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瘋狂粉絲密謀潑硫酸殺死偶像:不許你和別的男人戀愛!

1996年9月16日,美國佛羅裡達州荷里活範布倫廣場公寓樓的管理員正像往常一樣做著工作,突然,他注意到了一絲不對勁——A公寓樓下的牆上有血滲出來。

警察來到公寓打開門,發現一具嚴重腐爛的男性裸屍,臉上塗滿了紅、黑、綠三種顏色的油漆。一塊板子上寫著奇怪的字: 「The best of me」,牆上還有些種族歧視的話。

這具男屍的身份是21 歲的裡卡多·洛佩茲 (Ricardo Lopez),他倒在一堆髒亂的垃圾之中,房間裡充斥著股難聞的腐臭。

屋子不大,警察很快就看到架在裡面的攝像機,周圍還有幾盤散亂的錄像帶,和一本多達803頁的日記本,上面記錄著裡卡多對一個女人滿滿的愛意。

房間的各處也全是他對這個女人的癡迷,角落裡放著女人臉部的雕塑,桌上牆上也都是關於她的海報和文章。

關係一目了然,她是站在舞台上閃耀的偶像,他是支持、崇拜她的粉絲。

然而,再往後翻看日記,原本充滿迷戀的字句逐漸陰森恐怖起來,整頁整頁都是唾罵女人的文字。

裡卡多對偶像的崇拜隨著時間的流逝愈加詭異。警察在看過他遺留下的錄像後,震驚地發現了一個秘密—— 他要殺死偶像。

裡卡多的偶像比約克( Björk )是世界知名女歌手,被人稱作「冰島精靈」。

年輕時的比約克從冰島去到倫敦打拚音樂事業,慢慢為自己的作品積累下口碑,得到了聽眾的認可。就在她逐漸嶄露頭角的時候,裡卡多則遠在大洋彼岸,默默做著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

這時,兩人的世界還沒有太大的交集。·

裡卡多出生在烏拉圭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裡,後來跑到美國定居。他和家人的關係都挺好,在別人眼裡是個隨和且內向的普通男人,有幾個男性朋友,但從來沒和女性有太多的接觸,一直都沒有女朋友。

因為他患有男性乳房發育症,胸部因為乳腺發育不正常比一般男人大很多,這就導致裡卡多非常非常自卑,讓他在女性面前抬不起頭來。

他一直都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一名藝術家,為了這個夢想,裡卡多高中就輟學打算學藝術。然而,因為他太自卑了,拒絕進入藝術學校學習,所以最後甚麼都沒幹成,平時就偶爾做一些清理害蟲的工作來養活自己。

身體疾病加上糟糕的生活狀態給裡卡多帶來了太大的精神壓力,時常壓得他喘不過氣。他把自己與外界隔絕,認為這個社會不再容得下他,逐漸絕望。

但當18歲的裡卡多第一眼看見比約克後,一切都變了。他在偶然之下,看到了比約克的MV。她的音樂深受朋克搖滾的影響,編曲古靈精怪,嗓音個性十足,也許正是這樣特立獨行的她讓裡卡多眼前一亮。

他立馬被視頻裡的女人深深吸引住,著迷於她,把她當成繆斯,當成女神。

是比約克將裡卡多從痛苦中解救出來,給了他自由,讓他暫時忘記現實生活中的不愉快,成了他唯一的逃避手段。

最開始,裡卡多做的事情跟大部分粉絲沒什麼差別,無非就是查查比約克的人生,到處收集關於她的新聞資料,還寫了好多信寄給她。

但這份癡迷卻慢慢變得不現實,他開始分不清真實和幻想。他想穿越回過去,和小時候的比約克做朋友,還希望有一天能被比約克接受,介入到她的生活之中。

粉上比約克之後,他就經常把自己對她的想法寫在日記本上,除此之外他還會錄視頻日記,對著鏡頭訴說他對比約克的愛:「你知道,(追星)給了我一些東西。我陷入愛河,陷入迷戀,這是一種興奮的感覺,我非常快樂。我每天都有盼頭。」

而這些日記不僅記錄了裡卡多滿滿的癡迷,更是記下了他的自我厭惡,他不喜歡自己的「女性病」,不喜歡自己像個loser一樣幹著沒什麼薪水的工作,不喜歡自己這麼大了還沒交到女朋友,甚至連車都不會開。

隨著挫敗感和對比約克癡迷的與日俱增,他的手寫日記很快就寫滿了803頁,裡面光是提到比約克的地方就有408處,其餘的幾乎都是他對自己的抱怨,他沉淪了,陷在泥沼裡無法自拔。

