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捐精者直接xx受孕後打算跟他結婚,但發現男方還有100多個娃?!

話說,如今大家早已不會對人工授精感到陌生, 無論是未婚的單身女性,還是因為生育問題無法繁衍後代的已婚夫婦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完成為人父母的夢想, 市面上很多捐精機構也應運而生。

目前在英國,又出現了一種非常流行的精子捐獻方式, 比起依靠醫學手段的人工受孕,這種方法更加快捷、方便、命中率也更高, 它的費用也更加親民,一次只需200英鎊左右,差不多只是醫院診費的六分之一,為不少苦於生子的家庭帶來了福音, 但這種方式卻非常原始與直接,多多少少會挑戰到人們的底線—— 它要求捐精者與受孕者見面並交合,通過自然受孕讓女性懷上寶寶。 也就是說,準媽媽要和陌生的捐精者在無保護措施的情況下XX,無需借助現代醫學,以最原本的方式懷孕生子….

每年,英國都有上百個媽媽通過這種方式懷上孩子, 29歲的Ellie Ellison就是其中之一, 她第一次和自己肚中孩子的父親見面,就是在他們一起爬上床的十分鐘前, Ellie當時身穿一件長裙,手邊還放了一根擀面杖,以免這位陌生的「捐精爸爸」有什麼暴力傾向…. 和捐精人發生關係時,Ellie正處於一段穩定的戀情之中, 她是一名來自諾威奇的精神科看護,非常想和現男友再生下一個孩子,給自己三歲的女兒(和前男友所生)添一個弟弟妹妹, 但他們卻很遺憾地發現,現男友的精子數量非常少,難以留下後代。 兩人商議了一番,最終決定采取與捐精人自然受孕的方法來孕育後代, 他們先是對相關診所做了調查, 今年年初,他們又在一個專門為精子捐贈者和接受者雙方牽線搭橋的Facebook小組裡,找到了心目中最合適的「捐精爸爸」。

這位被Ellie和男友相中的捐精人被稱為Joe Donor(化名,喬·捐獻者),今年50歲,美國人, 在移居英國之前,他還曾旅居澳大利亞、新西蘭、巴西、中國、意大利等數個國家, Joe來頭不小,常常登上新聞, 因為過去十年,他已經在世界各地留下超過100個孩子, 還曾因為想要「使2500位女性懷孕」的目標而被各國媒體報道….

Joe的行為一直頗受爭議,曾有女性因為未能受孕成功而質疑他目的不純, 但Joe表示自己問心無愧,只是因為發現自己的生育能力強於別人,才決定要幫助那些求子心切的人們, 每次捐精,他都不會索取報酬,唯一要求的就是女方為他貼補往返的路費。 雖然與大量陌生人發生無保護的性行為極其危險,容易傳播疾病, 但Joe保證自己會定期去做檢測,他的「客戶」也都是處於」一夫一妻」製關係中的女性,風險其實比大家想象中要小上很多。

Ellie對Joe的說辭感到信服,通過Facebook正式邀請他來到自己家中, 不過到了見面的那一天,Ellie仍然感到緊張不已,焦灼地在客廳裡來回踱步, 以至於當她給Joe開門時,腦海裡幾乎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接下來事情將如何發展,又該抱以怎樣的期待,我只能說:‘我不想馬上就做’。 所以我們倆坐在床尾,他很平靜地對我說了一些話,但我已經記不清他到底說了什麼,大概就是如果我不願意,那也沒有關係。 10分鐘後,我們躺在床上,一切都很平常,我們之間沒有感情,也沒有親吻或前戲,剛剛好是我所想的那樣。 完事後,Joe讓我側身躺了20分鐘,然後他自己離開了。」Ellie回憶說。

按照此前的約定,Ellie和男友都對此事保持沉默,只字不提, 然而兩周後,Ellie發現自己沒能成功懷孕, 於是兩人再度商議,最終決定再次找Joe來幫忙, 第二次嚐試,他們成功了。 「當我和男友看到驗孕棒的結果時,我們都高興壞了,小寶寶的到來讓我們十分興奮,連名字都想好了。」, 這份喜悅沒能持續多久,很快,Ellie和男友的感情就出現隔閡, 當時她剛剛懷孕三周,突然開始出血,Ellie非常擔心這是要流產的前兆,經常躺在床上大哭。 可她的男友卻沒能在Ellie最脆弱的這段時間陪伴在左右, 他感到自己已然無法再同從前一般與Ellie相處和生活,便從他們的家中搬了出去… 好巧不巧,此時,「捐精爸爸」Joe發來信息關心Ellie的懷孕情況, 正深陷於絕望情緒的她仿佛抓到了稻草,一股腦把自己的心聲全都告訴了這個曾與她發生親密關係的陌生人,當然,他也是她孩子的生父。 Joe聽了Ellie的訴說後,表示非常同情,並承諾會來幫助她度過難關, 沒過多久,Joe就帶著很多食物和日用品來到Ellie家,照料她和女兒的生活,讓Ellie輕鬆了不少。

