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出生率斷崖式下跌,多國專家焦急,年輕人:太窮太累只想躺平

2021年,全球都面臨同一個問題:出生率。

這個詞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已然成了一個普世問題,困擾著全球半數國家。

去年,疫情將人們封鎖在家中,有一些專家預測:雖然封鎖有千般萬般不好,但人們將會迎來一波「封鎖期嬰兒潮」。

可是,預期之中的嬰兒潮沒有出現,反而是疫情又帶來一波大幅度出生率下滑。

根據《柳葉刀》上的跟蹤研究統計,全球女性生育率顯著下降。

1950年,每個女性一生中平均生4.7個孩子。到2017年,平均生育率都減少到每名婦女生2.4個孩子。

在這半個世紀之中,平均出生率腰斬。

全球所有國家,與上個世紀60年代比,都下降了,無一例外。

中國人口增速放緩,總和生育率自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以來首次低於1.5。

「美國出生率降至史上最低點。」

(美國出生人數下降4%,創下1979年以來最低,下降速度翻倍,總出生率達到歷史最低水平。)

「韓國歷史上首次出現人口負增長。」

(韓國有記錄以來,第一次報告人口下降,出生人數小於死亡人數)

「日本兒童數量連降40年後又創歷史新低。」

(連續47年下降,2021年數據為1493萬,是1950年以來最低數)

其他國家也是一樣。

意大利新生兒數量比去年降低22%,西班牙下滑20%,法國減少13%,創二戰以來新低。

《紐約時報》將這次全球普遍下降的出生率稱為「有歷史記載以來最令人目眩的反轉」。

全球範圍內,人口趨勢都在雪崩,死亡多於出生的現象正在擴大和加劇——人口學家預計,在2050年前後,人類將第一次面對全球人口下降的問題。

新生兒生日派對比葬禮更罕見,一些醫院開始計劃關閉產科病房,學校招不到學生,房子也漸漸空下來……

可這,難道是怪年輕人嗎?

經濟壓力、育兒負擔、就業影響……陰雲密布的未來,讓年輕人對於前景普遍都沒有任何信心。

這種情況下,嬰兒,成為了一個奢侈品。

許多國家的調查都顯示,這一屆年輕人,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無數現實壓力,逼得他們不得不「躺平」。

一個普通常見的例子:安娜·帕羅裡尼為了尋找更好的工作,離開了位於意大利北部的家鄉,與男友一起住在大城市米蘭。

「每個月不到2000歐元的薪水根本不足以養家糊口,而父母都在家鄉,沒有人能幫助我。」

「養孩子?每次想到我都要倒抽一口涼氣。」

現在的經濟形勢下,年輕人能夠養活自己已經很不容易,再從現有的資金中捉襟見肘地分出一部分來負責孩子的成長與教育,實屬困難。

大家都會根據自己的經濟情況,來做出是否生育的決定。

自掏腰包、付出二十年的時間金錢,為社會做貢獻……這是人們在行有餘力的時候,才能做到的事情。

《紐約時報》分析指出,大環境的經濟原因導致人們難以找到高薪工作,結婚越來越晚,或者幹脆不組建家庭。

與經濟蓬勃發展的上個世紀相比,這一代年輕人,要面對的東西太多了……

美國80後、90後的女性,在成年後進入社會,卻面臨著與父母輩截然不同的經濟體系。

她們要先付自己的學生債務,工作的前幾年完全不可能有存款。

房價飛漲,自己買房幾乎不可能,而房租價格也在不斷提高。

貧富差距不斷拉大,中產階級也可能會陷入困境,底層更是要不得不同時打幾份工,完全沒有個人時間。

美國的社會保障又略顯薄弱,有些地方根本沒有育兒假或者育兒補貼,生育一個孩子,就意味著職業生涯的斷崖式下跌。

「我有4個孩子,都在24歲-30歲中間,他們都因為經濟因素不準備要孩子。

最小的兩個孩子,他們都有穩定工作——如果是我那個年代,這樣的工作能讓我經濟獨立搬出來自己住,在我父母的那個年代,這就能成為一份終身職業。

但現在他們兩個,還是不得不跟我一起住。」

「他們說:養不起就別生孩子。

同樣是他們:為什麼出生率下降了?」

東亞的問題,則更加嚴重一些(嚴重到甚至連美國的亞裔都是各種族中生育率最低的。)

