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60歲丁克夫妻住高級公寓房貸32萬,每頓卻只吃泡面飯團、只逛百元店!背後原因讓人意外…

「丁克家庭」近年來頻繁進入大眾視野,引發了不少討論。作為一種和傳統模式完全相反的生活方式,大家的看法也是褒貶不一。

其實丁克可以分為「主動丁克」和「被動丁克」兩種。夫妻雙方協調商量好一直過二人世界的就是「主動」,而受到不可逆情況影響的,比如身體條件不允許,則是」被動丁克」。

日本有一對60代夫妻,隨心所欲地過著丁克二人世界。他們的追求和目標,也因沒有子女而只用考慮自己的喜好。

住在橫濱的豐美今年57歲,容光煥發的她絲毫看不出即將進入六旬,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人也就40出頭而已。

她和尋常的日本家庭主婦一樣,喜歡料理,閒暇時刻也喜歡做做手工。平時在車站旁邊的高級塔樓裡做窗口業務的工作,一小時的薪酬是1020日元。為了補貼家用,她不能有絲毫的懈怠,每天六點半就得開始工作。

可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需要打小時工補貼家用的樸素女性,居然是住在高級塔樓的住戶。要知道,日本沒有小區的概念,能住上高級塔樓的人,基本上都是某行業的精英或者是社長之類的上流階層。畢竟光是每個月的管理費就價格高昂了。

豐美稱自己的鄰居都是醫生和律師這樣的高收入人群,住進塔樓的日子就像踏入了上流社會一樣。不過,豐美和丈夫住進塔樓可不是因為他們的收入高。相反的,為了補貼家用,夫妻倆過著比原來還節儉的生活。

除此之外,這對丁克夫妻還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而這也成了他們拚盡全力也要住進塔樓的原因。

豐美的丈夫比她大三歲,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因為夫妻倆都不年輕了,所以每個月得還32萬日元的房貸加上5萬的管理費。再加上水電煤、網費等固定支出的話,一個月至少要付40多萬日元。

這對於夫妻倆來說是壓力巨大的,但看著窗外的夜景和享受到的便利,以及住在塔樓的滿足感,他們也樂在其中。再加上沒有孩子,不用考慮到養育小孩的成本以及上學等方面,他們就更隨心所欲了。

話雖如此,雖然心理得到了滿足,但每個月高昂的固定支出還是壓得夫妻倆有些喘不了氣。

為了省錢,夫妻倆一日三餐都吃飯團或泡面,上班的時候也會帶上手作飯團充饑。甚至在月底,飯團裡也只能稍微加點鹽提味。外出就餐更是成為了奢侈。家裡的生活用品也基本都是在百元店解決。

豐美和丈夫的生活質量可以說比原來過得差多了。

為什麼如此吃力卻非要住進高級塔樓?相信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豐美在17年前開始治療不孕不育症,治療途中發現自己患了胃癌。身體條件已經不允許她擁有自己的孩子,又身患癌症無疑是雪上加霜的一件事。

常年臥病在床,沒有食欲,體重急劇下降,生命隨時會消逝的恐懼在她心中揮之不去。40歲的時候,她甚至已經提前寫好了遺書。

這場病持續了10年之久,期間丈夫也在不斷生病。回顧以往,豐美說自己和丈夫就是在交替生病中度過,每天彷徨不安,能多活一天都覺得是恩賜了。

如今57歲的豐美和60歲的丈夫,已經度過了最難熬的時光。雖然丈夫現在還得每天吃9種不同的藥,但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很多了。

豐美經過長期的治療,癌症症狀也趨於平緩,可以下床走路,也可以正常進食。

如何補救那段不停生病的10年?豐美和丈夫開始思考。

沒有孩子,被動丁克的日子,只有夫妻倆相互扶持走過。「消逝的10年」已經過去了,之後的日子他們想竭盡全力過自己期望的日子。

於是,夫妻倆挑戰了「入住高級塔樓」,過原來想都不敢想的日子。人生難得一遭,步入晚年、經歷過坎坷的夫妻倆更加著重滿足自己的內心需求。

景色好、離車站近、物業管理優秀,夏天還能在自家看到花火大會,夫妻倆獲得了極大的滿足。

不過,長期住在塔樓的日子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壓力太大了,就算之後付完了房貸,每個月五萬日元的管理費也是不得了的,而且時間越長,管理費也會逐漸升高。

他們再次決定搬家,這次賣掉了塔樓,用差額買了一戶三層的一戶建。沒有了巨大壓力,豐美也不用早起打工。她決定在家賣飯團,以此來補貼家用。

夫妻倆的生活可以說是十分任性了,作為一個丁克家庭,只用滿足自己的喜好,隨意生活。不用考慮過多的事情,只用考慮自己的心情。在人生的後半段,可以無所顧忌任性地活,這對於豐美和丈夫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不過,也有不少日本網友提問,沒有孩子是否會感覺到這一輩子還是有遺憾,甚至是少了很多樂趣。

不管遺憾與否,也不管他們是被動丁克還是主動丁克,這都是夫妻倆自己的生活方式。雖然曾經經歷過傷病的折磨,失去了寶貴的10年,但是如今的快樂是真,隨心所欲也是真。

俗話說「不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同樣的,不經他人樂,也別揣測他人苦。不管如何,自己的人生才是應該重點關注,取悅自己才最為重要。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