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Delta毒株攻陷全球90國,莫斯科日死144人!

各國疫苗接種率在迅速提升,原本這應該讓世界疫情穩定下來,但人們面對的對手已不再是一年前的普通新冠病毒。

這次的Delta變種,真的太恐怖了。

之前咱們講過,Delta之所以可怕,是因為它令人聞風喪膽的傳播速度,比在英國首次發現的Alpha變體的傳染性高40%到60%。在這次廣州疫情中,僅14秒同處一室就被感染,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Delta就引發了廣州和深圳兩個城市的疫情。鍾南山院士分析,在疫情剛開始的時候,這毒株可以達到10天傳染五代人的魔鬼速度。

一個感染者一天就能傳染給四個人,而這四個人一天後又能很快傳染給16個人。

如此瘋狂的速度下,如果措施慢了一步,都可能會造成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的災難。

本周Delta在世界更多國家抬頭。截至周日,WHO宣佈Delta變種的影響力再次加強,已經成為迄今為止最具傳染性的變種,席卷了世界90多個國家。

俄羅斯,澳大利亞和歐洲數個國家發出警告——Delta正迅速成為該國的主導毒株。

莫斯科的死亡陰影

俄羅斯疫情在加速接種疫苗後一度被遏製,但首都莫斯科卻仍然陷入了被Delta變種控制的陰影中。

莫斯科宣佈Delta變種已變成莫斯科疫情中感染最多的變種。過去兩周的病例數增加了兩倍。今日俄羅斯新增病例 21,650 例,其中光莫斯科就佔了 7,246 例。

而且莫斯科僅24小時就有144人因新冠喪生,創下迄今為止俄羅斯所有城市中最高的單日死亡紀錄。莫斯科不得不增加了五千多個床位,接收源源不斷的病人。

這與俄羅斯疫苗接種率仍然很低有很大關係。雖然俄羅斯是全世界第一個批準使用新冠疫苗的國家,但民眾一直對接種疫苗頗有疑慮,政府也沒有大力宣傳。

今年3月後,俄羅斯的疫情明顯好轉,更讓政府和民眾鬆了氣,直到上個月Delta變種逐漸增多後,才開始加速疫苗接種速度。

可惜,如此巨大的俄羅斯,只靠臨時抱佛腳根本不可能戰勝以感染速度快著稱的Delta。

這樣的情況下,聖彼得堡還即將面臨著舉辦歐洲杯四分之一決賽的任務。屆時,全俄羅斯和全世界的球迷,至少26000人會聚集在球場周圍,肯定也不乏來自莫斯科的觀眾。

如果還按照現在俄羅斯的防疫標準,如果真的在賽事上爆發聚集性感染,不光不好控制疫情,就連追蹤都很困難。

面對莫斯科的陰霾,市長謝爾蓋表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快速,大規模地接種疫苗。」

危情一周,澳大利亞遍地「開花」

在莫斯科陷入與病毒賽跑的同時,澳大利亞也焦頭爛額。新南威爾士出現本土Delta感染鏈。

本周日,500萬悉尼居民進入封鎖狀態。新南州長表示,未來幾天的確診人數很可能再增加甚至破紀錄。

但病毒早已逃到了更多州,令人擔憂的是,很多密切接觸者仍然聯繫不到,所以澳大利亞處於定時炸彈的狀態。而這次澳大利亞疫情是那麼的快,再次讓人見識了Delta變種的瘋狂的傳染性。

一名機場司機在疑似接觸了外國機組成員後,感染了Delta變種,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只有短短十幾天,病毒就已經迅速傳播到了至少110人身上。

這次傳播讓邦迪海灘發生聚集性感染。其中一名患者是50歲左右的女性,她於15號離開悉尼,幾天後返回悉尼的邦迪地區,在咖啡館短暫停留時,就被沒有什麼接觸的陌生人感染了Delta。

而且6月21日她來到西澳大利亞州府帕斯時,機場對她進行過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後來專家溯源時發現,女子很可能是在核酸檢測結果出來的第二天「複陽」。

於是患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仍在進行正常社交活動,僅僅兩天就讓疫情從悉尼蔓延到千裡之外的西澳大利亞。

與此同時,澳大利亞的北領地首府達爾文也爆發Delta病例,使這片人煙稀少,大片沙漠的地區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初始確診人是一名金礦礦工,他從昆士蘭州的布裡斯班飛往北領地的礦場,於25號確診Delta變種,已經造成上百人隔離。

