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日本天皇青睞送玫瑰花,差點成為皇后的偶像女星,年過50竟還靠脫衣撈金?!

人生的有趣之處就在於,有的人擅於將一副爛牌打出王炸,而也有的人則一手好牌卻打得稀爛。茨威格說,「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這個簡單的道理,卻很少有人真正明白。

比如今天我們要說的柏原芳惠。在80年代初期的日本娛樂圈,柏原芳惠屬於少年天才型的選手。

出道即巔峰。

因為音色甜美、外形靚麗,柏原芳惠14歲就參加選秀被發掘進入娛樂圈,有3家經紀公司都對她拋出了橄欖枝,而她最終選擇簽約了飛利浦唱片公司,15歲(1980年)發佈了第一張個人專輯。

1981年,她的第二張專輯《ハロー・グッバイ》發售了將近40萬張,同年年底,她在第23屆日本唱片獎上獲得了金偶像獎。

在80年代,柏原芳惠與鬆田聖子、河合奈保子被日媒體稱為新一代的女偶像三大天後。

1984年她演唱了中島美雪作詞作曲的《最愛》,也由此達到了事業的巔峰。《最愛》成為了她最有名的代表作,玉女掌門人周慧敏也曾經翻唱過。

皇太子的青睞。

年僅17歲,柏原芳惠的事業就達到了很多藝人一生都無法觸及的高度。那時的她紅到什麼程度呢?據說,就連日本皇室的人都公開表示青睞。

德仁親王(浩宮)1983年起身去英國牛津留學前開過一次記者招待會,在被記者問及喜歡的歌手和歌曲時,浩宮坦言喜歡的歌手是柏原芳惠,喜歡的歌是她唱的《春なのに》。

留學期間,德仁親王還將柏原芳惠的海報貼在自己的房間內。1986年10月18日,從英國留學回到日本的德仁親王第一次與之後的太子妃雅子見面。

他與雅子的第一次會面並沒有像想象中的擦出劇烈的火花。因為第二天,德仁親王就不顧皇室的反對,去參加了早已過了巔峰期的柏原芳惠的演唱會,並親手給她送上了一支最新培育出來的玫瑰,作為回禮,柏原芳惠也送了一本自己的寫真集給德仁親王。

皇室成員公開對女明星表明好感,這可是前所未聞的天大八卦,日媒也紛紛猜測柏原芳惠是否會成為未來的太子妃。

不過,稍稍有點頭腦的人就會知道,無論德仁親王怎麼公開表示好感,但他與柏原芳惠注定是兩個平行世界裡的人。一個貴為皇子高高在上,一個出生清貧混跡演藝圈,這樣的愛注定只能埋藏在心底作為青春時代的美好紀念。

除了深受德仁親王的喜愛之外,TBS電視台台長的兒子也是柏原芳惠的忠實粉絲,在收了德仁親王玫瑰花的第二年,就有媒體拍到,柏原芳惠與電視台台長的兒子一起去旅行。好家夥,柏原芳惠這招大人物喜歡的體質還真不是蓋的。

機場風波。

其實,對於柏原芳惠來說,80年代出道,並不是什麼天賜良機。因為幾乎就是與她同時出道的鬆田聖子在當時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因為有著完美的嗓音和極高的天賦,鬆田聖子剛出道就是爆炸性的存在,她也被日本國民譽為「永遠的偶像」,很多同期歌手也不得不被她的光芒所輾壓。柏原芳惠也不例外。

除了在事業上有著極其強大的競爭對手之外,1984年,柏原芳惠還發生了一件在她事業上幾乎是滑鐵盧的奇葩事件。

以玉女形象出名的她,在廣島的一次出差中,過機場安檢時,竟然被安檢人員從包中搜出了一支「震蕩器」,此事被媒體瘋狂渲染,說柏原芳惠是個不折不扣的欲女,她的形象也一落千丈。經紀公司也沒有做出合理的公關,只能默默認慫。

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把自己關在家裡,不敢踏出門半步,生怕狗仔偷拍或是記者採訪。在強大的輿論面前,她甚至想過自殺,不過想到自己並不富裕的家庭和辛勞的父母,柏原芳惠還是決定走出黑暗,直面媒體和大眾,重新振作起來。

插足有婦之夫。

除了機場事件外,柏原芳惠的感情經歷也可以說非常曲折。雖說柏原芳惠被不少有頭有臉的人追捧,不過縱觀她一生的情感道路,卻真的讓人唏噓。

爆紅一時的柏原芳惠不僅在日本發展得有聲有色,在香港也有很多她的粉絲。那時的香港正處於電影蓬勃發展的階段,柏原芳惠也不遠萬裡赴港撈金,參與拍攝了好多部電影。

而就是在香港工作期間,柏原芳惠認識了年長自己22歲的有婦之夫K先生,兩人朝夕相處墜入了愛河。據傳,在柏原芳惠初去香港時,因為不會英語也不會中文,K先生的一家都非常照顧她,不料兩人卻日久生情,最終導致K先生的家庭破裂。

為了與柏原芳惠雙宿雙飛,K先生和他的妻子開始了離婚談判,但由於他們有兩個孩子,所以進展並不順利。此外,香港法律禁止離婚者最長五年內再婚,因此就算K先生離婚後,柏原芳惠與K先生也無法正式結婚,而是過上了事實婚姻,這份感情一晃30年。

2015年,70多歲的K先生被檢查出了白血病,因為愧疚當年自己插足他的婚姻,柏原芳惠決定好好照顧他,每天去醫院照顧K先生不說,自己也減少工作,每年只上一次大熒幕。

這樣治療了5年,K先生終於病情穩定了下來,轉為回家療養。

50歲後的心酸。

2011年,柏原芳惠作為演唱嘉賓和周慧敏多年的偶像,前往香港出席了周慧敏的25周年演唱會。

2016年,51歲高齡的柏原芳惠再次推出性感寫真集。50歲之後依然得靠賣弄性感和身材來賺銀兩,不得不說,比起當年那些同期出道的姐妹,柏原芳惠確實顯得淒涼多了。

但是為了賺錢給K先生治病,年過半百的柏原芳惠也不得不再次脫下衣服吸引眼球。試想,要是她沒有那次機場事件,演藝事業一馬平川,有可能就不會陷入年長如父的K先生的溫柔鄉,也不會走上了性感人設,一把年紀還要如此賣力地脫衣。

2020年正好是柏原芳惠出道40周年,她也舉行了40周年演唱會。

回首柏原芳惠的這一生,經歷過巔峰時刻的輝煌,也經歷過萬劫不複的低谷;從玉女掌門到性感人設;從被天皇青睞到插足別人婚姻;明明拿了一副好牌,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在人生的選擇題面前,誰都沒有回頭路,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走向更不可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