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錯認成強姦犯判40年冤獄,他自學法律和法醫,為自己洗脫冤屈!

紐約世貿中心遺址,一名黑人中年男性常常來到這裡,一個人靜靜地望著眼前這裡的建築發上好一陣子呆。

之後,他又驅車前往布朗克斯區的一座公墓,在一座墓碑前靜靜地待上好幾個小時…

男子名叫Alan Newton,他曾被冤屈入獄,原本要坐四十年牢,卻不甘沉淪,自學法律和法醫學,親手為自己洗脫冤屈,終於在第二十一年的時候出獄。

這兩處地方,不幸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遺憾。

他的故事,讓我們從頭說起…

Newton是土生土長的紐約布朗克斯人,生命的前二十三年,他和周遭的小夥伴一樣,過著並不富裕,卻也與世無爭的生活。

23歲的時候,銀行小職員Newton交了一個女朋友,兩人感情很好,就快要走進婚姻的殿堂。 那時候的他做夢也沒想到,一場欲加之罪會莫名其妙降臨到自己頭上。

1984年6月23日淩晨4點,一名25歲的女子走進布朗克斯的一家便利店,她當時沒有留意,一名健碩的黑人男子尾隨她進了便利店。

女子買完東西出來,突然被那名男子從身後摟住,隨後一把尖刀頂在了她的喉嚨上。

女子被牢牢抓住沒法動彈,之後她被塞進一輛車,開到一棟廢棄建築。 之後,女子被陌生男子拖下車,反復強姦了多次,黑暗中,女子一直沒能看清男人的臉。

性侵過程中,襲擊的男人依然害怕被女子記住臉,他喪心病狂地用刀劃爛女子的臉,又戳瞎了她的左眼,才最終離開現場。

過了很久,逐漸恢復意識的女子才去報了警,警方錄了口供,記錄了她對嫌犯的描述: 「身高180,體重72公斤左右,肌肉結實的黑人男性」。 於是,警方拿來了在布朗克斯區采集的200多張符合標準的嫌疑犯照片。

身體和意識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受害女子,就這樣在警方出示的照片中,挑出了她認為長得最像襲擊者的那一個: 23歲的Alan Newton…

警察很快上門,帶走了一臉懵逼的Newton。 得知被指控為強姦犯,Newton一開始並不太慌張,因為案發當晚他住在未婚妻家裡,此前也跟妹妹,幾個親戚和鄰居都見過面,他認為,自己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 再加上,他聽說法醫在受害人身上搜集到了罪證: 襲擊者的精液。

Newton信心滿滿,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洗脫嫌疑。 然而,到開庭的時候,受害人不僅一口咬定當晚的襲擊者就是Newton,就連便利店店員也附和說Newton和襲擊者的身形有「八分相似」…

而Newton所謂的不在場證明人,因為都是熟人,陪審團並不認可。 Newton做夢也沒想到,1985年5月,陪審團裁定他強姦和襲擊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四十年!

20歲的年輕小夥Newton,一夜之間失去了親人,未婚妻,職業前途和自由,被冤屈入獄,等待他的是漫長的40年牢獄之災。

關進高牆的那一刻,Newton絕望地感慨到: 人生結束了…

剛進監獄的時候,Newton宛如行屍走肉,每天癱坐一旁,面如死灰。 可是,一段時間之後,Newton逐漸適應了監獄的生活,開始冷靜下來思考自己今後的人生。

他仔細一想: 四十年其實是段相當漫長的時光,如果從現在起,每天都浪費在自怨自艾上,那這輩子很可能就冤死在監獄裡,甚至等不到重獲自由的那一天。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拿出行動,為證明自己的清白做點有意義的事,哪怕所做的事只能帶來一絲渺茫的希望。

Newton的思路很簡單: 被冤屈入獄是因為自己不懂法,被檢察官和警方牽著鼻子走,那就從現在開始學習法律,直到精通!

就這樣,Newton開始每天泡監獄圖書館,如饑似渴地學習關於法律的所有書籍,雖然少年時期的他非常討厭書本,然而此刻,他卻覺得書本無比可愛,因為這些書裡,可能藏著救命的知識。

就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地苦讀,Newton在自救的同時,第一次體會到了學習的快樂,之後他又在監獄裡申請了法學院的遠程教育。

1988年,他在監獄裡通過考試,順利從法學院畢業,拿到了法學學位。

此刻的Newton不再是一個被冤屈的囚犯,而是對眾多案件了熟於心的法學專家。 同時在這期間,Newton進一步意識到,就當年那樁案子而言,想要洗脫罪名,還必須掌握法醫學的知識。 於是乎,在後面的幾年裡,Newton又繼續苦讀起了法醫學。

1988年,對法醫鑒定有一定了解的Newton,首次委托律師向申訴庭提出了一個令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請求: 當年法醫用棉簽從受害人體內采集到了襲擊者精液,他懇請法庭對精液樣本進行「DNA測試」,來證明他的清白!

