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殺人淫魔30年前被判無期,如今將可能重回社會,民眾憤怒回擊:絕對不能讓惡魔重回人間…

近日,英國臭名昭著的殺人淫魔科林·皮奇福克,在監獄裡度過30多年後居然等來了釋放的機會。

然而全英國都在為這個消息而感到瑟瑟發抖,受害者家屬更是氣得攥緊拳頭,堅決反對讓他出獄。

現年61歲的科林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就頻繁對成百上千名女性進行性騷擾,在1980年代他因為強姦並謀殺了兩名少女而被判了終身監禁。

而在今年6月7日,英國假釋委員會宣佈,已經在監獄裡度過了33年的科林可以獲得假釋。

也就是說被判了無期的他很可能在幾周之後就會出獄,並回到社會生活。

不過他在釋放之後也會受到一些條件的限制,比如會定期進行測謊儀測試、佩戴電子標簽和在指定地方遵守宵禁規定,晚上過了一定時間不能出門。

假釋委員會發言人表示,這個只是一個臨時決定,有效期為21天,在做出最終決定之前他們會繼續進行假釋審查。

「假釋審查需要十分謹慎,因為保護公眾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儘管假釋委員會將會做出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但公眾卻並沒有覺得自己被保護到,反而認為他們放虎歸山,這將會對社會造成潛在風險。

市民之所以有這樣的擔憂,是因為科林是80年代最臭名昭著的罪犯之一。

他當年還差點逃過大規模的篩查,讓別人成為他的替罪羔羊,而自己則逍遙法外。

時間回到1983 年11月21日。

15歲的女學生琳達·曼兼職完保姆工作後,在回家的路上走了一條她之前不常走的捷徑。

那天晚上她沒有回到家,她擔心的父母和鄰居花了一個晚上到處去找她,但當時夜已深,沒人發現她的下落。

第二天早上,她的屍體被發現在一條很少有人經過的小徑上。經過法醫鑒定,她生前被強姦了,最後是被人勒死的。

當天,調查人員在發現琳達屍體的地方周圍進行地毯式搜索,但都沒有發現有用的線索。

唯一的線索就是殘留在琳達屍體的精液。法醫對精液樣本進行檢測後,只能把凶手縮小到10%的男性,且這位凶手血型為A型。

光靠這些線索,警方並沒有找到嫌犯。這起強姦謀殺案也成為了當年的懸案。

直到3年後,第二個受害者又出現了。

在1986年7月,15歲的唐·艾希渥斯(Dawn Ashworth)要去朋友家玩耍並答應了父母自己會在晚上9點半前回到家。

當父母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是一具藏在樹林裡的冰冷屍體。從犯罪現場就能看到,在她被殺之前有過可怕的鬥爭跡象。

她遭到了毆打、暴力強姦,最後也被勒死。

根據作案手法及現場遺留的樣本血型分析得出,這兩個女孩都是被同一個人殺害的。

而凶手在3年前作案後又再次出現,這讓不少市民和女孩都人心惶惶,在凶手被抓之前,晚上女孩們都不敢出門了。

在第二名受害女生唐的屍體被發現不久後,警察便逮捕了一名認識唐的17歲男生理查德·巴克蘭。

理查德·巴克蘭有學習障礙,也曾在卡爾頓海耶斯精神病院工作,由於他在審訊中顯露出對於唐身體的了解,警方更加懷疑他就是凶手。

而在多次審訊下,他承認殺害了唐,但卻否認自己殺害了琳達。

當局確信這兩個女孩是被同一個人殺害的,因此便指控巴克蘭犯有這兩起謀殺案。

警察為了證明巴克蘭就是這兩起謀殺案的凶手,找到了來自萊斯特大學的遺傳學家亞歷克·傑弗裡斯。

不過他卻帶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意外發現。

他在1985年發明了一種可以使用通過比較DNA片段來區別不同個體的方法——也就是我們現在經常可見的基因鑒定技術。

當時亞歷克接過這個任務,他比較了精液樣本,發現凶手的DNA與巴克蘭血液樣本裡的DNA不符。

巴克蘭最後因為基因鑒定結果而被免除了犯罪指控。

這個基因鑒定也給警方帶來了破案的新思路,萊斯特郡警局開始大規模地收集並檢測4853位當地男性的血液或唾液樣本。

但經過了6個月後,仍然沒有找出相符的對象。

後來一名酒吧女服務生意外聽見了真正凶手科林在面包店的同事伊恩·凱利和朋友的對話。

伊恩侃侃而談地說道,自己曾經偽裝成科林,並將自己的血液提供給警察局當成樣本。也就是說警察沒有收集到科林的血液。

在1987年9月19日,科林在自家遭到警察的逮捕,他也成為了第一位因基因鑒定而遭逮捕定罪的嫌疑犯。

在審問期間,他承認自己曾性騷擾過1000 多名女性,這種騷擾行為從他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

