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Delta變異病毒入侵深圳!世衛警告傳染力太強,全球80國淪陷爆發

6月18日,深圳報告的2例確診病例中,又有一例是印度Delta變異毒株……

這名確診病例是寶安機場的餐廳服務員,攜帶病毒與此前確診的機場海關工作人員完全同源,均為Delta變異毒株。這也是引起了這一輪廣州疫情、導致上百人感染的罪魁禍首。

(圖源:北京日報)

現有研究數據表示,Delta變異毒株,真的很厲害……

比其他幾個確定的變異株傳播能力更高,比過去的原初毒株傳播能力提升了100%。

只要稍有鬆懈,疫情就有反彈的風險。

……更不用提最開始,完全沒有防備、沒有管控的印度。

幸好,在日增40萬的峰值過去後,印度疫情在持續穩定地下降。

根據印度衛生部6月19日的數據,24小時內,新增病例60753,累計確診2982萬,累計死亡38.5萬。

峰值已經過去,但危機仍未解除。

(圖源:鳳凰新聞)

昨天,印度中央邦印多爾的一名新冠患者確診感染了新型真菌疾病「綠真菌症」……

這是印度的首例綠真菌症,這也意味著,對,繼黑真菌、白真菌、黃真菌後,又一類新的感染出現了……

最先被發現的黑真菌病在三周內激增,目前已經確診了3.12萬例,患者很有可能要摘除眼球防止感染到大腦。

而之後的真菌病,一種比一種凶險。

這次發現的綠真菌病患者,是一名34歲的男性,一個月前,在印度日增40萬時,因為新冠住院。

新冠沒有讓他怎麼樣,可康復後,他卻開始流鼻血、發高燒。

醫生發現,他的肺部出現了綠色真菌(曲黴)感染……

這是一個由幾百種多細胞黴筆者種所組成的菌屬,經由空氣傳播。

說實在話,印度的醫療條件,出現各種各樣異樣並發症,並不奇怪。

如果是在發達國家,或者中國,只要有良好、乾淨的醫療環境,並不需要擔心這一點。

可問題在於,在這樣的環境與恐怖的感染人數下,每一種新並發症出現,都可能讓病毒發生再一次變異。

這就又成為了新的挑戰。

咱們上一次說到,印度這次的日增40萬高峰,就是由於Delta變異毒株引起的。

而現在……Delta變異毒株,竟然也開始升級了!

根據印度政府信息,Delta病毒進一步變異,衍生出了Delta+變體,又稱作「AY.1」變體。

與Delta病毒相比,升級後的Delta+變異毒株取得了K417N的突刺蛋白突變。

根據可推測範圍來講,K417N與病毒逃逸免疫系統的能力增強有關。

而更可怕的是,這種變體,對於印度政府剛剛批準的單克隆抗體雞尾酒療法出現抗藥性。

目前,Delta+已經在至少8個國家出現,不過因為出現時間較短,仍未開始流行起來。

可未來怎麼樣,誰也說不準。

畢竟,Delta病毒從去年十月在印度發現,到今年四月在印度失控,再到現在全世界開始傳播,也經歷了半年多的時間。

昨天,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表示——

「由於Delta變異毒株傳染力增強,它正成為全球主要的變異毒株。」

根據世衛統計,截止到本月16日,Delta變異毒株已經至少傳播到了80個國家。

而一旦進入一個新地區,Delta變異毒株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增長,以統治級別的數據開始迅速反撲,成為最影響疫情的毒株。

德國聯邦衛生部稱:Delta變異毒株在新增確診中佔6.2%,但與上周的3.7%相比,這個增長速度已經預示它將以無法阻擋的趨勢成為最主要毒株。

德國無法阻止——這只是早晚的問題,而且最遲到今年秋天就會成為現實。

俄羅斯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表示:近日莫斯科染疫入院的重症患者增加了70%,感染人數增長了80%,幾乎達到了去年年底疫情最高峰時的嚴重程度。

而89.3%的新冠肺炎患者體內都發現了Delta毒株。

美國總統拜登也指出,Delta毒株更容易傳播、可能更致命、對年輕人尤其危險,所以未接種疫苗的人,也更加脆弱。

美國疾病控防中心數據表示,目前Delta毒株佔美國新增新冠病例的10%,與上周相比上升4%。

其主任在接受採訪時預測:「Delta變異毒株將會在一兩個月內迅速成為主要變種。」

但最嚴重的是英國——Delta病毒的傳播,讓英國疫情反彈迅速。本應在6月21日進行的解封立刻急刹車,推遲一個月。

昨日,英國英格蘭公共衛生署發佈報告表示——

英國連續兩日,單日新增確診破萬(上一次還是2月)。

在過去一周新增病例中,有99%的確診病例都是感染了Delta毒株。

根據英國研究人員的總結,現在新冠感染的主要症狀,已經不再是咳嗽發燒和嗅覺味覺喪失,而是「更像是一場重感冒」。

最常見的症狀,變成了頭痛、喉嚨痛和流鼻涕。

於是,很多人甚至意識不到自己已經感染病毒,便繼續活動,加以傳播。

英國衛生部負責人警告:如果不加限制,Delta毒株的R值可能達到7,也就是一個病毒感染者將會把病毒傳給7個人。

可以說,在全球新冠疫情恢復之際,Delta變異毒株的出現,成為了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

流行病學家 Tony Blakely 說:「Delta毒株出現完全改變了遊戲規則,也讓疫苗變得越來越重要——這不僅可以保護人們免受侵害,也可以提高群體的免疫力,減少感染的傳播。」

好消息是,根據《柳葉刀》的最新研究,目前疫苗對於Delta變種的有效性雖然略有降低,但仍然十分顯著。

該研究估計,輝瑞疫苗對於Delta毒株的保護率為79%,牛津阿斯利康為60%(但是其他風險較高),而避免重症風險的保護水平,與普通毒株相似。

而根據中國內地疾控中心數據,中國疫苗也可以應對印度變異株並產生保護作用。

應該說,到了現在,人類最大的希望、唯一的武器,就是疫苗。

人類與病毒一起,在時間面前賽跑。

是疫苗完全鋪開,讓包括第三世界人民在內的全體人類達到「群體免疫」;

還是病毒在一次次養蠱中出現了能夠完全逃離疫苗的終極大殺器……

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共同面對挑戰。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