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30萬童婚新娘:少女被售賣嫁給老男人,父母掩護強姦犯

上周剛播完的《使女的故事》第四季中,一位新登場的人物令不少觀眾心疼。她就是未成年嫁給一位大主教,同時被身邊的守衛、保鏢等成年男性輪流強姦,最後因為幫助叛逃的使女被捕,自己最終也淪為生育工具(使女)的Esther·Keyes埃斯特·凱斯夫人。

劇中的埃斯特,因為童婚後不斷受到成年男子的強姦和虐待,性格變得殘酷易怒,卻也十分脆弱。這一角色的出現,影射了當今世界各地不斷發生的童婚現象,以及童婚對於兒童帶來的可怕影響。

每當提到童婚,人們通常都會想到落後國家和宗教保守國家對女童男童的迫害。但實際上,正如《使女的故事》發生的地方基列國一樣(注:故事中的基列國在美國本土建立),美國的童婚現象多年來一直是婦幼福祉人士們反對的焦點。

從危地馬拉到津巴布韋,在世界各地倡議人權和兒童福祉的美國,自己的50多個州,卻允許18歲以下的女孩男孩結婚,且童婚後的孩子們,除非在法定監護人的書面同意下,沒有離婚的權利。

根據美國反童婚組織‘Unchained at Last終解枷鎖’今年6月的數據,2000年至2018年間,美國有30萬18歲以下的兒童結婚。

她們中,大約9成是女性,而被童婚的理由,隨便挑一個講出來,都可能是一部血淚史。

終解枷鎖組織的創始人Fraidy Reiss弗萊迪·瑞思,本身是一位童婚受害者。她來自一個紐約布魯克林的哈雷迪猶太教家庭,這個教派是猶太教正統派中最保守的一支,婚姻由宗教相親完成。

弗萊迪19歲那年(美國21歲正式成年),被父母嫁給了一位27歲的陌生男子。兩人的家庭來自同一教派,保證了「血脈」的純正性。但這場婚姻如同噩夢,弗萊迪在無限的家暴和虐待中,被迫生下了兩個女兒。

直到27歲那年,她和家族社交圈外的一位心理谘詢師講述自己的遭遇時,才明白自己經歷的並非一般的夫妻摩擦,而是赤裸的家暴。之後,她成了家族女性裡第一個向丈夫說不,並申請人身保護令的成員。

但是,為了自己和兩個女兒的生存,弗萊迪最後退讓,忍辱負重,開啟了‘5年逃跑計劃’。她求家人讓她去上大學,熬了五年畢業找到工作,有經濟收入後,31歲的她帶著兩個女兒申請離婚,離開了結婚12年的丈夫,並最終成為了無神論者,建立了反童婚組織。

弗萊迪在自己的TedTalk演講裡這麼說:「我成了家族裡‘死掉的女人’。」反抗即被社會性死亡,童婚幸存者要經歷的,遠不止這些。

宗教要求之外,童婚對兒童的掌控和迫害,時刻與加害方的利益掛鉤。

巴基斯坦裔美國女性Naila Amin15歲時,在同時符合紐約州婚姻法和巴基斯坦當地宗教婚姻法的情況下,被父親家的三姑六婆合法綁回巴基斯坦,嫁給了年長她許多的一位巴基斯坦男人。

Naila說:「新婚之夜,他不斷想摸我,我用枕頭抵著不從…我之於他,是性奴,一本可以讓他來美國的護照罷了。」

根據美國移民和國籍法案,美國幾乎各州的都允許嫁娶未成年美國公民的配偶取得綠卡資格,2007年至2017年間,有8600個童婚後申請綠卡的請願。

在美國結婚移民的黑市上,包辦綠卡的價格最貴能夠達到8萬美元。童婚中的兒童配偶,在監護人簽名同意後就能結婚且無法自主離婚,坐收「漁翁之利」的人會有哪些,答案不言而喻。

比起被「賣」掉結婚的兒童們來說,Naila相對幸運,她後來在母親和姐姐的幫助下,成功逃回美國並舉報了巴基斯坦的前夫,最後他的美國簽證被取消。

宗教同屬,綠卡綁定之外,在曝光出來的童婚案例和新聞報道中,還有一種童婚可以說最為典型和普遍:以愛之名,行強姦和童婚之實。

前面說了,美國童婚兒童只要在監護人的書面簽名同意下就可以結婚。諷刺的是,另一邊,性侵強姦未成年人,也是各個州的重罪。那麼,「聰明」的性侵兒童者,如何來合理化自己的罪行?被性侵兒童的監護人,又會怎麼做?

2016年,14歲的愛達荷州姑娘海瑟,認識了大自己10歲的亞倫。兩人很聊得來,經常一起玩。但在一次外出中,亞倫趁著海瑟酒醉強姦了她,並導致她懷孕。

海瑟的父母得知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

海瑟的母親立刻報警,以法定強姦的罪名把亞倫告上法庭。而父親和父親的家人,卻希望海瑟和母親「息事寧人」,不僅禁止她墮胎,父親更帶著她和亞倫跑到了可以立刻結婚的密蘇裡州,完成了童婚。

(亞倫)

海瑟回憶,當時父親對她說:「你們必須結婚,不然孩子沒爹媽。」海瑟就這麼在父親為了維護家族的榮譽和體面的計劃下,在15歲生日當天,嫁給了強姦她的男人。

童婚後精神上的虐待,讓15歲的海瑟備感焦慮,她很快流產。在2019年BBC的採訪裡她說:「我差不多就是嫁給了一個惡魔。」

不過,海瑟幸好有一個一直為她討公道的母親。因為母親是在她正式結婚前提起的訴訟,亞倫強姦兒童的罪名成立,被判15年監禁。至於海瑟的父親,因為傷害兒童罪、協助強姦罪入獄4個月,也是海瑟和亞倫結婚的總時長。

(左亞倫,右海瑟父親)

但到了2019年,亞倫服刑3年後申請降刑保釋,已經出獄。與此同時,離開童婚後,未成年的海瑟卻依然沒能從未成年懷孕的生活環境中脫離。前夫出獄的同時,她那時18歲,早前已經和新男友生育了1個女兒。她買了把手槍,隨時提防可能跑來找她復仇的前夫。

宗教壓迫,綠卡圈錢,家族榮譽,還未學會安身立命本領的未成年兒童,在還未明白自己的處境時,就被至親送入了幾乎是被判了「死刑」的婚姻生活中。

聯合國人口基金副執行主任凱特·吉爾摩曾經表示,強迫婚姻如同一個小偷,盜取了女孩的童年及其積極參與世界、探索並實現自我的機會。

在終解枷鎖組織弗萊德演講的評論區,以及Naila和海瑟的採訪視頻的評論區裡,許多網友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無法想象這種情況的:

對美國童婚相關法律感到荒謬的:

覺得是《使女的故事》的:

認為童婚幸存者逃離有毒關係非常艱難,希望大家不要要求她們是」完美受害者」的:

還有的直接抨擊了女性所處環境的:

目前,在弗萊迪的終解枷鎖等組織的倡議推動下,美國的特拉華州、明尼蘇達州、新澤西州、賓夕法尼亞州,以及這個月的羅得島州,已經全面禁止18歲以下的人結婚。

更多的州,處在模棱兩可的狀態中。政客們需要考慮宗教人士選區的選民票,有早婚傳統地區的社會意識,並非一日間就能撼動。有更多為禁止童婚奔走的弗萊迪,就會有更多維護童婚制度與之對抗的人出現。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