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他在暴風雪山頂奇跡被救,現在警察才發現,他是去殺人的?!

1982年1月的一個暴風雪夜,當時30歲的Alan Lee Phillips開著皮卡被困在科羅拉多州1萬英尺高的山路上。

氣溫零下20度,山路上積了厚厚的積雪,風雪交加,四周荒無人煙。

待在原地,他可能分分鐘要被凍死。

危急中,他想到了用大燈發出SOS求救信號: 先閃三下近光燈,再閃三下遠光燈,再閃三下近光燈。

碰巧,當時一名警長剛好坐飛機去加州。

他通過飛機窗戶,認出了底下的求救信號,報告給飛機機長。

機長聯繫了聯邦航空管理局,管理局派出附近兩架飛機去了解情況。

確認位置後,他們聯繫了當地警察來救人。

就這樣,Phillips奇跡被救了。

Phillips給救援警察的說法是,他從酒吧出來,準備回家,沒想到被困在路上了。

「我本來想走路去附近的滑雪區,但走了大概200米就發現不可能,太冷了。」,

當時,他被救的消息還上了地方報紙頭版。

【死裡逃生!駕駛員的SOS被飛機上的乘客看到了】

離奇救援方式讓人們津津樂道。

然而,40年後,這個故事有了意想不到的轉折。

現在,警方說,當時Phillips不是從酒吧回來,而是剛殺了人…

在他被救的那天晚上,當地兩名女子離奇失蹤。

其中一名女子是Oberholtzer,當年29歲。

她總是隨身帶著一本筆記本,裡面有她各種各樣的計劃和預算,當時,她正準備和丈夫在家附近修建一個畜欄。她有一個女兒,那一年才11歲。

當晚,因為她剛從秘書被升遷為辦公室經理,很高興,和朋友一起去酒吧慶祝。

朋友說可以送她回家,但她還是決定早點離開,搭別人的順風車回去。

那次分別,成了永別,朋友們再也聯繫不上她。

另一名女子叫Schnee,21歲,白天在酒店打掃客房,晚上在酒吧當服務員,夢想是成為一名空姐。

1月6日傍晚,她去藥店取了藥,然後搭順風車回家。

那趟順風車,讓她也人間蒸發了。

在兩名女子所在的布雷肯裡奇,搭順風車非常普遍。

這裡雖然是一個滑雪度假區,有很多有錢的遊客,但很多當地人只能勉強維生,買不起自己的車。

失蹤第二天,Oberholtzer的屍體在Hoosier山路最高點附近的高速路邊的路堤上被人發現。 她被射了兩槍,腰部還超繞著塑料線。 被發現時,仰面躺在雪中。

「在黑暗中被槍擊,獨自躺在雪中等死,可以說是活活被凍死的。」 看過現場的照片,很多人就再也忘不了。

六個月後,Schnee的屍體在帕克縣被發現,背部中槍,臉部朝下,躺在一條小溪中。

兩具屍體被發現的位置,都離Phillips被救的山路不遠。

但當時,沒有人把這兩件事聯繫到一起。

過去這些年,調查人員來鎖定了幾十個嫌疑人,但最終因為證據不足,都放了。

警方小心保留了作案現場的證據,包括一個手套,一張在受害者身邊發現的帶血的紙巾。

1998年,調查人員檢測了紙巾上的血跡,發現DNA屬於一個未知的男性。 他們把DNA輸入罪犯數據庫,沒有找到匹配,線索再次中斷。

案子一直沒破,但追查一直沒有停下來。

McCormick是丹佛前警探,1989年,受害人Schnee的家人聘請他作為私人偵探,參與調查。

自從接觸這個案子,McCormick就再也放不下,他每年只收Schnee家人1美元,過去幾十年,每天都在整理證據、尋找線索,後來自願加入了當地檢察官就這個案子成立的專案組。

「我們懷疑過蒙大拿和愛達華州的兩三個連環殺手,花了很多時間去那裡調查。

期間,調查甚至延伸到了外國。」,

將近40年,這個案子一直毫無進展。

就在人們以為罪犯大概永遠都抓不到的時候,

最近,事情突然有了重大進展!

靠的是一種新型的偵破技術——基因族譜學。

用到了一個叫GEDMatch的網站,這是一個可以允許人們提交他們的DNA數據,並搜索親屬的網站。

現在無數美國人會向一些基因檢測公司寄送唾液樣本,來了解健康風險並探索家族根源。 已接受DNA 測試的人,若希望能找到其他公司測試過的親屬,可將他們的基因檢測結果上傳到名為GEDMatch的公共資料庫。

現在GEDMatch公共資料庫已被警方用來尋找強姦和謀殺案的嫌疑人。

調查人員通過將犯罪現場的DNA檔案上載到公共資料庫,識別未知嫌疑人的遠親,一點點構建家族樹,然後慢慢縮小範圍,最終定位嫌疑人。

McCormick和他的團隊,花了一年時間,在數百個家族樹之間徘徊,直到今年早些時候,他們終於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來自該調查的首席遺傳學研究員的電話。

「她說,我們找到他了。」,

在12000的關聯人中,他們順著家族樹找到了Phillips,並拿到了他的DNA樣本。

最終,調查人員發現Phillips和犯罪現場的DNA對上了!

2月24日,在監控了他好幾周後,警方在一處紅路燈逮捕了Phillips。

如今他已經70歲,是一名半退休的機械師。

讓人驚奇的是,這麼多年,他一直生活在離犯罪現場不遠的地方。

因為庭審還沒開始,殺人動機暫時還不清楚。

當時在山路上救出Phillips的警察也在電視中認出了他。

「當年我到的時候,他蜷縮在小皮卡裡,見到我就說:老天,我得救了。」, 「我問他怎麼會來這裡,他說他喝醉了,想回家。」, 「當時他臉上有一塊擦傷,他說是上廁所回來,雪太大,撞到了車門了。」,

「他很幸運,那晚他被救了,沒死在那裡,但他在那之前做了壞事,現在就要付出代價。」,

聽到嫌疑人落網的消息,Schnee 88歲的母親長舒了一口氣。

「我終於活到了凶手被抓的這一天。 我希望在我離開地球之前,可以看到這件事畫下句號。 我等了快40年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