又過了一陣子,Ellie的出血停止了,早期掃描也顯示孕期一切正常, 可男友卻不會再回來,因為創傷已經造成,無法愈合…. Ellie堅持認為,與男友分手和人工授精無關,男友是因為其他「私人」原因才選擇與自己分開的…. 另一邊,一來二去,Joe和Ellie的關係反而越來越密切,也漸漸產生了感情, 兩人都確認了對彼此的愛, 於是,在發生性關係後的第三個月,他們第一次接了吻。 Ellie和Joe

「我一直想結婚,他非常關心和支持我,我可以想象和他共度餘生的光景。 我真的很信任他,雖然我比他小上21歲,但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50歲。 他對我說他愛我,我告訴他我愛他,我被他深深吸引,喜歡他的堅定和果斷。」, 「我決定去找捐精人的時候,當然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我和Joe一起找到了理想中的幸福生活,我感覺我們已經在一起很多年了。 我們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單是做一些普普通通的事情就感到很滿足,和Joe在一起,我感到非常放鬆。」Ellie微笑著回憶說。 而Joe對於能在生命中擁有這樣一個有魅力的年輕女孩,也感到很幸運, 他們都認為自己深愛著對方,已經訂婚,並決定在將來以傳統的夫妻模式養育他們即將到來的孩子。

Joe和Ellie的寶寶將於10月出生,兩人都非常期待見到這個小生命的那一刻。 但是,這樣的結合方式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 他們二人,都沒能得到家人的祝福….. 在嬰兒時期,Joe和自己的雙胞胎兄弟就被一對無法生育的夫婦收養, Joe現在很少見到他的爸媽,也不和他們交流: 「當他們看到我有這麼多孩子時,我覺得他們生出了一種非常強烈的怨恨情緒,因為他們自己沒有辦法做到。」,

而另一邊,Ellie的媽媽在自己15歲時就生下了她,但完全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 Ellie由祖父母帶大,雖然關係很好,但祖父母並不能接受Joe這個孫女婿。 「他們知道我的前任,也知道我找了捐精人,但不知道我們是自然受孕的。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要和一個已經有了這麼多孩子的父親在一起。」, Joe和他的後代們,

成長的環境讓Ellie很沒有安全感,和Joe在一起後,她也時時擔憂如果Joe繼續自己的行當,將會出現新的情敵, 為此,Joe主動停止了自然受孕的業務,轉而用注射器向客戶提供新鮮的精液, 這也意味著,他和Ellie的孩子將來在英國各地會有更多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 但Joe並不後悔這麼做,也不認為有必要對他的後代在數量上設置上限: 「我不想停下來,我真的很喜歡幫助那些可能永遠無法成為父母的人,而且Ellie也很高興, 我對所有的孩子都保持聯繫,如果他們在長大後想了解我的情況,也沒有問題。 我喜歡看嬰兒出生時的照片,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的確長得很像我, 我捐精不要求經濟回報,我的名字也沒有出現在孩子們的出生證明上,我只是喜歡幫助別人,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然而,雖然Joe對自己的「樂善好施」感到很自豪, 但他不停捐精的行為的確為未來埋下了炸彈, 目前,整個英國還有至少10個媽媽懷了他的孩子正準備生產,在全世界,他的後代也有上百名,網友們不禁對此表示了擔憂: 「這也太危險了,根本無法無天,這上百個孩子將來可能會遇到彼此,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對方吸引。」,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錯的…」,

「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僅僅因為你可以這樣做,並不意味著你應該這樣做! 有這麼多孩子非常令人擔憂,如果他們在不知道底細的情況下開始了一段關係,將會發生什麼啊!」,

「我對這位女士的擇偶能力表示懷疑。她女兒的爸爸沒有被提及,她的男友在她覺得要流產時離開了(他原本做的很棒!),現在又是這個‘捐精爸爸’。 不管怎麼看,都不會對他們的未來抱有信心。」,

「絕對不會有一個好結局的。」,

的確,如今Joe和Ellie是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但在未來,他們的下一代又將面臨怎樣的窘境,真是難以預測…..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