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豪門大小姐出身名校,不當外交官去銀座陪酒!如今變身企業家還“閱女無數”?

每個人都沒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僅僅一個起跑線並不能決定人生的終點。即便一開始一無所有,過程中的投入、付出也一定會讓你蛻變。

而同時,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如果放任自流,也會走向平庸。

如果一個人敢於嚐試突破,衝出自己的舒適圈,人生沿途的風景也會大有不同,對於下面這位來自日本的富二代小姐姐來說便是如此。

小姐姐名叫栗原菜緒,家庭富裕,從小不愁吃穿。從她出生開始,每年兩個長假家人都會一起出國旅遊,現在她基本上已經走遍了全世界,還曾赴美留學深造。

栗原自己也很爭氣,作為外人眼中的乖寶寶,父母的小驕傲,她聰明伶利而且努力上進,考上了學習院大學法學專業並順利畢業。

要知道,這個學校名媛集聚,從栗原就讀的專業畢業的高級人才基本都會進入政界,未來不是做國家公務員,就是成為律師在法庭上舌戰群儒,光鮮亮麗。

栗原也不例外,她進入日本外務省實習,以後一帆風順的話做個外交官也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她卻放棄了到手的一切,畫風一變,跑去了內衣店做櫃姐,開啟了一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要知道,她的同班同學可都學有所成,對比下來,栗原的「自我流放」著實很讓大家費解。不過,其實這一切早有伏筆。

在栗原少女時期,日本曾一度很流行「ヤマンバギャル」這種非主流文化,就是下圖這種美黑妝容。

– 圖片略微有點誇張~

栗原周圍不少朋友走這個風格,她自己也很想放飛自我,但是因為家裡和學校傳統嚴肅的長輩,她一般不敢打扮過分,只能在沒有人能看見的地方上做做手腳,比如說,用自己的零花錢買誇張款內衣褲穿。

在不斷嚐試新內衣的過程中,她感受到了從未感受到過的自由,並愈發享受其中。

在父母看不見的角落,栗原放任自己個性的發展,她愛上了收集內衣,光是胸罩她就攢了足足400個。

其實,栗原一直以來的生活都很壓抑,她的家庭環境較為傳統,父母重男輕女。作為次女的她雖然在物質生活上得到了強有力的後援,但是不管怎麼努力,父母的目光還是集中在哥哥身上。

為了討好父母,她磨平棱角,努力學習,讓自己的履曆看上去完美無缺,至少這樣值得讓父母值得拿出來在外人面前炫耀一番。

在這樣的環境中,栗原深感作為一個女人,不會被家庭甚至社會重視。

「但當我穿上漂亮的內衣時,我覺得自己很重要,我的存在有意義。 」 抱著這種想法,栗原決定創業,為日本女性創立一個可以」保護婦女的尊嚴」 的內衣品牌。

這個決定也代表著一切都從頭再來,面對自己不熟的領域和外人的不理解,栗原沒有膽怯。她從內衣店櫃姐做起,後來又進入一家谘詢公司,通過兩年的工作學到了不少市場營銷策劃的知識。又在28歲「高齡」時去米蘭留學,學了一年內衣設計。

一步一步,穩紮穩打,栗原29歲回國創立了自己的內衣公司—— 「NAO LINGERIE(ナオランジェリー)」。

公司起步並沒有想象中的一帆風順,甚至可以說是在處處碰壁。

一開始在生產前期, 栗原沒有人脈不懂行情,只能在互聯網上自己搜索工廠反復聯繫。又因為她在創立初期,後續訂單沒有保證,聯繫的十幾家工廠中只有只有四家願意與她見面,到最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家支持年輕人創業的廠家。

找到了工廠,錢又不夠。為了追求質量,栗原一個鋼絲胸罩的縫製費用是5000日元,每個型號的批量是400件,這一下子就是個不小的費用。

栗原掏出了所有的存款加上銀行貸款都還差不少,於是她開始在銀座的一家俱樂部工作,每周連續五天晚上陪酒到深夜,即便是第一批內衣做好,擺上貨架後,栗原仍然堅持打工貼補公司費用,即便白天已經站了一天櫃台。

身為公司老板,栗原到現在每日還會去在店鋪中為客人服務,傾聽客人的心聲。光是她量過的胸都5000對以上了,可以說是閱「胸」無數。

栗原本來就在設計上費了不少心思,她融會貫通,將海外的大膽花紋設計融入到日本的舒適版型中,而且還如此尊重客戶的想法,不斷改進設計,就這樣,品牌圈了一堆死忠粉。

客人也說她家內衣和別的品牌完全不一樣,輕盈舒適,設計大方,為自己帶來了全新的體驗。

兩萬多一套新款手工內衣一上架就賣到斷貨。

很快的,栗原的品牌發展迅速,她創立了一個又一個分店,走上了更大的舞台。

對於栗原來說,接下來的生活也不會一成不變。她還要走向時裝周,開拓海外市場,支援更多的女性發展。

一次不被看好的「突破舒適圈」行動最後讓家人朋友刮目相看,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同樣,不破釜沉舟怎麼能算好好活過?

栗原的放手一博便幫她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方向。

要知道,想要改變永遠不會太晚!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