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情爆大量靈異事件?家屬接連“撞鬼”,CNN揭揪心真相

新冠疫情殺死了60多萬美國人,巨大的災難帶來了生活方式的變化,家庭分崩離析的痛苦,卻也帶來了令人難以理解的事。

據統計,每當致命疫情、戰爭或自然災害等大規模災難降臨時,看到鬼魂或遇到靈異事件的人數就會暴增。雖然看上去像是瞎編的都市怪談,但深入靈異事件暴增表象的背後,卻是令人心酸的人間百態…

伊恩是來自緬因州的電台DJ,妻子米歇爾來自威斯康星,兩人從第一次見面起就格外合拍。他們都喜歡科幻電影,都喜歡Bon Jovi的搖滾樂,都是指環王迷。兩人結婚時,伊恩打了一條紫色的領帶,因為那是妻子最喜歡的顏色。

結婚10年,他們身上增添了各種奇怪的情侶文身,叫彼此搞笑的外號。他們還打算今年一起去愛爾蘭旅行,但這永遠都不會成真了。

去年秋天,妻子米歇爾死於新冠肺炎引起的並發症。突然的打擊令伊恩難以接受,突然到他還改不掉在車上和妻子聊天的習慣,儘管黑暗的車廂中無人再回應他。

然後就在妻子葬禮後不久,開車去做早間節目的伊恩,碰到了奇怪的事。黎明前的一片漆黑裡,伊恩發現高速公路兩旁二十多盞路燈從普通的黃色突然變成了紫色。那條高速路是伊恩的上班路,也是他最後一次送妻子去醫院的路。

伊恩覺得,這是死去妻子的靈魂與他交流的方式。伊恩看上去有些迷信嗎?但伊恩不是一個人。

示意圖。

CNN報道,疫情期間死亡的60多萬美國人,很多是在沒有親友的陪伴下,孤獨地在醫院病房離開的。其中很多人都有伊恩一樣的「靈異」經歷。堅信他們遇到了死去親友的鬼魂。

有些人突然聞到了離世親人身上的香味,有人會聽到親人對自己說話,有些人的寵物衝著逝者常坐的椅子叫,甚至有人感到夜裡被人拍肩膀,看到離世的人坐在自己的床腳。

這種現象的背後,是悲劇帶來的強烈心理暗示,在歷史中反復上演著。1918年的大流感引發了近代第一場大型的靈媒狂潮。美國28%的人口感染,至少67.5萬人死亡,無法接受親人突然離世的人們,紛紛去尋找神婆,法師,要求進行招魂儀式,與死去的親人繼續保持聯繫。

在更加突然的9/11事件後,很多人表示自己看到了那些在恐襲中慘死的親友,甚至還和他們發生了對話。

亞洲也有類似的情況,311東日本大地震後,宮城縣石卷市被海嘯整個夷為平地。災後重建時,很多人都認為他們看到了失蹤或遇難的人在街頭遊蕩。(可以看紀錄片《海嘯靈異事件》了解一下)

幸存者講述ADC經歷。

戰爭之後這種現象也十分常見。經常有退伍軍人會看到被他們殺死的敵軍或者自己戰死的隊友的「鬼魂」。當然這種情況通常會讓人感到恐懼和壓迫。

據統計,美國至少有6000萬人有類似的經歷,而且發生在不同文化、宗教和種族的人身上。靈異事件大多發生在人半夢半醒時的狀態,少數人處於完全清醒狀態。

心理學領域稱這種靈異經歷為「ADC」——死後交流。臨終關懷研究領域的專家斯科特·楊森認為,在大規模死亡事件中人們擁有了共同的悲痛和創傷,所以認為自己看到靈異事件或鬼魂的現象也會增加。

人們內心難以接受突如其來的永別,還有很多話想要和對方說,或者對於過多的死亡產生恐懼,都刺激著ADC的發生。

12種常見的ADC反應。

而在新冠疫情中,ADC也產生了一種新的作用。讓那些孤獨去世的死者親友感到安心。

去年夏天,賓州的Jamie失去了他心愛的姑姑,她因為新冠引起的心臟病死亡。Jamie一整個夏天都在姑姑身邊,姑姑身體不太好,經常需要去醫院檢查,但當醫生發現姑姑感染了新冠後,Jamie就再也不允許和她見面,直到她去世。

「不能說再見是最痛苦的事,你想到他們一個人在醫院害怕孤獨的樣子,怎麼能安心呢。」但Jamie沒想到的是,7個月後她又見到了姑姑。

那時候是聖誕節,是姑姑最喜歡的節日。Jamie搬著裝滿姑姑留下來的聖誕飾品的桶放在走廊,然後轉身去拿別的東西。她說,在她回來時看到有一個半透明的身影在桶旁窺探。

那是一個嬌小女人的身影,髮型髮色,白色的上衣和藍色休閒褲都和姑姑一樣。Jamie瞬間心提到了嗓子眼,她逃到餐廳大哭起來。當她整理好情緒回到走廊,那個身影已經不見了。Jamie堅信那時她的姑姑回來看她了。

