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人!紐約美貌名媛被母親強迫絕育,只為搶奪千萬遺產

 

Ann Cooper Hewitt安·庫伯·休伊特,是一個差點被消失的女人。

如果不是今年美國作家Audrey Clare Farley為她寫下傳記《不合格的女繼承人:安·庫伯·休伊特的悲劇人生和駭人聽聞的絕育》,她短暫的40年人生故事,將被徹底抹去。

安的曾祖父彼得·庫伯,是曼哈頓著名的私立大學庫伯聯盟學院的創始人。1821年,他以膠水製造工廠發家,後來又通過鐵路和鋼材業暴富,成了曼哈頓島上的old money老錢階層。

他的外孫,也就是安的生父彼得·庫伯·休伊特,1901年發明了水銀燈,光靠專利就掙了10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3200萬美元。安的母親,是一位在紐約社交圈裡赫赫有名的美人Maryon瑪麗昂。

(瑪麗昂、彼得)

然而,就算擁有這樣顯赫的家庭背景,安出生後卻沒有得到人們印象中的,名媛應有的待遇。這個巨富工業家族的女繼承人,從未正式出現在庫伯·休伊特家族的文件中。

非婚生女、智商低下、被迫絕育…安22歲那年將母親告上法庭,母女間的纏鬥和糾葛,曾轟動美國,卻又在歲月中被遺忘。

「淫亂」的非婚生女

安的母親瑪麗昂,不是盞「省油的燈」。她出生在舊金山的工人家庭,父親是馬夫。十幾歲時,她離開家前往紐約尋找演藝工作,自詡是「南方名媛Southern Belle」,成功打入社交圈。

(瑪麗昂)

18歲那年,憑著漂亮的長相,瑪麗昂嫁給了紐約的老錢家族成員,百萬富翁Pedar Brugiere醫生。婚後她冠上夫姓,生了兩個孩子,七年後離婚,又再嫁給了曼哈頓的一位富有的股票經理,不久後又結束了二婚。

正是二婚離異後的這期間,她認識了安的父親彼得。但當時彼得有妻子,兩人只能地下情,並在1914年生下了安。

(瑪麗昂)

瑪麗昂對這個「拖油瓶」女兒厭惡至極,用極虐待手段。安當年在庭上說,母親從未對自己展示一絲一毫的母愛,從她有記憶開始就只記得被母親頻繁虐待,被關在牢籠般的搖籃裡。

未婚生女在那個年代是巨大的醜聞,而習慣了奢侈生活的瑪麗昂一直找不到下一任丈夫,對安的態度越發惡劣。和彼得糾纏了4年後,1918年,彼得離婚成功,她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了彼得·休伊特新一任夫人。

(瑪麗昂)

安曾回憶,父親彼得對她「不算殘酷」,會把她從搖籃裡放出來,抱著她玩。好景不長,她7歲那年,父親離世,成了寡婦的瑪麗昂,又重新開始對女兒的虐待。但這,甚至不是瑪麗昂最惡劣的行為。

安三歲那年,母親發現她把手伸進褲襠的動作後,大為光火。她認為是安有絕對的缺陷,小小年紀就有「性衝動」。

(現代醫學普遍認為,嬰幼兒的性行為和心理意識是正常的、自然的。)

瑪麗昂對女兒的看法,和她自己身處的時代背景有關。

20世紀初,女性的性欲不被認可,必須為男性的欲望服務。那時的女性,騎單車或者和男性朋友交談都會被認為有罪過,有的在商場、工廠的底層女性還會被專人監視,一旦被發現「撩騷」,就會被打上「無法被修正、像男人一樣有衝動,要絕育」的標簽。

瑪麗昂對這樣理念的認同和恐懼,讓她對年幼女兒的厭惡更深一層。

(當時的優生學診所)

與此同時,美國那時流行優生學,認為一切有殘疾、智力障礙、行為失當、貧窮的人都是沒有「優生」的結果,所以必須被強制絕育。

在這樣的時代文化背景下,瑪麗昂找來所謂的優生學醫生,認定安有腦部發育障礙,是一個無法通過治療康復的傻子。

三歲被定了終生,再加上母親婚姻動蕩,父親早逝,安的童年非常孤獨。她當年在法庭上展示了自己前額上被母親用紅酒杯砸傷的疤痕,以及手臂上被香煙燙傷的紋路。

然而,更可怕的,還沒有來臨。

切掉輸卵管

1921年,彼得去世,留下四百萬美元的遺產(相當於今天的5900萬美元)。他在遺囑裡說,安可以拿到三分之二,母親瑪麗昂可以拿到剩下的三分之一。他在遺囑裡還注明,如果安去世時沒孩子,她名下的錢將轉回給母親瑪麗昂。

(安)

白紙黑字寫明,瑪麗昂無法違背法律和女兒爭遺產。她在1923年,帶著9歲的安,嫁給了第四任金主,富有的巴黎埃朗傑男爵,搖身一變,成了男爵夫人。

跟著母親從紐約搬到巴黎後,安學會了說流利的法語,讀了許多莎士比亞、查爾斯·狄更斯的文學作品。她安靜、內向,和母親以及優生學醫生口中那個「無法治愈的傻子」,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安)

