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夫婦找代孕,親眼目睹烏克蘭代孕工廠環境堪比“牛圈”!

四年前,當比安卡(Bianca)和文尼·史密斯(Vinny Smith)的第八次試管嬰兒失敗時,他們感到很絕望。比安卡和文尼是一對英國夫妻,從2010年就在一起了。剛約會的時候,比安卡告訴他,她可能無法懷孕,文尼說沒關係,總會有辦法的。

(比安卡和文尼夫婦), 但事實證明,情況要比他們想得更難。他們用過各種稀奇古怪的方法激發生育能力,包括生育按摩、生育瑜伽、靈氣治療。 這些偽科學的方法自然都沒有用,於是,他們轉而嚐試試管嬰兒。比安卡第一次做試管嬰兒的年紀是38歲,她很快懷孕了,兩人非常興奮。但沒多久,她又流產了。

一次不行,再試一次,夫妻倆前前後後做了8次試管嬰兒,無一例外全部失敗。兩人對試管嬰兒心灰意冷,差點鬧起離婚。直到某天,比安卡在臉書的孕媽媽群裡看到代孕的說法,重新燃起希望。此前,比安卡不知道存在代孕這個產業,她打電話給美國代孕公司,發現價格極其高昂,至少要10萬美元起步。

因為頻繁做試管嬰兒,夫妻倆已經把20萬美元的積蓄花完了,還用光了文尼祖父母的遺產。對孩子的渴望,逼得兩人向家人借錢,但沒有一家美國代孕公司能確保他們一定能有孩子,他們不敢冒這個險。就在那時,比安卡聽說了烏克蘭代孕,價格低廉,只要5萬美元左右。而且有一家叫Biotexcom的烏克蘭公司確保他們一定能有孩子,如果孩子生不出來,可以重新做胚胎,換代孕母親。

(Biotexcom公司官網), 在泰國、尼泊爾、印度和柬埔寨等國近年禁止商業代孕後,烏克蘭成為了全球商業代孕的中心。而Biotexcom是烏克蘭最大的代孕公司,他們給全球的不孕不育夫妻提供代孕服務,整套流程非常成熟。比安卡和文尼很快心動,他們支付58000美元,購買了VIP套餐,可以不限次地代孕,直到成功為止。

(Biotexcom公司一角), 在烏克蘭,文尼提供了自己的精子,接著兩人選擇了一個健康年輕的代孕母親,卡特琳娜,希望她能生一對雙胞胎。卡特琳娜是她的化名,她不願自己代孕的事被周圍人知道。她來自烏克蘭農村,有兩個孩子,但還沒結婚。為了支付妹妹的醫療費用,她不顧男友的勸阻,去基輔做代母,那是她的第一次。

(不願露臉的卡特琳娜), 比安卡夫婦和卡特琳娜相處得不錯,相處一周後,兩人回到英國,和卡特琳娜用Skype交流。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沒有見過面,等九個月後他們再去烏克蘭,被眼前的代孕環境驚呆了。「怎麼說呢,產房又熱又擠,沒有空調,懷孕的女性像牛一樣被關在那裡。」比安卡在今年的採訪中說。

(產婦們睡的床上滿是污漬) 「因為沒有淋浴,代孕媽媽們被迫在肮髒的廁所裡用瓶裝水清洗身體,而且她們害怕被家人知道,都不敢出聲抱怨。」卡特琳娜和其他代母一樣,被關在肮髒狹小的公立醫院病房裡。這裡的廁所馬桶難以使用,沒有浴室,床上是蟎蟲和污跡,飄窗上到處是小蟑螂。

(飄窗上爬動的蟑螂) 比安卡和文尼看這環境實在夠嗆,他們花錢想把她送到私立醫院,但Biotexcom公司就是不允許,還在醫院裡對他們大喊大叫。更糟糕的是,代母們在懷孕的最後幾周一直受到監視,被禁止和伴侶或親戚接觸,被迫遵守宵禁。 如果違反,她們還要面臨巨額罰款。因為這些規矩,卡特琳娜生孩子的時候,她的兩個親生孩子還有男友都不能來。陪在她床邊的熟人,只有比安卡夫婦。

