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們分享在黑暗未知中遭遇的可怕經歷…一個個看得人冷汗直冒!

人們總是本能地會對黑暗和未知產生恐懼, 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又總忍不住想要去探尋黑暗之下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最近,Askreddit上就有一個問題: 「孤獨道路上的旅行者,戶外運動的探險者,詭異職業的從業者和深夜輪班的工人們,你們有什麼可怕的故事嗎?又是為什麼發生的?」,

評論區故事多多,一起來感受一下:

「我和妹妹只有10幾歲時,爸媽帶著我們在加拿大卑詩省的山間公路旅行。 當時正值半夜,我們把車停在一個休息站小憩一下。 周遭一片漆黑,附近沒有任何城鎮,只有樹木和山脈。 那天我媽媽開車,她把座位放倒,倚在上面打了個盹,然後又下車轉了轉,可能是想拉拉筋。 不過她剛出去,就立馬就鑽回車裡,說她聽到了其他人的聲音。 我爸爸還嘲笑她,因為我們當時在荒郊野外,哪來的人…

可她一打開車燈,就發現有個人正站在車前。 媽媽都來不及把座椅調回來,就瘋狂打著了汽車,飛快開走。 真是嚇死人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那有個人,也沒繼續堅持去尋找真相。」

「我之前給銀行檢查空置房。要做的就是把每一個房間和鍋爐、煤氣、電表的狀況都記錄或拍攝下來,那些長期空置的房子,每個月都要去檢查一次。

有那麼一棟房子,我前後查了兩年,它的閣樓讓人感覺很‘不對勁’,這個閣樓裡沒有東西,空蕩蕩的,也沒有光源,所以只能借著手電筒的光亮拍照。 其實過程中也沒發生任何奇怪的事,但我每次拍完照後都會以最快的速度衝刺離開,就像小時候一關地下室的燈就要迅速跑上樓一樣。

這份工作我也做了幾年,這些年來,我一直徘徊在各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下室裡,每次都是獨自一人,四周鴉雀無聲…..

上回我去檢查這棟房子時,我也同往常一樣,先查了查電表,這電表早就不能用了,錶盤上都結了蜘蛛網,接著又去給房子拍照。 去閣樓要爬樓梯,爬到頂層時,我發現門是開著的,這很奇怪。 我站在樓梯上,雖然還沒爬完,但這時我已經能看到閣樓的地板。

突然,一盞燈亮了起來。 一個我以前從未見過的燈泡掛在天花板上,就在我爬到頂樓時,它自己亮了起來。 在那扇敞開的門對面,是一面鏡子,正對著樓梯的方向。我才剛看清鏡子裡的自己有多麼錯愕,燈就滅了,時間剛剛好….

不論這之前還是之後,我都從來沒有以那麼快的速度從一棟房子裡跑出去過。

之後的每個月,我都用舊照片來糊弄檢查,偽造日期。 現在想想還是渾身雞皮疙瘩。」,

「我也做過這樣的工作….那次我去了一個以前檢查過的空房子。在核對完外觀、郵箱、地址之後, 我一抬頭,發現有人正透過廚房的窗戶盯著我看,我們的目光交匯了一下,他們就開始對著我搖起頭來。 我把房子標記為有人居住,之後再也沒有回去過….」,

「我是一名護理人員,曾到一棟公寓樓裡探訪病人。 警察當時也在現場,因為這個地方的治安不好,發生過很多惡性事件。 我們正對病人進行著評估,評估到一半,她走去公寓的陽台上抽煙, 我們能聽到,有個男鄰居正在隔壁的陽台上和她聊天。 她抽完煙,和我們一起上了救護車, 接著她自言自語了幾句,又用和‘隔壁男鄰居’一模一樣的聲音和自己聊了起來….」,

「我曾在一家影院工作過。快關門時,影院裡通常只有兩個工作人員,一個負責小賣部,一個是值班經理(或者是經理本人)。負責小賣部的人往往最後要獨自打掃衛生,那場景有時會讓人汗毛直立。

有天晚上,我正在打掃其中一個影廳,前面的幾盞燈都已經被關掉了,所以邊邊角角的地方沒辦法看清。 我注意到,角落裡還坐著個人。我倒不覺得這有什麼,因為有人就喜歡把演職員名單也全都看完。 這個人隨後站了起來,朝著屏幕的方向走去,讓我覺得很奇怪。 偏偏這時,值班經理又把音樂關掉了,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我側過身想看看經理在不在攤位上,結果她不在。 然而等我再一轉過頭,剛剛那個人已經消失不見….

