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正規航空的空姐,工作製服是比基尼

越捷航空秉承少即是多的極簡主義為乘客提供熱切服務,以空姐身穿比基尼製服在全球航空業中赫赫有名。

在疫情期間,大部分人對出行失去了興趣,全球航空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當其他廉航仍在想盡辦法榨取乘客錢包止損時,越捷航空以空姐一己之力提升航空體驗。

堅守著最純樸的職業責任感,務實去華輕裝上陣,摒棄職業化微笑,用熱情給乘客賓至如歸的服務。

碾壓同行為公司創收的同時,也著重舒緩乘客乘機緊張感。

通常來講,廉航公司考慮到成本與收益,不會界定空姐過多的職責分內事,乘客的體驗自然會大打折扣。

而越捷航空卻找到了獨特的廉航經營之道,別具一格的空乘製服令乘客嚮往。

在空姐的基礎服務上,附送比基尼熱舞。

千萬別忘了,這是一家廉航,它在走出國門撬動印度市場時,甚至推出過僅9盧比的印度直飛越南的超低票價。

服務增值卻價格不變乃至更低,乘客開心,公司高興。

可越捷公司不但沒有多付出任何成本,甚至還省了製服布料的錢。

作為廉航為數不多的賣點,空姐甚至會被印在飛機上,為越捷航空的乘客引領登機的方向。

成為越捷航空的忠實客戶後,每年會收到精美製作的空姐年曆,時刻撥動著他們的心弦。

此招一出當屬絕殺,越捷航空不但扭虧轉盈,更是在短短三年內,超過越南所有民營航空公司。

攀升至僅次於越南國航的國內第二大航空公司,要知道國有屬性的越南國航可是經營六十五年之久,而越捷航空與之比肩僅花了不到十年。

在生意經營方面,越南朋友在如何兼顧營銷策略和客戶體驗方面做出了表率。

「性感火辣的空姐一直是越南乘客的最愛,如果這能讓人們開心,那我們也會開心。」,

「我們不是販賣誘惑,而是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以目的地為芽莊的航班為例,在乘客登上飛機後,迎接他們的是身著海灘服裝的空姐,從而營造「假日氛圍」。

儘管空姐跳的是夏威夷舞蹈,而不是較為傳統的越南傳統舞。

但這恰恰說明了航班服務的國際化。

「在保守的越南文化中,看到這些年輕女子昂首闊氣是一件有影響力的事情,我們只認為這對女性本身也會有幫助」,越捷航空的老板阮氏芳草告訴彭博社。

大佬,越捷航空的老板。respect!

這家以比基尼空姐為賣點的航空公司,是由女老板全權掌控。

現年51歲的阮氏芳草,在2017年完成了越捷航空的IPO,從而成為越南第一位白手起家的女億萬富翁,在全球百強女商人中位列第52,身價超過23億。

外界對這位超級女強人的發家史知之甚少,只知道21歲攻讀金融專業時,就通過大宗交易賺取了首個一百萬。

自從之後,阮氏芳草的人生就像開了掛,辦航空公司、搞投資控股、開商業銀行。

總之是什麼賺錢幹什麼,而且幹什麼成什麼,令無數企業家臣服,是一位真正令人敬佩的女強人。

基尼空姐這招商業布局,可以看出阮氏芳草穩健狠辣的商業經營策略。

用簡單粗暴的方式打造賞心悅目的極致服務,這是她的生意經。

美國資深空乘希瑟•普爾,曾寫過一本航空行業內幕書籍,大量披露在工作中遇到的性騷擾行為。

希瑟指出越捷航空的做法是在販賣性感,「女性曾通過努力工作得到正視,而這位女資本家把所有航空女工作者,帶回到‘咖啡、茶,還是我’的年代。」

儘管越捷航空總經理Khanh表示,空乘人員已經接受過處理性騷擾的培訓,但他們不能阻擋空姐騷擾乘客。

在2018年,越捷航空為歸國的U23足球隊,精心準備了比基尼表演。

身著華麗盛裝的空姐,熱舞後與球員親密互動,球員臉上寫滿了歸屬感。

但此舉也引發了網絡的批評和討論。越南臉書用戶Ngoc Nhung寫道,「是誰讓這些逃跑的黑猩猩登上飛機,歡迎球員回家的?」

事實上,除了不絕於耳的批評之聲,越捷航空也曾遭受過政府處罰。

而且早在2012年,越捷航空把比基尼空姐作為擴大市場的主要手段之處,就曾因未經授權的舞蹈表演有礙航空安全,而收到兩千萬越南盾的罰單。

但這些不同的聲音無法撼動比基尼空姐策略分毫。

不過直到越捷航空開拓印度尼西亞國際航線時,這個九成穆斯林的國家,對比基尼空姐提出了嚴正抗議。

至此,越捷航空開了特例,將調整空乘服裝,以符合印度尼西亞國情。

誠然,我們不應該因為空乘過於性感,而認為飛行將不再安全。

而且我相信大部分選擇越捷航空的乘客,也絕不會認為空乘的著裝能完全代表專業程度,她們絕對是百分百空乘科班出身。

但如果讓我來選,我寧願選擇更常規著裝的空姐,而不是如此先鋒主義的版本。

畢竟,我上飛機的第一要務就是睡覺,而不是在鶯鶯燕燕中睜眼熬過數小時的飛行。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