示意圖。

「我的淚水撲面而來,很難用語言描述我的感受。她一定就在身邊看著我,我很感動。」

加拿大的瑪麗,稱母親去世後她甚至和「鬼魂」有過肢體接觸。瑪麗的母親因病住院,就在11月快要出院時,病房爆發了新冠疫情,她的母親也被感染了。一個月後,母親雖然回到了家,但因為並發症已經動彈不得。今年年初,她還是去世了。

在母親去世的那天早上,剛睡醒的瑪麗起身拿拖鞋時,感覺到一隻冰冷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瑪麗說,當她轉過身,看到母親竟坐在她身邊,眼睛盯著前方沒有表情,看上去比去世時年輕20歲。

幾天後瑪麗又告訴醫生自己碰到了ADC事件。她和丈夫在煮媽媽最喜歡喝的菠菜湯時,突然兩人都聞到了一股屬於媽媽的香味——是白鑽香水和她最愛的發膠混合起來的味道。

瑪麗說:「香味太濃烈了,我們兩個都聞到了。它持續了大約五分鐘,然後就消失了。」

在一段時間後,有這樣經歷的人往往會認為當時的ADC可能是相思心切的大腦製造的幻覺。雖然也有人相信那些靈異事件都是真實存在的。

與姑姑「重聚」的Jamie覺得,真實與否都不重要,因為事件的影響真實存在。這些難以解釋的經歷,讓他們得到了很大慰藉。

「我需要看到它們,它讓我心裡舒服很多,如果我告訴別人,別人不相信那也沒關係,我不需要他們相信。」

見鬼對於很多人來說是恐怖的事。但當你失去了最愛的人,當思念無處傳達,當悲傷在無聲中佔據了生活,也許人們會希望以任何形式看到那些已經離去的人。

只想說聲再見,只想看他們過得好不好,只想告訴他們對不起…

對於這些在重大災難前經受變故的家庭,當他們看到,聽到,聞到逝者的幻影時,他們可以選擇相信是心理作用,或者相信是靈異事件。像Jamie說的那樣,無論哪種都沒關係,因為就算是幻覺,就算是靈異,至少在那一刻,他們在災難中的傷痕得到了治愈。

除了紫色的路燈,DJ伊恩還遇到過其他的「靈異事件」。在妻子去世後不久,坐在後院地板上的他,突然看到一隻紅雀落在眼前。通常,秋天的堪薩斯州不會出現紅雀,而紅雀在民間傳說裡代表著「你愛的人在靠近你」,伊恩覺得那是妻子的靈魂陪伴在身邊的預兆。

他還在睡覺時聽到妻子在枕邊叫他:「伊恩,醒醒」,就像他們以往同床共枕時一樣。他懶得去分析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因為無論哪種都令他感到欣喜。他還記得妻子為了對抗病魔抗爭了幾個月,她直到去世前仍然保持樂觀。

也許那些「靈異事件」都是她努力與死亡抗爭過的證明吧。伊恩仍然沒有改掉和妻子對話的習慣,他偶爾也會發短信給妻子,而高速上的紫色路燈仍然閃耀著,似乎在回應他對黑暗說出的話語。

伊恩上班路上的紫色路燈。

伊恩不知道紫色的燈光還能照耀多久,他打電話問過市政廳,工作人員說那些紫色的燈是工廠的殘次品,他們會在近期更換。

」說實話,我不太希望它們換掉它。但我會永遠相信,是米歇爾把它們變成了紫色。我相信那是米歇爾陪我走完上班路的方式。我希望它們永遠不會改變。」

一些心理學家因此認為,親人去世後遇到ADC現象不是一件壞事。它可以作為心理暗示讓生者自我治愈。生者會相信死亡不是一切的終結,即使他們去世了,但他們仍然被愛著被陪伴著,你們一起經歷的美好時光永遠是最真實的存在。

人一生會死去兩次,一次是身體上的死亡,第二次是當人們不再提起你名字的時候。

所以即使有ADC經驗的人,絕大多數人都清楚地知道親人已經去世了,並且明白世界上不存在死而複生,但他們仍然需要這份安慰,他們仍然需要大喊出逝者名字的機會…

edition.cnn.com/2021/06/20/health/supernatural-encounters-pandemic-loved-ones-blake/index.html

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understanding-grief/201707/the-healing-effects-after-death-communications

戳這裡進入今日抽獎~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