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又被曝強迫土著女性絕育,最小受害者不到10歲?!

昨天,我們剛說過加拿大一所印第安寄宿學校被發現215具兒童遺骸的慘案。

這事在加拿大國內依然鬧得沸沸揚揚, 這兩天,加拿大律師布林·韋萊(Breen Ouellett)在上周五寫的twitter,又被人推上了熱門趨勢。

(布林·韋萊)

韋萊是梅蒂人(加拿大原住民中的一個族群),也是加拿大政府推動的「國家質詢」(National Inquiry)中聘請的法律顧問,在過去幾年調查有關土著女性失蹤和謀殺的案件。他在twitter上寫道,根據他得到的資料,過去十年,很多被寄養的土著女童在社工的強迫下被放入宮內節育器。 社工們表示,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女童被強姦。

「我今天得知,卑詩省的社工們強制讓小於10歲的土著兒童去醫院放置宮內節育器。這是過去10年發生的事。 然後,這幫人也沒有確保孩子們是否得到後續治療。加拿大是在對土著人民進行種族滅絕。」,

「在什麼樣的世界裡,會有一個社工認為,避免一個9歲女童被強姦最好的方法,不是保護她們,而是放置宮內節育器啊?這是加拿大,是土著兒童,發生在21世紀。我的天啊。」,

當時很多加拿大人表示不相信,讓他給出證據。 韋萊說事情都是真實的,但因為受訪者目前還不願意公開自己的身份,他能說出來的信息有限。他也甩出「國家質詢」在這個問題上寫的報告,以及轉推了一個土著女子給出的證言。」真是受夠了,我12歲的時候,DWTO醫院就讓我放宮內節育器,還好一個黑人護士告訴我合理避孕就能治療多囊軟巢症了。多虧了她,我沒有放宮內節育器。但是同一個醫生破壞了我的處女膜,只為了搞清楚我確實沒有多囊症。哪怕我明確說了我是處女。」,

如果說上周人們還將信將疑,在昨天爆出針對土著兒童的屠殺後,人們才發現,原來對土著人民真的可以做到那麼殘忍。 韋萊提到的「種族滅絕」一詞也上了twitter趨勢。

加拿大人對這些事情感到很震驚,但其實,強迫土著女性絕育在加拿大有著很長的歷史,只是受害人的聲音一直不被聽到。早在20世紀初,加拿大就曾以「智力缺陷」為由強迫土著女性絕育。 阿爾伯塔省和卑詩省更是頒布《性絕育法》,還得到了希特勒的讚賞。

(原住民梅蒂人的家庭),

雖然兩省在70年代廢止了這些法律,但是醫院強制絕育仍然在加拿大廣泛存在,它甚至都不算違法。1971年到1974年,僅查爾斯卡姆賽爾印第安醫院,就有125名土著女性被實施了絕育手術。

(查爾斯卡姆賽爾印第安醫院),

根據1976年的報告,在伊格盧利克村,26%的育齡土著女性進行了絕育手術; 在努雅特村,近一半的育齡土著女性被絕育; 在約阿港,這個數字是31%。大部分女性是被迫,或被蒙騙絕育的。 她們去的印第安醫院往往資質不佳,醫護人員不少是種族主義者。 有的醫生則是一廂情願,認為自己讓土著女性絕育,是幫助她們脫貧。

(加拿大原住民)

針對土著人的歧視,甚至讓強制絕育持續了近20年。在2008年到2012年,至少有55名土著女性在薩斯喀徹溫省被強迫絕育。此事在2015年曝光後,更多受害者站出來,數量超過100人,最近的案件發生在2017年。這些指控也不僅僅局限於薩省,包括曼尼托巴省、安大略省、阿爾伯塔省、卑詩省、魁北克省、西北地區、育空地區均存在強制絕育行為。

