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五大財閥聯手“逼宮”!命文在寅速釋放三星太子:沒三星韓國要完蛋!

文在寅上任之後,幹得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把三星掌門人李在鎔扔進監獄裡。

應該說,把真.富可敵國的財閥掌門人扔進去,已經是一個奇跡,實屬不易。

可是,韓國監獄那巴掌大的地方,關得住三星的掌門人嗎?

今年1月18日,在文在寅四年的追殺後,李在鎔向前總統樸槿惠行賄罪名成立,被判入獄2年6個月。

然而,入獄還不到半年,他卻面臨一個比調查審判時更困難的抉擇:釋放李在鎔嗎?

所有人都說韓國就是三星共和國:鐵打的三星,流水的總統。

文在寅雖是總統,卻也不得不直視一個現實:韓國離不開三星。

三星一個企業,就佔據了韓國GDP22.1%的收入,如果三星真的出現了任何問題,對韓國也是毀滅性的打擊。

從李在鎔入獄開始,要求釋放李在鎔的聲音就絡繹不絕。

最先做出反應的,當然是各大財閥——唇亡齒寒,如果連老大哥三星都進去了,那麼財閥的面子往哪裡擱?

韓國的五大財閥,是三星、現代、SK、LG、樂天。

而前段時間,除了三星以外的四大財閥,聯手施壓:為了整個韓國著想,還望總統不要意氣用事,三思而後行啊!

最近,文在寅與餘下的四大財閥掌門人共進午餐時,就被「逼宮」……

按照財閥的說法:美國、歐盟、日本正在迅速擴大在半導體領域的投資規模,如果這個時候李在鎔進去了,那麼三星掌控的半導體等核心產業,必定會衰落,領頭羊地位不保。

三星副董事長稱:「有掌門人在,集團才能及時地做出決策。順應近期國內外形勢,應該予以特赦」。

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也上諫:「李在鎔應該去的地方是全球經濟激烈博弈的最前線,讓三星果斷投資,挽救半導體產業。」

——陛下!此誠危急存亡之秋!就算大將軍權傾朝野把持朝政功高蓋主,但前線不能沒有大將軍啊!

財閥這麼說,政界人士也是一樣,韓國的執政黨和在野黨,也都有人覺得應該釋放李在鎔。

比如文在寅的同僚安圭佰就稱:「(李在鎔可以幫助韓國拿到疫苗)考慮到全球性的災難狀態和國家利益,如果有作用的話,還是應該赦免。」

在野黨也一直煽風:「緊急釋放李在鎔,非常必要!!」

連美國,也插手了這個事,態度強硬。

半個月前,代表美國眾多企業利益的美國商會,以「警告」的態度,要求文在寅:釋放李在鎔!

「如果三星集團這個全球最大的芯片製造商無法更加全面地支持美國拜登政府的工作,那麼這將影響到韓國作為美國戰略夥伴的關係!」

「赦免李在鎔,符合美國和韓國的最佳經濟利益。」

可這些,或許都沒有最後一條,讓文在寅憂心……

民意。

韓國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公開為李在鎔聲援:「全體國民應該齊心協力守護韓國半導體!放李在鎔出獄!」

而三星,也和媒體在打配合,開始一次次拉攏民心。

疫情期間,多次為韓國社會出錢出力,捐贈物品、出資建立醫院。

主動表態不會再讓家族後代世襲繼承,更多地提供就業崗位。

此外,三星還把2.5萬件私人收藏的藝術品古董捐獻給國立博物館、美術館等,包括莫奈畢加索真作。

實打實的利益,讓民眾,開始動搖。

韓國苦財閥久矣,可如果三星倒了,韓國經濟塌了,民眾生活不就更苦了嗎?

民調顯示,現在支持釋放李在鎔的民眾達到62%,反對者只有27%。

文在寅的支持率越來越低,反而是釋放李在鎔的呼聲越來越高。

一場風暴已經形成,四面八方的壓力席卷而來,直指苦苦支撐的文在寅,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的疲態。

而事件的另一主角,李在鎔,雖身陷囹圄,卻巍然不動。

一朝鋃鐺下獄,從萬人之上的三星掌門人變成監獄的囚犯,李在鎔理應是很狼狽的。

但是,李在鎔通過律師表態:「服從審判、不上訴、向三星所有員工致歉,希望大家團結一致共渡難關,不要‘搞事情’。」

在最開始被調查時,李在鎔態度極其強硬,但現在,他表現出的只有超低姿態、謹小慎微,仿佛做給所有人看的謙遜。

從一千多平的豪宅搬到僅有6.2平米的監獄,睡覺要自己打開折疊床墊,每天只能外出鍛煉一小時,不能上網,只有一台LG電視機、收看監獄批準的電視節目。

吃飯也和其他犯人別無二致:每日三餐2500卡,三菜一湯,吃完後還要自己清洗托盤。

今年三月,他在獄中因為闌尾炎發作被送往三星首爾醫院進行手術,大腸部分壞死和切除,高燒不退。

做完手術還沒有完全康復,醫院方面也建議他繼續住院觀察,然而他卻主動提出要回看守所。

「不想給大家再添麻煩了。」

在之前與文在寅會面時,態度畢恭畢敬。

每次公開露面,都挑不出任何毛病,誠懇地仿佛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虛心接受改正。

