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宵禁,但10點關門!為疫苗,丹麥急殺1500萬只貂!

理論上,法國在10月30日起進入封城狀態。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很豐滿。法國封城,封住的是城,不是法國人。

幾乎沒有法國人承認自己違反封城的規定,然而每一位法國人都過著正常的生活,甚至更加多姿多彩。

01

靈活的二次封城,靈活的法國人

在法國,每一位法國人都表示自己充分遵守了二次封城的規則。住在敦刻爾克的20歲法國人Jean表示,自己在比利時和法國之間來去自由,幫朋友搬家、參加派對、出門運動等等。40歲的裡昂人Élodie因為被老板拒絕遠程辦公,有些壓抑,於是每天下班都會約朋友一起喝酒吃飯,甚至是約會。

圖:AFP來自諾曼底的Monique處於部分失業狀態,有些鬱悶,所以正在籌備一場十多人的足球比賽,想通過運動釋放壓力。58歲的旅館老板Olivier表示,不戴口罩,也不需要授權,他依然在自己的餐廳接待朋友,「至今沒有遇到過問題。」,難道內政部從上周五到本周一開出的5000張罰單是在夢裡開出的嗎?面對這群鬆懈的法國人,警察局已經可以看到在不久的將來,罰單數量可能會成倍增加。於是只能趕緊表示,自己要更嚴格了!

但是法國人根本沒在怕的。因為法國人說,法國政府告訴他們,二次封城會比第一次封城更加靈活。於是,法國人也表現得更加靈活。

02

衛生部長:法國人很聽話很乖的

不過可能是沒有出門上街走走,衛生部表示,封城的效果很好呀!你們在瞎說什麼呢!本周一,RATP在報告了數據:今天早上,搭地鐵的人只有平時的50%不到!本周二,衛生部馬上告訴RTL的記者們:我們搭乘公共交通的乘客人數甚至已經下降到了正常時期的20%到25%之間!不要問為什麼兩個數字不一樣,問就是出門的法國人確實減少了。

這時候,衛生部長奧利維爾·韋蘭(OlivierVéran)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數據表明,法國人真的有在認真聽話。」,並且還不忘提醒法國人放一百個心:「我們正在愉快地準備過聖誕節,雖然到時候還是有病毒,但是我們只要適應它就好了,過節就是要開心,要慶祝!「

03

巴黎沒有宵禁:但10點關門

面對這麼多歡快在街上蹦躂的法國人,第一個看不下去的是政府發言人加布裡埃爾·阿塔爾(Gabriel Attal)。本周二,他不小心說漏嘴,說巴黎可能會有宵禁+封城雙重措施。

圖:Aurélie Audureau這下可讓總理府尷尬了,發言之前先和我說一聲不好嗎?你不知道要哄這些法國人待在家裡有多難嗎?但是話都說出去了,決定也不能不做,那就只能甩鍋了。於是一口大鍋從天而降,降落到巴黎市政廳。

圖:STEPHANE DE SAKUTIN巴黎市長安妮·伊達爾戈(Anne Hidalgo)不得不出來宣佈:巴黎的一些店鋪從周五晚上開始,22點至06點之間關閉,包括酒類銷售店鋪、雜貨店和餐廳外賣服務、送貨上門服務。至於為什麼要關掉,安妮說了,因為這些地方會導致人群擁擠,不安全。」我們決定對巴黎及周邊地區實行新的限制。這個決定主要是因為警察局局長向我提出這個建議,我表示同意。」,也就是說,警察局提了個小建議,巴黎市長聽完覺得建議不錯,同意。

但畢竟不是自己提出的建議,怎麼辦呢?於是緊接著,安妮把身上的鍋麻溜地扔掉: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宵禁,因為這些措施和城市中的所有活動都無關。」

04

抗原檢測10分鐘出結果

這一周,巴黎一些藥房的藥劑師沒有閒著,他們在苦練抗原測試技藝。沒錯,現如今,大家已經可以在藥店做檢測了。

不久前,衛生部部長奧利維爾·韋蘭(OlivierVéran)簽署了一項法令,允許藥劑師、城鎮醫生和護士購買檢測試劑進行檢測。

因為這種檢測實在是太快了,15分鐘就能出結果,而核酸檢測的結果什麼時候能拿到?

誰測誰知道。

不過呢,雖然出結果的時間快,但是檢測過程一樣痛,

是的,檢測方式就是用棉簽戳鼻孔

圖:Olivier Lejeune

戳到你雙目失神懷疑人生

然後,藥劑師會把棉簽放入裝有試劑的試管中滴一滴,然後等待幾分鐘。

有點像驗孕棒,如果顯示一節,則為負,顯示兩節,則為正。

圖:Aurélie Ladet

快也有快的缺點,那就是可靠性比較低。

和核酸檢測90%到95%的可靠性相比,抗原檢測的可靠性只是超過80%。

不過,畢竟是法國衛生部認可的檢測方式,還是相對靠譜的。

而且檢測也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提前預約就行。

不測白不測,五天時間裡,藥劑師Damien就檢測了120人,其中30人為陽性。

不過,藥劑師也建議:

這種測試的可靠性比較差,如果你真的接觸了感染者,出現症狀超過4天,或者你的年齡在65歲以上,最好還是去實驗室。

05

丹麥宰殺1500萬只貂

這邊有大量檢測篩選出感染者,那邊研究疫苗預防治療,完美。

然而研發疫苗的路上並不總是一帆風順。

為了保證疫苗的效果,丹麥決定宰殺國境內全部1500萬只貂。因為丹麥發現,傳播給12個人的Covid-19已經發生變異。

丹麥擔心的是,一旦病毒在貂身上發生變異,可能會導致疫苗失效。因為病毒變異之後,和原來的病毒沒有什麼共同點,而目前正在傳播的病毒已經開始有疫苗了。

丹麥總理梅特·弗雷德裡克森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病毒在貂身上發生突變,可能會導致未來的疫苗無法正常發生作用,為了規避這個風險,我們有必要宰殺所有的貂。」,

總理說完話,丹麥傳染病控制局的負責人Kåre Mølbak出來解釋說,貂身上檢測出的變異病毒對疫苗的反應不如正常病毒,雖然有一定作用,但是效果不佳。

作為最大的貂皮出口國,丹麥總理這話一出,遭殃的就1500萬只貂。

圖:AFP

根據丹麥獸醫和食品管理局的說法,目前丹麥所有270個水貂養殖場都已受到感染。

其中,67個農場的貂遭到殺害,另外還有23個農場被懷疑受到感染。

發生在丹麥的事件不是個例。

自4月以來,因為動物和人之間的傳染風險,荷蘭已經關閉了160個農場。

而法國獸醫也從6月開始就一直向法國生態部長部長芭芭拉·蓬皮利(Barbara Pompili)呼籲,趕緊關閉農場。

圖:Mads Claus Rasmussen

消息傳到法國,來自濱海阿爾卑斯山脈地區(Alpes-Maritimes)的獸醫Loïc Dombreval要求關閉法國的水貂養殖場。

「我們必須緊急關閉法國水貂養殖場」,

獸醫們表示,貂是Covid-19病毒的絕佳宿主。一開始,病毒可能是經由人類傳播給貂,但後來,病毒在貂身上發生變異,就很危險了。

目前法國有4個水貂養殖場,雖然沒有出現Covid-19的病例,但是法國生態部長還是決定在五年內關閉這些養殖場。

而這在獸醫看來,明顯太晚了,應該盡快關閉,至於養殖場,要盡快給他們財務支持。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新歐洲」(ID:xine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