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發現最近鱈魚異常肥美,竟是吃了好多死老鼠?!這場鼠患,太可怕!

這兩天,twitter上的一個視頻火了: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的一個博主,說自己在Macquarie河垂釣時,發現今年的鱈魚個頭兒比往年大了N倍,而其他的釣友們也都有這樣的感覺。 為了探究背後的原因,他抓住了一條肥大的活鱈魚…

沒想到這條鱈魚拚命掙扎的時候,竟然從張大的嘴裡吐出了一坨又一坨黑乎乎的東西,仔細一看: 那是…被消化了一半的老鼠的屍體!

博主隨後放走了這條鱈魚,心裡卻一陣毛骨悚然。 因為時至今日,澳大利亞東部的鼠災已經到了無比驚悚的程度, 它們泛濫成災到,連河裡的鱈魚最近都以它們為主食,長到了歷史上最大的尺寸…

事實上,這位博主的擔心不無道理,就在不久前,澳洲一位農業協會會長警告到: 如果澳大利亞政府再拿不出像樣的措施,盡快平息鼠災,這場可怕的鼠災很可能演變成一場持續時間長達兩年,曠日持久的全國性災害! 我們在5月份時報道了鼠災肆虐澳大利亞東部的新聞。 如今一個多月過去,這場鼠災正滑向徹底失控的邊緣。 這場始於今年三月的鼠災,從最初大範圍衝擊澳大利亞的東南部,演變到了如今向澳洲中西部蔓延。

新州,維州等幾個鼠患嚴重的地區,老鼠的數量絲毫不見減少。 上個月的時候,澳洲的農場主們還在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想出奇招進行捕鼠和滅鼠。 然而這一個月,許多農場主已經「放棄治療」了。 一位當地人這樣說到: 「一個月前,我們還在跟它們進行世紀大戰,如今,我們已經接受了它們無處不在的現實了…」,

63歲的農場主Colin Tink坦言到,自己經營了一輩子農場,從來沒碰上這麼可怕的鼠災,最初他也積極捕鼠滅鼠。 可第一天晚上剛抓了10萬多只,第二天又跑來了20多萬只…

到後來,老鼠實在是太多了,一夜之間竟有上億只殺奔農場,老鼠藥也早就賣斷貨了,怎麼抓也抓不完。 於是他直接一把火把莊稼給燒了,不給老鼠留更多糧食,也就減少了它們飼育繁殖的機會。

許多農場主都和Tink一樣,采取了這樣壯士斷臂的措施, 在他們看來,現在已經不是啃壞莊稼,造成經濟損失的問題了,而是要采取措施,防止老鼠對人群造成直接危害… 現實是,老鼠早已不再安於盤踞農場啃莊稼,如今它們已經滲透進了居民家中。 新州的不少農戶,如今早已習慣了和成千上萬的老鼠共享一個屋簷… 新州一位名叫Karen Fox的居民,最近在twitter上Po出了她走近自家浴室拍到的景象: 一對對泛著光的眼睛正在天花板的通風口裡趴著,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還有不少家庭,早已習慣了屋子裡長久散發的死老鼠味道,大量老鼠死在了犄角旮旯裡,甚至有很多死在了牆縫裡,根本無從收屍,索性就這麼著了…

還有的居民一家老小學會了「與鼠共生」,一位農場主吐槽到: 「現在每天出門,一翻開草垛,沒有幾千只老鼠我都覺得不正常……」, 「有一天孩子們在睡覺,一大群老鼠浩浩蕩蕩從客廳穿過,他們就瞟了一眼,然後淡定地接著睡…」,

如果說老鼠入侵民宅,居民們多少還能有些反抗措施的話,那入侵監獄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了。 如今,新州一座關押了420名囚犯和200多工作人員駐紮的監獄裡,正面臨上億鼠群的大舉進犯,先頭部隊已經抵達了監獄,正在四處找吃喝和藏身的地方。 入侵監獄的「先頭部隊」,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上億的老鼠將會把這所監獄當作一個巨大的據點,隨著天氣逐漸轉涼,暖和的監獄將會湧進越來越多的老鼠,它們將在這裡吃吃喝喝,繁衍下一代,並順勢過冬。 於是乎,本著囚犯和工作人員安全和健康的考慮,監獄昨天下達了緊急轉移命令,要求未來十天內,所有人員集體轉移到另一所監獄,很大可能會轉移到鼠災還不嚴重的西部。 然後相關部門才會開始在這所監獄進行捕鼠,滅鼠等清理工作。 而那些沒有遭受老鼠大規模入侵的地方,也提前感受到了鼠災的可怕,比如Macquarie河流域釣魚的人,驚訝地發現他們釣上來的空前肥碩的鱈魚,竟然都是被老鼠養肥的… 剖開鱈魚肚,裡面全是鼠,

從鼠災肆虐時奮起滅鼠,到如今徹底躺平,飽受鼠災之患的民眾如今也沒有什麼更多的期盼了。 依舊還是那句有氣無力的老話: 「希望政府盡快拿出應對措施吧…」, 還有部分民眾,還保留著一點微小的期盼: 「但願最近能下一場大雨,把家裡死老鼠的味道衝刷掉一些…」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