但也可以說像是勝券在握……

知道自己不出頭,自然會有人幫忙。

知道這個國家沒有他,會出問題。

他不需要做什麼,自然會有「局勢」來推波助瀾,而他需要做的,就是當好一個無害的「受難者」,一個能夠被大眾重新接受的權臣。

他得到多少人心,文在寅就相應失去多少人心。

所有壓力,都落在了文在寅身上。

對於文在寅來說,這是一個極其為難的抉擇:文在寅的摯友、導師盧武鉉是第一個公開向財閥挑戰的總統,曾經把三星時任掌門人李健熙關入大牢,在退位後也因此被步步緊逼,直至自殺。

而他在盧武鉉過世後重回政壇,口號就是破除財閥特權,還民眾一個公平透明的韓國。

這絕不僅是一個口號,更是他從政以來最迫切的事情,最根本的目標。

當上總統四年,就追殺了財閥四年,終於把李在鎔弄進監獄。

清算三星,是他對自己口號的兌現,也是對於故友的告慰。

如同以卵擊石一樣拚上性命殊死搏鬥才得來的成果,就這麼放了,不僅他自己說不過去,對未來也會有不可估量的影響。

那就意味著,無論如何,韓國都不可能再從財閥中解脫出來了。

最開始,文在寅咬緊牙關,數次重申「絕不考慮赦免」。

而後,青瓦台面對五大經濟團體的上書,表態「暫不考慮赦免,也沒有研討該問題的計劃」。

5月10日,他公開聲明:「我不認為這是總統能夠隨意決定的案件,我將聽取民意再做出判斷。」(不進行特赦)

然而,隨著越來越大的呼聲,民意也發生了改變。

5月25日再次表態時,國民共識便從「反對赦免的理由」,變為了「理解赦免的必要性」。

「不僅得考慮經濟上的層面,還必須顧及全民的感情和共識。」

他在一步一步後退。

不可避免。

某種意義上,其實韓國的財閥們其實一點都不著急。

韓國總統五年一換,財閥的地位五十年都撼動不了,壟斷財閥對於韓國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把李在鎔撈出來,比起真正對財閥經濟的影響,或許更是一場明面上各方勢力的博弈。

現在李在鎔的罪名,主要是行賄。

可對於財閥來說,其實行賄被抓進監獄,沒什麼大不了的——基本上所有財閥都被抓進去過,並不會傷筋動骨。

三星前任掌門人也被盧武鉉蹲過大牢,也沒影響三星繼續掌控全局,也不影響掌門人的領導權。

反而是盧武鉉,在最後被窮追猛打,不得善終。

行賄就更沒什麼了——官商勾結這不是肯定的嗎?就像是韓國還有任何人會因為「財閥賄賂政府」而感到驚訝一樣。

大家都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違法,但根本不會影響到財閥的名譽。

踩紅線的事情,已經很普遍了。

財閥不怕打壓。

因為,這是一個」不可或缺之惡」:財閥滲透韓國社會的各個層次,吞食社會基礎,卻也成為了頂梁柱。

財閥是全球企業,面向世界,韓國政府無法對企業造成致命傷害;但是對於韓國來說,只要大財閥不投資,韓國的經濟將面臨滅頂之災。

是政府離不開財閥,而不是財閥離不開韓國政府。

如果韓國政府打壓財閥,必將引起陣痛:韓國總統沒有連任製,五年時間不足以讓長效成果展現。

在換屆之時,人們只能看到打壓財閥造成的大企業裁員降薪、工人失業、收入下降、生活水平降低、經濟下行。

再選總統時,財閥必然能夠借助民意,把親財閥的總統扶持上位。

對於文在寅來說,他似乎已經到了必輸的局面。

任期不足一年,他也已經彈盡糧絕。

打壓財閥四年,最終成功將李在鎔投入監獄,民眾卻高呼釋放,各方紛紛上書。

他所在的共同民主黨,支持率暴跌,甚至連傳統選區都沒有保住,丟掉了首爾、釜山兩個大城市的市長之位,共同民主黨同僚紛紛請辭,就連總理丁世均,也已經提交了辭呈。

曆任韓國總統,都難以得到善終。

人們曾經期待,文在寅是天降猛男,能夠繼承盧武鉉遺誌,振興韓國。

但也許現在,更有可能的是,走上盧武鉉的老路……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