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明星帶頭搞黃,無數未成年“追星”做色情主播?

疫情開始到現在,全歐美最有話題的社交網站已經不是twitter或臉書,而是後起之秀OnlyFans。

這個因豐富的色情表演火起來的付費訂閱網站,不光成為了互聯網經濟的模範,更吸引了大批藝人明星入駐,已然成為了比P站更紅的成人社區。

但令人擔憂的是,OnlyFans被媒體和名人熱捧,變得像一個常態化的社交網站時。無數歐美未成年甚至兒童,已經被卷進了色情行業的深淵….

明星下海引領潮流?

OnlyFans(以下簡稱O站)的總部在英國,起初是一個付費內容訂閱網站。簡單地說你花錢訂閱一個博主,才能看到博主的更新內容,並與對方互動。

雖然網站上有健身,vlog等普通的社區,但由於付費訂閱私密內容的特性,這裡成為了成人產業的最新大本營。

而比起以往的成人網站,這裡似乎賺錢更容易,因為只要起步就要錢。這不光是對於職業色情工作者而言的。

疫情期間,很多丟了工作或無所事事的人,紛紛投入O站賺外快,O站的人氣也因此得到飛升。

截至去年11月網站的收入增長了553%,訂閱用戶們在網站上的消費額達到了17億英鎊,用戶突破1.2億人。《金融時報》稱其為 「世界上最火的社交媒體」,紐約時報誇它改變了成人產業,維護了成人影片創作者的主動權。

巨大的商業成功和熱度,讓O站在幾年內從邊緣亞文化變成了主流和潮流。每周,關於O站的文章已經成了各大新聞網站的固定題材。

主流媒體報道它的商業模式,讚歎他對數字領域的影響力。小報八卦又有哪些人通過賣裸照發家致富,明星網紅也紛紛入駐O站成為創作者撈金試水。

沒錯,O站現在眾星雲集,Cardi B申請了自己的賬號,承諾不會發成人內容只是給粉絲分享一些福利。前少男偶像Aaron Carter,《少狼》的主演Tyler Posey則真的投身於成人事業。

迪士尼童星出身的女演員Bella Thorne承諾訂閱就跳脫衣舞,結果只發了擦邊球視頻,還被訂閱者大罵騙錢。

著名說唱歌手Chris Brown有自己的賬號,就連被評為最性感男人的Michael B. Jordan也預告自己可能會進駐O站…

明星的熱情參與「帶頭搞黃」,媒體的高討論度,都將本來低調生存的成人行業變成了潮流,酷,輕鬆賺零花錢的代名詞,甚至它變成了很多未成年人的遊樂場….

O站收入前幾名大部分是明星網紅。

未成年跟風入駐,兒童色情主播泛濫

每一個成人網站都面臨著兒童色情,剝削未成年人的挑戰,而似乎每個網站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好。而O站作為一個新興並迅速崛起的平台,則提前暴露了這個問題。

O站的職業成人從業者。

今年已經多次有媒體報道O站出現未成年用戶出售露骨視頻甚至性錄像帶的情況。O站雖然名義上注冊用戶必須在18歲以上,但對於用戶的證件,內容審核都比較寬鬆。

這些為了好玩,為了賺錢,或者被迫來到O站的孩子,很多偷用了家人的身份證明。

宣傳語:自拍也能賺錢。

記者親自嚐試用26歲成年人的身份證給一個未成年孩子成功建立了賬戶。這就證明網站的年齡驗證程序形同虛設,而O站對此的回應是:超過我們能力範圍了。

一百萬色情創作者中,就有英格蘭13歲的女孩在賣自己的全裸視頻,16歲的美國內華達男孩拍裸照賺錢。而他們賺到的錢中,20%會被O站抽成。

也就是說,未成年人色情的黑錢,O站也是受益人。

很多年輕人是跟風玩起O站的,在他們看來明星在用,媒體在推,周圍的同學都在討論,這甚至是一個成為明星網紅的新途徑,或是吹噓的資本。

在一所英國中學的調查中,一個16歲的女生就經常向同學吹噓自己在O站靠色情製品賺了多少錢,有多少粉絲。攀比心很快就在校園中滋生。

一名13歲的女孩在O站上發露骨視頻,她稱自己是在賺大錢,吸引粉絲,是在學習那些ins上的網紅。

一名博主看到了3歲兒童的付費視頻。

17歲的美國男生亞倫,被已成年的女友要求在該網站上直播啪啪啪。一開始他不願意,但賺到錢後就開始推薦其他同齡人加入。

他被網友發現是未成年後,去年10月就被舉報給了警方,但現在賬號還沒被O站刪除。

利亞今年還沒滿17歲,她去年用假駕照加入了O站,一開始只想發一些不露臉的腳部特寫,賣給戀足癖賺一筆零花錢就走。

但很快,購買者就開始要求她發送尺度更大的視頻,明碼標價要她發自x和玩性玩具的內容。還有人威脅:你不發私處的照片,我就不訂閱你。那時她的銀行賬戶一周就能進賬五千多英鎊。

