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男子半夜猥褻9歲女兒,卻因為”睡眠障礙”被判無罪?

可以說,在任何情況下,猥褻兒童的行為都是犯罪的,但如果加害者是在睡夢中產生的無意識行為呢?最近,澳洲一男子被指控在睡夢中猥褻了自己9歲的女兒,而他表示當時自己睡著了,完全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這聽來像是在為自己脫罪,但是相關研究發現,他說的可能都是真的……

事情發生在2019年7月的一個晚上,新南威爾士州的一名男子來到朋友家做客,因為他不久前才離婚,不放心9歲的女兒一個人留在家裡,就也把她帶來了,這天晚上他喝了不少酒,順道睡在了朋友家裡。一夜過去,第二天早上醒來時,他發現女兒變得有些奇怪,她抱著一個枕頭擋住自己,死活不肯拿開,問她為什麼也支支吾吾不肯說,一回到家就跑去了媽媽那裡。男子一直不明所以,直到幾天後,他才從前妻那裡聽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答案:女孩向媽媽控訴,爸爸那天晚上一直在摸她!

9歲的女孩已經有了性別意識,她清楚記得爸爸在半夜三更突然摸了她的下體,她不得不用枕頭擋著他的手擺脫他。面對前妻的質問,女兒的控訴,男子卻驚呆了,他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做的事,但事已至此,他只好向母女倆道歉,又保證絕對沒有下一次才把女兒接了回來。在接下來幾個月裡,果然沒有再發生類似的狀況,女孩也漸漸忘記了這回事,和父親又親近起來。

然而就在11月的一個晚上,當她再次躺在父親的身邊時,一隻手又摸了過來,再次觸碰到了她的下體!在她劇烈的反抗中,男子把手挪開了,但不久後又貼在了她的胸部上。這一次事件導致了更激烈的家庭危機,女孩在第二天立刻告訴了母親,得知這件事的母親也氣得不行,一舉把猥褻女兒的前夫告上了法庭。然而即使質問的對象換成警察和檢察官,男子還是不記得自己做過的事。和他生活過多年的前妻提出了可疑的一點:男子多年來一直都有夢遊的習慣。他會睡到一半突然坐起來開始評論板球比賽,或者毛手毛腳得想和她做點什麼。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但第二天起床他好像從來不會記得。這個說法引起了心理健康和睡眠專家的注意,結合男子之前的表現來看,專家認為他可能患上了一種叫做「性失眠症(Sexsomnia)」的睡眠障礙。這是一種導致人在睡覺時發生性行為的疾病,是由一名加拿大教授在1996年提出的,2005年,性失眠症被正式確認為睡眠障礙,被國際睡眠障礙分類中(ICSD)。

它的症狀和夢遊類似,患病的人看起來可能完全清醒,但往往不記得他們在睡覺時表現出的性行為,一個數據表明,男性患這種病概率是女性的3倍。由於這些明顯的特征,性失眠症多次出現在性侵以及猥褻案件中。2003年,第一例因為性失眠症被判無罪的案件發生在加拿大多倫多,一名男子被指控在聚會上性侵婦女,但他的辯護律師稱他患有性失眠症,並在案件發生前與四名前女友發生了”睡眠性行為”,成功為證明了他沒有刑事責任。

有了這樣的先例,許多性犯罪者都試圖用性失眠症逃脫罪行,也就不奇怪了。2015年,一名溫哥華男子對約會的女性實行性侵,被以強姦罪名起訴後向法官聲稱自己有「性失眠症」,但根據雙方的供詞,該男子在入睡前就已經與女子提出了親密要求,在女子拒絕後,又強行和她發生了性行為。法官指出,這極大可能意味著他在發生性行為之前並沒有睡覺,因此駁回了他的患有」性失眠症」的說法。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2017年,新西蘭男子因婚內強姦罪和猥褻罪名被判處5年監禁,他對定罪提出上訴,並稱自己有性失眠症,但由於他的妻子表示在這段期間他仍可以正常對話,這是真正的性失眠症患者無法做到的事,法院因此駁回了他的上訴。

由此可見,要想證明性失眠症是極其困難的,依靠這種說辭脫罪的人至少需要有過相應的經歷,這無法在短時間內偽造出來。而開頭那名澳洲男子恰恰有過夢遊的經歷,專家因此認為他具備了前提要素。專家對這名男子的睡眠進行了進一步研究,通過檢測他的腦電波,發現他在睡夢中表現出異常舉動時,腦電波趨於低頻,處於慢波睡眠中。

這就證明了,這名男子在進行猥褻行為時,他的確在睡夢中,與性失眠症狀吻合。同時也意味著,他不是自願接觸他的女兒,因為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在提交了醫學證據後,這一點也被地方法院的法官采納了,「一個人在無意識狀態或睡眠狀態下實施行為,並不是自願的行為,不對該行為負刑事責任。」,

最終,這名男子被無罪釋放。被釋放後,他也表示會努力治療自己的病,確保這一類的事此後不再發生。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性失眠患者不需要負法律責任,但是對受害者造成的傷害依然存在,還是希望這種病能夠早日根治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