CNN在報道韓國出生率問題時,韓國年輕人的回答時:「他們沒有時間、金錢或足夠的情感去約會了。」

《朝鮮日報》稱,就業、房子、教育是韓國年輕人的三大壓力源。

高昂的房價是最好的避孕藥,曾經有研究報告指出:以25-29歲的女性為樣本,房價平均每上升10%,生育率就下降1.5%。

而東亞對於教育的重視,更是無限地把養育孩子的成本拔高。

最重要的是,如果養育了孩子……那麼,母親的就業呢?

首爾32歲的Choi Mi-yeon表示:「我在幾家韓國公司接受面試時,都被問到是否打算結婚。有人告訴我,如果我結婚,他們就很難辦,因為要給我帶薪產假。」

「我不確定現在是否想要孩子,我未來的丈夫可能會把所有撫養孩子和家務都扔給我。我知道韓國男人正在改變觀念,可萬一我遇到的就是‘傳統男人’怎麼辦?」

種種因素之下,韓國產生了一種新的社會現象。

「三拋一代」:意味著放棄戀愛、放棄婚姻、放棄孩子。

找工作已經很困難了,實現經濟獨立已經很累了,放棄一些不必要的奢侈品,躺平吧!

而37歲的Yoo Nara更是直言——不想進入婚姻,因為進入婚姻,就很可能讓自己成為和母親一樣的角色。

「我記得我在家的時候,我的母親總是不停地忙碌。每年幾次親人來訪,就看著他們和我的父親坐在一起吃飯聊天,而我的母親則一直在房間裡面跑來跑去。」

「我很喜歡孩子,但他們是我買不起的奢侈品……就把侄子侄女當做自己的孩子湊合一下好了。」

諸多原因,讓生育率一直在下滑。而這個東西就像滾雪球,一旦它開始滑落,就很難阻止。

全球所有出生率下滑的國家,都做出了極大努力,想要挽回頹勢,未來的挑戰仍然是一條死胡同。

——除了德國(靠批準移民入境)實現的小幅上升之外,沒有一個人口增長嚴重放緩的國家能夠成功提高生育率。

每個國家地區都推出了不同的措施,一些政府推出了育兒現金補貼,只要生孩子,就可以申請補助,直接給現金,刺激人們的生育欲望。

還有一些,是增加社會對兒童支持度,比如提供負擔得起的托兒服務,增加嬰幼兒教育設施,減免幼托費用。

還有一些地區,從工作上面下手。

讓兼職更加友好,使得工作時間更靈活,更適合帶孩子的父母。人們在生育後能夠回歸職場,就相當於生育成本降低。

另外,還有一些地區強制男性休育兒假,承擔起更多責任,來讓家庭生育二孩的意願增加。

可這些政策,都只是」理論」上的。

即使政策上進行改變,最後是否能夠執行下來,又會產生什麼其他影響,都是未知數。

每個面臨出生率下降的國家都只能做著兩手準備,一邊催生,一邊延長退休,以保證社會結構問題不要出大岔子。

從長遠上來看,或許出生率下降,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環境上來說,人口減少,地球壓力降低,碳排放減少,對氣候變化更有利。

從經濟學上說,工人人數減少,就會增加單個工人的議價能力,從而獲得更高工資,實現更平等的社會。

對於下一代來說,更少的孩子,意味著能夠獲取到更多的教育資源,擁有更高的社會質量。

但這擁有很長很長的陣痛期……我們這一代人看不到,下一代人看不到,要一直到人口結構重新恢復到正常、穩定,才有可能擁有好轉的端倪。

出生率下降……對於社會,對於人類,或者地球來說,不是好事、不是壞事,而是一件大事。

可對於年輕人來說,這只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

有些人將出生率下降,歸結為這一代年輕人太自私,只想著躺平,不願意擔負成為父母的責任。

可實際上,或許只是這一代年輕人太累了而已,種種社會現實困境下,千百年來普通的選擇都成為了奢侈品。

全世界都面臨的問題,或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找到答案……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