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爆恐怖黑真菌病!3萬人感染,面部流血摘眼切鼻難保命

印度的喬德裡是一名普通的30歲工程師。

和很多人一樣,這個年紀的他,正處於人生的轉折期:他希望考上新德里的公務員考試,擁有更穩定的工作。

四月,他正在新德里備考。

那時印度看起來所有事情都恢復正軌,一切看起來都很好,鮮少有人討論疫情——直到如同海嘯一樣的第二波疫情驟然來襲。

而喬德裡,被檢測出冠狀病毒陽性。

這是一個很恐怖的事情:當時的新德里醫療系統直接被擊穿,所有醫院爆滿,工業氧氣瓶都用上,也不夠所有患者使用。

路上走一圈,隨處可以看到焚燒屍體的人,宛如人間地獄。

喬德裡試圖在新德里尋求治療,他拚命打電話尋找病床、藥物和氧氣,但沒有任何地方給予他支持——所有人都在哭喊著尋找醫療幫助。

他最終,只能另辟蹊徑,趁著身體還撐得住,離開新德里。

他跳上火車,前往古吉拉特邦的農村。

在那個時候,新冠疫情還未在農村爆發,而他在當地的哥哥已經打通關係,為他安排好了床位。

他的及時撤退救了自己一命:剛進入醫院,他的氧氣水平就驟降至可能致命的52%,如果還在新德里,他幾乎沒有可能活下來。

這並不是一家條件很完善的醫院:沒有足夠的消毒措施、無法隔離病人,但至少在這一刻,他得到了氧氣瓶,他活了下來。

喬德裡以為他是幸運的:至少他擁有一張只屬於自己的病床、無需和他人分享,擁有自己的氧氣支持設備,甚至還有類固醇藥物治療。

兩周之後,他從新冠治療中康復。

但是,左側大腦的急性頭痛卻一直困擾著他。

醫生告訴他這可能是類固醇藥物引起,在停藥後就會漸漸消失。

可喬德裡的疼痛卻愈演愈烈——直到有一天……

「突然之間,我左眼的視野一片空白。」

「醫生告訴我,如果我不摘除我的眼球,就會失去生命。」

喬德裡,患上了新冠的並發症之一:「黑真菌」毛黴菌病。

5月初,印度毛黴菌病感染患者僅有約300人。

而到了22日,全印度的毛黴菌病例高達8848例,造成212人死亡,印度政府正式宣佈黑真菌病成為流行病。

而僅僅過去了三個星期後,再次公佈數據,黑真菌病就已經有31216例,並且有2109例死亡。

如果是傳染病,病例呈指數型上升,並不意外。

但黑真菌病基本不會在人際間傳播,而且放眼全球範圍,都屬於罕見病。

美國疾控中心的數據顯示,該疾病年發病率為每百萬人1.7例。

而現在,一下子就是3萬例……對於一個不「人傳人」的疾病來說,這個增加的速度足以令整個醫學界心驚膽戰。

從病理上來講,黑真菌病就是由自然環境中普遍存在的「毛黴菌」引發。

人類染上黑真菌病有三種方式:吸入毛黴菌孢子、吞食毛黴菌孢子、或毛黴菌孢子污染傷口。

工程師喬德裡,在被診斷出黑真菌病後,五位醫生為他進行了會診,並且給他進行了手術,刮掉了鼻子裡面的真菌感染組織。

用最簡單的話來講,黑真菌病就是身體裡發黴了。

於是,哪裡長了黴菌,哪裡就會出現症狀:患者會頭疼、面部出血、咳血、麻木腫脹、視力模糊……

因為一般來說,黑真菌會導致鼻子上方最先出現反應,變成黑色,所以被叫做黑真菌。

( 醫生在印度博帕爾的一家醫院為一名毛黴菌病患者進行檢查 )

而喬德裡需要摘除眼球,正是因為他的眼球後面,也出現了黑真菌。

如果不立刻進行外科減容手術摘除眼球,這個真菌就會直接侵入大腦,造成生命危險。

所以,無數像喬德裡一樣的黑真菌病患者,不得不切除自己的患病部位。

有的人是鼻子或者下顎骨,有的人需要切除兩側眼球,而有的人在切除之後仍然沒有阻擋黑真菌病的擴散,不幸身亡。

在過去的經驗中,有50%的黑真菌病患者,最終將會不治身亡。

(  醫生在為一名毛黴菌病患者進行鼻內窺鏡 )

黑真菌病不是沒有治療方法:兩性黴素B,每瓶售價300美元,每個患者可能需要90-120瓶。

(而且這個是黑真菌病爆發之前的價格,現在已經有市無價了)

但是,對於大多數黑真菌病的患者來說,如果他們能夠用得起這個藥,他們就不會患上黑真菌病了。

因為這個病……某種意義上,是印度貧瘠的醫療環境所致。

為什麼其他國家均未出現黑真菌病疫情,但卻在印度大範圍傳播?