CBC、衛報、NPR在內的主流媒體報道了這些案件,不少細節讓人震驚。化名為S.A.T的克裡族女子告訴媒體,2001年,29歲的她剛剛生完第六個孩子,躺在薩斯卡通市的一家醫院裡。她還沒休息多久,醫生把她的兒子帶走了,一個粗魯的男子和一群護士七手八腳地把她轉移到另一張病床上。S.A.T很恐懼,大喊著「你們在幹什麼?」和」請不要這樣」,但沒人聽她的。一個護士把她擺成奇怪的姿勢,把布單掛在她的上下半身之間,讓她看不到手術過程。

(不願露臉的S.A.T),

醫生給她注射了硬膜外麻醉,她漸漸感到動彈不得,甚至無法呼吸。 她繼續喊著「不要」,繼續被忽視,接著是一股燒焦的氣味,和金屬叮當響。手術做完後,醫生看著她說:」完成了,你被綁住,被割傷,被灼燒。你再也回不去了。」她明白自己是被絕育了。 因為對醫護的恐懼,她多年不敢去醫院,直到在臉書上看到很多人有類似遭遇後,她才敢講出來。

(抗議遊行中的土著女子)

有的受害者是一個孩子都沒生,就被絕育了。來自阿爾伯塔省的莫寧斯達·梅爾斯(Morningstar Mercredi)說,她13歲的時候意外懷孕,一次去朋友家的途中摔倒,開始出血。她被送到醫院,醫生解釋沒任何事,也沒有征得她和她父母的同意,直接摘除了她的左卵巢和輸卵管,多年後她做超聲檢查,才發現這一點。

(莫寧斯達·梅爾斯),

生育困難使梅爾斯陷入抑鬱,戀愛不順,多次產生自殺念頭。 在她公開站出來後,省政府聲稱從來沒有這件事的記錄。

有時,醫院是先強迫受害者簽輸卵管結紮同意書,再實施手術。2010年,布倫達·佩爾蒂埃(Brenda Pelletier)在皇家大學醫院剛剛生完第七個孩子,被社工、護士、醫生輪番施壓,要求她簽同意書,如果不簽就不讓她出院。

(布倫達·佩爾蒂埃),

她的朋友特雷西·班納布(Tracy Bannab)經歷類似,在2012年生完孩子後,被醫護人員軟硬兼施,簽下同意書。梅蒂族參議員伊馮·波伊爾(Yvonne Boyer)說,雖然大部分絕育的土著女性都簽有同意書,但她們並不是自願的。「它們的共同點是,患者要麼被威脅,要麼沒有同意,要麼意願被違背,要麼被誘導沒有其他選擇。所以,這些根本不能算有效的同意書。」,

(布倫達·佩爾蒂埃和特雷西·班納布),

後來,衛生部門承認政策上有缺陷,更新了絕育手冊,要求患者必須得到「充分的自由和知情權」。2018年,有多名土著女子說,她們在生完孩子後,因為不同意當場絕育,醫院把孩子抱走了,送到寄養機構。據韋萊說,到2019年,還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加拿大土著女性)

土著女性不是沒有反抗。2017年,超過100名土著女性對薩省強制絕育提起集體訴訟。領導這場訴訟的是原住民權利律師艾麗莎·隆巴德(Alisa Lombard),她要求加拿大政府對醫療系統進行全面改革,並要求給每位受害者700萬加元的賠償。

目前案子還在審理中,她們得到了美洲人權委員會、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聯合國暴力侵害婦女問題委員會等機構的支持,迫使加拿大政府承認對土著女性強制絕育負有責任,會頒布補救措施。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也向加拿大提出一項建議,任何參與非自願絕育手術的人都屬於違法,這樣可以在法律上追究他們的責任。針對土著女性被害的事,國家質詢小組在2019年就給出了報告,認為加拿大政府的種種行為,構成了「種族滅絕」。

(報告《關於種族滅絕的法律分析》),

(報告總結)

過去兩年,報告和相關新聞都不溫不火,土著女性的聲音還是沒怎麼被聽到。因為寄宿學校的慘劇,這些事才又被翻了出來。希望,曝光出來,能成為改變的第一步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