而且當地政府表示,至今還有至少20名密切接觸者聯繫不上。也就是說這裡面只要有一個人感染了,下一個城市就可能被引爆。

周六深夜,警鍾再次響起。這次是墨爾本,布裡斯班出現緊急狀況。一名本國的空乘人員在國內航線中被感染了新冠。

糟糕的是,除了Delta的威脅,澳大利亞還要處理英國變種Alpha引起的疫情。昆士蘭州在周末發現了來自葡萄牙的Alpha輸入病例,澳大利亞完全處於病毒遍地開花的緊張局面。這一切 都是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爆發的。

雖然澳洲疫情的確診數量遠沒有俄羅斯多,但管理難度可以說是噩夢級別。

以前,我們只需要排查感染者在發病前兩天,有長時間近距離接觸的親友,同事,在一米以內接觸過,講過話的人。

但現在呢?Delta的傳播性強大到了與患者在同一個空間的所有人,哪怕他們不認識,甚至沒看到彼此,而且排查範圍也擴大到了發病前四天。

澳大利亞現在全國開花,還有人聯繫不到的狀態,如果不加速排查,後果實在是不敢想象。

歐亞多國不樂觀,放鬆為時過早

上文提到澳大利亞有一例葡萄牙輸入病例,而葡萄牙目前的確不太樂觀。

葡萄牙當局稱,Delta 變體在最近幾周已經佔據了該國確診病例的主導地位,在全國新病例中佔比51%,而首都裡斯本地區已經達到了70%以上!

這讓德國立馬宣佈葡萄牙為「病毒變異區」,因為德國這個月的Delta確診人數也在增加,所以德國聽到消息後,禁止了非德國居民從葡萄牙入境,並開始實施入境者強制隔離2周的政策。

這就造成了一個略顯尷尬的局面。在德國禁了葡萄牙的前幾天,歐盟為了恢復夏季的旅遊業,剛剛推出類似於歐盟通用健康碼的東西。本來是說,這種健康碼能標識接種過疫苗,而且核酸檢測為陰性的人,讓他們自由在歐盟國家間穿梭。

結果剛推出,德國就現身說法告訴他們,現在還不是時候。說實話,這麼做沒什麼壞處,因為危險的不光是德國葡萄牙。衛生專家表示,夏天時Delta可能很快會成為希臘的主導毒株。

而剛剛放寬防疫規定的西班牙,在加泰羅尼亞等地區已經記錄了20%以上的Delta病例,當地衛生部門認為,以Delta的傳播速度,會在四周後就成為這片地區的最恐怖的存在。

而西班牙和希臘,疫苗接種率都不高,還恰恰是歐洲其他國家熱愛的夏日度假勝地。如果不像德國一樣果斷點,恐怕要出大問題。

而在疫苗接種率最低的非洲,Delta的感染人數已經激增25%,南非宣佈進入疫情」指數上漲」階段。

說回我們的身邊,亞太地區的疫情還是挺嚇人的。

印尼昨天創下了新增紀錄,周日一天就感染了21,000人,首都雅加達的醫院已被病人充滿。孟加拉國本月確診人數再次上升,周日出現了五千多個新病例和119人死亡,也創下了歷史紀錄。

由於曼谷爆發的疫情,泰國這周一也開始了新一輪的封鎖。而旁邊的馬來西亞因為情況沒有好轉,全國性封鎖的時間被無限期延長,直到感染率下降,疫苗接種率上升。

如果不再快一點,那麼已經很難搞的Delta,可能又會進化出新的,更麻煩的毒株。而目前,和Delta有細微變化的Delta+毒株已經在11個國家被發現了約200個病例。分布在包括英美、印度、加拿大、日本、尼泊爾、波蘭、葡萄牙、俄羅斯、瑞士和土耳其之間。

目前關於Delta+的資料還很少,倫敦大學遺傳學研究所所長認為,它有可能產生免疫逃逸,令疫苗的效果減弱。無論是已經被證明更加危險的Delta,還是未知的Delta+,這一波新毒株給人類帶來的挑戰太多了。

一方面,我們必須加速接種疫苗,加速研製針對新毒株的升級版疫苗。另一方面,防疫政策也越來越容不得疏忽和放鬆,因為疫苗注定無法徹底保護我們。

圖源:新華社。

在疫苗接種率高達60%的以色列,政府剛宣佈可以摘掉口罩5天,新冠病例就出現了激增,26號一天就確診了185人,而且近期70%的新增都與Delta有關。足以證明在新的變種面前,接種疫苗不是各國唯一的任務,管理也不能放鬆。

在病毒傳染速度越來越快的當下,只靠一兩個國家的努力,而缺少配合的話,恐怕長久恢復自由生活的幾率還是渺茫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