(放寶寶的嬰兒房,環境要比代母好很多,它是由酒店改造的) 卡特琳娜很能忍疼,在其他產婦尖叫不斷時,她只有微弱的哼哼聲。幾個小時後,一對男嬰順利降生,比安卡夫婦欣喜地接過孩子。直到幾天後,他們才從卡特琳娜那裡聽說,剛生完孩子後,她的體內大出血,被送到急救室搶救,這才撿回一條命。「公司說他們會像對待鑽石一樣對待代母們。發生這一切,證明我們真是太天真了。」比安卡說。

(Biotexcom的另一名代母), 在離別的時候,卡特琳娜抱著男嬰們淚流滿面,她第一次做代母,還沒有習慣情感上的分離。比安卡也哭了,她送給科特琳娜一條項鏈,感謝她九個月來的付出。

(比安卡送的感恩項鏈) 回到英國後,比安卡夫婦和其他代孕者一樣,將兩個孩子的國籍改成英國,細心撫養他們長大。

雖然很愛兩個男孩,但夫婦倆對整件事很後悔,覺得Biotexcom公司既沒有確保代母的生命安全,也沒有考慮她們的情感需求。「如果能重來的話,我們會讓代母在懷孕的時候就飛出去,和我們一起住,這樣我們能確保她得到妥善的照顧。」,

現在,比安卡夫婦不推薦人們去烏克蘭代孕,英國議員們也在呼籲改革,阻止英國夫婦去烏克蘭做代孕,因為這涉及到嚴重的女性剝削。一些國家,比如西班牙,已經禁止登記在烏克蘭代孕的孩子們。不少烏克蘭前代母和女權主義者也在反對代孕。

卡特琳娜懷孕時出現大出血,這不是罕見的事。很多人在代孕時患上妊娠並發症,終身無法再生育,過程中出現的任何病痛,還需要自己支付醫療賬單。代孕公司做的孕前檢查十分草率,有人明明做過心臟手術,但仍然允許代孕,有人則被跳過孕前檢查,結果代孕後患上宮頸癌。38歲的塔蒂娜·舒芝斯卡(Tetiana Shulzhyska)就是一名患病的前代母。

(塔蒂娜·舒芝斯卡), 她原本是一名電車售票員,為了養活兩個孩子,在2013年去Biotexcom公司當代母。一對意大利夫婦和她達成代孕協議,原本塔蒂娜只同意代孕一個孩子,但兩個月後,她的子宮裡被放入四個胚胎。公司同意只保留一個,其餘的通過手術清除,2014年5月,她順利生下一個女嬰,收到9000歐元的酬勞。

(網絡圖片) 但七個月後,塔蒂娜因為嚴重的胃痛去醫院,被診斷出宮頸癌,因為癌細胞擴散到左腿,她還需要截肢。塔蒂娜相信是那次糟糕的代孕經歷導致自己患病的。她在2015年起訴公司,並且堅持給代孕女性寫信,試圖說服她們遠離代孕,因為這會付出嚴重的健康代價。基輔的女權活動家奧爾加·蓋瓦茨(Olga Gayovych)也極力反對代孕,她將代孕比作賣淫和其他類似形式的剝削。

(奧爾加·蓋瓦茨), 「這完全是沒有選擇的選擇。這些女性在事前沒有被告知風險,農村地區的婦女知道的更少。她們在和貧困做鬥爭時,只知道賣淫和代孕這兩種選擇。」但是,也有代母沒有考慮代孕中蘊含的倫理問題。比如卡特琳娜,在第一次代孕後,她恢復了過來,用代孕收到的13000美元買了幢有著大花園的房子,還計劃買一間店面,開美甲店。

(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的本職工作是在面包店當面包師,這薪水實在太少,要養生病的妹妹,要養兩個孩子,她和男友實在有心無力。她去做代母時,其實根本沒認真閱讀和同,旁邊也沒有律師,就把它簽了下來。 後來才知道,她將代孕兩個孩子。

(比安卡和卡特琳娜代孕的兩個男嬰), 雖然過程很痛苦,但她不後悔,因為有錢了,生活開始往好的方向走。「BioTexCom的人打電話問我,感覺如何,要不要再做一次代孕。」卡特琳娜在幾個月後的採訪中說,「如果價格有吸引力的話,我會再做的。」,

(卡特琳娜代孕的男孩), 代孕問題,說到底是經濟問題,是全世界的經濟不平等,傷害無能為力的人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