這個問題尚未有定論,但眾多醫生已經有了幾個懷疑方向。

首先,只有印度大規模地使用了未經加工的工業氧氣救助病人。

醫用氧氣要求更嚴格:純度要求在99.5%以上,去除對人體有害的氣體,嚴格控制水含量。

( 醫生正在檢查一名毛黴菌病患者的眼睛 )

在印度那段宛如人間地獄一樣的時期,人們沒得挑。

人們沒有辦法要求醫院擁有良好乾淨的環境,要求都用上乾淨衛生的醫用氧氣。

三、四個人共用病床,屍體堆放在醫院門口……在這種環境下,連工業氧氣都在黑市上賣出天價。

但是,這些可能沒有那麼衛生的氧氣直接被吸入新冠病人的體內,就造成了更多問題。

(醫生 檢查正在康復的毛黴菌病患者 )

新冠病人的免疫力,本就比正常人要低很多。

對於正常人來說,毛黴菌完全無害,即使偶爾接觸到了毛黴菌中致病的病原體,免疫系統也輕輕鬆鬆可以將其打敗。

但新冠病人不一樣。

新冠病人的免疫力本就低弱,而在印度,更是會給出大劑量的類固醇藥物。

類固醇藥物是全球醫生治療新冠的標準方法,可以減少肺部炎症、幫助患者更輕鬆地呼吸。

但在印度,為了讓患者更快好起來,給後面的人「騰床位」,醫生會開出來遠遠超過世衛組織建議的劑量——而這可能損害了患者的免疫系統,使其更容易受到毛黴菌孢子的影響。

此外,類固醇還會使血糖大幅度上升……而這,又形成了另一個問題。

( 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邁達巴德民用醫院的毛黴菌病患者及其親屬 )

以印度的情況,醫療系統被完全擊穿,「絕望的醫生」在使用類固醇之前,很可能沒有機會詢問患者是否患有糖尿病或者其他基礎病。

研究印度黑真菌病的微生物學家Chakrabarti說:「醫生沒有時間進行患者管理,他們疲於研究如何照顧呼吸道。」

但印度因其飲食生活習慣,是世界上糖尿病最嚴重的的國家:高達12%-18%的成年人都患有糖尿病。

因為類固醇上升的血糖,或者原有的糖尿病,成為黑真菌病爆發的第三個原因。

在自然環境中,毛黴菌存在於有腐爛水果蔬菜的土壤之中。

而導致人類疾病的毛黴菌——在人體血糖失控升高的時候,也能夠得到同樣的環境。

最近一份與新冠病毒相關的毛黴菌病總結顯示,94%的患者患有糖尿病。

於是,惡劣環境導致廣泛的真菌暴露,新冠感染對組織、血管和免疫系統的損害,使用類固醇治療可能造成的影響,以及原有的糖尿病高發……

這些共同造就一個適宜毛黴菌生長的溫床。

也讓印度的黑真菌病,從「罕見病」,變成了「流行病」。

其實,現在在印度爆發的,不僅僅是毛黴菌一種「黑真菌」。

還有數例確診「白真菌」白色念珠菌病,以及五月末發現、幾乎只在爬行動物身上出現的的「黃真菌」黃曲黴菌病,以及6月17日出現的”綠真菌」曲黴菌病。

按照專家的說法,其實民眾不必過於恐慌:這些「彩虹戰隊」,實際上只是因在實驗室測試的環境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顏色。

只是,這樣安撫的說法,對於患者來說……或許更是刺痛。

他們熬過了新冠,卻因為種種原因,需要面臨更為致命的疾病。

得到藥物治療的可能性並不高,而發展下去,很有可能就切除眼球、切除鼻子,切除面部組織,甚至整個下顎骨。

「新冠痊愈,我的生活還可以繼續。」

」但現在,我已經徹底不知道,該怎樣繼續活下去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