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帥“國王”去世!獨眼戰鬥力超強,一生為王驚艷無數人

6月12日,肯尼亞的大草原上一切如初。羚羊踏過溪流,長頸鹿在遠處漫步,天堂獅群的小獅子們圍繞著母獅子玩耍。只是樹蔭下,一個巨大的身影沒有再起身。

下午一點,野生動物管理局向世界宣佈——世界最著名的獅子「刀疤」死於自然衰老,享年14歲。

對於一隻雄獅來說,這是少見的高齡。而對於一隻統領草原10餘年的獅王來說,一生為王還得以善終,更是奇跡。

刀疤雖然是《獅子王》「真獅」版中大反派的原型,但在真實的馬賽馬拉大草原上,他卻是堂堂正正的傳奇。從被驅逐的荒野鏢客,到殺回舊國稱王天下。

就像曆盡十年漂泊的奧德修斯回到伊塔卡島上的家鄉,奪回王位,這是一部動物世界的《奧德賽》傳奇。

在保護區相機的鏡頭下,刀疤年輕時的英姿再次鮮活。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當然肯尼亞的天氣總是像夏天,刀疤躺在地上像一隻普通的家貓一樣。

他像動畫中一樣黑色的鬃毛從額頭向後腦掠過,露水在上面停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的親兄弟獵人、西基奧和莫拉尼也在附近,他們也在睡覺。這四隻慵懶的大貓,就是馬賽馬拉大草原上的統治者,被自然觀察者們稱為「四劍客 」。

人們對他們通常的印象都與血腥,勇猛,野蠻和殘酷聯繫到一起,因此這樣寧靜安詳的場景才彌足珍貴。而現在看來,這也是刀疤與兄弟們相處的最後一段美好時光…

2012年,年輕的雄獅獲得了刀疤這個名字,那時他的右眼皮在打鬥中被掀開,留下了一條細長的黑色疤痕。有人說,這是他與親兄弟爭搶地盤時撕咬留下的戰痕,有人說是在狩獵家畜時,被馬賽戰士的長矛刺中。

總之,多年來他一直帶著這樣的傷痕遊走在馬沙獅群中。獅子是世界上最獨特的貓科動物,它們以族群聚居,頭領的雄獅,負責保衛獅群和領地。

馬沙獅群是保護區中一片廣袤的獅子領地,從北部邊境的沼澤一直蔓延到南方的犀牛嶺,大約40平方公里。這個獅群由三隻雄性、四隻雌性和6隻幼崽組成,族群的頭領是一隻雄獅,他氣度非凡戰無不勝,據說這就是刀疤和兄弟們的父親。

但現實與迪士尼動畫並不相同,沒有一隻獅王的兒子可以直接繼承他的江山,獅群的權力鬥爭是極其殘酷的。

每個獅群都有一個核心區域,在那裡母獅們一起照看幼崽,小獅子長大後,就會被獅群裡的成年雄獅趕出領地,自己開疆拓土。

他們可能很快死於饑餓或戰鬥,也可能在另一片土地上成為新的王者,但刀疤和兄弟們不同。他們殺回了老家,用武力奪下了父親的王位,開始了自己新的王朝。

刀疤與三個兄弟在兩歲時被一起趕出家門,他們沒有固定的領土,成為了草原上的流浪遊俠,面對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們要學會自己生存。

每隔兩到三年,流浪的雄獅就會闖入其他獅群,殺死或趕走所有幼崽和原本的獅王,並與雌性進行新一輪的繁殖。這是獅群為了防止近親繁殖的本能之一。

而對於剛剛離開家的年輕獅子而言,為了有機會贏得一塊領地,單身雄性會結成聯盟。幸運的是刀疤和三個兄弟是天然的同盟,四劍客依靠著無比的默契,捕獵分食,互相保護,在遷徙的路上搏鬥、成長。

刀疤和獵人在打架。

他們充滿了不羈和侵略性,身為親兄弟,除了被毀容的刀疤,他三隻獅子幾乎長相一模一樣無法區分。

在馬賽馬拉這樣獅群密度很高的草原流浪,意味著你無時無刻不在別人的領地裡活動,每天都在被監視和纏鬥中緊張地度過。為此,白天的刀疤和兄弟們總是躲在暗處,到了夜晚才像影子一樣行動。

一般先被盯上的是年邁,生病的獅王。一旦時機成熟,四兄弟就會衝上前去把對方包圍。

刀疤最凶悍,與老獅王正面對峙,三個兄弟則繞到後面,奮力咬住對方的脊柱和腿。慘烈地爭奪後,刀疤黃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嘴裡是鮮血,身上是各種咬痕和開裂的傷口。