他在1981年已經結婚,並育有兩個兒子,作為面包師傅的他因為自己出色的蛋糕裝飾手藝也獲得雇主的欣賞。

然而他的幸福正常生活並沒有阻止他成為一個變態殺人淫魔。

他的主管表示,「他是一個很好的員工,但他喜怒無常,而且他不能讓女員工一個人呆著。他總是過去找她們聊天。」

之前他就曾因為猥褻一名16歲少女而被定罪,後來更發展為性侵犯,為了不讓他的身份暴露而勒死他的受害者。

在1988年1月22日,他出庭承認了罪行後被判處無期徒刑。

當時的首席大法官表示希望他永遠被關在監獄裡:」從公眾安全的角度來看,我對他是否應該被釋放持懷疑態度。」

但根據當時的判決,科林在30年監禁後可以獲得假釋的機會,後來因為他在獄中表現良好,這個期限在2009年又縮短到了28年。

2009年4月,他在監獄中創作的折紙模型還在皇家節日音樂廳展出了。這個模型描繪的是一個管弦樂隊和合唱團,還以600英鎊的價格被賣出。

不過這在當年也引起了人們激烈的反對聲。在媒體和受害者維權團體的強烈抗議下,它才從展廳中被移除。

而今年已經是科林第四次申請假釋。

從2016年開始,他開始申請假釋,但被拒絕了3次,在2021年6月7日,他的第四次假釋申請終於被通過。

然而這個消息對於受害者家屬來說,簡直是在他們還沒愈合的傷口上撒鹽。

唐的母親芭芭拉·阿什沃思表示十分崩潰:「這個消息太令人沮喪了。如今仍然有15歲的女孩四處遊蕩,這個男人可能還有20年的時間有機會虐待她們。」

「他不能像他當年所做的那樣傷害我,但他可以傷害其他年輕女孩。我無法理解他之前明明被拒絕,但突然又被判斷為適合釋放。」

芭芭拉認為科林是一個非常狡猾的殺人犯,他永遠都會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

「這個人非常狡猾,當年他可以在謀殺案發生時通過躲避大規模血液檢測來蒙騙警察。他差點就成功了。

我不相信他現在已經改過自新。他將永遠是一個危險的存在。」

琳達的媽媽凱斯·伊斯特伍德此前接受《鏡報》採訪時也表示:「像他這樣的人,犯下了這樣的罪,就不應該放出去。」

「當人們告訴我,殺害我女兒的那個魔鬼打算上訴,他想獲得自由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蘇·格拉特裡克是受害者琳達的姐姐,她說釋放科林的決定是「瘋狂的」。

「作為受害者家屬,我們對這個消息感到非常沮喪。每次他申請假釋,或者有其他一些進展,比如他獲得日間釋放的機會,我們的痛苦都會再次加劇。」

在2017年,科林在服刑了近30年後首度重新出現在公共場所,在監管情況下他有6個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他混入人群之中,根本沒有人察覺到他是曾經犯下嚴重罪行的犯人。

網友聽到他很可能在幾周內出獄的消息後也表示無法接受,堅決反對讓這樣的罪犯重回社會。

「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一個強姦並殺害了兩個女孩的殺人犯,居然可以出獄。這讓我好難過啊。」

「終身監禁是指」終身」,他奪走了兩條無辜生命,她們家人的生活也被毀了。這樣的法律必須改變,終身監禁就是終身監禁。」

「這兩個女孩的家屬會把他們的悲痛帶進墳墓裡,這個怪物絕對不能被釋放出來。」

「司法系統無恥,公正何在?」

目前,科林是否會被釋放出來仍沒有定數,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可能會獲得自由,但他絕對不會獲得原諒。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