另一邊,男爵夫人瑪麗昂,在巴黎社交圈闖出了名聲,人們給她起名「世界上最棒的女賭棍」。然而,賭棍的胃口是填不滿的。為了維持光鮮亮麗的男爵夫人的行頭,瑪麗昂常年在高檔酒店和珠寶店賒賬。因為她欠債太多,男爵老公甚至在巴黎的報紙上發廣告,說老婆的債與他無關,兩人很快離了婚。

(安和母親瑪麗昂)

再次離婚後,瑪麗昂開始要求負責彼得遺產的信托經理人給她多打錢。上世紀30年代初,瑪麗昂的年花銷已經超過了25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四百萬美元),而她總共繼承的遺產只有132萬美元左右,過不了多久就會被謔謔完。

男爵前夫那裡討不到錢,彼得死後留下的遺產也快耗盡,瑪麗昂想到了還未成年的,早早被她認定為「傻子」的女兒安。女兒不生孩子,早早死掉的話,她的錢就是自己的了。瑪麗昂帶著女兒回到舊金山,暗自開始了計劃。

(安)

1934年8月,安20歲。她再次被母親帶到事先安排好的一家心理診所檢查,疑似被瑪麗昂買通的Mary Scally的醫生認定安有大腦發育缺陷,心理年齡只有11歲。

檢查後,和母親在舊金山一家餐廳吃飯時,安突感胃痛,被送到了醫院。一位名叫Tilton Tillman的醫生,沒給她做全面檢查就認定是闌尾炎,立刻說要手術。

安怎麼也猜不到,這位和母親溝通好的醫生,在給她做闌尾切除手術的同時,因為此前心理診斷所說的「只有11歲的智商」符合優生絕育,她的輸卵管也被切掉。

對此毫不知情的安,在醫院聽到過醫療人員的竊竊私語:「護士們說我就是那個‘傻病人’,後來我才知道媽媽和Tilton醫生串通好,給大家說我有心理疾病,必須絕育。」

安的輸卵管被切掉出院後,母親對她的虐待還沒有停止。安當年在法庭上說,母親頻繁地對自己大吼,希望她去死,還對著她嘔吐:「我被關在房間裡,沒有燈,沒有食物,她還對我大吼‘你死了錢就是我的了’。」

煉獄般的康復期過去後,安幸存了下來,並鼓起勇氣在1936年1月,未滿22歲的時候,將母親和切掉她輸卵管的兩個外科醫生告上加州法庭,索賠50萬美元,轟動美國。

「我漂亮富有,卻是個有毒的婊子」

庭上,瑪麗昂和安的律師唇槍舌劍,圍繞著安是否是低智,是否「淫亂」進行辯論。瑪麗昂的律師認為安從小有觸碰自己的「淫亂」表現,做手術是「為了社會好」。並且還說,安是製服控,總喜歡和穿製服的人調情。

安是這麼回答的:「媽媽喜歡穿製服的人,所以就覺得我也喜歡。」她的律師補充:「安只是對穿著製服的服務生表達禮貌,僅此而已。」

(律師和安)

瑪麗昂根本沒想到女兒會把她告上法庭,她逃回曼哈頓,躲進了高級酒店。1936年2月,瑪麗昂吞服大量安眠藥企圖自殺但被發現。最後因為身體情況不佳,她缺席庭審,由律師代出席。

(當年瑪麗昂自殺未遂的報道)

安獨自一人接受法官詢問,回憶各種被母親虐待的童年,和被無辜切掉輸卵管的悲慘遭遇。她的律師Ruassell Tyler出示了各種安新做的智力和心理檢查,都顯示她沒有問題。

但最終,案子只在調解期就結束。法官認為,手術時安只有20歲,是在監護人的同意下,醫生才敢做的手術,所以他們不用接受刑事審判。而或許是對自殺未遂的母親心軟,安放棄上庭指控,將索賠額度降到15萬美元。

(瑪麗昂、安的律師、安)

三年後,55歲的瑪麗昂因中風去世。據報道,安和幾個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一起給母親辦了葬禮。母親去世後,獨自擁有遺產的安,之後的日子並不順遂。她最後結過五次婚,1956年2月,40歲時就因為癌症去世。

安的律師說,她收到過很多對安表示同情的信。但也有許多人支持安的母親,相信她說的「安從小淫亂」,所以安的現狀都是活該。

安在曼哈頓頗有影響力的庫伯·休伊特家族,對她和母親這段關於優生絕育、切除輸卵管搶奪遺產的歷史幾乎從不曾提及。安的傳記作者Audrey Clare Farley表示,直到上世紀70年代,美國的很多州才開始取消「非自願絕育」。

(當時報紙上宣傳的」完美寶貝女孩是優生學的偉大勝利」)

《紐約每日鏡報》的記者當年發表過這樣一首詩歌,概括了安的人生:

I’m only a sterilized heiress 我只是個被絕育的女繼承人。

A butt for a laughter of rubes 一個被鄉巴佬們譏笑的笑柄。

I’m comely and rich 我漂亮富有。

But a venomous bitch 卻是個有毒的婊子。

My mother ran off with my tubes 我媽帶著我的輸卵管跑了。

Oh, fie on you, mother, you bastard 噢,去你的,媽媽,你混蛋。

Come back with my feminine toys 把我的女性玩具帶回來。

Restore my abdomen修複我的肚子。

And make me a woman讓我當個女人。

I want to go out with the boys我想和男孩子們出去玩。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