而刀疤右眼上的口子,也是愈合又開裂,開裂又愈合了無數次,但他不能停止戰鬥,在成為強者之前,停下代表著死亡。

四歲時,刀疤和兄弟們的鬃毛已經長成,這代表著他們正值青壯年。四兄弟終於把目標放在了他們出生的馬沙獅群。

10月,四劍客衝入馬沙獅群。這裡的獅王已經更換過一輪,他們的父親在一次搏鬥中被三隻雄獅殺死。這個取代了刀疤父親的三獅同盟,其中一隻剛剛去世,而另外兩隻分別是14歲和13歲——已經處於獅子的暮年。

時機成熟,刀疤和兄弟們是時候回家了。由於寡不敵眾,其中一隻老獅子被殺死,另一隻在戰敗後逃往犀牛嶺,過著與鬣狗搶奪食物殘渣的落魄日子,不久後消失在保護區的監測信號中。

刀疤和他的兄弟們回來了!他們接管了馬沙獅群,新的王朝冉冉升起。

在寂靜的夜空中,類似於雷聲的動靜在草原上翻滾,那是獅子的低吼聲。刀疤渾濁的右眼盯著黑暗,從胸膛中發出呼喚。片刻他停下來,寂靜中他可以聽到五公里外輕微的回應,那是屬於他的族群,他的領地。刀疤也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

刀疤和他的兄弟為馬沙獅群帶來了長久的穩定,同時,征服也沒有停止。2016年,他們深入保護區的腹地,在一片命名為天堂平原的地方開疆拓土。

那裡有一片三角洲地帶,食物更加充足。夜裡他們襲擊其他掠食動物,並在與天堂獅群的戰鬥中勝利,拿下了又一塊領地。」王國」的面積已達到100平方公里,幾乎是歐洲袖珍國家聖馬力諾的兩倍。

在刀疤四劍客的統治時期,他們控制了馬沙、天堂、塞雷納和雷克羅四個獅群,晚年還控制了奧克朱隆蓋獅群。

也許是由於他受過重傷,右眼失明,刀疤明顯比兄弟們更警惕,更喜歡主動攻擊鬧事者。但同時他卻是個耐心和寬容的首領。

雖然他會因和兄弟爭搶食物或地位受傷,但四劍客至死都保持著親密的關係。老了之後,他們仍然一起巡視領地。刀疤還很喜歡和他或兄弟們的幼崽玩耍,表面凶悍的他,鬃毛身上經常掛著一串調皮的小獅子。

做獅王不總是一帆風順的,刀疤的領地之一靠近村莊,人獅衝突激烈。在一次搶奪牲畜的過程中,刀疤被村民用獵槍擊中,子彈完全打穿了他的腹部。好在被保護區及時發現,在手術後沒多久,刀疤就又開始了征程,只是從此之後他對人類更加小心。

對於刀疤來說,生活的巨變從2017年開始。7月,他的兄弟再次與人類發生衝突,其中之一被槍殺。8月,保護區的監控台發現,除刀疤外的另外兩隻獅子的定位信號消失。

幾天後,他們在村莊附近發現了刀疤兄弟的屍體殘骸,他們殺死了一頭驢被村民報復,村民在毒殺了三隻獅子後,放火燒掉了獅子和他們的定位項圈。

四劍客只剩刀疤一隻獨獅。他們沒有死在無數次的獅群廝殺中,刀疤知道,草原一直在變化,自然已經不是唯一的危險。

2019年,孤獨的刀疤再次被鏡頭記錄下來。已經11歲的他進入老年,體力開始走下坡路,失去兄弟後孤立無援。但他的威懾力卻仍然足以讓流浪的新雄獅們不敢靠近,他打了幾場勝仗,仍然是獅群的領袖。

他的毛色已經像煙草一樣發棕發黑,牙齒破碎磨損,鼻子像煤球一樣黑,嘴唇鬆弛帶著唾液。這是他成為首領的第8年,也就是說他至少在4次王位爭奪中勝利,趕跑了一波又一波比自己年富力強的奪權者,這在任何雄獅的生命中都是不可思議的。

幾乎見不到一隻獅王,可以統治同一片獅群如此之久,他做首領的時間甚至長過了很多獅子的生命。

人們一直在猜測,他會不會在某一天被年輕的獅子打死,會不會像當年那只老獅子一樣淪落到吃鬣狗留下的殘羹剩飯,我們知道大自然就是如此不留情面,無論你曾經多麼強大,都會日漸衰落,直到化作大草原的肥料,都會有年輕的後輩成為新一代的王者。

幸運的是,在這一切來臨之前,刀疤把死亡交給了夢境。刀疤作為王死在了自己的領土上,維持了他不敗的草原之王傳說。

他的生活充滿了流浪,血腥的戰鬥,和與人類的針鋒相對。他也見證了大草原在10年裡的巨大變化。他躲過了年輕雄獅的挑釁,偷獵者和村民的槍炮。

刀疤活得像一部希臘史詩,也是大自然叢林法則的真實縮影….

Masai Mara自然保護區。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