實超越了這些破事的存在。」

然後Jamie說出了一段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的表白。

「我不在乎她是想要逃離文明,去無人之地生一兆億個寶寶也好,還是想要返回流行音樂樂壇屠榜也罷,因為這對我來說沒有影響(沒有什麼可得到或失去的)。

這個局勢也沒有影響到我,因為我只是她的妹妹,一個只在乎她幸福的妹妹。

很多年前我就有意識做出了一個選擇,只作為妹妹參與布蘭妮的生活。

你沒有權利假設我的姐姐如何如何,而我也沒有權利說出她的健康和私人問題。」

接著Jamie表達了對姐姐布蘭妮的聲援。

「我為布蘭妮要求舉辦這次新的請求商議、就像我在多年前私下告訴過她的建議一樣,感到如此驕傲,」

還表示一直從未在公開場合表達任何是因為兩姐妹的關係原因。

「可能我沒有像公眾期望的那樣在一個公共平台上帶著標簽寫下支持布蘭妮的話,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在這世界上有標簽這個東西的存在前我就在支持我的姐姐,而之後我也會。」

Jamie暗示了自己沒有密謀布蘭妮的6000萬美元商業價值帝國。

「我從10歲開始就自己支付賬單了,」

 

「我不代表我的家人,我是我自己,這些話都是我自己的心聲。」

最後終於Jamie談到了監護權之戰這個主要矛盾。

「結束監護權關係或者飛向月球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只要她高興,怎樣都行,我100%支持她因為我支持我的姐姐。我愛她並會在未來繼續愛她,只要她開心。

一起祈禱吧。」

這段信息量不算大但隱含意思頗多的發言是Jamie自從關閉ins評論區以來的首度回應。

Jamie在美國的確有自己的工作和收入,曾出演電視劇集,出過鄉村音樂專輯的Jamie被福布斯資產估值個人價值600萬美元左右,雖然不算少但比起姐姐布蘭妮縮水後都還有的6000萬美元商業帝國的確是不值一提。

同為童星出道的她曾在在16歲時懷孕生子,引起輿論風波,後來和通訊業大亨Jamie Watson結婚並再生下一個女兒。

而引人爭議地,布蘭妮的這位妹夫,在前兩天就已經對風波做出回應,但回應內容讓人生疑。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她的家人愛她,想要給她最好的。我不會和不愛家人的人在一起的,誰不想要支持布蘭妮呢?」

這個反應,貌似已經被布蘭妮自己的控訴裡猜測到了。

「考慮到我的家人已經靠吸血我的監護關係生活了長達13年,如果他們說’監護關係不該結束,我們必須幫助她’的鬼話,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

在Jamie這段燒腦發言之前,去年她曾經就侃爺Kanye West為競選美國總統拉票演講現場精神崩潰一事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並罕見似是提及布蘭妮。

「如果你患有精神疾病或在照顧精神病患,那麼你就知道尊重個人隱私有多麼重要,以及家人為了保護所愛之人做了多少努力。」

這段話像極了指向一直被外界認為患有躁鬱症的布蘭妮。

過去13年來,Jamie幾乎從未對外提及布蘭妮的監護權一事,而偶爾提及,也是宣揚保護布蘭妮個人隱私,理解為了布蘭妮付出了太多的家人??

這段話在遭到網友質疑布蘭妮的精神問題後,Jamie更是對姐姐的隱私無比捍衛。

「你無權對我姐姐的事胡亂猜測,我也無權談論她的健康和個人事務。她是一個堅強、犀利、不可阻擋的女人,這是唯一肉眼可見的事情。」

曾經,Jamie回應了「解救布蘭妮」活動者們運動對布蘭妮奇怪舉止的質疑,但也止步於布蘭妮為保護隱私不願多說。

「他不願向大眾澄清任何事,是當事者本人並不願意這麼做」。

去年底布蘭妮的媽媽Lynne Spears向法院提交申請文件請求加入布蘭妮財務決策小組,而同一年,妹妹Jamie成為了布蘭妮的信托基金的唯一委托人。

這個由布蘭妮在2004年親手設立、為了保障自己兩個兒子能充分享受自己的財富的信托基金,在去年經由布蘭妮父親和律師之手,被重新設定了委托人,當時29歲的小女兒Jamie,同時要求的,還有將信托基金的一個賬戶分裂為多個。

這個操作是讓人生疑的,因為在這個角色裡,如果一旦布蘭妮身故,Jamie將擁有這6000萬美元、甚至更多布蘭妮資產的完全支配權,她將要決定給布蘭妮的兩個青春期兒子分發多少財富…

這讓人不得不聯想到布蘭妮聲嘶力竭指控的「被聯合起來對付,被霸淩,孤身一人」的絕望…

而評論區Jamie也是被網友的辱罵包圍了…

「你的姐姐沒有基本人權不影響你?

你的姐姐沒法結婚、生孩子不影響你?

你的姐姐被強迫下藥,強迫表演不影響你?

你這個渣渣,我們迫不及待看到布蘭妮起訴你,Jamie Lynn Spears」

「我的姐妹和我關係不好,我真的好幾年都沒和她說過話了,但如果是她遭遇這樣的事,我會跪著一地的玻璃渣爬過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她利用布蘭妮多年了,她唯一遺憾的只有布蘭妮如今絕地反擊為自己說話了。她可以結婚生子,當然是用她姐姐的錢,而布蘭妮連基本人權都沒有。」

「她說的’關心布蘭妮的幸福’這句話我沒聽懂。」

「4天了,她精心準備的說辭就這?講真,太太太冷漠了!」

「沒有布蘭妮她什麼都不是,她是他們之中一員。」

「她在這段表態裡甚至都沒有承認她的姐姐是她們父親利用壓榨了13年的受害者這一點。」

「又一個拿著布蘭妮的辛苦錢為所欲為的。」

「視頻裡她說’我不受影響’、」這局勢對我沒影響」,這是真的嗎?她是你的親姐姐你沒有絲毫感覺?冷血女巫」

如果妹妹Jamie真的也是布蘭妮口中想起訴的「家人」一部分的話,那布蘭妮就真的愛都喂了狗了…

坐等接下來重返自由的小甜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