我真是被嚇壞了,匆忙離開了影廳。 值班經理走了過來,我告訴她剛才都發生了什麼。於是我們倆抄起幾把重重的木掃帚,一起去屏幕後面看個究竟,但那裡,一個人也沒有…. 剩下唯一一個出口就是緊急出口,可那個人不可能是從緊急出口離開的,不然的話,緊急警報早就轟鳴作響了。 那一晚,我們倆一直緊緊貼在一起。

一年多以後,我們才發現影院裡其實有一條類似於隧道的東西,將4個影廳中的3個連接起來,隧道的入口就在每塊屏幕的後面。 我不願意去猜那是誰,也不願去琢磨那些人為何知道這條隧道的存在。」,

「我那時在佐治亞州北部的森林裡面徒步旅行,在一條小徑上碰到了一隻體型巨大的黑熊,這家夥一見到我就自己跑開了。 不過才過了15分鐘,我又看到它,它又跑走。 我又又看到它,它又又跑走…. 我坐下來吃飯,它又來了,只不過我一扔石頭,它就跑了。

我繼續沿著小路前進,路上碰到了一個從另一邊過來的徒步者,他和我說前面有熊,想和我結伴露營, 我告訴他熊就在後面,我也想和他一起露營。 早上,我沿著小路走了10分鐘,看到兩隻熊。 繼續徒步,又看到一隻熊,到處都是熊….」,

「上大學時,我每個下午都要去一家雜貨店打工。有一次,副經理去做手術,所以那天我要臨時負責關店。

我們晚上11點關門,但我和收銀領班鎖好保險箱,做完清潔再鎖門時,就已經晚上11:45分了,那是二月中旬的密歇根北部,冷得要命。

我先幫收銀把她車上的積雪清理乾淨,讓她先行離開,再開始清理我自己車上的冰雪,我那車又老又破,得花好長時間才能熱起來。

我們的店雖然位於主幹道上,但這個鎮子很小,所以周圍沒有什麼車,也沒有什麼人。鎮上其他商家都比我們早3個小時關門。

這時有個人穿過停車場,向我走來, 我是個年輕又壯實的小夥子,所以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我在副駕這一邊,車已經打著,正在熱車, 那個人走向駕駛位那一側。

他對我笑了笑,說:‘兄弟,能讓我搭段車嗎?外面太冷了。’ 我感到一陣寒意襲來。他的神情和說話的方式都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在他的笑容裡藏有一些讓我感到恐懼的東西。

我當下決定,這個人一定不能坐在我的車裡。所以我亂編了個借口,騙他說我要去接個朋友,送他去上班。

他把手伸進大衣口袋裡,繞著汽車走了過來。

我不是一個強硬的人,也不喜歡和別人對峙。 但我絕不想讓這個家夥接近我,所以我舉起了雪鏟,讓它長長的塑料手柄保護我,並往後退了一步。

‘你別想搭我的車,我也不知道你要掏出什麼,但我現在要好好想想。’

聽起來很硬漢了,是不是?

他看起來很驚訝,笑了笑,把手從口袋裡拿了出來,說:‘沒必要發火啊,朋友。’

他轉身走了,又在停車場的盡頭停下來看著我,我二話不說,連忙鑽進車裡,一溜煙逃走。

兩周之後,一個在我們店附近的電影院裡上班的女人被人捅死,她死在自己的車裡。據我所知,到現在人們都不知道凶手是誰。 我沒有證據,這或許只是一個巧合,但我覺得凶手就是我見到的那個人。

我這輩子從沒對哪個看上去無害的人產生過這樣的生理反應,他真的不對勁。」,

「我最驚悚的經歷發生在我20歲時,但它給我上了很棒的一課。

淩晨1點,我獨自在南部深處的95號公路上行駛著,當時車裡幾乎沒油了,我趕緊在下一個出口駛下公路,這裡距離加油站還有15分鐘的車程。

這個加油站位於樹林中間,沒有任何燈光,只有員工守夜。

當我在加油的時候,一輛載滿了粗壯糙漢的皮卡駛來,這些人不停地罵罵咧咧,醉醺醺的,一副要發酒瘋的樣子,和電影《生死狂瀾》(Deliverance)如出一轍。

《生死狂瀾》劇照,

我一直低著頭,祈禱自己不會被他們綁架。突然,他們之中的一個人喊道: ‘兄弟們,看看旁邊這是誰!(與此同時,所有的目光都向我轉來)’

他們中最壯的那個人接話說:‘是個女孩子啊大夥兒’,然後,他們為在我面前髒話連篇道了歉,其他人也相繼道歉。

我由此學到,不要以貌取人。他們可能是我至今遇到過最有禮貌的人。」,

故事雖然精彩,但在生活中,希望大家類似的經歷真是一次都不要有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