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中年男在烏克蘭找到”真愛”,卻被三個女人聯合騙走20幾萬!這???

5年前,當詹姆斯遇到伊琳娜(Irina)時,他以為自己找到真愛。

(詹姆斯和伊琳娜)

詹姆斯是個52歲的英國男人,做慈善工作。 2015年,他應朋友的邀請去烏克蘭建立一個新慈善項目,幫助因烏克蘭東部局勢動蕩而受傷害的孩子們。項目在烏克蘭的敖德薩市進行,這個城市位於黑海西北岸,是烏克蘭最重要的貿易港口城市,居住人口超過一百萬。

(海港城市敖德薩),

除了港口貿易外,這裡也有著興盛的「婚戀市場」。在敖德薩的市中心,幾乎每一家餐館和酒吧裡,都能看到來自英國、美國、加拿大的西方男人們,和年輕的烏克蘭女人約會,他們身旁坐著翻譯,椅子上擺著昂貴的禮物。

(在敖德薩,約會總是三人一組進行的)

作為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烏克蘭人的每月平均工資只有350美元,不少烏克蘭女人渴望嫁出去。於此同時,在國內婚戀市場上受挫的中年西方男人們,希望花費幾千美金後,找一個漂亮的烏克蘭新娘帶回家。這種需求如此強烈,這些年,出現不少給西方男人和烏克蘭女人牽線搭橋的婚戀網站。

最有名的叫Anastasia International公司,在2013年,它的收入就達到1.4億美元。 男人想要見到中意的對象,需要事前花費數千美元。

詹姆斯對這些是看不上眼的,這套模式和以前的「郵購新娘」沒什麼區別,都是發達國家的男性對欠發達國家的女性的掠奪和剝削。如果他要結婚,他想談場真心的戀愛。在敖德薩市工作時,因為不懂烏克蘭語,詹姆斯找到一名叫朱莉婭的翻譯合作。 那短時間,他在敖德薩和英國之間來回奔波,慈善項目做得還不錯。

(翻譯員朱莉婭)

2015年,一場冬日大雪,讓詹姆斯在敖德薩的工作停止了。 因為太無聊,朱莉婭提議,也許他想和自己的一位朋友認識,來一場異國約會。那個朋友就是伊琳娜,她說她32歲,來自頓涅茨克,因為自己所在的城市政局動蕩,於是逃到敖德薩生活。

(在劇院裡的伊琳娜),

但她很快發現,自己厭煩的是烏克蘭本身。 她告訴詹姆斯,自己之前結過兩次婚,感覺烏克蘭男人糟糕透了,她想嫁給外國人。詹姆斯覺得她說話真誠,性格外向,有活力,很快對她產生好感。連續幾個晚上,他們在敖德薩到處遊玩,享受夜生活。 因為伊琳娜不會說英語,詹姆斯不會說烏克蘭語,所以他們需要朱莉婭幫忙翻譯。

(詹姆斯和伊琳娜的約會合影)

朱莉婭的翻譯費是每晚150美元,詹姆斯覺得有人插在其中挺奇怪,但能夠接受。可他沒有注意到,這種約會模式,和其他西方男人來這裡找新娘,是一模一樣的。接下來的六個月,每次詹姆斯回敖德薩,他都會和伊琳娜約會。 他們牽著手在公園散步,觀看歌劇院的表演,吃著昂貴的飯菜。 談戀愛嘛,總要花錢。不過,任何親密舉動是被禁止的,一方面是,朱莉婭總在跟著他們,另一方面,伊琳娜告訴他,她拒絕婚前性行為。

(敖德薩市)

「我當時心想,‘這真是非常高的道德標準啊’。」, 詹姆斯在今年媒體的採訪中說,「顯然,她被教育得非常好。」在第一次約會的11個月後,詹姆斯向伊琳娜求婚。那場求婚有些勉強,因為是朱莉婭和伊琳娜催促他下定決心的。 他說他很愛伊琳娜,但也很清楚,帶她離開有多麼困難。

(詹姆斯給伊琳娜買的鑽戒),

詹姆斯開始花錢找老師給伊琳娜上英語課,希望能為她搬到英國鋪平道路。 但和大使館官員交談幾次後,他發現官僚體系裡的障礙很大,需要好幾年時間才能完成。於是,他決定拋下一切來到烏克蘭。 詹姆斯辭掉英國的主職工作,賣掉房子,準備在烏克蘭永遠生活下去。 在伊琳娜的建議下,他打算買一間敖德薩的公寓,作為兩人的婚房。

(詹姆斯買下的公寓)

「買房是意料之中的事,它能使兩人的關係變成永久性的。我在英國的朋友們都為我感到高興。」詹姆斯說。但之後,問題出現了。將資金從英國轉到烏克蘭比較困難,因為烏克蘭曾出現過幾起大型銀行腐敗案,如果轉移數目過大,就會引起監管機構的主意。伊琳娜說,為了能盡快到帳,詹姆斯需要把買房的20萬美元存入她的朋友克裡斯蒂娜的公司賬戶裡,而不是自己的個人賬戶。

(克裡斯蒂娜)

克裡斯蒂娜是兩人的婚禮策劃人,詹姆斯也認識她,雖然有些困惑,他也同意了。等到這筆錢入賬後,情況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轉折。伊琳娜說,根據烏克蘭金融法律的規定,想要從銀行裡取出這20萬的婚房費,詹姆斯必須先和克裡斯蒂娜結婚。 如果不結,這筆錢就不會被發放。她安慰他,結婚只是手續,在登記處只要10分鐘就能完成。 等拿出錢後,他先和克裡斯蒂娜離婚,再和她結婚。