需要說明的是,在今天司空見慣的DNA測試,在1988年還是尚未得到法律界認可的新鮮技術,很多人法律界人士甚至沒有聽說過,Newton正是在攻讀法醫學的最新研究成果裡裡了解到「DNA測試」技術。

Newton決定嚐試一下,他寫了好幾封信給司法部門,詳細論述了DNA測試的科學依據,懇請司法部門將DNA證據納入法律體系。 然而,保守的司法部門對Newton的要求不予理會,無奈之下,Newton只能轉而申請法庭鑒定對受害人衣物上血跡的血型進行鑒定。

不幸的是,襲擊人和Newton的血型竟然也是一致的,失去翻案希望的Newton深受打擊,卻也只能無奈地等下去,寄希望於DNA技術在法律界普及的一天。

Newton繼續牢獄生活,一邊繼續研究法律和法醫學,一邊密切關注DNA測試技術的進展。

1994年,機會再一次降臨,包括紐約在內的美國多個州通過了新法律,認可了DNA測試作為證據的合法性。

得知消息的Newton喜出望外,第一時間向法院提出申請,請求對之前法醫采集的襲擊者精液的棉簽進行DNA測試。

然而,命運似乎有意和Newton作對,這一次,法庭的工作人員經過一系列調查,竟然傳回來一個壞消息: 調查人員調閱檔案時,發現Newton要求檢測的那只棉簽竟然找不到了…

已經在監獄裡蹲了十年的Newton沒那麼容易放棄希望: 人生已然如此,也沒什麼可失去的了。

想通了這一點,Newton繼續回到圖書館,繼續研讀最新的法律書籍和法醫學書籍,他下定了決心: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堅持抗爭到底。

又是一輪漫長無望的等待,又是一番度日如年的煎熬,這一次,Newton足足等了十年。

時光飛逝,轉眼Newton已經蹲了二十多年監獄,他沒有荒廢時光,完成了從囚犯到法學,法醫學專家的蛻變,然而,他的自救行動,依然沒有為他帶來任何實質性的轉機。

可是,二十多年過去,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DNA測試早已深入人心,成為了法律界最普遍的證據。 而作為推動DNA證據的先驅,Newton眼瞅著「DNA測試」抓到了一個又一個懸案真凶,為眾多無辜囚犯洗脫冤屈,自己卻依然留在監獄裡…

等待十年,機會又一次降臨了。 2005年,Newton委托一個冤案申訴機構,最後一次要求法庭對他案件中的相關證據進行DNA測試。 這次申訴對於Newton來至關重要,如果這一次他不能成功,他就要繼續在牢裡蹲上十九年,徹底坐滿四十年牢。

鑒於當時DNA技術有了長足的進步,Newton詳細列出了要求鑒定的項目,包括受害人的牛仔褲,現場撕裂的衣服碎片。

這次的申請提出後,調查取證過程長達五個月, 2005年11月,相關部門給出了答複,沒有發現任何嫌疑人的DNA。

冤案申訴機構的律師打來電話,對未能幫助Newton洗脫冤屈表示深深的歉意,並準備結束申訴。 Newton的心又一次沉到了絕望的深淵裡,難道,自己真的要在監獄裡度過一生?

憑著對法醫學多年的細致研究,Newton大膽推測: 一些舊案檔案裡,因為當初沒有DNA檢測證據的需求,這一類證據的打包往往比較草率。 就在申訴快要到期的最後期限,Newton跟冤案申訴機構打去電話,提出了最後一個請求: 1994年的時候,當時調查組宣稱沒有找到的法醫提取襲擊者精液的那根棉簽,能不能再仔細翻找一下,因為那上面的殘留的DNA,是他洗脫罪名最後的希望! 律師於是按Newton的要求再一次發去了郵件。

11月7日,申訴法庭終於給了答複,幾行簡單的字,就這樣徹底改變了Newton的命運: 他們找到了那根棉簽,經過DNA測試,上面的精液不屬於Newton,Newton是無辜的…

收到消息的那一刻,Newton淚流滿面。 為了自我拯救,他契而不捨地奮鬥了二十一年,期間拿到了法學學位,修讀成了法醫學專家,終究在決定命運的最後關頭,憑著多年積累的專業知識和經驗,找到了關鍵證據,為自己洗脫了冤屈… Newton沉冤昭雪,坐了二十一年冤獄的他獲得了美國政府1100萬美元的高額賠償,也是紐約州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冤獄賠償。

然而,在監獄裡度過的二十一年時光,他終究承受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紐約人,「911恐襲」在他坐牢時發生,他沒能再看一遍世貿中心大樓在他童年記憶裡的舊模樣,坐牢期間,母親也悲傷逝世,他沒能送親人最後一程。 直到今天,一有空閒,Newton就會去這兩個地方駐足,靜靜地追憶錯過的人生。

當然,凡事有失也有得,Newton當初為了自救而開啟的高材生之路也就此保留了下來,如今的他,正在某大學的法學院進一步深造,預備拿下更高的學位。 自救者,天亦救之。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