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奧運高官詭異撞車自殺!恐揭官方貪污大黑幕,犧牲全日本只為撈錢?

前天上午,一位52歲的男性在東京淺草線中延站被電車碾壓而過,送醫兩小時後身亡。

電車駕駛員稱,遇害者是自己從月台跳到了運行線路上,很可能是自殺。隨後趕到的警方勘探現場後,按自殺的方向調查事件起因,目前還未給出明確結果。

上班族在地鐵內跳軌自殺——或許用不了幾天大家就會忘記這種新聞,在人來人往的東京,一位素不相識的中年人自殺,所造成的最大影響不過是電車晚點。

但在媒體公佈後,這條新聞卻在一片哀歎和質疑聲中,席卷了整個日本。

無論是遇害者的身份,還是選擇自殺的時間,背後似乎都有著太多的暗流湧動…

自殺者名為森谷靖,是日本奧委會會計部長。

他選擇跳下軌道時,離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還有46天。

從全國前列的重點高中畢業,在法政大學完成學業,36歲進入如此龐大的組織,在會計部長這個位置上自殺結束生命。

52歲的他可能想過,用躍入電車軌道自殺這種方式結束生命,一定會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星期一早上跳入軌道自殺,因為類似事件在日本時有發生,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工作壓力太大被逼到邊緣」。

但奧委會會計部長這個身份,卻為他的死亡蒙上了一層不確定性,他的自殺消息迅速演變成日本網友對奧運會黑幕的揣測。

資金流動不透明、整個奧運水太深…森谷靖的自殺,似乎是對這一難以掩蓋的事實的慘烈解釋。

社交媒體上,很多網友開始爆發自己的憤怒。

包括會計部長的自殺在內,整個奧運都充滿了「這很日本」的感覺。

希望上面趕緊讓奧運強行開幕,讓全世界都來體會日本的「文化」吧!