在巨額金錢和關注者們「你好美」「你很性感」的語言迷惑下,她發了一條又一條,等回過神才發現已經身不由己,像吸毒一樣,完全沒法從中脫身。

正在家進行視頻製作的o站成年用戶。

事實上,幼稚的孩子把這些錢幾乎全部用在了給男友買禮物上,最後男友分手了,錢沒了,她的家人發現她在做的事後,也與她產生隔閡。

這都是她進入這裡之前不曾考慮過的,她的新用戶注冊是這麼順利,以至於她不知道,進入這裡她就是商品。

O站對此的回應是:這只是個小小的漏洞。但因為輿論升級,又迫於法律壓力,他們還是升級了注冊系統。

可是,又被發現有年僅14歲的小女孩在網上出售色情圖片。記者調查了所謂的升級系統,這次要注冊必須拿著身份證擺出不同的姿勢。

但記者找了17歲的女孩用她姐姐的護照,居然順利通過了測試,AI沒識別出來她和照片上不是一個人…一個未成年人可以輕易進入成人的場所,這點,O站心知肚明,無數等著看兒童色情的戀童癖也心知肚明。

一個人表示:聽說o站有未成年內容他大感興趣。

他們為了避開網站對銀行賬戶的審查(未成年人不能擁有自己名下的銀行卡),就告訴未成年甚至兒童主播,他們會用電子支付軟件,通過手機號轉賬,並設置暗號「Ca$happ」,進行兒童色情交易。

錢,成名是誘導很多青少年走入O站的原因,但這些孩子裡很多本身就心理脆弱自卑,自暴自棄,容易成為被剝削的人群。這裡的環境讓他們對世界產生了更深的誤解,將自己的位置放的更低。

英國兒童輔導熱線的工作人員表示,這兩年他們收到了很多網站未成年創作者打來的電話,谘詢因走上這條路遇到的心理問題,有些甚至需要自殺疏導。

至於賺來的錢,大部分孩子不懂得怎麼花,很多被用來揮霍在煙酒,非法藥物上。他們應該得到的是幫助,而進入O站根本不該成為他們的選擇。

被拐賣兒童逼成色情主播

除了自願投身其中的青少年,這裡還有更嚴重的強制賣淫和拐賣兒童問題。

英國警方已經收到多次未成年人的投訴,稱自己的私密視頻和照片未經允許被傳到O站上。一名17歲的受害者說,自己被同學勒索裸照後,照片還被搬上了O站,給施害者吸金。

還有賣自己去世女兒裸照的父母。

美國的監督機構已經在O站海量的未成年人色情製品中,發現了警察局備案失蹤的兒童。他們極可能是被人販子拐走從事色情行業,並很可能被關押在不知名的地方,強迫拍攝這些內容。很難想象,他們苦苦尋找了那麼久的父母,在這裡看到孩子的身影,得有多麼難過。

僅2019年,就有大約十幾個走失兒童,在O站的色情視頻中被發現。而根據BBC的調查,2020年,O站大紅元年,這個人數翻了兩倍。

今年1月,來自佛羅裡達州的一對二十多歲的情侶被指控人口販賣,他們在O站上斂財的工具,就是拐來的一個16歲小女孩。

這對夫婦自己就是O站用戶,在發現自己沒什麼市場後,拐走了16歲的女孩,他們把女孩關在邁阿密的一家旅館裡。

每周逼迫女孩拍裸照,色情視頻,還涉嫌毆打女孩,強制讓女孩吸毒,更好方便控制她。

與其他成人網站不同,由於內容需要付費才能觀看,有些披著成年用戶的馬甲,導致更難發現受虐孩子的處境。

英國負責未成年保護的警長表示,O站」青少年化」的態勢已經越來越明顯。在網站1.2億的用戶中,有多少是被剝削的年輕人,有多少又是缺乏判斷力的年輕人?

社會顯然缺少對未成年人在參與成人行業上的疏導,同時也美化,主流化了O站。

成人網站的存在不是問題,問題是你必須保證在色情行業中十分容易被誤導的未成年人不受到侵犯。O站這個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做的絕對不夠多。

他們的注冊系統漏得像篩子一樣。

甚至令人懷疑這是否是故意為未成年人留下的灰色入口。他們不阻止兒童少年利用他們的平台賺錢,因為他們也想賺錢。

兒童保護組織的負責人認為,目前O站至少應該做到手動審查每個申請,對視頻內容和舉報內容多加重視,這就代表著他們需要花錢雇更多的審核員工。

o站的成年人用戶。

O站必然是不樂意增加成本的,但看看隔壁拖著兒童色情和人口販運問題長時間不解決的P站,最後被合作方聯合抵制強制整改的樣子,O站應該抓住盡早體面地改變的機會,為了自己,也為了孩子們…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