到這裡其實已經可以看出,裡卡多狂熱的行為有些不正常,離失控就只差一簇點燃導火線的火苗,可沒想到,火苗竟來得如此之快。

粉上比約克的3年後,裡卡多搬進了佛羅裡達州荷里活的一棟公寓裡,就是在這裡,他讀到了《娛樂周刊》的一篇文章,上面寫著比約克和黑人音樂家 Goldie的戀情。

此時的裡卡多早已脫離了現實生活,在一次又一次的幻想中加深了對比約克的愛,也加深了對她的佔有欲、控制欲,他不能容許自己的「繆斯」屬於另一個男人,如果她不再屬於自己,那就把她毀掉。

「她竟然有一個情人。」裡卡多在日記裡寫下髒話,憤怒至極的他精神崩潰了,覺得自己浪費太多時間在比約克身上,決定向她實施報復。

「我要殺了她。」他面無表情地說。

從此以後,裡卡多的視頻日記不再是對比約克瘋狂的愛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又一個惡毒的「復仇計劃」。

比約克在倫敦,裡卡多在美國,兩人相差十萬八千裡,所以他決定搞個炸彈包裹寄給比約克,讓她在拆開包裝的一瞬間就感受到痛苦。

他起初打算做一個裝滿針頭的炸彈,針頭裡裝有被愛滋病毒污染的血液,估計是想讓比約克打開包裹後,針頭就會噴射出來,讓她染上HIV。但沒技術也沒病毒的裡卡多很快就意識到這個想法根本就不可行,所以他又想出了個自認為「絕妙」的計劃。

裡卡多最後用硫酸做了一個炸彈包裹,並將它放在了一本鏤空的書裡。他希望比約克打開這本書後,硫酸能潑到比約克的臉上。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還在包裹裡放了一封偽造的公司信件,告訴她這本書有關她未來的音樂項目。

「成功」近在咫尺,最後一步是獲取比約克在倫敦的家庭住址。這個比較簡單,裡卡多只花了5美元就從別人手中買到了比約克的各種信息。

一切都準備好了。1996年9月12日,裡卡多實施計劃,把硫酸炸彈拿到郵局寄了出去,當年也許是安檢不過關,竟然真的讓他把硫酸炸彈寄出去了……

之後裡卡多便回到公寓,打開攝像機決定錄下他生命的最後時刻。是的,他打算自殺,因為他相信不久後就能在天堂和比約克相遇,永遠永遠地在一起。

他往臉上塗滿了各種顏色的油漆,脫光衣服,把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熟悉的音樂響起,是比約克的《I Remember You》。裡卡多靜靜地聽著,然後說:「這是最後一首歌了。聽完這首歌,我就死了。我很緊張。」

一曲完畢,裡卡多拿起手槍裝滿子彈,平靜地說了一句「這是獻給你的」。

槍聲響起,裡卡多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周圍散落著記錄下他瘋狂的11盤錄像帶,以及那本803頁的日記。

直到有血滲出牆後,他腐爛不堪的屍體才終於被人發現,警察看了錄像帶,判定裡卡多是自殺,也發現了他要殺死比約克的黑暗秘密。

包裹從佛羅裡達寄往倫敦大概要五天時間,而此時距離裡卡多寄出包裹已經過去了四天,悲劇即將發生。

時間爭分奪秒,英國警探敲開一家又一家郵局的門,想要攔下裡卡多的硫酸炸彈。最終,包裹在離比約克只有一站地的距離時,被成功攔截。只差一點點,這個無辜的女人就會被駡得全身都是硫酸,灼燒她的身體。

炸彈被發現後,比約克驚魂未定:「我是個做音樂的,但換句話說,人們不應該把我太當回事,也不應該幹涉我的私人生活。」事發後,她整整一個星期都睡不著,擔心自己會受傷,也擔心自己的兒子會受傷。

裡卡多自殺的前幾天,比約克和男友分手。也許,他那時已經知道了比約克分手的消息,但他已經停不下來了。

他的病、他的懦弱釀成了他的偏執,他將虛幻和現實混淆,把比約克當成所有的精神寄托,以此來逃避失敗的現實。

裡卡多的家人和朋友都知道他對比約克有多麼癡迷,但他們說並不知道他有這麼暴力的想法。一位在裡卡多去世前為他治療焦慮症的醫生也表示:他看起來並不危險。

但正是外人眼中「不危險」的人卻做出如此恐怖極端之事。

有人分析裡卡多,認為他對比約克的癡迷是因為他想成為她。他希望自己也能像這位女星一樣成功,伴隨著迷戀的還有把尖銳的刺刀,一把名為「嫉妒」的刀。

所以他才想通過殺人再自殺的方式,與偶像建立永恒的聯繫。

裡卡多覺得自己生活不順,活得像個loser,導致他討厭自己,討厭世界。

比約克的出現固然給了他一絲寬慰,成了他的信仰所在。但他偏執扭曲的思想一步一步讓他墮入黑暗,「愛」變成了佔有,崇拜癡迷變成了變態欲望。他的女神只屬於他,絕不容他人一絲」玷污」。

終於,他走到了死胡同的盡頭,永遠出不來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