至少我們知道了,政治家口裡所謂「運動的力量」,也包括了像這樣能把人弄死的力量。

選在中延站自殺,是不是想暗示奧運的「中止」和「延期」…可能是想傳達只要揭露真相下場就會很慘吧…

所謂「傳遞和平的盛會」,最後就變成了這樣啊…

有人覺得應該徹底調查,呼籲不要再用權力繼續遮掩。但也有人覺得,普通民眾可能永遠等不來真相。

背負著巨大的資金流動,他很可能不是「自殺」,而是被背後的組織逼上絕路。政府的失信和奧運籌備一而再的醜聞,使得事件在普通人眼裡更顯撲朔迷離。

事實上,大家的猜測也不無理由。

就在他自殺兩天前,剛剛有節目曝光了奧運會背後人力費的黑幕。選擇在這個時間點自殺,很難不讓人懷疑兩者之間的關係。

在兩天前的報道特輯裡,奧組委現任職員匿名揭發了不可見人的奧運資金流動:其中的驚人細節,遠比普通人想象得還要深。

而其中最重磅的實錘,莫過於這份由奧組委高層蓋過章的委托協議。

比如,僅「大會準備事項」一覽,內部流通報價顯示一位運營指揮可以拿到35萬(2萬)的日薪,40天算下來能到手1400萬。

奧組委借天價人力費來從籌備中撈油水的傳言之前就有傳出,組委會還面向公眾澄清了此事。

在之前的質詢中,面對議員「35萬日薪雇一個人你們不覺得太貴了嗎?」的質疑,組委會連聲否認,稱最終的數字絕對不是35萬。

根據匿名爆料,最終數字確實不是35萬。表中羅列的籌備、運營等多人負責工作,實際上很可能只歸到了一個人的頭上。

這樣算下來,一個人一天的人力費最高能達到80萬,組委會說「不是35萬」倒也沒錯。

只不過一天80萬最終進了誰的口袋,又被以怎樣的形式瓜分,就很難得知了…

而這,還僅僅是表上羅列的1人而已。

龐大的資金不僅在人力費上被動了手腳,組委會向廣告代理公司發佈的項目,又被轉手外包給整個資源鏈上地位更低的公司。

這其中,就產生了所謂的「管理費」。

每一筆有明細的項目,代理公司都能從中得到10~15%的管理費。其他公司要想參與項目,必須間接通過中標的9家代理公司來完成。

以奧運場館的項目為例,35億日元的標價中,有3億多作為管理費進了「中間公司」的口袋。

而這9家公司是如何成為奧運的代理商,掌握項目分配的生殺大權呢?面對媒體的質疑,他們給出的回答是「有保密協議」、「無可奉告」。

這些巨大的金額,最終都由東京乃至全國的稅收來承擔。

匿名爆料者稱,組委會內部「撤掉代理公司、直接對接承擔工作的一線公司」的建議一直沒能被認可,數以億的「管理費」至今還在以各種方式往外輸送。

其中的利益關係,恐怕是一張層層交疊的黑暗之網。

文春雜誌也在昨天報道了奧運資金挪用一事,起因是前小泉內閣著名政治家竹中平藏公開批判反奧運的群眾。

在政府失信、疫情肆虐的環境下,日本民眾反奧運的情緒已經被逼到了最高點。

文春刊文表示,竹中平藏之所以敢逆民意而行,是因為他和奧運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糾葛。

他作為董事的Pasona公司,在今年的財報中給出了超出去年65%的營業額增長。因為被指定負責奧運職員招募,175億的劇增不得不讓人懷疑發的是「奧運財」。

而拿下奧運這個「大項目」,可能正因為竹中平藏在政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他當時的經濟改革甚至被部分人視為英雄。

前面資料中爆出35萬日元的天價日薪,到了Pasona這家公司的奧運職員招募環節,應聘者每天卻只能拿到1.2萬,由此又有推斷——奧組委的這些公司從中抽成高達95%。

這僅僅是竹中平藏,和與他有千絲萬縷聯繫的一家公司。

去年年底公佈的第五版東京奧運會預算中,總預算累計已經超過1.6萬億。不難想象曝光出的其他幾家公司,是如何瓜分了奧運這塊大蛋糕。

做奧運生意,幾乎已經成為放在明面上的事實。

奧運是一場生意,從東京奧運敲定的那一刻開始,龐大的利益機器就開始運轉。

東京申奧的賄賂醜聞似乎還在眼前,而大家沒想到的是,整個奧運籌備中的任何一環,都變成了斂財的工具。

「辦一場讓所有人安全、安心的奧運」,在如今的情況下,官方給出的美好願景已經變成笑話。

寧願拿來辦奧運,也不肯把資金往疫情上傾斜,把國民的生命放在比經濟利益更低的位置——之前奧運被反對的原因不外乎此。

而如今醜聞繼續揭開,奧運也成了資金和稅金進入高層口袋的工具。

參與者牟利大於奧運本身,又遠遠大於疫情之下普通人的生命。

斂財的代價,是放任醫療資源緊缺,把全體國民置於疫情風險之下的殘忍。

回到引起這場討論風波的會計部長自殺事件。雖然議論紛紛直指奧組委醜聞,但目前官方還沒有給出正式的調查結果。

不過在目前爆料的證據前,很多人已經偏向於相信,選擇自殺的森谷靖,極有可能背負了奧運籌備中的所有黑賬和內幕。

就像是兩年前的森有學院事件:在森有學院以市場價七分之一的價格,用1.36億日元買下國有土地後,被曝出當時的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曾是這所小學的名譽校長。

財務省篡改了相關流程的14個文件,刪除了首相夫人安倍昭惠和部分政治家的名字,向權力屈服一路開綠燈。

最終結果是,首相在政壇動蕩中安然無恙,負責賬目的官員赤木俊夫背著黑幕自殺身亡,真相再也無從查起。直到今天,自殺官員的妻子依然奮戰在訴訟的路上。

死去的森谷靖會不會是另一個赤木俊夫?在民眾憤怒的聲音中,官方或許會給出」真相」,那些通過奧運得到利益的人,應該會永遠藏於黑暗了。

距奧運開幕,只剩下45天。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