假結婚這種事,對詹姆斯來說太超現實了,他實在不想幹。在原定婚禮的幾天前,伊琳娜威脅要和他分手,說她家的親戚都知道了,如果錢拿不出來,他們就要露宿街頭。「你是想讓我在親戚眼裡像個妓女嗎!」伊琳娜在聊天軟件中寫道。

(伊琳娜發的信息)

在未婚妻的催促下,詹姆斯的心越來越亂。20萬對他來說也是一筆大錢,加上不斷有人勸說,假結婚是正常的事,詹姆斯一狠心,結了。2017年7月10日,在笑容滿面的伊琳娜的注視下,詹姆斯和自己的婚禮策劃人結了婚。

(詹姆斯結婚的海邊餐廳)

婚宴當晚,不知道為什麼,詹姆斯感到頭暈目眩,渾身顫抖,很快住進醫院。 他事後確定,他是被自稱伊琳娜母親的人在酒裡下了藥。在醫院裡,詹姆斯請求伊琳娜來看望他,她拒絕了,指責他在婚宴上喝醉。接下來幾周,詹姆斯用最快的速度和克裡斯蒂娜離婚,希望能馬上和伊琳娜結婚。 但伊琳娜消失不見,她說她生病了,但詹姆斯不能來見她。「我在醫院,你不能來,因為你不是我的丈夫。」伊琳娜在Viber上給詹姆斯發消息,」所以,能和我在一起的只能是我媽媽。」,

(克裡斯蒂娜發的婚禮花銷)

雖然吃了閉門羹,詹姆斯還是給她轉了12000美元。直到一個叫塔季楊娜(Tatyana)的烏克蘭人和他認識後,他才明白,自己被騙了。假結婚後,伊琳娜說銀行把錢放出來了,她全部用來買房,20萬美元一份不剩。但塔季楊娜告訴他,那棟公寓的實際售價是63000美元,根本沒到20萬。 至於剩下14萬美元到哪裡去了,沒人知道,大概是伊琳娜和克裡斯蒂娜分了。

更慘的是,因為詹姆斯和克裡斯蒂娜有過婚姻,所以房子的所有權不歸詹姆斯獨有,而是兩人共同擁有。詹姆斯感到不可置信,但更讓他恐懼的是,伊琳娜和克裡斯蒂娜都消失了。他去找烏克蘭警方,除了嘲笑外什麼都沒得到,只好轉而求助私人偵探。 偵探調查後發現,原來伊琳娜和克裡斯蒂娜都是已婚女子。

(詹姆斯聘請的私人偵探)

在伊琳娜遇到詹姆斯的三個月前,她就已經結婚了,丈夫叫安德烈·西科夫(Andriy Sykov)。克裡斯蒂娜也有一個叫丹尼斯的丈夫,她在假結婚三周前和丹尼斯離婚,等詹姆斯和她拿到離婚證書後,又迅速和丹尼斯複婚。至於出現在婚宴上的伊琳娜家的60多個親戚,基本都是演員。 扮演伊琳娜母親的人,又是朱莉婭的母親。

朱莉婭、伊琳娜、克裡斯蒂娜,好家夥,真是一出大戲啊……因為警方不幫忙,詹姆斯只好讓偵探用非法手段還錢,找幾個壯漢去騷擾丹尼斯。他們認為他才是整個騙局的幕後策劃人。目前,詹姆斯仍然在追債,就算錢全部能拿回來,30%也要付給偵探事務所。 沒辦法,能多追回一點是一點吧。 (負責此案的偵探事務所)

回到英國後,詹姆斯兩手空空,因為過於尷尬,他都不敢把此事告訴家人朋友,只在英國媒體上接受匿名採訪。唯一的安慰是,因為他的倒霉經歷,英外國交部最近修改了去烏克蘭旅遊的建議,讓他們謹防婚戀詐騙。

烏克蘭的婚戀詐騙是非常多的,因為西方單身漢強烈的找老婆欲望,烏克蘭的婚戀網站基本被騙子佔領。他們用金髮碧眼的美女照片誘惑,實際聊天的卻不知道是誰,等對方產生感情後,再以家裡出事、親戚生病等理由,讓單身漢轉錢。

(在婚戀詐騙中使用的美女照片)

就算是合法的婚戀網站Anastasia International,其收入模式也相當可疑,單身漢們想和中意女子聊天,每聊一分鐘,花費高達1英鎊,發一封電子郵件,花費10英鎊。如果想見到自己的對象,要花3000到1萬英鎊,但等他們真的到達敖德薩後,這些女子又消失了。

很多人去烏克蘭十多次,都見不到自己的網戀對象,過程中網站安排的餐飲、住宿、翻譯,又要花一大筆錢。早在2014年,《衛報》就報道了這種詐騙,一個烏克蘭女人會同時聊十幾個男人,每分鐘收0.08英鎊。

因為太賺錢,越來越多烏克蘭女性不想遠嫁外國,覺得靠婚戀詐騙為生就蠻好。美國是烏克蘭婚戀詐騙的重災區,過去三年,美國警方收到過近5萬起詐騙投訴,涉及金額10億美元。絕大多數被騙的是中老年男性,生活在中西部農村,獨居生活。他們也是最不想承認自己被騙的人。

(被詐騙的人太多,有人專門建了烏克蘭戀人身份核實網,確認對方是否被標記為詐騙犯)

幾年前,美國政府就警告遊客,去烏克蘭時不要盲目戀愛,小心詐騙。因為無法跨國執法,這些錢一旦被騙後,是基本拿不回來的。

本來想花錢輕鬆找個妻子,結果自己反而被騙,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